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在全球20强风险投资人眼里,投得早更重要

Katie Benner and Michael J. de la Merced2016-03-15 15:30:00

尽早参与公司建设,抢占公司更多股份,以后获得更多回报的机会更大。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在过去几年中,关于初创公司投资的焦点很大程度上集中在那些将资金注入已经踏上良好发展之路的公司的投资人身上。但事实证明,这种聚焦可能指错了方向。

尽管一些投资人将大量资金投向了 Uber 和 Airbnb 这种较为成熟、且估值飙升的初创公司,然而最后拔得头筹的却往往是那些在公司起步阶段便看出它大有前途、打赌它会迅速成长的风险资本家。

这类投资人被称为早期阶段投资人。在调研公司 CB Insights 近期发布的全球 20 强风险投资人榜单中,他们占据了大壁江山。20 强榜单中,约有四分之三是在初创公司早期几轮融资时就对其投资的投资人,只有少数几位专注于在公司发展稍后阶段进行投资。

制作榜单时,CB Insights 使用的标准包括了投资项目上市或被收购时投资人能够从中获得多大回报。CB Insights 榜单主要关注的是 2008 年以来投资人的表现。

20 强榜单中包括 Benchmark 公司的彼得·芬顿(Peter Fenton)。他曾投资 Twitter,当时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只有 25 名员工,并且正试图解决公司曾经经常出现的服务故障;2013 年,该公司上市。榜单中还包括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吉姆·戈兹(Jim Goetz),他是消息服务应用 WhatsApp 被 Facebook 收购前对其投资的少数几人之一;还有纪源资本(GGV Capital)的李宏玮(Jenny Lee),她是中国数据中心服务提供商世纪互联(21Vianet)最早的投资人之一,此后不久该公司上市。

早期阶段投资人可以获得大得多的回报,这一直是风险投资的核心原则,其思路是:尽早参与公司建设,抢占公司更多股份,以后获得更多回报的机会更大。

通过研究数十家风投公司的季度财务报告,调研公司康桥汇世(Cambridge Associates)发现,1994 年以来,早期投资收益占到了风投行业收益的绝大部分份额。自从 1990 年代末互联网泡沫之后,任何一年早期投资的收益都能占到整个行业收益的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

但最近几年,投资尚处于新生阶段的公司的价值变得有些模糊。成群结队的非传统初创企业投资人(包括互惠基金、对冲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纷纷投资民营科技公司,而且往往在其发展前景已被证明的阶段就参与了投资。这其中就包括了去年 12 月 Uber 筹集约 21 亿美元资金时的投资方之一、纽约对冲基金投资公司环球基金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

“你的支票金额越大,自然会引起越多人关注,”CB Insights 首席执行官阿南德·圣瓦尔(Anand Sanwal)说。相比之下,早期投资通常数额不大,所以投资方只能淹没在众多初创公司之中,很难立即脱颖而出。

同样跻身 CB Insights 榜单的 Canvas Ventures 总经理兼联合创始人瑞贝卡·林恩(Rebecca Lynn)表示,早期投资得到的回报往往更多,因为“投资人能够获得更多的所有权股份,并且成为团队的一分子”。

她还补充道:“后期投资更像是股票下注。你就是凑凑热闹。”林恩曾参与另类贷款平台 Lending Club 的早期投资,该公司于 2014 年上市

然而早期投资的风险更大,因为未经考验的初创公司很容易失败。

“这里面充满了未知数,核心业务未来会怎样、团队未来会怎样,都无从得知,”Index Ventures 的丹尼·里默(Danny Rimer)说。他也名列 20 强榜单之中,部分得益于其对《糖果粉碎》(Candy Crush)游戏开发商 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的早期投注,该公司成功上市,后被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收购。(里默在后期阶段也对该公司进行了投资。)

近年来,早期投资已经发生变化。风险投资的最高回报曾连年被少数几家早期风投品牌公司所主宰,可如今情况有变:据康桥汇世统计,过去十年中,新兴风投公司在最佳投资中所占份额日益增加。

2000 年至 2012 年间,为投资人带来最大价值的 10 笔交易中,至少参与了其中之一的风投公司数量达到了 70 家。然而据康桥汇世统计,这一数字在 2000 年前仅为 25 家。

里默说:“毫无疑问,现在参与早期投资的人比十年前更多了。”

康桥汇世在去年秋天的一份报告中说,新的参与者取得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更愿意将资金投向硅谷以外、特别是中国的公司,过去十年中,这些地方的初创公司成功案例层出不穷。

这使得许多风投资本家从中获益,其中就包括李宏玮和红杉资本的沈南鹏(Neil Shen),他们因参与中国初创公司的早期投资、助其挂牌上市而名声大噪:李宏玮投资了社交网站 YY.com;沈南鹏则投资了互联网安全公司奇虎 360。沈南鹏也在 CB Insights 公布的 20 强投资人榜单之列。

“科技市场有了大规模扩张,如今的科技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容易接触得到了,”康桥汇世董事总经理特里萨·哈耶尔(Theresa Hajer)说道。

随着越来越多的风投公司都在分顶级交易这杯羹,收益池的分摊者也越来越多,这就降低了整个风投行业的总收益。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相当于原始投资 25 倍的丰厚回报在顶级投资中十分常见。然而康桥汇世数据显示,在此后的任何一年里,获得 25 倍回报的顶级投资急剧减少。

对于向风险投资基金倾注数十亿美元的基金、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来说,找到合适的早期投资人仍是一项挑战。圣母诺特丹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首席投资官斯科特·C·莫尔帕斯(Scott C. Malpass)说,他用十根手指头就可以数出有几个投资人能成功识别可以持久发展的年轻初创公司。

“我只希望公司挤进前二或者前三,而不是前 100,因为下一个 Google 或 LinkedIn 就在他们中间产生,”谈到与早期阶段风险投资人共事的理念时莫尔帕斯说道。“这仍然是一个全垒打游戏。”

涉足风险投资领域、管理着 80 亿美元的非营利基金会凯洛格基金会(W. K. Kellogg Foundation)的投资总监尼尔·格拉齐亚诺(Neal Graziano)说,在他的投资组合里,四分之三的投资合作人都那些将资金投向刚刚起步的公司的投资者。

“早期投资中的一些表现会非常差,但它们也能带给你最大的投资回报,”他说。

翻译:熊猫译社 于义

题图版权:Jason Henry/《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