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黑旗的背后:我是如何成为了一名 ISIS 杀手

C. J. Chivers2015-12-25 01:00:59

叙利亚叛军领导人物哈桑·阿布德带着战士和武器加入了 ISIS 组织。自那以后,他就一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参与着各种战场军事行动和犯罪行动。

哈桑·阿布德(Hassan Aboud)训练有素的男中音掩藏了他言辞中的恶意。

“哦,达拉吉(Darraji),”他吟唱道,“我们的国度给予了我们枪火弹药,送我们前来刺杀你。”

阿布德话中的“国度”指的是自封为国家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这个又被人们称为是“ ISIS ”或“ ISIL ”的恐怖组织不仅控制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国土,而且还策划了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黎巴嫩贝鲁特、巴黎和加州圣贝纳迪诺市近来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阿布德已经没有了双脚,有时候他手下的枪手会送他来参加会议。他是 ISIS 组织的指挥官,直接领导着一个刺客网络——其中也包括了用子弹和火焰杀死了他们以前下属达拉吉的刺客。

今年,阿布德唱歌的录音在他过去的伙伴中流传开来了。这是一首带有辱骂嘲笑意味的安魂曲,它既是一种证言,也是一种告解。 2014 年,阿布德叛出叙利亚反叛者队伍,加入了 ISIS 。他承认自己正是此前杀死他以前伙伴的不知名杀手。

“我们摘下了阿迪布·阿巴斯(Adeeb Abbas)的脑袋,”他又接着说出了自己犯下的另一桩案件——用路边安置的炸弹炸毁了一辆摩托车,“我们让他流出了他那肮脏的血液。”

接着,他许愿说要杀死更多的人。他像一位男歌唱家一样,对那些上了死亡名单的人发出了吟唱:“我们会杀尽所有叛徒。”

在成为国际社会知名的危险集团后, ISIS 一直在努力美化自己的成员,想要将他们描绘成保护逊尼派穆斯林、为他们对真主的信仰服务的宗教战士。但是,阿布德的经历以及他被 ISIS 组织招募的过程(包括现金的使用),都有违于他自己对虔诚和民间防卫的说辞。

这是一位地下斗士的个人编年史,也是一位被证实曾经颇受欢迎的伊斯兰指挥官充满竞争对抗和手足残杀行为的个人传记。长期的斗争让这位斗士变成了残废,也让他的心灵变得阴郁黑暗了起来。加入 ISIS 后,他的行为变得愈发暴力、愈发充满报复心理。

阿布德以前的邻居和同事说,加入 ISIS 的人可以获得钱财、权力以及行罪恶之事的自由,为此,阿布德抛弃了防卫自己家乡的职责。他的经历不像圣战主义者的宣传机器推出的那些经过了美化粉饰的形象,反而更像是一个和战争带来的糟糕影响相对的中东黑手党故事。

在多种因素的迫使下,阿布德从抱有圣战思想的民众变成了害怕的地下人物。这些因素包括 2003 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以及大马士革政府和巴格达政府对跨越两国边界的逊尼派穆斯林的镇压。叙利亚安全部队自 2011 年起无差别杀戮平民的行为进一步煽动了阿布德,随后 ISIS 耐心的计划密谋又引导着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这个圣战组织曾一度支离破碎,但之后便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发展到了使基地组织[Al Qaeda]都黯然失色的地步)。

从根本上来说,他被 ISIS 组织招募的经历给了我们一个不同寻常的机会,让我们得以详尽地一探这个组织 2003 年后从一个催生了无数激进分子的地方挑选指挥官的方式。受到各种好处以及 ISIS 组织黑暗名声的诱惑,这些被选中的人加入了 ISIS 。 ISIS 宣称自己是一个哈里发国家,而支持这一说法所需的领土,则掌控在这些被它招募来的人手中。

2013 年,《纽约时报》记者在叙利亚和阿布德见了一面。当时他正带领军队围攻向附近平民开火的一些落单的武装人员。那是一场战斗,他和他所率领的几百叛军达乌德旅(Dawood Brigade)最终取得了胜利。

