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这家公司值得关注,并不仅仅因为它做出了《琅琊榜》和《伪装者》|好奇心年度新公司

娱乐

这家公司值得关注,并不仅仅因为它做出了《琅琊榜》和《伪装者》|好奇心年度新公司

孙今泾 2016-01-11 16:33:18

这个老团队组建的新公司“正午阳光”为正剧的专业团队配上了一些情趣和年轻、新鲜的故事,改变人们对传统影视制作公司的印象,也稍稍改变了人们对国产电视剧的期许。

2015 年的最后一天,王可在微博上创建了“正午阳光宇宙后援会”
她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担任研究员,过去是个美剧迷。可这两年,她迷上了国产电视剧《北平无战事》、《伪装者》、《琅琊榜》,甚至还有背后的制作公司“正午阳光”。
这家创立于 2011 年的影视制作公司今年主动走到了台前,除了旗下签约的演员王凯、靳东出了名,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李雪的名字也在坊间变得琅琅上口。

12 月 28 日电视剧“飞天奖”颁奖那天,王可和几位志趣相投的朋友为这个团队制作了 200 个手环。手环最终收获了好运,“正午阳光”制作的三部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父母爱情》斩获了包括剧集、编剧、导演、男女演员在内的所有大奖。

过去,很少有一家中国的影视制作公司成为观众热衷谈论的品牌,但现在,王可们显然认为,正午团队制作的电视剧就像皮克斯出品的动画片一样,不可能不好看。这个影迷群体在过去的一年里日益壮大,手环从北京寄到了成都,王可还租下了北京煤矿文工团 282 个坐席的大场地,打算在 2 月 27 日为剧迷们办一场非官方的“正午年会”。

王可颇有些激动,她说,她无意中挑选的日子竟是团队核心人物——制片人侯鸿亮的生日。

制片人侯鸿亮制片人侯鸿亮

导演孔笙导演孔笙

某种意义上,在微博上拥有近 22 万粉丝的制片人侯鸿亮是正午阳光的代言人。导演孔笙、李雪和孙墨龙最初建立了这家公司。为了享受当地的税收优惠,公司被注册在东阳。可在侯鸿亮从山东影视传媒集团(以下简称“山影”)离职前,这家公司还只承接后期和特效制作。

侯鸿亮在山影的最后一段时间都在忙着推动这家国有企业的市场化运作,他逐渐搭建出一个上市公司的架构,引入艺人经纪之类的新业务。等到 2014 年 9 月离职加入正午阳光担任董事长,侯鸿亮只需把策划、制作、发行、艺人经纪、商务合作、宣传这些架构做得更扁平化,毕竟这家新公司只有十几名的全职员工。
新公司带来了一些新的自由。山影有开办影城和主题乐园的打算,侯鸿亮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想专业做个“手艺人”,也想给“手艺人”更多权力,比如,让过去在山影时就频繁合作的团队成员孔笙、李雪都成为股东。在去年 10 月的采访中,他打了个比方:“好比说在美国,六大内容公司一定也有它们想寻求合作的独立制片公司,我们不要去做那六大,我想去做独立制片公司。”
独立制片公司正午阳光在去年获得了来自华人文化基金的 A 轮投资,但仍然和山影保持了稳定的合作关系。这和好莱坞也颇有些相像。在好莱坞,独立制片公司时常和六大制片厂签订长期发行合约,好让制作资金没有后顾之忧。山影也参与投资了正午阳光目前制作的所有电视剧。

这些电视剧的制作花费不是个小数目。《琅琊榜》的总投资约为 1.1 亿元。为了让画质看起来更精致,剧组使用了ARRI ALEXA、RED EPIC、SONY PMW 的摄像机,并重新搭建了男主人公梅长苏的居住地苏宅。这些做法延续自《北平无战事》,侯鸿亮把预算从 7000 万元改到了一亿元以上,重新搭建了故事主要的发生地:方家的住宅。

