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谁说《权力的游戏》少儿不宜?

Lara Bazelon2015-12-29 01:00:10

在你们看来,哪一个精神正常的母亲会给自己幼小的两个孩子讲述充斥着乱伦、砍头、杀戮、酷刑和不计其数死亡的故事呢?

 “妈妈,能给我们讲一讲《权力的游戏》(原著为乔治·马丁的《冰与火之歌》——译者注)这部剧里的故事吗?”吃晚饭时我 4 岁的女儿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然后满脸期待地看着我。与此同时,我 6 岁的儿子也兴奋地点头,表示自己同样很感兴趣。

“当然可以。你们想从什么地方讲起?”我回答道。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中的一个场景,从左至右分别是 Michiel Huisman, Peter Dinklage, Emilia Clarke, Nathalie Emmanuel and Iain Glen,图片版权:Nick Wall/HBO, 联合报《权力的游戏》第五季中的一个场景,从左至右分别是 Michiel Huisman, Peter Dinklage, Emilia Clarke, Nathalie Emmanuel and Iain Glen,图片版权:Nick Wall/HBO, 联合报

《权力的游戏》这部剧已经成为我孩子们日常提问的“标配”。在家聊到这个话题,对我而言意味着可以暂时缓一口气。如果在公众场合聊到这个话题,那对我来说则简直就是一种解救。

我是一个离异的单身母亲,和孩子一起吃饭这件事对我而言如同噩梦一般。如果两个孩子在跑开玩耍之前能够老老实实多坐一会,安安静静吃几块炸鸡,那对我来说就是胜利。他们通常吃不了几口就会跑去玩“打坏人”的游戏,用沾满番茄酱的小手指在家具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带孩子去餐馆吃饭?我觉得这件事比去刑事法庭参加听证会都费心劳神。没错,有时候刑事法庭听证会的结果对我的当事人而言的确很可怕,但至少参加听证会的所有人都必须遵从相同的铁则,而令人生畏的黑袍法官也会严格执行这些规定。刑事法庭上,没有人会做出孩子气的幼稚之举。可是在餐馆里,一根柔软的吸管,一只蓝色的蜡笔,甚至一块意大利香肠都会在突然之间成为孩子们眼中的无价之宝。接下来兄妹俩会为了这个“宝贝”大肆争斗,拳打脚踢并且高声尖叫。每每如此,餐馆里本打算吃一顿文明安静晚餐的那些尚未有孩子的情侣就会对我们投来满怀敌意的鄙视目光。双拳难敌四手,我一个人终归对付不了两个小家伙。他俩一旦联合起来,我就彻底绝望了。我的一双儿女都是好孩子,但他们不是美好安静的小天使,也绝不是听什么就信什么的小傻瓜。他们知道我的本事,知道“再不听话胡闹我就把你们送走”这句话是虚张声势。我和孩子们不会分离,谁也不会离开谁。

所以,我在和孩子们的战斗中总是败下阵来。战败方的我会一边兴致冷淡地清洗盘子,一边清理女儿留在水槽上已经冷掉的食物残渣。战胜方的孩子们则会“全副武装”,用塑料宝剑进行“生死对决”。每次我过去查看,他们两个中总有一人平躺在地毯上,另一人则得意满满地整理自己的装备。

我两个孩子们的日常生活里充满了冰与火式的争斗,也不乏“舞刀弄剑”的纷争。他们两个人都想压过对方,成为坐拥一切的“国王”。每天晚上,我们家就活生生地上演着一出“权力的游戏”。

同数百万美国人一样,我也一股脑把这部 HBO 电视台的热门大剧刷了一遍。只有我一个在车里时,我喜欢用车载 CD 听《权力的游戏》原著的有声读物。有些时候我去接孩子们会忘记这件事,所以当我启动引擎之后,有声读物叙述者浑厚沉重而带有口音的声音就会在车内响起。此时我会匆忙地关掉声音,然后就被孩子们一连串的问题轮番轰炸。

“你在听什么?”

“一个故事。”

“讲什么的故事?”

“有一个坐在铁王座上的国王,他统治着七大王国。”

“什么是七大王国?铁王座又是什么?”

我一时语塞。有没有可能在原著故事结构的基础上省略一些情节,使得改编后的故事能够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但阴暗的情节却又不会给他们留下一生的阴影呢?我决定尝试一下。

下定决心后,我不再像开始那般吞吞吐吐,而是长篇大段地开始给孩子讲故事。我告诉他们,故事里有很多个不同的家族都在争夺权力和荣誉。这其中包括了史塔克家族、兰尼斯特家族、坦格利安家族、葛雷乔伊家族、弗雷家族和波顿家族。

“故事里面有女勇士吗?”我女儿问道。“当然有!”我告诉她。接下来我给她讲了布蕾妮遵守诺言寻找珊莎,艾莉亚学习用一把名为“缝衣针”的剑战斗,丹妮莉丝不辞艰险只为重新夺回铁王座。“那故事里有坏人吗?”我儿子提出了新问题。“坏人多着呢。”我回答道。之后,我带他们在电脑上看了电视剧的片头特效动画部分。

他们俩很喜欢片头动画中大气磅礴的背景音乐,也很喜欢那张高塔、长梯和桥梁神奇如魔法般升起的三维地图。特效动画中每出现一个重要的地理位置,我就会按下暂停键。这时我儿子会说出这个地方的名字,而我则给他们讲一点这个地方的历史。临冬城是史塔克家族居住的地方,在艾德·史塔克接受注定不幸结局的使命前去协助罗伯特·拜拉席恩国王之前,他们一直居住在那里以便镇守北境。绝境长城是琼恩·雪诺负责的领域,他被派去保护那里的安全。弥林处于丹妮莉丝和她三条龙的统治之下。君临城则是一个充满罪恶的地方。当然,在我讲故事时,我将罪恶遍地的君临城解释称了“一个发生不好事情的地方”。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在你们看来,哪一个精神正常的母亲会给自己幼小的两个孩子讲述充斥着乱伦、砍头、杀戮、酷刑和不计其数死亡的故事呢?

