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一群老鼠获救之后,这只叫 Rose 的登上了百老汇舞台

Andy Newman2016-01-24 18:00:59

她将出演大热话剧《深夜小狗离奇事件》

本文讲述的是行走在西侧高速路(West Side Highway)上的 500 只老鼠、以及它们中间一只勇敢向东闯荡的同伴的故事。

它们不是你平常所了解的城市老鼠——它们都是患了白化病的老鼠,身体通白、眼睛是粉色——也就是人们养来作宠物、在实验室当小白鼠或者养来喂蛇的那种。

去年 7 月,它们穿过了环境卫生部门的一个车库,开始出现在了西侧高速路和通往纽约西 57 街的出口之间一个风筝形状的地带里:一开始只有几只,后来来了几十只,再后来来得太多了,看起来就像是灌木丛中的一片白、一幅迈着小碎步缓慢移动的微速摄影。

至于这些老鼠是怎么到那儿的,这依旧是个谜。

但其中有一只老鼠名叫 Rose。她已经有 5 周大,童年期即将过完,身上的毛也都完全长出来了。

在它们呆的那个“小岛”上既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它们中的很多鼠跑到了十车道的高速路上,朝着河岸跑去,但都没能善终。(得了白化病的老鼠大多数都是瞎子,这也没办法。)

Rose 则留在那儿,和她的家人们挤在一起。

最后这些老鼠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7 月 14 日,《哥谭人报》(Gothamist就在一篇文章里引述了一位生物学家的话,说它们注定会全部死掉。

纽约市的老鼠救援社区立即展开了行动。数百只美丽的老鼠啊,就要死了啊。救援人员那天晚上带着箱子、桶子、猫笼和所有他们能抓到的容器出现在了隔离带里。“一开始老鼠太多了,抓它们就像采雏菊一样,”为 50 多只老鼠找到了安置所的丽莎·安塞尔默(Lisa Anselmo)说。

第二天,说这些老鼠有“公共安全隐患”的纽约健康部门开始毒杀它们。

救援人员冲回了隔离带,把所有老鼠一把抱起,对这种不讲道义的行为感到愤怒。

还有其他的驯养动物和宠物呢,比如仓鼠和豚鼠,它们只是更聪明、更友好,所以能更快地和它们的主人建立感情。

“其他动物会受被这样对待吗?”安塞尔默问道。“想象一下,如果它们是一群小狗,情况又会如何?”

“这件事儿整个疯掉了。”

就在那天晚上,或者很可能是第二天晚上, Rose 被救了出来。

她和其他两只与她一样大的老鼠被一位名叫丽迪亚·德斯罗切(Lydia DesRoche)的动物训练师收养了。德斯罗切叫她们“金美人”(Golden Girls),还给她们分别起名叫 Rose 、Blanche 和 Dorothy( Golden Girls 指的是一部曾经风靡美国的老剧集《黄金女郎》,Rose 、Blanche 和 Dorothy 分别是三个女主角的名字)。

她本来只想养她们一段时间,然后给她们找个家。但她们太害羞了,不肯出笼子,所以她把她们养在了自己位于市里的公寓里。她把笼子的门开着,还做了一个向下的斜坡通到她的床上,这样她们就能去看她。她喂她们吃玉米、豌豆、青豆、酸奶、牛油果寿司,还会喂一点儿黑巧克力。

几个星期又几个月,Rose 长大了,胆子也大了。她探索了德斯罗切的客厅,并当上了其他老鼠的头头。

命运替她做了安排。德斯罗切是百老汇大热话剧《深夜小狗离奇事件》(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的动物训练师,这部剧里有一只老鼠,本来是由一只名叫 Toby 的小白鼠演的

12 月中旬时, Toby 得了肿瘤。她的替补 Tulip 补了位。但 Tulip 是个不怎么情愿表演的小家伙,她在临近演出时才会走出笼子。德斯罗切说:“Tulip 已经接受了她的命运,但她还没有喜欢上舞台。”

Toby 康复的日子越来越往后拖,她需要做更多的手术,而且有一只脚还骨折了。没了替身的 Tulip 每周要演出 8 次,已经显示出了疲态。

新年之前,德斯罗切带着 Rose 到了剧院,让它感受了一下脚灯。

Rose 在和演员泰勒·李排练。图片来源:Tyler Lea /《纽约时报》

结果 Rose 一来就喜欢上了剧院。于是德斯罗切开始每天都把 Rose 带来,在她上场之前,或者在供 Tulip 上下台的后台,德斯罗切都会把 Rose 装在围在她脖子上的一个笼子里来回绕圈。

1 月 14 日, Rose 和德斯罗切来到了埃塞尔巴里莫尔剧院(Ethel Barrymore Theater),在演员休息室里与话剧的年轻主演泰勒·李(Tyler Lea)和本杰明·威尔赖特(Benjamin Wheelwright)进行了一番交流。

Rose 爬过威尔赖特的胳膊、顺着他的衬衫爬到了李那里,然后安静地坐在了李的手掌上——这是她第一次让李捧着自己。李轻抚了一下 Rose 的后背。

随后 Rose 做了点儿不一样的事情。她开始磨牙,眼睛也一突一凹的。磨牙就是老鼠在磨它的门牙,眼睛的动作则是磨牙的一个连带反应,此时老鼠的眼睛会突一下、凹一下,就像是着了魔的动画角色那样。

这些迹象完全都是老鼠放松、高兴时的反应。

“天哪!”德斯罗切说。

“我发现了能让她高兴的地方了,”李说。

在返回到 5 楼的老鼠化妆间以后, Rose 爬出了她的小红笼子、爬到了 Tulip 在台上用的笼子那里,她站在上面,好像站在帝国大厦上的金刚。

德斯罗切说:“这就像《彗星美人》(All About Eve)里的那个镜头,我想要真的笼子!给我真的笼子!”

Rose 的梦想成真了:人们决定让她和 Tulip 轮流出演。

周三晚上是最后一次排练。

威尔赖特演的是克里斯托弗,是一名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和自闭症很像的一种遗传病,译注)的少年,他正在一个火车站里努力地引导人流。他捡起了装在笼子里的 Rose 、跑向台后又跑回台前、转了几个圈,然后把笼子放下,打开了它。

Rose 把头探了出来,一点儿都不慌张。威尔赖特一边朝她俯下身,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这是提示 Rose 亲吻他。

她不干。

“我们还在练习亲吻那部分,”德斯罗切说。“她会学会的。”

“鉴于她是被遗弃在西侧高速路的隔离带里的,我之前对她根本没有期待,”她说。“我只希望她能有体面的一生。以前谁知道(她会有这些际遇)呢?”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版权:Nicole Bengiveno/《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