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想了解百年来中东纷争的来龙去脉,可以读读它

石玉 2016-03-08 00:55:50

这本书从一战以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崩溃讲起,介绍了中东纷争的来龙去脉。

作者介绍

郭建龙,曾是《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出版有小说《告别香巴拉》,文化历史游记“亚洲三部曲”:《印度,漂浮的次大陆》、《三千佛塔烟云下》、《骑车去元朝》。目前作者正在游历世界。

文段选读

耶路撒冷:流亡的人回家了

即便到现在,在埃及的最南端,仍然可以找到 2000 多年前犹太人的痕迹。在埃及南方的城市阿斯旺,乘上一条 Felucca(三桅小帆船),回到过去的时光,是游客最惬意的行程。埃及境内的尼罗河是一条没有支流的河。从河上向两岸望去,可以看到巨大的沙丘和戈壁地带,只有河水两侧的近旁会有两小条绿色的植物带,偶尔有河湾的地方,会形成几公里到十几公里的绿地,供人们种植庄稼和椰枣。这些绿色的地方就是自古到今埃及人的生活命脉。只有在尼罗河上,才能看到埃及 5000年来的秘密,一览无余。所谓 Felucca,是一种没有自身动力,只靠风力和水流的小帆船。有风时,船夫艰难地调着风帆和船尾的舵;没有风时,就只能在水中随波逐流了。

从法老时期起,人们就依靠类似的船只运送着石料、方尖碑、建筑材料和粮食。从阿斯旺到开罗的尼罗河三角洲,大约要行走十几天到一个月,返程由于是逆流而上,所花的时间更长。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Cleopatra)的时代,艳后和她的情人们坐着这种小船从亚历山大到开罗,一路上寻欢作乐,享受着最美好的时光。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 19 世纪。拿破仑入侵埃及虽然以失败告终,但随后埃及的统治者阿里帕夏是一个西化的人,埃及也逐渐进入了欧洲人大旅行的视野。在尼罗河上租一条小船,逆流而上,一路上经过吉萨的金字塔群、埃及古王朝首都孟菲斯(Memphis)、艾斯尤特( Asyut)、阿比多斯( Abydos)、新王朝首都卢克索( Luxor)、伊斯纳( Esna)、埃德富( Edfu)、考姆奥姆博( Kom Ombo)、阿斯旺,最后到达埃及和苏丹边境处的阿布辛 ·贝勒( Abu Simbel),成了欧洲旅行者的梦想。他们白天到岸边的芒果树下乘凉,抽几口大麻或者水烟,清晨和傍晚坐船前行,夜里或者露宿船上,或者到岸边的小村子里投宿。

悠闲的时光在汽船出现后逐渐被打破,但是,人们仍然可以寻找到过去的痕迹。在阿斯旺到卢克索一段的尼罗河上,处处都是 Felucca。走进咖啡馆,找到正在抽水烟的船长,把船租下来,就立刻回到了 100 年前、 1000 年前或 3000 年前。

我在阿斯旺租了一条小船,船长是位努比亚人( Nubian)。努比亚人是埃及一个古老的人种,从古埃及时代就已经存在。他们比普通的埃及人更黑一些,面孔更加英俊,不用化妆,就仿佛回到了古代。阿斯旺所在的上埃及就是努比亚人的中心之一。

我准备租船第二天顺河而下,在尼罗河中游泳,在船上用餐,在努比亚人小村外的树下休息。为了考察船的质量,船长决定在出发前一天带我去兜风,围着象岛(Elephantine)转一圈。

象岛是尼罗河上的一个岛屿,岛屿四周有许多光滑的大石头,它们的形状就像是在河边喝水的大象,象岛因此得名。这里曾经是古埃及的一个中心城市,也是上埃及的重镇。在法老时代,现在的阿斯旺城还是一片荒地,象岛却已经步入了繁荣。从北方来镇守边关的军人、从南部来的商人都会集在这里,形成了发达的市场。

船长在船上向我指出古代城市的废墟,还有测量尼罗河水的水标。尼罗河水每年的起落都很大,丰水期和枯水期的水量可以相差十倍。丰水期,河水上涨后会把河边的土地淹没,等水退后,这些被淹过的土地浸透了从东非和埃塞俄比亚高原来的有机物,异常肥沃。尼罗河泛滥就意味着来年的丰收,人们从尼罗河水标上的水位上就可以预测来年的收成。

就在船长向我一一介绍时,突然间,他说道:“你也许不知道,这里还是埃及最南面的一个犹太人定居点,已经有 3000 年了……”

根据象岛上挖出的文字记载,这里曾经有一个经商的犹太人社团,时间大约在公元前 6世纪。这一个世纪,耶路撒冷的犹太人经历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事件之一:他们建立的第一圣殿被巴比伦人摧毁,许多犹太人也被俘虏到巴比伦成为流亡者。这是犹太人流亡(Jewish Diaspora)全世界的开端时刻。

