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这个有点嬉皮的小公司,能撼动美国的医疗保险业吗?

里约2016-02-25 17:52:32

创业公司 Oscar 想解决令美国人头疼的医疗保险问题,它在纽约初获成功,现在又进入了加州和德州。

对很多美国人来说,伴随新一年开始的一件大事,其实是购买一份合适的医疗保险。

如果你一天能走上一万步,就会得到 1 美元的奖励,一旦凑够 20 美元,就可以兑换一张亚马逊的礼品卡。这并不是那些健身俱乐部的花招,而是纽约一家医疗保险的创业公司 Oscar 用来激励用户注册的手段。这一奖励一年内的上限是 240 美元,也意味着,如果一年中有 8 个月每天走够一万步,就能拿到全部奖励了。

噢,还不是全部。它还会免费送给你一个基本款 misfit,你可以把它戴在手腕上,洗澡睡觉的时候也不用摘掉。它会记录下你的步伐,并同步到手机应用中。Oscar 也能借此了解你的健康情况,并随之对你未来的保险计划给出建议。这种道理就好像开车,一旦保持良好的行车记录,车险也会随之降低。

你可能会质疑这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反正购买 Oscar 保险的人三分之二都真的这么做了。当然它终归是小把戏,最重要的是,比起那些古板的大型保险公司,Oscar 这个创业公司能让买保险这件事简单多了。你可以只用 5 分钟就在线买好了,而传统打电话给那些大的保险公司平均需要 70 分钟的时间沟通。即便单单从界面上,它也显得亲切多了,像是个给千禧一代或说年轻人使用的产品。数据的确显示,在 2015 年,65% 购买 Oscar 的都是 45 岁以下的人。

在美国购买医疗保险,是进入这个国家最复杂的一项程序。你需要面对 PPO、HMO 这样头大的术语,研究无数方案,费用也很惊人,无论是个人还是家庭,每月都至少为此付出几百到上千美元不等。因为医疗成本上升,每年还会平均上涨 8%左右。尽管如此,如果打算长期在这里生活,人们大都不敢冒着没有保险的风险,一旦发生意外,为此付出的可能是几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天价账单。

总得有人为这个谈之色变的麻烦事儿做点什么。2013 年夏天,Oscar 在纽约诞生了,它可能是同期医疗保险领域的创业公司里发展势头最好的一家。2016 年 2 月 22 日,它还拿到了这个行业里可能是最大也是最保守的一家共同基金公司 Fidelity 领投的高达 4 亿美元的投资,此前还拿到了Google Capital、Peter Thiel 的投资公司、高盛等风险投资。如今算得上独角兽公司,估值达到 27 亿美元。公司的创办也和创始人之一 Mario Schlosser 朋友、也是另一个联合创始人的个人经历有关,对方此前曾为医疗保险头痛不已,想到这个国家中跟他一样的人一定为数不少。“整个医疗体系里有无数看不清的陷阱,这个体统复杂得令人吃惊”,他这样说。

Oscar 的三个联合创始人 Kevin Nazemi、Josh Kushner(嗯,他还是特朗普女婿的弟弟、超模 Karlie Kloss 的男友)和 Mario Schlosser 

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任期间干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让他的名字和美国的医疗体系绑在了一起——Obama Care(奥巴马医疗法案,又叫 Affordable Care Act)。“了不起”也不绝然都是夸奖,这套体系从出台到正常运行,网站总是宕机,也惹来争议无数。那个热线电话想打通也得有十足的耐心。但它终于慢慢恢复正常,也让一些没有低收入者能够接受低价购买一份保险。所以大多数人也愿意用“成功”去形容它。

Oscar 某种程度也是伴随着奥巴马医改跌跌撞撞的进程而诞生的。Schlosser 做了很多功课之后发现,美国的医疗保险体系不光看上去复杂,很多保险的定价体系之不合理令人难以相信,“换做任何一个行业,类似做法都算得上欺诈”,他曾对《财富》杂志这样言辞激烈地指出,他最初想的是给已有的大保险公司制作软件,但后来的行动显然激进得多,“我想搅动一下美国的这套陈旧体系,我挺喜欢现在做的这件事”。

2013 年开始的每年冬天,人们都会在地铁里见到 Oscar 带有嬉皮风格的广告,上面写着“这种医疗保险不会让你头炸了。如果会的话,你的保险也可以覆盖”,或者是“医疗保险应该帮你治疗胳膊或腿,而不是让你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至于为何是冬天,因为只有在这段“开放注册”的时期,人们才可以购买下一年的保险,Oscar 也才能够有生意可做。

到 2014 年底,Oscar 的用户数已经占到纽约,也就是诞生地的医疗保险个人交易市场的十分之一,随后它又进入了新泽西,而就在过去一个月,它又刚刚抵达嬉皮士的大本营加州以及得克萨斯州。这些地方传统更加根深蒂固。到 2 月 7 日,它在加州陆续收到大概 2000 份申请,几天后又增加了 2000 份,不过这也仅占当地拥有医疗保险人群的 0.2%。这个小公司看上去还需要想更多的办法,才能触动像Anthem 和 Blue Shield 这样在当地已经很有影响力的保险巨头——后者已经积累了庞大的医生资源网络和广泛的注册人数,让用户转移到小公司显然需要更强烈的理由。

一个设计简洁、体验友好的用户界面,的确让 Oscar 和那些大公司的气质区别开来。这可能是个理由。人们能在上面查到自己去过的医院,之前开过的药品,具体治疗自己的医生。一旦身体不适,在手机应用输入病症后,也能迅速查到哪些医生离自己最近,他们什么时候可以预约到。它就像是个微型数据库。不仅如此,它还带有一种友善的气质。注射了感冒疫苗第二天,我就收到了 Oscar 发来的邮件,“谢谢你注射感冒疫苗,让这个城市更安全了一点。我们也会向叙利亚进行捐助”。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医疗保险大都是由公司购买的。一旦失业或更换工作需要自己购买的时候,才意识到它竟如此昂贵而复杂。另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自由职业者或小型创业公司在美国至少在纽约越来越多——以至于 Wework 这类合作办公空间的无线网络都因为人太多而没有以前好用了。这些人需要对自己的生活做更多规划,Oscar 这类主打个人市场的保险公司,倒是能抓住一些新机会。

Founders Fund 的 Brian Singerman 对此的评价倒很务实,「在这样一个高度复杂、管制、竞争激励和资本密集的行业,Oscar 的团队执行令人惊讶。这怎么样都不是一个『快速行动打破一切』的领域,人们的生命至关重要。」

政府也留意到这个创业公司的价值,至少在传播和营销方面的价值。白宫还请 Oscar 专门给奥巴马医保制作了一段卖萌的动画视频,放到官方网站上,向人们展现了在美国购买和使用医疗保险,其实只要经过并不复杂的几个步骤,却非常必要。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