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劳拉有伴了,游戏大作中将出现更多的女英雄

Justin Porter2015-12-31 18:00:31

“男性不能独霸英雄主义。”

1987 年,电子游戏《银河战士》(Metroid)在美国发布。它讲的是一个戴面具、配武器的空间探险家 Samus Aran 在一颗地外星球探险的故事,也是第一个同时融合了探险、动作和解谜元素的游戏——现在这种形式已经非常普遍了。在游戏的最后人们发现,原来 Samus Aran 是女的。她的性别让玩家们大吃一惊,但在一些版本里,这位身强体壮的探险家本来就是穿着比基尼出现的。在那个时代的游戏里,女性一般都被刻画成小姑娘、公主或者性玩物,而不会被刻画成英雄。

这个现象似乎正在发生变化。在索尼的 PS 4 和微软的 Xbox One 平台最近刚刚发布、或者很快就会发布的游戏中,至少有 5 部大作的主人公是女性。它们中间有像《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这样的知名作品,也有像《地平线:零之破晓》(Horizon Zero Dawn)和《重生核心》这样的新作。在这方面很难有官方的统计,但专家们已经看到了清晰的转变痕迹。

“游戏界现在比以前有了更多由女性领衔的作品,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社交媒体,”游戏记者、《迷妹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Fangirl’s Guide to the Galaxy)一书的作者萨姆·玛格斯(Sam Maggs)说。她还说,互联网让女性得以“形成我们自己的社区、给了我们一个发声的平台——对于将近一半的顾客要求在游戏中更多呈现女性角色的要求,游戏公司是很难忽略的。”

《镜之边缘:催化剂》(Mirror’s Edge Catalyst)的主人公是一名叫 Faith 的小偷。图片来源:EA Digital Illusions CE《镜之边缘:催化剂》(Mirror’s Edge Catalyst)的主人公是一名叫 Faith 的小偷。图片来源:EA Digital Illusions CE

对于游戏中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一些女性也提出了反对意见,但随后她们在网上受到了人们的骚扰——这也让游戏主人公的性别问题有了更高的曝光度。

多年来,在独立游戏和电脑游戏开发者的产品中,主人公的性别已经得到了更好的平衡,但大预算的主机游戏则落在了后面。

“一直有女性在玩游戏,但我们却基本上被市场忽略了,”玛格斯说。她还说,在游戏大会或者和游戏相关的重要讨论环节等专门的游戏事件中,女性很少有被欢迎的感觉

制作了《刺客信条》的育碧公司(Ubisoft)过去曾受到过批评,说在他们的主要作品中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被操控的女性角色。但 10 月发布的《刺客信条:枭雄》(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中,该系列第一次有了女主人公:Evie Frye 和她的孪生弟弟 Jacob 是两个名义上的刺客,他们在努力和试图统治人类的组织 Templars 争夺对 19 世纪的伦敦的控制权。

该游戏的创意总监马克-阿历克西斯·寇特(Marc-Alexis Cote)说,Evie 并不是为了回应人们的批评才被创造出来的。“Evie从《刺客信条:枭雄》故事的最一开始就一直在其中。”

他说,这个游戏的创作者想让 Evie 和她弟弟的关系呈现为一种“互相激励、提供不同视角”的形态。他还说:“她更聪明,因为她会更多地思考自己行为的结果。她想直捣 Templars 的老巢,而且她的行动也更精准。”他说,Jacob 则会不顾一切危险冲锋在前,总是急于和别人打架。

Arkane Studios 开发的游戏《羞辱 2》(Dishonored 2)计划将在 2016 年发布。该游戏创意总监之一的哈维·史密斯(Harvey Smith)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原本就知道自己想把游戏两位主人公之一的 Emily Kaldwin 塑造成一个什么样的英雄:“她会是你想成为的那种人吗?”