当时他麾下军队的总部所在地伊德利卜省低地处的沙敏镇(Sarmin)本身也经常受到炮击。阿布德抱着比许多叛军指挥官更谨慎的态度,不断转移地点,并接受了会面。

《纽约时报》的那场采访是由他上司的女婿安排的,但是他的支持者那天还是让每个人在一座清真寺的地下室里等了大半个下午后,才把采访团队带到了惨遭战火蹂躏、部分地区居民已被疏散的沙敏镇。

阿布德被人从外面匆匆抬了进来。在前些天的战斗中,他失去了一些战士。他似乎很疲倦,而且对来访者充满疑虑。他盘起腿坐在垫子上,腿上灰色的裤子折起,掩住了小腿的残余部分。他用一种平静的声音开始了谈话,并威胁称,如果记者错误引用了他所说的话,他就要杀掉他们。

抬他进房间的炸弹制作者阿布·艾曼(Abu Ayman)的话比阿布德还多。阿布德说话时遣词用句相当小心谨慎——即使在重复伊斯兰教常用说辞时也是如此。

阿布德抱怨了许多世俗叛军的行动,称他们为机会主义者和奸商。阿布德说:“比如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n Army)就会在拿到武器后把它们卖掉。”他又一次用轻柔的声音断言称,正是伊朗和叙利亚政府、黎巴嫩真主党(Hezbollah)等伊朗同意提供资金支持的组织和个人将叙利亚推入了宗派战争。“伊朗一直在找机会重建波斯帝国,想要控制整个中东。”他说道。

谈话结束后,他立马被人抬起送出了房间,安置在了一辆沾有泥渍的 SUV 汽车前座上。随后车子加速开走了。

阿布德叛变并开始展开仇杀后,《纽约时报》记者又回到了土耳其和叙利亚两国边界,采访那些曾近距离和他一起工作过的人们。

如今,三十多岁的阿布德流亡逃离了沙敏镇,离开了这个他曾度过了大部分成年生活的地方。过去的伙伴或是称他为 ISIS 省督,或是称他为 ISIS 埃米尔(emir,即穆斯林酋长)。这些称谓表明 ISIS 会给予管理者及其中层干部权力或军权。

他们指出,阿布德不仅投奔了 ISIS ,他还和十多年前伊拉克安巴尔省最早的逊尼派地下叛乱分子有关系。而伊拉克安巴尔省正是 ISIS 组织形成诞生的地区之一。

镇上一些居民说,2004 年与 2005 年间,阿布德和他的一个兄弟曾在那儿和美军作战。一些人表示,回到叙利亚时,这对兄弟已经成了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潜伏人员。(阿布·穆萨布·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创立了伊拉克基地组织。 2006 年扎卡维身亡,基地组织最终成为了 ISIS 组织。)

近一年半以前,阿布德带着大多数麾下的战士和强大的武器,公开加入了 ISIS 组织。自那以后,他就一直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参与着各种战场军事行动和犯罪行动,并因为这些行动而受到指责。那些认识他的人认为,正是他领导了帕尔米拉古城(Palmyra)的占领行动—— ISIS 随后摧毁了这处古代文化遗址。

然而,就阿布德的全部行动而言,他的经历显示,他在这一团队中发展受到了限制。分析人员称, ISIS 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伊拉克人领导的,其中有许多人还和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复兴社会党(Baathist)政权有联系

哈桑·阿尔-杜格埃姆(Hassan al-Dugheim)是一位自称从 2011 年起就一直在观察阿布德的叛军神职人员。他说,阿布德的战术技能和冷酷无情毋庸置疑。不过他还坦率地表示,他认为阿布德很愚蠢,而 ISIS 发现他是一个可以被奉承、收买并利用的人。

“叙利亚人支持战争,”他说道,近来那些加入 ISIS 的人都碰到了内部“玻璃天花板”的问题,“他们就像马或者骡子那种可以被人支配骑乘的动物一样。”

逊尼派战斗意识的熔炉

哈桑·阿布德是他们镇上最早在后来成为了 ISIS 组织领土的土地上经历战争的人。

据沙敏镇的居民说, 2004 年,阿布德和他的兄弟阿布·沙迪(Abu Shadi)来到伊拉克,在费卢杰和拉马迪附近与美军作战。当时只有二十来岁的石匠阿布德,就此进入了这片刚刚成为激进分子黑社会殖民地的土地。

