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创业公司一年亏掉几千万已经不新鲜,这些钱都去哪儿了?

智能

创业公司一年亏掉几千万已经不新鲜,这些钱都去哪儿了?

赵长存 唐云路2016-03-01 16:32:36

便宜的外卖、美甲、专车……最后还是会有人埋单

2016 年春节后第一周,嘟嘟美甲被 58 到家收购。

这家 2014 年 6 月成立的公司一度自称做到“上门美甲行业第一”,并在一年半的短暂生命里拿到两笔融资,共计上千万美元。

而这样一家公司在卖掉的时候据称只有 200 万人民币。虽然收购方称实际价格远超出,但并不愿意公布实际价格。

总之一年多时间里,嘟嘟美甲烧掉几千万人民币总少不了。

而这样的一个数字,放在近期热门的互联网创业生意里已经不太吓人。

“我们在美国是处在盈利状态的,但在中国一年却亏损了 10 亿美元。”Uber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上周在一场活动上说道

见多了几千万、几亿甚至几十亿在一两年内消失的故事,大多数人对这些自己一辈也未必能赚到的数字也已经习以为常。

但是,钱都是怎么烧掉的?

嘟嘟美甲的钱大多变成了各类折扣

晓露是成都的一位美甲师,在 2014 年 12 月在嘟嘟美甲上接单之前,她自己开了一家美甲店。

“做美甲店是件特别辛苦的事,家人觉得太辛苦,不太支持我继续做下去,想让我去新疆和老公结束异地。”晓露告诉《好奇心日报》。

加入嘟嘟美甲其实并不是晓露的第一选择,但由于一位在嘟嘟美甲做文职工作的朋友推荐,本来准备去新疆发展的晓露又决定留在成都。

“那时候没几个月就要过年了,心想到新疆待不了多久就又要回四川过春节,干脆就在嘟嘟做几个月再说。”晓露回忆起刚刚加入美甲平台的那几个月,印象最深的还是收入。

“公司刚成立的那两三个月,多的时候一天能拿到 2000 多元,一天做满 3 单、5 单都有奖励,我最多的一天能做二十多单。每天差不多七八点出门,一天下来连饭都没时间吃,晚上十一二点到家后才喝点水吃点东西。”

嘟嘟平台上最便宜的服务是 80 元一单,即使只做基础的手部护理,也需要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如果是做更精细的美甲款式,价格也随之不同。

而像晓露一样的美甲师想要多少活就能接多少,靠的是嘟嘟给用户开出的各式低价折扣:

转发微博就送 100 元优惠劵、或是新用户首次下单只需 39 元的活动、优惠劵 1 元做基础美甲、原价 119 元的法式美甲也只需要支付 19 元就可以体验……

无论用户花的是 39 元,还是 1 元,用户支付金额和实际定价之间的差价,都是由平台补贴给手艺人。

收入最高的一个月里,晓露到手的收入达到四万多。同期仅成都一个城市的嘟嘟美甲师一度达到两三百人。

但这样的好日子没能持续多久,优惠下降随之到来的是用户快速流失。

“到了后面补贴、奖励就变少了,隔两三月减一点,去年六月份我离开的时候就没什么了,(成都的)美甲师也只剩几十个了。”晓露说道。又过了半年,嘟嘟卖给了 58 到家。

在互联网上门服务工作的手艺人,大多有着相似的故事。在上门按摩平台宜生到家工作的周师傅告诉《好奇心日报》,补贴最高的 2015 年夏天,他一个月也能赚 2 万多。

宜生到家一度向用户提供了首单 9.9 元的体验活动。周技师表示,当时一天能接到 8、9 个订单。现在活动结束了以后,每天的订单量已经回落到了 5 单左右。

而大部分服务项目的标价都在百元以上,其中的差价就是由宜生补贴给技师们。

在扣除交给平台的抽成之后,一天下来周技师就能赚到 700 多块钱。而在之前 7 年时间里,他在门店打工一个月的收入不过八九千元。

在另外一些公司,补贴烧在了用户看不到的地方

每到饭点,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外卖小哥开始奔波在写字楼、小区和餐厅之间。

今天每单外卖的配送费都不便宜,北京平日一单少的要 7、8 元,最高的时候可以到 30 元。每天饭点,骑着电动车的外卖小哥每天饭点拿着手机从美团众包、达达配送之类的平台接单。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外卖小哥告诉我们,他会同时使用多个众包配送平台,“最多时一个月能挣 1 万 5 ,就是挺累。”

