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深圳罗湖口岸,港版奶粉交易中心

许悦2014-08-23 19:57:18

不知从何时起,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出入境检查站——深圳罗湖口岸,已成为了一个自发的水货交易市场,“港版”奶粉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成为主要的“货”。

上午 9 点多,周慧开工,固定地点是深圳罗湖口岸联检大楼一层外的广场。

他的面前放了 5、6 罐婴儿奶粉,有美素,美赞臣等,被他堆成了金字塔型。只要看见有提着药房袋子的人从联检大楼走过来,周慧都会主动问一句,有奶粉要卖吗?同时,他也正等着长期合作的香港居民“送货”过来。

周慧是湖南人,14 岁辍学到浙江打工,后来老乡介绍做“港版”奶粉特别赚钱,于是他就来了,到现在为止,已经做了 4 年,属于“老手”。而没有多少个固定带货人的初入行者一般都积极地扑在联检大楼地下一层和一层的出关口,肩上背着一个大布袋,只要看见有提着稍微大一点袋子的人出关,就会一哄而上。

如果在罗湖口岸上空架一台摄像机,你会在这片广场上看到上百个像周慧这样的水货客。7 分裤、运动鞋像是说好的统一工服,手边是一只拉杆箱,地上堆好的奶粉是接头的行话,表示“我收的就是这个”。他们大多都以收婴儿奶粉为主,此外还有婴儿纸尿裤、药品和一些价格便宜的护肤品。

广场上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落。所有交易都是现金完成,谈拢价钱之后,收奶粉的水货客们会从腰包上拿出一叠 100 元人民币,如果你需要的话他们也提供港币,然后开始利落地数钱给你。

在一楼出口处的两边,两幅巨大的广告牌上写着:“xx 奶粉,来自澳洲,均衡营养,高效吸收。”

不知道确切从什么时候起,罗湖口岸自发变成了一个交易市场,它也因此有了一个别号——罗湖水货市场。

罗湖口岸是整个中国最繁忙的出入景站检查站之一,平均每天要有 25 万人次从这里往返香港和内地,高峰期时每天旅客量可以达到 40 万人次。香港是贸易自由港,进口商品价格便宜,而且物资种类更丰富,在内地买不到或者更贵的商品总是以各种途径,或合法或非法地被运进内地。

如果你看过把马修·麦康纳送上 2013 年奥斯卡影帝宝座的那部《达拉斯牛仔俱乐部》,马修·麦康纳如何绞尽脑汁从美国去墨西哥买抗艾滋病的药,就知道边境总是两地交换各自稀缺物资最活跃的地方。而内地普通人对香港的最大物资需求已经从 60 年代时的药品,70 年代时的录音机,变成了现在的奶粉。

2008 年的“三聚氰胺”事件是奶粉需求的引爆点。周慧说前两年一个月的净利润就能达到 5 万元左右。

每天到了中午时分,周慧就能大概预估到今天能收到多少罐奶粉——这天,他一个早上收到了 400 罐奶粉,预计在下午 5 至 6 点的出关客流高峰结束后,总共能收到 900 罐左右。

所有收回来的奶粉被周慧和跟着他干活的小弟搬到3楼的停车场,周慧有辆本田雅阁,装满一车之后就会运回“仓库”。所谓的仓库,其实就是一间普通的三室出租屋,这样的房子周慧租了两套,另外一套他自住。

“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不等《好奇心日报》的记者回答,他就又感叹到,“哎,但我这都是辛苦钱,而且今年生意特别不好做,广场的人少了好多。”周慧一边说一边拧开了一瓶可乐。

罗湖口岸情势发生改变是在 2013 年 3 月 1 日,香港政府正式开始实施的《2013 年进出口(一般)(修订)规例》,也就是“限奶令”。

当时,香港政府认为内地游客和两地水货客抢购奶粉的行为,已经造成了香港本地奶粉供应不足,这也直接造成了香港和内地的矛盾加剧。根据这条法令,在没有申报的情况下,离开香港的 16 岁以上人士每人每天不得携带总净重超过 1.8 公斤的婴儿配方奶粉,相当于普通的两罐 900 克奶粉,违者将面临罚款和监禁。

