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当我们戴起耳机,说的基本上是“离我远点”

Lindsay Mannering2015-12-29 03:30:36

一种姿态,不过很少有人考虑到它在社交上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我们戴上耳机,这就是给别人传递一个信号,说明我们与外界切断了联系,不能交谈,这跟打个瞌睡差不多,绝对不能被人打扰。我们耳朵的屏障是为了抵御野蛮城市的攻击,比如猫叫、工地噪音,或是一位友善的同事的讨厌的对话,比如:“能占用你点儿时间吗……”

在通勤、跑腿以及奔波在各个部门的时候,我们都礼貌性地假设: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秘密(很抱歉我要泄露出去了):耳机虽然戴上了,但里面什么也没播。再见了,《This American Life》(广播节目),播客和音乐都没有了,今天我们要承认这个谎言。

Basheer Bergus,28 岁,纽约一家数字营销公司的副总监,他说自己“一定会”在工作时戴耳机,屏蔽任何声音。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他用耳机作为隐私的屏风。如果他看到某个不想打交道的人,他就会套上硕大的森海塞尔无线耳包——发出 “拜托,别跟我说话” 的信号。

工作场所中,整层的开放空间已经逐渐成了标准化格局,Bergus 的这招也是标配。格子间的墙早就没有了,从前,人们至少还会在富米加胶合板上礼貌地敲一敲。至于房门,上帝保佑,已经和传真机、自来水笔一样,从办公室消亡了。

由于缺少快递箱子和闲置雨伞在桌子周围搭建堡垒,耳机是我们唯一剩下的“请勿打扰”标志。

Hailey Hayman,24 岁,布鲁克林一家制作活动用品的公司市场经理,她说如果在办公室里不戴耳机,就会感觉自己“被暴露在外”。

而一旦戴上耳机,她就觉得好像置身于一个“更私密的空间里”,她说,“没有耳机的话,我很容易因为别人的谈话分神,我自己的交谈也会打扰到其他人。”

“我一定要戴耳机,这样别人就不会打扰我了,” Mary Sollosi 说,他是洛杉矶的一名 25 岁的自由撰稿人。如果有人没能领会戴耳机的意思,那会怎样呢?“我就会开始表演,摘下一个耳塞,然后让他们把话重复一遍,”她说,“我就装模作样,好像在认真听,而且因为他们突然间打扰我感到很意外。”

有关这种静音武器,我犹豫要不要问问我 Bustle 网站的同事们。Rosanne Salvatore 上班时坐在离我 2 英尺的地方。这个我每天都在交流的人,会不会故意不理我呢?“有时候,我会几个小时都戴着耳机,什么音乐也不放,”她说,“当我意识到谁也不知道的时候,我还挺得意的。”

另一位同事 Kara McGrath 说:“我戴耳机的时候,只有 30% 的时间在听东西。”哎哟喂,我的朋友们。

不过,其实我也这样。

我们大家对隐私的追寻有时候到了滑稽的程度:Pierce Crosby,25 岁,有一次在市中心咖啡馆里看到有个男人对着耳机话筒说话,可是耳机线都没连,吊在椅子下面晃来晃去的。“非常搞笑,”他说,“我一边假装打字,一边在听他的虚拟对话。”

如果我们都假装听耳机,忙于这些即兴表演的话(很夸张地摘掉耳机说“什么?哦,我刚才没听见。”然后夸张地把眼球一转),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实际上,我们的个人戏码可能也有好处。“尽管戴耳机本身不算是冥想,但是这给你不受打扰的冥想创造了条件,” Lodro Rinzler 说。他是纽约一家冥想工作室 Mndfl 的联合创始人。他推荐戴耳机但不放音乐的做法,如果这样能帮你营造一个安静环境。

Ethan Nichtern,香巴拉冥想资深培训师,也是《归家旅途:佛道的当代探索》(The Road Home: A Contemporary Exploration of the Buddhist Path)一书的作者,他说,“戴耳机不放音乐,可能会让你更关注自己的内心”。

Chelsea Gavin Lowry 是纽约州塔里敦听力治疗中心(Tarrytown Hearing Center)的医生。她很熟悉带无声耳机的这种做法——他的丈夫在通勤时就这么做。“这样有助于抵御环境中的过量噪音,”她说。由于并没有研究表明戴无声耳机会造成什么损害,所以说,没害处就无可厚非。只是,你知道的,要时常清理一下耳机。

对 Steve Savage 这位生活在布鲁克林的音乐家来说,带无声耳机是为了偷听。“别人以为我听不到,利用他们这一点还挺有趣的,”他说,“有时我甚至会摇头晃脑,或是用手打拍子,表演得很入戏。”

在我们这些撒谎、忽略他人,甚至有意装模作样的人里,有没有谁用耳机做该做的事呢?

36 岁的 Jeremy Smith,这位住在布鲁克林的网页开发员说,他从来不会戴耳机假装听音乐或播客。

“不过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他说,“或许我会试试。”

题图来自 Jason Raish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