没多少人愿意为了省几步路,每天多花二三十块吃顿饭。所以这些钱大多由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这样的平台承担。

同样一家餐厅,如果通过外卖平台点餐,可能会比堂食还便宜几块。这背后没什么神奇的技术,就是有人帮你埋了单。

同样默默帮你付钱的还有 Uber。除非是第一次注册的用户,否则这家公司几乎不给任何优惠券。

但为了乘客能够叫到低价专车,Uber 交到司机手上的钱远远超过了乘客所支付的金额。

在 Uber 补贴力度最大的 2015 年,北京一个司机如果一周能拉满 70 单,不管实际交易额有多少,都能获得 7000 元保底收入。这种保底补贴维持了差不多三个月。

一位周姓车主告诉《好奇心日报》,他是 2015 年 5 月份经朋友介绍来做人民优步司机的,一个月的收入都在 2 万以上。而他还只是一名兼职司机,当时他身边的几名同事却选择了辞职买车,专门跑人民优步。

除了保底补贴。在用车高峰时段, Uber 为了鼓励更多的司机上线,还会额外给出最高曾达到 3 倍的补贴——这还不算上乘客给出的溢价费用。

另外,接单量大的司机,平台也会根据情况有额外的奖励——如果接满 105 单,还能再获得 1400 元行程补贴。

所以,创业公司们到底烧了多少钱?

大多数公司并没有像 Uber 一样公开自己的烧钱速度。但我们能从他们的融资消息里一窥一二。

如果不是缺钱,创业公司其实并不愿意进行频繁的融资。因为融资意味着放弃股份,这不仅会影响到创始团队对于公司的控制权,也会影响公司上市或者被收购之后创始团队能获得的回报。

我们可以认为,在竞争激烈的生活服务领域,各家公司最新一轮融资之前,所拿到的大部分钱都被烧掉了。

这样算的话,饿了么成立五年来,至少花了 12 亿美元。

饿了么融资历史

 (数据:IT 桔子)

2011.3 

A 轮,数百万美元

2013.1

B 轮,数百万美元

2013.11

C 轮 ,2500 万美元

2014.5

D 轮, 8000 万美元

2015.1

E 轮,3.5 亿美元

2015.8

F 轮, 6.3 亿美元

2015.11

滴滴出行战略投资,金额不详

2015.12

F 轮,阿里巴巴投资 12.5 亿美元,获得 27.7% 股权

数额最高的是 Uber 的竞争对手滴滴出行。在最新一轮融资前,滴滴出行以及合并前的滴滴和快的打车,总计拿了 47 亿美元。

滴滴出行融资历史

(数据:IT 桔子)

2012.7 

滴滴打车天使轮融资数百万人民币

2012.12 

快的打车天使轮融资数百万人民币

2012.12

滴滴打车 A 轮融资 300 万美元

2013.4

快的打车 A 轮融资 400 万美元;滴滴打车 B 轮融资 1500 万美元

2013.10

快的打车 A 轮追加融资 400 万美元

2014.1

滴滴打车 C 轮融资 1 亿美元

2014.4 

快的打车 B 轮融资数千万美元

2014.10 

快的打车 C 轮融资超过 1 亿美元

2014.12

滴滴打车 D 轮融资 7 亿美元

2015.1

快的打车 D 轮融资 6 亿美元

2015.2

滴滴快的合并

2015.5

滴滴快的 E 轮融资 1.42 亿美元

2015.7

滴滴快的 F 轮融资 30 亿美元

2016.2

更名为滴滴出行的滴滴快的 F 轮融资 10 亿美元

烧钱时间最长的两家公司是去年合并为“新美大”的美团和大众点评。在最新一轮融资前,两家公司已经花了 29 亿美元。

美团、点评融资历史

(数据:IT 桔子)

2006 年 1 月

大众点评 A 轮融资 200 万美元

2007 年 5 月

大众点评 B 轮融资 2500 万美元

2010 年 9 月

美团 A 轮融资 1200 万美元

2011 年 4 月

大众点评 C 轮融资 1 亿美元

2011 年 7 月

美团 B 轮融资 5000 万美元

2012 年 8  月

大众点评 D 轮融资 6400 万美元

2014 年 2 月

大众点评 E 轮获得腾讯超过 1 亿美元投资

2014 年 5 月

美团 C 轮融资 3 亿美元

2014 年 12 月

 美团 D 轮融资 7 亿美元

2015 年 4 月

大众点评 F 轮融资 8.5 亿美元

2016 年 1 月

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首次融资,金额为 33 亿美元

给用户和服务者的补贴,也不是这些创业公司巨大开销的全部。广告和应用推广的花销同样是烧钱的大头。

2015 年 9 到 11 月,赶集网旗下的瓜子二手车,宣称在全国一二线城市投了 2 亿元广告。另一家优信二手车在好声音决赛里则为了 60 秒广告付出了 3000 万元,随后又以 1.8 亿拿下了《奔跑吧兄弟 3》的爱奇艺网络独播冠名权。为了争夺用户的目光,人人车则花重金请来了明星黄渤来做代言人。