图说:2005年,伊拉克胡塞巴,美国海军陆战队挨家挨户地上门。镇上一些居民说,2004年与2005年间,阿布德和他的一个兄弟曾在那儿和美军作过战。图片由 Johan Spanner 为《纽约时报》拍摄2005 年,伊拉克胡塞巴,美国海军陆战队挨家挨户地上门。镇上一些居民说,2004 年 与2005 年间,阿布德和他的一个兄弟曾在那儿和美军作过战。图片来源:Johan Spanner 为《纽约时报》拍摄

对于他在伊拉克期间的行动,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他镇上的居民说,这其中之所以存在一些混乱困惑,是因为阿布德对于自己的行动相当小心谨慎。当时叙利亚政府是由阿拉维派教徒(Alawite)领导的,那些伊拉克逊尼派激进分子的同盟者可能会让在他们的家乡叙利亚的逊尼派教徒重新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考虑到这点,阿布德的行为也就没那么令人吃惊了。

阿布德的同伴说,阿布德是 2005 年回来的。一位为了避免引起阿布德怒火而要求匿名的亲戚表示,尽管当时阿布德向他所在的激进组织领袖宣誓效忠(或者叫说出“巴亚特”[bayat]誓言)了,“但大家都知道阿布德是基地组织的人”。

另一名来自沙敏镇的男子曾和达乌德旅合作过,他说他曾见过一段 2005 年的视频,视频里拍了阿布德和扎卡维在一起的场面。

扎卡维是恐怖主义、故意性野蛮行为和恐惧管理的拥趸,他将伊拉克推入了宗派战争,并启发了一代圣战主义分子。2006 年被美军炸弹炸死之前,他还是全世界的头号通缉犯。之后,他的组织便与基地组织的顶层领导人物断了关系,形成了 ISIS 组织。

神职人员杜格埃姆说,他怀疑阿布德未必是基地组织的成员。他指出,在当地战斗中,阿布德只关心他自己,而且还在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官方分支努斯拉阵线(Nusra Front)蓄积力量的时候和它对着干。“我觉得他并没有真正发誓效忠,”杜格埃姆说道。

然而其他人则指出,努斯拉阵线和 ISIS 组织是后来反目成仇的竞争对手,而与阿布德有联系的并不是赋予了努斯拉阵线圣战职权的基地组织中央领导层,而是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从这一观点看来,阿布德反抗努斯拉阵线一事并不能说明他没有效忠后来成为 ISIS 组织的这一团体。

图说:2004 年安巴尔省的叛乱分子。安巴尔省属于逊尼派控制的地区,也是催生了 ISIS 组织的地区之一。图片来源:Mohamed Messara/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2004 年安巴尔省的叛乱分子。安巴尔省属于逊尼派控制的地区,也是催生了 ISIS 组织的地区之一。图片来源:Mohamed Messara/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不论内心是否忠诚,当时阿布德作为战士的生活似乎暂时告一段落了。他回家一事相当值得注意。和他一起工作的激进分子称,他认识五个在伊拉克战斗的沙敏人,其中有两人死于自杀式炸弹袭击。

阿布德避开了那样的命运,重新过上了一种低调的生活:他有一辆起亚卡车,通过运送水泥钢筋赚钱。

到了 2007 年,他和他的兄弟们拥有了一家作坊,他们制作煤渣砖块,出售装饰性石块和摆在庭院里的石块,并签订合约接受雇佣。“过去我常常看见他在许多房屋建筑工地出现,他还雇了一些人为他工作,每次他都会带上五六个劳工,”这位激进分子说道。

大约在叛乱开始之前两年,叙利亚安全部队对沙敏镇发动了突袭,打击镇压了逊尼派网络。阿布德的一位兄弟遭到了逮捕。

“阿布·沙迪在街头被人扣押了,然后他就被带到了塞德纳亚的监狱。”这位激进分子指的是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一处不太知名的监狱,政府把那些他们认为是逊尼派极端主义分子的人关押在那里。

2013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阿布德证实了这一逮捕事件,不过他对此进行了简洁的解释。他说他的兄弟是因为他的信仰而遭到惩罚的:“我的兄弟被送到监狱,是因为他的络腮胡。”