埃及与犹太人有着很深的渊源。现代有人认为,犹太教 —基督教 —伊斯兰教所代表的一神教主脉,可能发源自古埃及的法老艾赫那吞(Akhenaten)。这位法老由于宗教祭司的权力过于强大,谋求一次全新的宗教改革。在改革中,他废除了埃及的多神教体系,只崇拜一个神 —太阳神阿吞(Aten)。

艾赫那吞死后,他的宗教改革随后被废除,但这种一神教的信仰影响了当时客居在埃及的犹太人。当摩西率领犹太人离开埃及后,一神教就跟随犹太人来到了中东,最终形成了犹太教。之后,一神教的传统又通过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传承到了今天。

摩西率领犹太人离开埃及后,埃及与犹太人的缘分并没有消失。公元前 586 年,新巴比伦帝国的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 Nebuchadnezzar II of Babylon)征服了犹太人的国家,捣毁了著名的所罗门圣殿,将犹太人中的一部分迁移到了巴比伦(现在的伊拉克境内),这就是有名的巴比伦之囚。除了巴比伦和耶路撒冷,有的犹太人在压迫下背井离乡,逃往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地带(位于后来的城市亚历山大附近),这里也成了一个犹太人的定居地。人们从这里再去北非和上埃及各地。

如今的亚历山大是埃及最活跃的大城市之一,它紧靠地中海,交通方便,是人流的集散地。我在亚历山大竟然见到了几个从叙利亚来的难民,据他们说,为了躲避战乱,他们正在从叙利亚逃往利比亚的途中。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利比亚现在也处于战乱中,特别是靠近埃及的东部地区,更是渗入了太多极端宗教组织的势力,去那儿并不安全。但他们回答,去利比亚是因为从那儿可以方便地去欧洲。如果直接从叙利亚进欧洲,基本上是过不去的,而如果绕道利比亚,欧洲人就很少过问了。所以,为了去欧洲,冒一时的风险是值得的。

嘘唏中,我感受到现在和 2000 多年前是何其相似!同样是难民,同样是逃亡,选择了同样的路线,同样的血泪和苦难,唯一不同的是宗教变了。

古代的犹太人以亚历山大为中心,扩散到了埃及的四处,其中就有最南端的那座小岛。在象岛发现的犹太人社团就证明这个善于经商的民族有多大的活力,他们从遥远的耶路撒冷来到了世界尽头的阿斯旺。

后来,波斯征服了巴比伦,犹太人被允许回到家乡。有的人回去了,有的人没有回去。留下的那些就成了迁居中东犹太人(除耶路撒冷之外)的最早先驱。

不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的好日子只持续了几百年,就又步入了 2000 年的放逐。罗马人时期,庞培征服了耶路撒冷,将它置于罗马的保护之下。但是,犹太人并不屈服于罗马的统治,数次叛乱,数次被镇压。到了公元 70 年,犹太人建立的第二圣殿(所罗门圣殿是第一圣殿)被捣毁,公元 135 年,哈德良皇帝彻底摧毁了耶路撒冷,禁止犹太人在这里活动,犹太人再次背井离乡,这一去就是 2000 年。

离开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在全世界漂泊,并逐渐分成了几支。最著名的一支是所谓的德系犹太人( Ashkenazi Jews ),分布地区主要集中在东欧和北欧。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这支犹太人由于主要分布在德国控制区,死亡惨重。其中波兰地区犹太人死亡了 300 万,占总数的 90% 以上,乌克兰地区犹太人死亡了 60% ,加上苏联控制区、德国直接控制区等,不计其数的人变成了累累白骨。

不过,德系犹太人的遭遇早已经被其他支派上演过。 1492 年,西班牙就上演过对另一支犹太人的迫害。

除了德系之外,第二大支系就是塞法迪犹太人( Sephardic Jews),或者称之为西系,主要分布在西班牙、葡萄牙所在的伊比利亚半岛地区,以及北非、法国、土耳其、中东等地。这支犹太人之所以分布这么广,本身就是被迫害的结果。 1492 年,就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同一年,西班牙国王主导了一次类似于希特勒迫害犹太人的运动,所有在他王国之内的犹太人有几种选择:要么皈依基督教;要么把财产留下,带上一个小包袱离开国王的辖区;要么被杀死。

在当时,世界上绝大部分犹太人都是塞法迪系,但随着迫害的进行,这一系的犹太人死的死、逃的逃、改宗的改宗,许多逃到北方的,就变成了德系。结果,塞法迪系犹太人曾经占全体犹太人的 97% ,到了“二战”前,已经变成了德系占全体犹太人的 92%。塞法迪系的衰落就是被迫害的结果。

在西班牙迫害塞法迪犹太人期间,伊斯兰教向犹太人伸出了友谊的手。当时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正处于兴旺发达的时期,急需更多的能工巧匠和资金,奥斯曼苏丹欢迎犹太人到他的属地去落户。于是在奥斯曼的土地上,犹太人立刻繁荣起来。

不管是在奥斯曼帝国欧洲的领地上(最典型的莫过于伊斯坦布尔),还是亚洲的布尔萨,以及中东的其他领地(伊拉克、叙利亚、埃及),都出现了犹太人的繁荣。于是,中东再次成为犹太人的主要分布区之一。