同时,应用商店推广位的价格也水涨船高。2014 年魅族应用中心的首屏大图广告位还是 6000 元/天,如今同样的位置,价格已经翻了 9 倍,达到 55000 元/天。

应用商店首页大图广告位截图(左图为魅族应用中心,右图为 360 手机助手)

而 360 应用商店也差不多,同样的广告位报价也已从 2014 年每个工作日 14000 元,涨到了如今的 55000 元/天。

烧到最后,为的是垄断

不管是像嘟嘟那样给折扣券,还是像 Uber 那样补贴司机。本质上都是用更低的价格吸引用户,同时用更高的价格吸引手艺人。

如果公司自己想赚到钱,只能取其一。但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打车、外卖、团购之类的生意,前几大公司都还只能靠倒贴钱同时满足两方。

烧钱参与者所看重的也都很简单,如果竞争对手撑不下去,它们便能垄断市场。到这时候,盈利就有希望了。

在美国市场,Uber 已经做到了这样。它也曾经靠低价补贴抢市场,虽然从未到中国这样的力度。甩开对手后,Uber 便开始从司机那儿抽更多钱。今天 Uber 在美国市场已经盈利。

Uber 低价专车服务 UberX 在旧金山的变化

2012 年 7 月

UberX 服务推出(类似人民优步),Uber 从中抽成 20%

2014 年 1 月

UberX 资费下调 20%,Uber 从中抽成下调到 5%

2014 年 7 月

UberX 资费下调 25%,Uber 倒贴司机

2015 年 9 月

UberX 抽成上涨至 25%,此时 Uber 已遥遥领先竞争对手

不过即便能够走向垄断,烧钱也是有代价的——烧得越多,创始团队、投资者在上市后能够拿到的回报就越少。

而具体到一些业务,比如外卖,如果不再补贴,是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宁愿等上 1 小时、自己为送餐埋单也是问题。

如果烧钱大战看不到头,公司和投资人就会寻找新的解决办法——并购。当处在行业第一、第二地位的两家公司融为一家,互相烧钱也就没必要了。市场份额排在后面的公司也很难与合并后的新巨头竞争:这个市场就被完全拿下了。

过去的一年里,许多企业的合并都是在这样的思路下完成的。滴滴和快的、美团和大众点评、58 和赶集、携程和去哪儿、蘑菇街和美丽说……

但烧钱还是停不下来

本来通过合并,然后朝着 Uber 美国的方向前进,也许就能实现创业公司们想要的最终结果了。

但 2015 年的合并结束后,市场的竞争并没有结束,因为百度、Uber 来了。

在美团和点评合并后,百度发言人郭怡广就评论道:“合并仅能说明美团和点评将百度糯米视为严峻的威胁。补贴会因此降低或结束吗?他们得先打败百度才行。”

2015 年中的百度糯米“会员+” O2O 战略发布会上,李彦宏就在台上宣布称:“昨天看了一下,百度的账面上还有 500 多亿现金,我们先拿 200 亿,来把糯米做好。”

李彦宏也确实花了不少钱。根据百度前几天发布的 2015 年财报,它的交易服务(主要就是百度糯米和外卖)一年就亏了差不多 166.62 亿元。

除了百度自己的钱,他们还会通过外部融资来为补贴提供资金支持。它的子公司百度外卖在 2015 年融资 2.5 亿美元,不到半年的时间又在寻求 5 亿美元的新融资。

而滴滴出行的主要竞争对手 Uber 中国则在一月完成了 B 轮融资,总共 20 亿美元。

烧钱大战一时还不会结束。

每天早上,你可能叫着 8 块钱的专车去公司、中午吃着 15 块送上门的午饭、周末花 39 块就能做个上门美甲。

但让这些几年前难以想象的低价成真的,并不是什么神奇的技术突破。最终,总会有人为此埋单,不管是倒下的创业公司背后的风险投资,还是上市后高估了企业表现的股市投资者。


题图来自 icba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