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不再拥有“大白兔”奶糖的冠生园集团,如何做起了众创空间?

商业

不再拥有“大白兔”奶糖的冠生园集团,如何做起了众创空间?

徐婧艾 2016-02-24 15:03:03

冠生园集团想用市中心免费的办公场地与服务,从年轻人那里找到传统企业未来的活力

万黎峻觉得,上海老字号冠生园的品牌影响力还是挺大的。上了年纪的当地人,包括一些 90 后,不可能对它没有感情。

上海人说起冠生园,第一反映总是,“喔,就是生产大白兔(奶糖)和蜂蜜的呀。”在这个城市,还有一条以它命名的马路,就叫“冠生园路”。在全国,“冠生园”一度是上海的代名词,大白兔是游客必买的上海土特产。

从 90 年代大学毕业至今,万黎峻在冠生园工作了 20 年。他现在是冠生园(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冠生园集团”)的总经理。不过,他如今的工作和过去也很不一样了。

2012 年,冠生园集团经历了一次资产重组,把食品制造业出售给了上海梅林正广和股份有限公司。简单地说,现在的“大白兔”不属于冠生园集团,它属于上海梅林,而这两者其实都属于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

像很多丢掉了传统业务的老牌国企一样,冠生园现在最主要的业务也跟它越来越值钱的地有关。

万黎峻最能体会到这一点。他告诉《好奇心日报》,分布在上海的 300 多亩土地是集团现在最重要的资产之一,按照计划,他们将把这些地产打造成主题各异的园区,现阶段重点打造的是互联网金融园区,也就是上海市中心新闸路集团总部目前在做的事——2014 年,那里正式更名为“冠生园互联网金融园区”。

新闸路这个园区的总面积超过了 12000 平米,这里过去是冠生园方便面厂的所在地。现在,这里除了是冠生园集团的办公地,还引进了包括平安银行、东证期货、坤艮基金、恒河融资租赁等在内的多个金融机构成为其租户。园区紧邻地铁 2 号线、7 号线,1.5 公里之外就是上海的重要地标——静安寺。在那里,高端商务楼的每平方米月租金在 300 块到 450 块之间。

“现在这个园区里,我们有三四十个租户。”万黎峻说,该园区每年的租金收益超过 1000 万。

虽然冠生园集团本身不是一个金融机构,但在这个园区里能找到所有类别的金融牌照,集团想要打造一个“生态型”的主题园区,万黎峻说。

不过,冠生园集团并不仅仅想当一个房东,它还希望发挥更多的作用,离年轻人更近,更时尚一些。除了地产,它现在的业务中还包括众创空间和以“物联网”为基础的智慧社区。

在今年年初新车间(上海的一个非盈利性创客空间)主办的一次创业分享活动上,我们从树杨那里第一次听说了“梦创空间”。“梦创空间”是冠生园集团在 2015 年开辟的众创空间,主要为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和创业方面的指导。

树杨是“梦创空间”的负责人之一,也是冠生园集团资产经营部的一员。他口中的冠生园的众创空间,目前是两个 400 平米的区域,位于冠生园互联网金融园区的二楼。

和大部分众创空间一样,“梦创空间”的办公区域分为移动办公和固定办公两种,各占 400 平米。前者为敞开式,几条长长的桌子摆在那儿,布置简洁,没有太多装修的痕迹,空间紧挨着资产经营部的办公室和一个偌大的会议室。不交头接耳讨论工作的时候,这里的氛围严肃又认真,当然也有争论的时候——实际上,这里和普通写字楼的办公室没什么两样,只是格子间换成了开放式的环境。

这个敞开式的办公环境叫做“梦创空间一期”。树杨说,所有通过冠生园集团筛选的创业团队都可以到这里免费办公 6 个月。从 2015 年中开放至今,这里总共入驻过 20 支创业团队。

张樑是最早一批入驻“梦创空间”的人。去年 3、4 月,他在朋友圈看到了这个免费办公空间的信息后,就递交了申请。当时,他刚刚辞职,和前同事创办了“星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参加了三次冠生园集团组织的面试和路演之后,他的团队被邀请入驻一期,后来团队不断扩张,6 个月免费办公时间到期后,他的团队搬到了走廊另一头、更宽敞的独立办公空间,现在有 12 位团队成员。

“二期是收费的。”张樑说,不过,“那里的租金只有同地段租金价格的一半。”他递给我们他的名片,上面的办公室地点写着“新闸路 1418 号”(冠生园互联网金融园区的地址),地理位置是他喜欢这个地方最重要的理由。

