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在社交媒体上卖货,没什么比美妆品牌更合适的了

张田小 2016-02-19 22:23:36

“ Instagram 能够制造需求。”

从 Target 百货辞职后,Katy DeGroot 算是成了网红。她的工作内容看起来范围很广,首先她是一个美妆博主,经营着博客 LustreLux,还同时开了 Youtube、Twitter 以及 Instagram 账号。

Katy DeGroot 长得神似金·卡戴珊,金发美女,曲线婀娜。看上去挺美的,但仔细一琢磨又没什么特色之处。在 Instagram 上挂着她画着不同妆容的美照。像她这样的美人在 Instagram 上还挺多,之前我们写过在社交媒体上很受欢迎的小众美妆品牌 ColourPop、Dose of colour、Melt Cosmetics 差不多也是这个路数,都是找 Katy DeGroot 这样的美妆界网红,拍美照推广产品。

“最初我只是想写点观点和拍些好看的照片。我就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随心所欲。” Katy DeGroot 说。

不管气质脱俗与否,在 Instagram 上 ,粉丝们很买账,Katy DeGroot 颇受欢迎。Instagram 建号初期,她每天都能增加大约 1 万新粉丝,8 个月后,Instagram 的粉丝量超过了 50万,现在她已经超过了 260 万的粉丝。红起来之后,Make Up For Ever, Benefit 和 NARS 就找到了她合作。此外,她签约按月订购美妆礼盒平台 Ipsy ,成为了造型师(不知道言下之意是不是:Katy 这个月用的牌子你们都可以到手噢)。

Katy DeGroot 的 INS 上推广化妆品的照片,每一张的妆容都不一样哦。

要知道,Katy DeGroot 只是其中一个因为在社交媒体走红而有了新工作的人。因为化妆品公司的参合,现在市场上还有很多 Katy DeGroot 。

“社交媒体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美国化妆品连锁店Ulta Beauty 的副总裁 Shelley Haus 说,“就拿  Instagram 来说,化妆品的照片和视频通过这个环境更有传播度,消费者会去浏览找找新的产品信息,再决定买什么。 Instagram 是一种很形象的存在。”

Kylie Jenner 在线推出价值 29 元的唇膏之前,先在 Instagram 中放出了一张自己的亚光棕色唇妆照做预告,刚刚一上线就卖光了。美国的彩妆品牌 Becca 和 Youtube 美妆博主 Jaclyn Hill 一起推出的高光,在 2015 年下半年卖了差不多 2000万美元。另一个美国化妆品公司 Tarte 今年和 12 位美妆网红合作后,它的化妆调色组合卖得也很好,收入是之前的两倍。

“ Instagram 能够制造需求。”丝芙兰的数字部副总裁 Mary Beth Laughton 说,“这些内容能影响最后的消费决定。”

咨询公司 TABS Analytics 研究了 2015 年的化妆品市场,发现  Instagram 的影响很大, 喜欢买化妆品的千禧一代中有 30% 在做决定时会受到这个社交媒体的内容影响。

而且,新兴化妆品品牌 ColourPop,Sigma Beauty, Dose of Colors 和 BH Cosmetics 在 Instagram 上如鱼得水。

“新品牌在分食大型化妆品公司没有照顾到的渠道。有点像上个世纪 90 年代当丝芙兰在美国创立时,那些新的独立品牌在做的事情。”美国 L.A 的前卫型化妆品品牌 Urban Decay 的创始人 Wende Zomnir 说,“当年我们刚开始做生意时,大品牌就不会去丝芙兰,丝芙兰是我们这样的品牌的渠道,它也的确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看着吧,社交媒体有可能就是当年的丝芙兰。”

化妆品公司很重视 Instagram 上的活跃度。

根据来自图像识别技术公司 Curalate 的数据,Sigma 的 Instagram 账号每天都会发布 4 —5 张用户的图片来增加活跃度,增加 2.4 次点击。这些以用户的试用照会显得更时髦,那些逗留在 Sigma 主页上对这些照片感兴趣的消费者大约花费的时间为 12 分钟,而相比之下,如果对这些照片不感兴趣,最多停留三分钟。

           Kylie Jenner 在线推出价值 29 美元的唇膏

另外,化妆品公司也想把美妆博主的合作变成了一个长线的策略,不仅要偶尔推出单品还要和她们合作整个系列。Katy DeGroot 就拿到了一个两年半的合同。10月,有 2200 万粉丝的时尚博主 Kristina Bazan 和欧莱雅签约时,拿到了一个 7 位数的薪酬。“一些大 V ,她们也希望能有更长期的合作,她们要做的是合作整个系列。”社交媒体咨询公司  uFluencer Group 的首席执行官 Kenn Henman 说。

Tarte 就把发布春季系列交给了美妆博主来做宣传,此举让产品还未推向市场前获得了 2000 万的 Instagram 粉丝关注。

除了化妆品,护肤品和美发产品也同样盯上了 Instagram 。不过,这个全球最大的图片社交平台显然更适合彩妆这样的品类来做推广——护肤品和美发产品才没那么容易拍出消费欲吧。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i.ytimg.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