他把叙利亚政府描绘成了一股压迫人的力量。“他们会根据你的络腮胡、你祈祷或着装的方式来判断你脑中的想法,并为此和你作斗争,”他说道,“这感觉就像是在围攻你的情感和信仰。”

阿布德似乎在躲避情报部门的注意。邻居们说他很保守,相当具有宗教意识,但却不会公开把这些表露出来。他留络腮胡,但是也会定时修剪。有时候他会抽烟——不过关于他的描述主要还是集中在他严谨的生活方式上。

他和他的妻子要养家糊口。他晚上会熬夜、喝茶。 沙敏镇一位为了自身安全而要求匿名的医生说,他常常会碰到阿布德,他说:“阿布德的名声很好,一点也不坏。”

重返战场

2011 年初,暴乱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风起云涌之时,叙利亚也爆发了针对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抗议活动。阿布德转至地下,开始了他的漫长战役。

“当暴乱在突尼斯开始的时候,我们很乐观,”他对《纽约时报》说。“我们开始安排和协调自己信任的人。”

那年三月,政府军在德拉向示威人群开了火,造成至少三人死亡。阿布德说,流血事件触发了他们的行动。“第二天我们就加入了革命,开始在清真寺外游行。”

叙利亚正走向战争。阿布德的前盟友们回忆道,他在每个阶段对采取何种措施都有着清晰的意识——他们怀疑他是在伊拉克学到的这种技能。

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们离开住所,转而睡在田野和树丛间,以此躲避安全部队。他们发现,沙敏镇的这个安静的采石工比谁都更为笃定。“哈桑·阿布德会给我们带来面包和罐头食品,” 大型伊斯兰战斗组织叙利亚自由军战士艾哈迈德·艾斯(Ahmed al-Aasi)说。

阿布德很快变得暴力起来。在叙利亚部署了军队之后,他成为了第一批武装起来的叛乱分子之一,而当时他们的那片驻地也最终被他们牢牢占据。

阿布德的四个同伴表示,2011 年 6 月,当叙利亚的示威者在呼吁国际社会的支持时,阿布德在吉斯尔舒古尔附近参与了对一支政府军车队的伏击。他们当时是很小一帮人,也只有七八支步枪。和阿布德并肩作战的人中有他的朋友达乌德·谢赫(Dawood al-Sheikh)。

那是一次极其冒进的军事行动。谢赫被打死。他们没能封锁道路。政府对反叛武装的打击也在持续加强。这一事件也为我们提供了对未来的一瞥:阿布德很快建立了一个武装组织,将其命名为达乌德旅(Dawood Brigade),并将抗议活动抛到了脑后。

他的这个组织起步很低。但在橄榄林和山洞中,他们建起了一个游击根据地,并在那里训练、制作武器和扩大战斗。到了 2011 年底,这个组织加入了叙利亚猎鹰旅(Suqour al-Sham,又名Sham Falcons brigade),这是由艾哈迈德·阿布·伊萨(Ahmed Abu Issa)创建的伊斯兰组织。而此人曾被囚于赛德纳亚(Sednaya)监狱。

很多早期的反叛组织都缺乏经验、资金、训练和凝聚力。但据阿布德的同乡称,达乌德旅有所不同。它倾向于成为一支战斗力量,并注重其中的种种必要细节。

阿布德的兄弟从赛德纳亚监狱被释放后,为其组织后勤工作,包括让受伤的战士在土耳其接受医护治疗和休养。阿布德则打造了一套训练方案,其成效让他的批评者也不得不给予肯定。

“哈桑·阿布德心肠坚硬,为人凶悍,并且他让他的战士在战斗中也做到像自己一样,”曾经和他共事的激进主义分子说。“在伊德利卜省的其他组织都没这么凶猛,而这是他训练出来的结果。”

医生表示,他们在战术、武器和体能等各方面进行了“持续的、不间断的训练”。

阿布德获得了接触波斯湾资助者的渠道,并从阿布·伊萨(Abu Issa)那里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另一个曾和叛军指挥官们共事的激进分子阿布·阿米恩(Abu Ameen)说:“叙利亚猎鹰旅之所以会分给他们一大部分的钱和资源,就是因为他们出了成绩。”