《琅琊榜》中的苏宅《琅琊榜》

《北平无战事》《北平无战事》

柯利明是儒意欣欣影业的总经理,儒意欣欣联合出品了侯鸿亮团队的《北平无战事》和《琅琊榜》。在去年接受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柯利明评价这个团队说,“他们本身有一个小的工业体系”,因此对成本、流程方面把控得非常好。

这当然不是正午阳光团队在过去一年像“开了外挂”的全部原因。要不然,他们应该更早,早在《闯关东》《生死线》上映的 2008 、2009 年就火了。可直到去年 9 月,《琅琊榜》上映,百度搜索指数最高时达到了 240 万,首播结束时在视频网站爱奇艺点击量达到了 19.3 亿次,且之后仍在持续增加至近 30 亿。

侯鸿亮听说,之所以这么火,是因为“触发了互联网的神经”。他挺高兴,团队本来就打算在《琅琊榜》这部剧里做些改变,奠定人们对团队商业上的认知。考虑到“这个行业在朝着年轻化(发展)”,这种努力也可以表述为:侯鸿亮擅长“正剧”的团队想让更多年轻人觉得他们制作的电视剧好看,有意思。

作为制片人,侯鸿亮得不停地挑选好剧本,过去四五年,他对网络小说很感兴趣。2011 年 4 月,山影买下《琅琊榜》的版权,之后,又从晋江文学网的作者丁墨那里买下了几本悬疑爱情小说的版权。制片人还得挑选演员,人们发现,在最近几部更年轻化的电视剧中,除了偶尔几个“老戏骨”,偶像演员也变得更常见了。

《伪装者》《伪装者》

但年轻人的市场,显然不是这个团队一下就能了解的。《伪装者》上映时,观众们总在津津乐道“CP”,侯鸿亮说,他很不习惯,还去做了知识普及。导演李雪则在一开始被问及这类问题时,显得格外生气。在处理签约艺人的负面传言时,这个团队的公关能力看起来有些稚嫩,没有足够的经验和互联网上的粉丝们斡旋。
要不要和年轻人绑在一起?侯鸿亮好不容易说服导演孔笙、李雪接受了《琅琊榜》和《伪装者》,可当湖南卫视主动找到侯鸿亮,希望首播《伪装者》时,他有些犹豫。这部剧已经不像正午阳光过去的战争谍战剧那么周正了,但侯鸿亮还是担心湖南卫视年轻娱乐的气质和它不太相符。
湖南卫视希望打消侯鸿亮团队的顾虑,他们解释说,湖南卫视虽然是定位在年轻人,但是年轻人在成长,“需要给这些年轻人看一些更新鲜的东西,更有品质的东西”。
如果没有一些更新鲜、更有品质的内容出现,国内的电视剧市场可真是叫人担忧。制作公司把高额的制作费花在了请大牌演员上,他们差不多也是这样粗浅地理解“大制作”的。观众在看过美剧和日韩剧之后,正对国产剧失去耐心。
侯鸿亮希望把这些观众重新拉回电视剧。“那部分离开的人是我们最有价值的观众,消费能力最强的观众,思维能力也是最强的观众,最后就变成我们整个电视剧产业往低端去走,这是不对的。”侯鸿亮说,过去成功的经验告诉他,“我们应该像金字塔一样。”制作发行公司通过反复的版权销售,从这些金字塔顶端的电视剧得到的收益也要比那些“只是做一个电视剧商品”的收益大得多。
在另一方面,侯鸿亮说,团队向来成功的经验也带来了一些麻烦。作为制片人,过去他对创作的重点、节奏很有自信,但现在,他有些不自信。他甚至有些懊悔,在处理《琅琊榜》开头时,如果按照原作者和编剧海宴的想法来,“那样会更好”。

