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这家斯德哥尔摩创意公司,怎么会特别有想法?

Karen Day2016-03-26 16:30:10

“当我们需要专业的时候,就非常专业。要摇滚的时候,就特别摇滚。”

本文由 Coolhunting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斯德哥尔摩的创意公司 Snask 特爱玩儿,以至于公司口号宣称,好的社交技能与拼写能力同等重要。他们这个有趣的品牌会传染;这些派对上的花衣风笛手,好像每发布一个项目或者做一场演讲,都能把行业引到一个崭新的、不同寻常的方向。

Fredrik Öst 和 Magnus Berg 在 2007 年成立了 Snask(不久后 Erik Kockum 作为合作伙伴加入),这部分原因是,他们发现创意界充斥着各种常规。不过,他们并非只把品牌名(瑞典语的意思是“糖果、绯闻与污物”)做成粉色霓虹灯,就当自己是未来的主宰了。是他们看待世界的民主观点(建立没有等级划分的工作室)使这三个人以及他们的作品脱颖而出。

在看过他们今年在 Design Indaba 会议上的演说,还有他们 VÄG 乐队的音乐项目之后,我们想多了解一下他们这种生机勃勃的独特创作方式。下面是一段我们与 Erik Kockum 和 Fredrik Öst 的对话。

现在你们做的一个项目是关于在时尚产业中“用极端手段争取和讨论平权以及女性主义”。你们如何看待创意领域中的女性?

Erik Kockum:我们一直试图发声和改变的情况,当然就在我们的创意领域中,因为这个行业实在糟透了。在这里,基本上是老男人说了算。这是我们一开始创业时就体会很深的。开始我们有一些很想见的人,想看看从这些人身上可能学到什么很酷的东西,但我们很快就发现,很多时候,这些老男人对事情的看法非常保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但大多数是。

Fredrik Öst:整个创意产业都由老男人控制,整个行业——整个等级制的体系——都由老男人组成,老男人操控。在我们的世界里,比如在 Behance,都是朝前看的。因为在这个论坛,无论你多大岁数、是什么种族、国籍、性别,无论你的客户是谁,你都要靠作品来说话。别的都没用。而在行业里谋生,你要靠你的人脉;如果你是男的,你会赚更多,如果你是更年长的男人,你就能得到尊重。这些狗屁玩意和设计、创意品质一点关系都没有。

EK:不过,现在情况开始有所改观。我们感觉是因为年轻人在逐渐接手这个行业,他们在公司里有了更高的职位,于是企业的视角开始变了,希望是这样。

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粉色?

FO: 粉色很好看,而且粉色对人有种挑衅。由于某些扯淡的原因,人们认为粉色很女性化,但在一百多年前,这还是男性的颜色,因为粉色接近红,而红色是血的颜色。现在突然之间,粉色又变得男性化了,但只有你穿粉衬衫的时候才男性化。如果你的裤子是粉的,或者鞋是粉的,那你就是“gay”。就是因为从来没人质疑过这些愚蠢的规则,而且我们喜欢粉色,粉色很漂亮,也因为粉色有点挑逗性,我们想要用粉红和金色搭配。

EK: 尤其在一开始,我们想名字和品牌的时候,我们就说,要反男子汉气概。本来我们可以用黑白的颜色,因为黑白也很好看。但我们想让人们对此有所反应,而且名字要让人印象深刻(瑞典语里,“snask”的意思是“糖果、绯闻与污物),看到人们的反应你会挺开心的。

那你们推出粉色和金色的 LOGO 之后,反响怎么样?

FO: 我们从大家那儿得到了很多积极反馈。但就像 Eric 说的,最初五年里,我们的每个客户都是女的。每一个人都是,但她们来自不同的年龄段。

你们在 Design Indaba 上和 Erik KesselsMichael Wolff 接触过。他们俩靠谱吗,虽然也挺老的?

EK: 我们那时候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我们其实挺害怕的,以为会很糟糕。

FO: Michael Wolff 令人吃惊地时髦。他观念非常开放,聊了很多关于性别主义、平权、难民以及我们帮助不到这些人有多遗憾。他 83 岁了,比我认识的很多人都现代得多。而 Erik Kessels 简直是个疯子。他和他老婆是极端的自由派,他们有彻底的自由精神。

你们怎么说服更多知名品牌冒险与你们合作?

EK: 聊我们的作品,我们不是因为一件事疯狂才去做。我们没有可以随意抽取的点子箱。当然了,我们想做出与众不同的作品,但我们总是与客户从头开始沟通。我们从一个方案开始,讨论品牌内容等等。

FO: 客户找我们是因为我们的专业,所以一开始不偏离专业内容是很重要的。但我们为什么做这些内容,总是有充分理由。为了好想法和设计,我们都很拼命。

你们的乐队 VÄG 是怎么加进来的?

FO: Erik 一直都是乐队成员。另外这两个人(Alex Norberg 和 Jackan Backström)也一直待在其他乐队里。后来他们组了一个乐队,但没怎么表演过他们想要的音乐,而且他们起了个很烂的名字。我知道他们想要玩摇滚。所以我们(Snask)创立了一个唱片品牌,把他们签下,然后改了个乐队名。(Öst 是乐队的经理。)

你们怎么能一边玩一边还能把工作做好?

FO: 我们知道,我们的强项有两个:一个是专业(总要按时交方案,拿出世界上最高品质的设计和创意),一个是生活方式(摇滚乐、香槟、享乐、派对)。没有专业精神我们就不会存在,但客户想与我们合作,是因为他们也想要 Snask 的生活方式。所以,当我们需要专业的时候,就非常专业。要摇滚的时候,就特别摇滚。

EK: 最近我们在考虑,真的要招些比我们还会玩儿的人了,这样才能信守我们品牌的承诺。

你们到底有多开心?

EK: 想多开心就多开心。

图片版权 SNASK

翻译: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