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T台再无革命可言?

Vanessa Friedman2016-02-18 16:33:28

一切照搬人们熟悉的调调并没有什么错,但却让人更容易忽略它。

自从 2016 年总统选举开始之后,政治和文化领域充斥着各种关于破除陈规、对极端的呼吁、拒绝熟悉行为准则等等等等的话语,如果说我很期待它们在时尚领域也有所表现,应该也并不奇怪。

究其根本,设计师的任务是要抓住时代脉搏并将其传递到他们所设计的服装中,毫不夸张地说,这样一来,你才能把心情穿在袖子上。纽约时装周还是一如既往吗?好像是。

这厢有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占据麦迪逊广场花园整整 90 分钟,上演了一场 Yeezy Season 3 /专辑引荐会综合秀!那厢有蕾哈娜(Rihanna)把 Puma 搬上 T 台!

这边有 Moncler 在大冷天现身林肯中心广场!那边有王大仁(Alexander Wang)这个都市宠儿在派克街(Park Avenue)教堂做了一场秀!

一间教堂?是的。然后在这个多数时候被看作神圣之所的地方,出现了装饰有金属 O 型环的小香风粗花呢迷你西装,还把渐变钢条组合在小粗花呢连衣裙上;粉色宽条灯芯绒面料上绣着钢管舞者的剪影而不是泰迪熊;夏缪斯软缎面料的睡衣裙和带蕾丝的大麻叶附着在一起。

Alexander Wang 2016 秋季成衣 图片版权:Nowfashion

它听起来有点幼稚,但却的确是在试着建立些什么。如果上一季王大仁的秀场上你看到的是扑面而来的街头感,那么这一季就是更加聪明、更有所指地在解构时尚圣殿的核心。(虽然有些设计的确时不时地越过精巧和愚蠢之间的界限,)但它终归还是规矩之外、而不是墨守陈规的产物。

这种应许的颠覆,更多时候都是形式上的而不是实质上的。当真的涉及到服装本身的时候,设计师多数时候还是会为已经建立起来的顾客群服务。

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的 Yeezy Season 3 秀场图片 图片版权:Damon Winter/《纽约时报》

举例来说,坎爷让模特穿上他的秀场服装,然后拍了一张难民照片(看起来很悲伤的毛衣和运动裤,还有绵羊皮衣,经过了巧妙的艺术处理之后,看起来有点不自然),紧接着他安排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超模穿着黑色紧身衣和长款皮草大衣出现在前面那些人之中,超模包括 Naomi Campbell、Veronica Webb 和 Liya Kebede,仿佛在隐喻着时尚的生产过程建立在收入不平等之上。然而在摆出这一番诱人的政治说辞之后,他也没有真的把这个观点发展多远,而只是一直在表达自己。

而蕾哈娜(Rihanna)也一样,她为 Fenty x Puma 系列进行的设计是:一系列系带式紧身衣和超大连帽外套、女士束身衣和诸如此类的行头,基本上件件都和自己在各地狗仔队镜头中出现的装束别无二致。

组图:蕾哈娜与 Puma 合作的第一个服装系列 图片版权:Drew Anthony Smith/《纽约时报》

人们老是说,女性设计师(比如香奈儿、唐纳·卡兰[Donna Karan])一般设计的都是她们想穿的衣服,但服装设计和设计自己想穿的衣服还是有区别的,因为别人不会做你做的设计,也不会做你已经做过的设计。

至少拿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来说,她把之前的设计朝左拧了一把,让格子和条纹混搭了起来,把芥茉黄、绿色和海军蓝配在了一起,更何况还加了很多弹性针织罗纹。她标志性的体现身材的裙子也被做成了贴身的紧身胸衣,胸衣的肚子上和胸线以下各裁了一道缝,下半身的裙子则被不对称地搭在一起,从臀部垂下来。克龙比式(Crombie)大衣则靠夸张的条纹和大大的珠母钮扣营造了一种卡纳比大街(Carnaby Street,英国伦敦的一条时装街,译注)的眩晕感,细肩带格子呢衬裙从肋骨到大腿的地方嵌了一片针织罗纹布,从而蓬松起来成了一条圆裙(顺便说一下,泡泡裙和紧身胸衣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一种潮流呢)。