让侯鸿亮始料未及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观众竟然对宅子里那些慢节奏的日常生活戏份也很感兴趣。在看剧本时,侯鸿亮总担心,观众会觉得厌烦。但事后,这成了最受欢迎的一部分,侯鸿亮总结说,“你要有情趣”。团队里的导演李雪擅长营造日常生活里的情趣,《伪装者》和《琅琊榜》里两个宅子的氛围也部分归功于他。

但人们还是会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两部剧的剧情存在不少破绽。一位叫王帅的知乎用户说,《伪装者》是”不入流的谍战片,甚至根本不能算是谍战片,是民国时装爱情片”。王可觉得好看,不过还是拿它们和《北平无战事》做了比较,她说,前者就像吃怀石料理,而后者更像是辉哥火锅,“爽快”。如果要和美剧做个比较,王可想了想说,剧本仍是一个短板,题材不够多元。
在题材和内容的释放平台上,侯鸿亮都认为值得做些新尝试。

在买下《他来了,请闭眼》的版权时,侯鸿亮就想着制作一个新题材,悬疑爱情片。作者丁墨靠着这种较为新奇的“探案加爱情模式”,在晋江文学网上大受欢迎。

《他来了,请闭眼》《他来了,请闭眼》

2013 年年底,搜狐视频找到了侯鸿亮,他们希望可以说服这个团队把这本小说拍成网剧,双方成为共同的出品方。视频网站正把观众从电视屏幕上引走,电视台统计的电视剧收视率逐年下降,但它们还是需要这些传统的影视制作公司在内容制作上帮他们一把,包括唐人、慈文在内的影视公司都进入了这个领域。
侯鸿亮没做过网剧,他有点儿好奇。他还意识到了一点:“什么都不能阻挡电视平台朝着它的没落 ,最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侯鸿亮说,“我不会纠结在这儿,我甚至说,有一天我能够专门给手机屏来做视频、做内容。”
除此之外,他有更多的打算——他打算把这些网络小说拍成电影(《琅琊榜》已经有了电影计划),电影和视频网站的观众在年龄层上更接近,他们都更年轻,可以趁着制作网剧好好了解。
这部网剧最终在搜狐视频上收获了 12 亿次的点击量,还在东方卫视以周播剧的形式播出,成为第一部互联网反向输送电视平台的剧集。但影迷的态度更多的是有所保留。侯鸿亮说,他也觉得结果有差距。他的传统思维和视频网站在创作重点上发生了分歧,侯鸿亮希望把快节奏的探案元素加强,搜狐则希望花更多的篇幅去表现男女之间细腻的情感。

可这不妨碍正午阳光和更多的视频网站展开合作,获得更多可能好、也可能不够好的经验。腾讯在今年 9 月成立的企鹅影业将会和正午阳光合作 8 部自制网剧中的两部,其中包括被改编成多部影视作品的热门 IP 《鬼吹灯》。

《欢乐颂》《欢乐颂》

过去,人们总以为,对正午阳光的团队来说,拍一部《欢乐颂》这样的都市剧可能都是件了不得的事儿。
现在,这个老团队组建的新公司为正剧的专业团队配上了一些情趣和年轻、新鲜的故事,改变人们对传统影视制作公司的印象,也稍稍改变了人们对国产电视剧的期许。
至于那些正午阳光的“后援会”,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对好剧提出更多要求:制作精良,但网络小说的作者还是不如专业编剧严谨周密,也可以既严苛又“盼它好”地说,《他来了,请闭眼》可能让正午阳光丢份儿了。
这个团队一度从美剧和好莱坞电影那里看到工业水准的差距。美剧《 24 小时》第一季出来后,侯鸿亮和导演李雪一宿没睡,一口气看完,两人都看傻了。
但过去的 2015 年表明,除却工业化上的进步,这家公司未来在商业化上会有更多可能性。它不需要通过多拍戏来获得最大利润,而是把剧集和公司做成品牌。一个可能稍有出入的数据显示, 54 集的《琅琊榜》单轮版权收入就有 3 亿,当正午阳光把它卖给了爱奇艺之后,这部剧又增加了 8000 万的收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