一个能改编故事的母亲会这样做。

一个仅仅希望孩子们能老老实实坐下来,乖乖吃东西的母亲会这样做。

有人还是觉得这个故事太过暴力血腥,毕竟整个电视剧都是在讲述战争。

的确如此。

我孩子们日常最爱的虚拟幻想游戏就是打斗和争夺。当发现孩子们喜欢的游戏和一部令我想像无限的热门电视剧结合如此紧密之时,我感觉自己好像中了头彩。我对全部电视剧的剧集情节进行了压缩、改编,并用删节后的故事牢牢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一次性保持 30 分钟之久的安静和乖巧。珊莎悲惨的出逃、梅丽珊卓夫人在火中看到的幻象、骑士、名媛、国王和王后、冰原狼、野人、龙...这些故事令孩子们着迷。

随着对故事讲述和探讨的深入,我开始抓住一些孩子们提出基本问题的机会对他们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孩子们问提利昂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父亲,我告诉他们提利昂的父亲对他不好,对其他一些人也不好。孩子们不理解为什么提利昂的父亲对他不好,我解释说因为提利昂是个侏儒,也就是说他比平常人要矮小,看上去和常人不一样。孩子们问我们能否因为有人看上去和常人不一样就对他刻薄,我教育他们提利昂虽然外观上与常人不同,但是内心却是和一般人一样,我们不能因此歧视这样的人。

为什么瑟曦皇后如此残忍?孩子们想知道答案。

这个问题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观点。我此前一直很鄙视瑟曦(谁又不是呢?),但我们能否多带一点同情,从女权主义的角度解释看待她的行为呢?她因为一个预言而担忧困扰。预言中称,另一位更年轻美丽的皇后会推翻她。她失去了一个儿子,因此惶惶不可终日,害怕自己再失去另外一个孩子。她渴望最终能够获得一些权利,掌握自己的命运。

詹姆·兰尼斯特这个角色的设定也很有趣。一方面他将布兰·史塔克推下高塔,使他瘫痪。讲到这里时我儿子摇了摇头,认为詹姆是个非常非常坏的人,居然对布兰做了这样的事。但是另一方面,詹姆也做了一些好事。他救了布蕾妮,并给她指派了一项重要的任务——寻找并保护布兰的姐姐珊莎。“坏人真的能变成好人吗?”我儿子听完故事问道。我告诉他,有的时候坏人可以变成好人。人是可以改变的。尤其当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时,他会更容易从他人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对于詹姆而言,他经历的坏事就是自己持剑的右手被人砍去。

为什么有的姑娘成了公主,而有的姑娘成了战士?女儿对这个问题很好奇。我解释说,这和幼儿园中发生的事情有些类似。幼儿园里,有的女孩喜欢穿上漂亮华美的衣服,而有的女孩则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耍。女儿接口说:“我两样都喜欢。”我告诉她:“在《权力的游戏》这个故事里,你必须做出选择。但是现实生活中你很幸运,不用二者必选其一。”

最近,我带孩子们去加州的索萨利托见我前夫。我们到早了,而且孩子们饥肠辘辘。我此前说过,孩子们在餐馆的表现一向糟糕恐怖。怀着一丝恐惧,我领孩子们到了附近一家外面放了些摇摇晃晃桌子的早午餐餐馆。我找了个位置,和孩子们紧密的坐在了一起。果不其然,两个孩子很快就因为谁应该坐哪个椅子这件小事争吵起来。不久我就听到餐巾包裹的镀银餐具掉落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哗啦声。随后儿子打了妹妹一拳,使她发出一阵尖叫。那桌子原本就不结实,被两个孩子一折腾瞬间向一侧翻倒。我们半米外坐着一对年轻情侣,他们目睹情况后彼此交换了一下惊恐的眼神。

我感到无比心塞和沮丧。接着,我想起了我的秘密武器。

“想听《权力的游戏》的故事吗?”

毫无疑问,他们当然想听。

故事讲了没多久,我们点的薄煎饼、培根和炒鸡蛋就上来了。我一边继续讲故事,一边帮他们把食物切成小块,浇上糖浆。时不时我还会起身越过桌子,用打湿的餐巾帮两个小家伙擦干净沾满糖浆的脸。他们一边吃一边听故事,时不时因为故事发展而呼吸急促或者开心大笑。有的时候他们还会打断我的讲述,提出自己的问题。不过大部分时间里,他们俩都安静地坐着,睁着天真的大眼睛,乖乖地一边听故事一边吃着面前的食物。

过了一阵,我发现坐在我们旁边的那对情侣也安静了下来,不再交谈。他们也开始听我讲故事了。等我和孩子们吃完饭时,我站起身来准备去结账。

情侣中的男孩看着我说:“哇,真是令人难忘的故事。干得漂亮,妈妈!”

我自豪地笑了。

翻译:康平

题图来源:forbesambwallpaper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