在研究欧亚大陆( Eurasia)历史时,我还注意到了一个叫作哈扎尔( Khazar)的民族。这个生活在公元 8 世纪,高加索山以北、黑海和里海之间的民族,竟然和犹太教关联在一起。

那时候,中国处于唐朝时期,欧洲人处于中世纪,而沙俄人还生活在黑暗之中,没有形成国家,强大的突厥帝国刚刚崩溃,伊斯兰教已经处于从崛起到盛世的中途。就在这时,欧亚大陆的正中心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信奉犹太教的国家,它就是哈扎尔可汗国。

哈扎尔人属于突厥系的游牧民族,它的出现距离犹太人失去耶路撒冷已经 600 年,而距离现代以色列建立还有上千年的时光,这个国家就成了前后两千年里唯一信奉犹太教的国家。

哈扎尔人之所以信奉犹太教,和这个民族的生存策略有关。在哈扎尔时期,正好是东方的伊斯兰教和西方的基督教激烈竞争之时。在它的东南侧是强大的哈里发帝国,西南侧则是君士坦丁堡(现在伊斯坦布尔)的东罗马帝国,这两方都希望拉拢哈扎尔改信己方的宗教。处于亚欧商路上的哈扎尔帝国为了和双方做生意,谁都不能得罪,于是哈扎尔的可汗想出了一个妙招 —皈依犹太教。

不管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历史里,都承认犹太教是信仰的源泉。《圣经》的《旧约》直接来自犹太人的记载。伊斯兰教则承认犹太人的各位先知,比如大卫王、摩西等。

哈扎尔可汗选择犹太教,是想获得双方的谅解,却无意中让它成了 2000年中唯一信奉犹太教的国家。有人甚至把德系犹太人的起源归因于哈扎尔人,认为德系犹太人是在哈扎尔人的帮助下进入东欧的,甚至认为德系犹太人带有哈扎尔的血统。

不过,根据基因学家的测定,德系犹太人的血统与高加索地区的人种没有直接联系,从而结束了这出悬案。但从哈扎尔的例子也可以看出犹太人、犹太教分布之广。

据称,中国在唐宋时期也有犹太人活动,特别是宋代的首都开封。

当然,每一次向更广阔的地方迁移,都有一段说不尽的血泪,只有理解了犹太人这 2000 年所受的苦难,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想回家。 19 世纪末,欧洲重新弥漫着一股反犹太人的情绪,这股情绪从沙皇俄国直到法国。沙皇俄国对于犹太人的迫害早已不是秘密,这种政策甚至在沙俄结束后还传染到了红色苏维埃时期。法国的德雷福斯事件( Dreyfus Affair)更让犹太人担心,在不久的未来,整个欧洲都可能成为犹太人的坟墓。这时犹太人之中产生了一种新的运动,这种运动在 2000 年来是没有出现过的 —犹太复国主义。

这一次,犹太人和以前只是被动地逃跑不同,他们开始反思为什么 2000 年来这个民族一直处于被迫害和不断逃避之中。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因为犹太人没有一个属于本民族的家园。所以,要想结束颠沛流离的生活,就必须有一个根据地。于是,位于耶路撒冷古老的锡安山成了犹太复国主义者的象征。

但是,为什么犹太人的根据地必须选在耶路撒冷?

英国人曾经试图劝说犹太人,在英属非洲的某个地方划一片土地安置他们,但被拒绝了。犹太复国主义者敏锐地意识到,要想真的吸引全世界犹太人的关注,只有曾经的家乡耶路撒冷能够满足。

对他们更有利的是,耶路撒冷恰好处于一个僵死帝国的控制下,这个帝国与犹太人一直保持着友好,并曾帮助过犹太人。

于是,筹款的组织建立了,向移民贷款的银行也建立了。那些跑到美国新大陆去的犹太人由于天资聪明,大都成了有钱人,于是捐出了大笔的款项支持运动。东欧的犹太人由于贫穷,也愿意换个地方试一试。

如果这场运动一直处于奥斯曼帝国的政治体制下,也就是说,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遵守奥斯曼帝国制定的法律,他们在政治上是平等的,在经济上有竞争关系,发生冲突后,裁判权由奥斯曼帝国政府作为中立方进行调停,那么犹太人移居就是和平的。但是,两次世界大战改变了地区的平衡。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斯曼帝国已经不存在了,巴勒斯坦地区成了英国人的托管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突然意识到,在英国人结束托管后,自己有可能组建独立的国家,行使完整的统治权。双方还认识到,不管是哪一方率先组建了国家,必然会将对方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不管是犹太人统治阿拉伯人,还是阿拉伯人统治犹太人,都不会像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那样保持中立,都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压迫。

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全世界都被希特勒的大屠杀震惊时,犹太复国主义者终于抓住了机会。 1947 年,联合国宣布在巴勒斯坦建立两个国家,英国人于 1948 年撤出,犹太人终于实现了 2000 年来的梦想,流浪的人回家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