在罗湖口岸从事水货生意的实际人数难以统计,不过广东省海防打私办对在罗湖口岸查获的水货案件进行过统计,发现有大约 60% 从香港带货给水货客都是香港籍。

不过这条“限奶令”并没有立竿见影,它对罗湖口岸的真实影响滞后了将近一年。

香港上水国城大药房的经营者林伟文告诉《好奇心日报》,最近半年,婴儿奶粉的每月销售量比 2013 年少了将近 1/3 。上水国城大药房位于香港和深圳的边界线附近,是从开往罗湖口岸的红磡列车抵达终点前的倒数第二站。

“限奶令刚出来的时候,不少内地婴儿已经开始喝从香港买来的奶粉了,被迫一定要继续买下去,所以需求还在。但一年多之后,这些婴儿都长大了。新生婴儿的父母看见来香港买奶粉那么麻烦,一次只能带两罐,大概也不想来了。”林伟文说。

另一方面,奶粉货源的充足也让水货客的利润减少得很快。香港政府在执行限奶令的同时,也和惠氏、雅培以及菲仕兰等奶粉商协定增加奶粉的进口量。由于奶粉不再那么稀缺,带货的水货客每卖一罐奶粉给罗湖口岸的周慧们,赚取的价差从过去的 20 多元人民币,下降到现在的 9 元。有的水货客会赌一把,冒着被查获的风险偷偷多带几罐,而有的水货客则因此而改行。

但即使是这样,由于这几年内地频繁爆出食品安全事件,许多内地父母质疑内地奶粉安全,认为哪怕是国外品牌在内地经销的版本也不可信,而香港仍然是买进口奶粉最方便的选择,所以罗湖口岸的水货生意虽然受到限奶令的影响,但依然还算兴旺。这些被水货客“蚂蚁搬家”到内地的奶粉中,最受欢迎的品牌的美赞臣 A+,其次是荷兰菲仕兰的美素,以及雀巢的能恩。

周慧很喜欢撂一些大词,比如他会告诉你,任何市场都有淡旺季,奶粉也一样,价格也是每日波动的。

每年的 9 月之后到农历新年结束,便迎来罗湖口岸的旺季。周慧说,这几个月内出生的小孩多。根据前一天收奶粉的数量以及订货数量,奶粉的收货价格每天都会发生变化。比如采访的前一天,周慧收一罐美赞臣 A+ 的价格是 245 元人民币,第二天则变成了 242 元。

从罗湖口岸出发,这些婴儿奶粉、纸尿裤兵分二路,一部分则通过货车运向了各地的港货店,而一部分成了淘宝网店上等待拍下的商品,如果在淘宝上输入“港版婴儿奶粉”,会出现 5964 个搜索结果,其中发货地在深圳的有 4155 个。

需求来自全国各地,居住在北京的妈妈宋映红便是其中之一。28 岁的宋映红有一个 15 个月大的女儿,女儿自断母乳后,便开始以奶粉作为辅食。她为女儿选择的是荷兰品牌 Nutrilon 诺优能,为她定期发货的是一个在深圳的淘宝卖家。在香港的大药房,一罐诺优能一岁以上幼儿饮用的3段奶粉售价为 200 港币,约合 160 元人民币,而宋映红买的淘宝包邮价则是 175 元人民币。

这个价格仍然比京东上同一款中国版诺优能的售价要低 25 元,但宋映红说,她关心的点永远不是价格。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质量就一定比内地版好,但我不敢冒险。”她说。

持这样想法的父母并不在少数,也许很长时间内,罗湖水货市场的奶粉生意都会一直好下去。

周慧的生意之道是建立一个带货网络,能为他保证稳定的货源。只要和周慧简单聊过,他就会热情地让你存好他的电话,又或者从包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印着他的微信号码,说,有货联系我。

题图来自 南华早报、苹果日报、好奇心日报、新华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