维多利亚·贝克汉姆 2016 年秋季系列 图片版权:Elizabeth Pantaleo/Nowfashion

“我想再重温一下最具有我风格的 10 条裙子,只是在它们的基础上做一些小改进,”贝克汉姆在她的时装秀开始前说。但值得赞扬的是,她似乎对保持原状并没有什么兴趣。衣服的颜色和比例都很奇怪:一些裙子的一侧被直直地裁了一刀,并且在另一侧层层叠叠地嵌满了卷曲的布料(它不会让你想到圆裙,而是会想到一条得了精神分裂症的裙子)——但事实证明,这些衣服却奇异地具有引人注目的力量。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Polo Ralph Lauren 呈现的所有服装依然像往常一样是排外的焦糖色调,羊皮和羊绒的衣服上都泛着灵感的闪光。

同样地,在舞者在列队行进中平淡无奇地展示完他们穿着的天蓝色滑雪服之后,Moncler Grenoble 当仁不让地带有一种准备滑下雪坡的高雅范儿(这种曾经令人惊叹的表演艺术,现在却成了意料之中的点缀)。Public School 则用及踝裙和冲锋裤一样的多层服装曲线致敬《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Mad Max: Fury Road)(鉴于它用到的像《荒野猎人》[Revenant]里一样的毛羊皮,也可以说它是向毛绒绒之路[Furry Road]致敬)。而 Derek Lam 则祭出了他赖以成名的优雅简洁的线条:带海狸皮大口袋的藏青色厚呢短大衣配上截短了的裤子时,这种风格是最棒的,但在泡泡袖的高领白衬衫上,它就没那么合适了。

Derek Lam 2016 秋季高级成衣系列 图片版权:Gio Staino/Nowfashion

一切照搬人们熟悉的调调并没有什么错,但(Marco Rubio 原话如此)却让人更容易忽略它。

当时尚以其自己的方式参与到真实世界里的事件时,总是会让人感觉最为贴切。这并不是说要喊什么口号(尽管王大仁做了一些这样的事:在提到纯粹的网眼蕾丝衬衫时有策略地用了一些诸如“严密”和“娇嫩”的词),但它确实意味着要用服装来表达一种超越现有语汇的思想。

Hood by Air 那挑战性别的、用玻璃纸包起来的紧身胸衣(看!它又这么干了!),被拉到头上、塞进帽子里的衬衫,还有粗呢宽袖、垂在胳膊下面的长大衣都属于这类衣服。或者它也可以是 Sophie Theallet 那种融合了各种织物、风格,可以把所有身材、年龄和肤色的模特都装在里面的大熔炉式服装。虽然它的外表上有一个大大的微笑,但这并没有削弱它凌厉的风格。

Sophie Theallet 2016 秋季高级成衣系列 图片版权:Gio Staino/Nowfashion

一条灰色的威尔士亲王(Prince of Wales)风紧身连衣裙在一侧大腿上装饰有抓褶蝴蝶结,上面配了一件同色的灰夹克;一件巨大的白色植绒豹纹风雪大衣,内搭着一条带着金色大口袋的长款古铜色木纹印花晚装裙子;还有 24 克拉烧花天鹅绒外面点缀着几乎看不见的丝带。一切有点混乱,但却没有不美的;像是在拥抱一种“妙不可言(je ne sais quoi)”。

Jason Wu 的秀场上也是如此,精致裁剪的男装面料(灰色法兰绒和千鸟格)和羽状女士裙装造型相得益彰,上衣的水貂毛领口被一条带子系住,行李绑带通常装饰着细节。而在 Altuzarra 的秀场,摩洛哥和土耳其、印度与威尼斯、小花柄和大选苏格兰漩涡呢、珍珠纽扣和印花手帕纹案都混合在一起,呈现在流线型轮廓的剪裁之中。

Altuzarra 2016 秋季高级成衣系列 图片版权:Gio Staino/Nowfashion

带流苏围嘴的针织衫配裁剪明快、上面交错着赛车条纹、看起来像是胡乱穿出来的礼服裤的裤子,厚重的绞花针织衫配粒面皮镶边,及踝手绢卷边透明硬纱衬衫裙裁剪得可以在极地风暴中飞舞——上半部分甚至还缀满了银色亮片。

精心剪裁的外形中,是各种让人感到紧张的相互借鉴,结果最后就呈现出了一种由专业人士掌控的混乱。

时尚圈也会有乱的时候,即使它没乱,现在政治圈的各种辩论也够乱的。

翻译:熊猫译社 饮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