树杨还带我们参观了一个叫做“梦创实验室”的地方。“实验室里的智能硬件,都是冠生园(集团)出钱为创客准备的。”这些仪器中包括了建模器、3D 打印机。

张舒已经不止一次使用这里的设备了。他的公司已经从外部(非冠生园集团)拿到一笔 400 万元的融资,他们的产品是一个叫做“爱咕噜微型智能家用啤酒鲜酿”的东西,往里面扔大麦、啤酒花和酵母,它就会自动帮你做出一杯新鲜的精酿啤酒。

2015 年中,张舒的团队作为第一批创客入驻“梦创空间”。现在回想起来,他说最大的受益除了免费的办公空间,还有在食品制造方面得到的辅导。

“冠生园作为老字号食品企业,在发酵食品方面有很多经验。”张舒说,他们从万黎峻那里得到了很多关于食品专业方面的指导,这是在别的众创空间得不到的东西。

开辟这个众创空间,是万黎峻在 2014 年想到的。他说传统企业存在的一个问题是缺乏创新,而他希望这些年轻的公司能为冠生园和它的上属公司光明集团“注入活力”。

确切地说,他想在这些年轻团队中,找到能够解决传统制造业低效率的方案,把这些人的创新融入到传统产业里,提高传统产业的效率。而这一切最终的目的,是提高传统企业的价值和估值,“实现国有资本的证券化。”

比如,根据树杨的介绍,入驻“梦创空间”的创客中,曾有一支制造可穿戴设备的团队,他们制造的手环可监测血压、心跳等体征。而光明集团旗下的东海老年护理医院,正好在寻求医疗手段的改进。双方一拍即合后,这支创业团队获得了价值 100 多万的订单。

又比如,从张舒的啤酒机里,万黎峻看到这样一个未来:今后,当人们诉求于新鲜食品时,“不该再奢望由一个大的生产企业,代表消费者去全世界收集最好的原料,然后用最先进的、无添加的生产手段去生产出来……三个月,六个月,一年,都不会有问题。这是奢望。”

冠生园集团目前并没有投资任何一支创客团队。万黎峻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对于“梦创空间”服务于创客的构想分为四个阶段,前两个阶段只提供物理空间、经验、技术、订单和小额资金等支持,等到创业公司形成一定规模后,才会考虑进入后两个阶段——注入资本、帮助这些公司实现产业化。

这当然是站在冠生园集团的角度上讲的。但对大多数创业公司来说,免费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张舒明白这个说法的意义。3 月份,他们的产品将入驻上海大悦城进行预热活动,如果没有入驻冠生园的众创空间,“进入大悦城可能性就不会大。”目前,张舒的公司和冠生园集团并没有股权上的契约关系,他们从冠生园得到的资源扶持、技术和财务方面的指导也都是免费的。

实际上,众创空间并非不是一个好生意。在中国,众创空间的盈利模式根据经营主体的不同而有所差别。比如,万科这类地产商做众创空间,他们最主要的盈利来自租金,风险投资机构做众创空间,盈利则来自股权投资。而为了响应国家扶植创业的政策,在包括上海在内的城市,利用闲置厂房来改造众创空间的机构,还可能得到几百万元不等的资费补贴。

不过,这些在万黎峻看来,都不是冠生园集团的诉求。他强调好多遍的一件事是,冠生园集团开辟众创空间,利用的是存量资源,因此不急于在短期内通过租金的形式获取利润。他们最看中的,还是如何把有价值的创新融入到光明集团的业务中去。

换句话说,这个 800 平米的众创空间目前并没有为冠生园集团创造可观的金钱财富。对于冠生园集团而言,整个 12000 多平米的空间里,目前最稳妥的收入还是来自每年超过 1000 万的产业地产租金收益。

“梦创空间”即将开始新一轮的创客招募。对于未来还要招募多少支创客团队、在多久之内开始投资他们,万黎峻并不太着急,在他看来,这不是一件能“用指标去衡量的事”,要“随缘”。

万黎峻在“梦创 28 ”路演活动上。该活动每月 28 日定期举行,由 4-5个创业团队介绍项目,并有投资人参与。

不忙于“梦创空间”的时候,万黎峻的另一部分时间会花在构建智慧社区这件事上——它和产业地产、众创空间一样,是冠生园集团目前最重要的第三个业务。万黎峻认为,在未来,生产、制造与服务间的互动方式会以社群为单位发展。这一方面,冠生园集团正在尝试一个叫做“天空农场”的项目:连通手机 app 后,社区居民可以用 1-2 块钱认养一盆蔬菜,在线远程浇灌、培育。这个实践会联合上海的居委会进行推广,而从用户中获得的数据也会返回到冠生园及光明集团,最终在社区居民与光明集团的食品产品之间建立关联。

而这,也可能是冠生园这个传统食品公司跟食品的最后一点关联了。

题图来自 coworkworldwide.combusiness2community.com,文中图片来自冠生园集团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