在《羞辱》一代中,当游戏主人公 Corvo Attano 潜行于 Dunwall 市(一个想象出来的城市,有一个蒸汽朋克式的超自然扭曲)里复仇的时候,Emily 还只是个在一旁观战的孩子。她是整个游戏的情感中心,但当时却依然只是一个被动等待事情发生的角色,对于玩家来说,她是作为一个情感上的陪衬存在的。

到了续作里,Emily 成了一个有着自己使命的成年人。

“她的人生被保护得很好,现在她被猛地一下推向了世界,”史密斯说。他还说,有太多的女性游戏角色符合了人们心中“性感却危险”或者“冷冰冰、高高在上”的刻板印象,为了成为英雄,她们必须经历残酷的人生,但其实“她们都是成见的受害者”。他说,他想让 Emily 走不一样的路。

变化的迹象也出现在了年轻的男性玩家身上。3 月,在旧金山举行了游戏行业最大的专业展会游戏开发者大会(Game Developers Conference)。在这次大会上,教育界人士兼作家罗萨琳德·韦斯曼(Rosalind Wiseman)和游戏作家兼配音师阿什莉·伯奇(Ashly Burch)发布了一次非正式研究的结果。韦斯曼向初中生和高中生发放了问卷,问他们在选择电子游戏时,性别会在其中扮演多大的角色。韦斯曼说,一半以上的女生表示会倾向于玩以女性为主角的游戏,比一半略多一点儿的男生不太在乎性别,而是会更在乎游戏角色所拥有的能力。

伯奇曾为《无主之地 2》(Borderlands 2)中的 Tiny Tina 配音,她说:“有一些非常明确地拥有女性角色的游戏,它们的叙事也是建立在主人公是女性这个定位上完成的,这很重要。”她认为这种转变是不可避免的,还说她会因为像《地平线:零之破晓》和《重生核心》这样的游戏而感到激动万分,因为它们的主人公的外形并没有局限于她们的性别。

《重生核心》是微软工作室开发的一款游戏,计划于明年登陆 Xbox One 主机。游戏的一开始,主人公 Joule 就被设定为了远方伊甸(Far Eden)这个沙漠世界中的最后一个人类。具有感觉能力的机器人在沙漠和文明的废墟中巡游, Joule 必须争取它们中一部分机器人的支持,以完成她的使命:实现人类的复兴。她将如何做到这一点是游戏中最核心的秘密,但游戏的主编剧约瑟夫·斯塔登(Joseph Staten)说,完成使命所用到的手段并不会落入俗套。

“男性不能独霸英雄主义,”他说。“Joule 身上就体现了这种理念,而且我们希望在一个充斥着男性英雄的市场中,她能顶得住压力,并成为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Joule 是《重生核心》(ReCore)中的主角,这款由微软工作室出品的游戏计划将于明年在 Xbox One 主机上推出。图片来源:Comcept Inc. & Armature StudioJoule 是《重生核心》(ReCore)中的主角,这款由微软工作室出品的游戏计划将于明年在 Xbox One 主机上推出。图片来源:Comcept Inc. & Armature Studio

作为最受人们喜爱的女性游戏角色,劳拉(Lara Croft)今年 11 月在《古墓丽影:崛起》(Rise of the Tomb Raider)中得以回归,接着 2013 年由 Crystal Dynamics 制作的前作继续发展,她不再像是那个标志性的盗墓人,而是更像一个现实中的探险家。《古墓丽影》的此次重启影响的不只有劳拉的外形,也影响到了她的学术能力。

在《古墓丽影:崛起》中,劳拉使用了诸如学习新语言、解密雕刻图纹等新技能来完成古墓之行,这是这个系列游戏的首次尝试,也让它有了新的发展。

Crystal Dynamics 的创意总监诺亚·休斯(Noah Hughes)说,这些改变让《古墓丽影》不再只是一个满足人们探索能力的幻想故事。这是最让人激动的事,他说。这一次,人们有了更多机会来赞叹一下劳拉的才华。

和劳拉还有 Kaldwin 一起当上游戏主人公的还有 EA 出品的《镜之边缘:催化剂》里的一个盗贼。这个游戏把玩家送到了未来,那个时候不存在任何隐私,大公司们为了控制数据这种终极商品展开了激烈争夺。在那个世界里,盗贼和情报员要一直奔跑,靠交易、传递和盗取数据为生。这个游戏的主人公是 Faith ,她就在不停地奔跑,通过在建筑之间攀爬和跳跃获取有价值的数据。

“对我来说, Faith 的独特之处在于她并不是超级英雄,而是一个人类角色,”《镜之边缘:催化剂》的高级制作人萨拉·闫森(Sara Jansson)说。“她天生不是英雄,只是在做她认为正确的事情而已。”

翻译 熊猫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