2011年下半年,阿布德的达乌德旅加入了叙利亚之隼(Sham Falcons),这是2013年出现在这儿的一支叙利亚反政府团体。阿布德创设了一种训练制度,即使是反对批评他的人也认为这一制度是他在面对军队时可以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图片由 Bryan Denton 为《纽约时报》拍摄2011年下半年,阿布德的达乌德旅加入了叙利亚之隼(Sham Falcons),这是2013年出现在这儿的一支叙利亚反政府团体。阿布德创设了一种训练制度,即使是反对批评他的人也认为这一制度是他在面对军队时可以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图片由 Bryan Denton 为《纽约时报》拍摄

2012 年,达乌德旅已经招募了数百名本地男子,积聚了武器并开出了每月 140 美元的薪资。“那时候其他反叛组织都还没法儿给战士提供午饭,”另一个激进分子默耶丁·阿布拉扎齐(Mohyeddin Abdulrazzaq)说。除了这一点以外,他对阿布德全是恶评。

达乌德旅还掌握了武装斗争的重要一招,那就是对简易炸弹的使用。它用这一武器教训了叙利亚军队并控制了道路。“他们组织了严密的轰炸行动,其他人则都还没到那一步,” 阿布·阿米恩说。

其他反政府军后来也跟进了这一战术,从而一起改变了战争的性质,将叙利亚军队赶回了哨所和基地。

这样造成的一个结果是,政府渐失对一些领土的管辖权,国外的武装分子开始流入,而最终这些地方都被 ISIS 宣布占领。阿布德在短期内受到了局部地区的欢迎。“哈桑·阿布德在他的战士眼中是圣人,” 阿布拉扎齐说。“如果你在他的战士中说他坏话,就等于是在说神的坏话。”

当阿布德逐渐掌权之时,他的战士的行为时而显露出阴险一面。艾斯表示,他开始参与绑架阿拉维派,并要求以赎金换取人质。他说,另一个反叛组织的领导人曾经介入并阻止了达乌德旅在政府控制的弗阿镇附近处死平民,而当时被关押者中还有一些女性和一个孩子。“他有犯罪的倾向,”他表示。“在 ISIS 到来之前,他就已经成了一个独裁者。”

他对无章法战争的热情几乎让他丧了命。

这支军队从自己的各个基地上加大了对逊尼派城镇的轰炸,导致难民一波波涌现。该旅的武器制造商开始生产火箭,它们被用来射击政府士兵的驻地。“我们用很多火箭瞄准了他们的营地,”阿布德在 2013 年告诉《纽约时报》。“这是好事,是被接受的。”

一个激进分子声称,2012 年底,该旅在为一个卡塔尔出资者拍摄视频时,一枚火箭提前爆炸,严重炸伤了包括阿布德在内的几个反叛军战士,他的两条小腿都被炸没了。

阿布德活着到了诊所,两只脚都被截了肢。医生回忆起来自己当时如何惊讶于他的言行。“对一个刚刚失去了双脚的人来说,他有着昂扬的斗志,”他说。“他还开着玩笑。”

几个月后,阿布德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仅仅在被问及后才提到了那次事故。“我们有一次发射一枚火箭时爆炸了,所以我才失去了双腿,”说完他转换了话题。“我们现在有了改良过了的火箭,”他补充道。“更安全,更有效,更大。”

挫折和征召

到了 2013 年,达乌德旅建立了更多的基地,拓展了训练,参与了几场赫赫有名的战斗,也缴获了更多的武器。根据一些统计数据,阿布德已经有了九辆坦克,四辆 BMP 步战车和一个载有 14.5 毫米机枪的卡车车队。

由于领导着一支战术化的战斗劲旅,他也在阿拉伯语的新闻频道上被反复提及。随着反叛军领袖的声名一起到来的,还有竞争以及战争中的办公室政治。认识阿布德的人都说,他认为自己的成功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回报,也没有让他获得自主权。

“战斗是达乌德旅去打的,成果也是它取得的,但所有的支持和资金却都去了阿布·伊萨和叙利亚猎鹰旅那里,”阿布德的亲戚说。

杜格埃姆说,在 2013 年,当各伊斯兰反叛组织讨论合并成一个统一战线时,阿布德想要得到和猎鹰旅同等的资金。阿布·伊萨拒绝了这一提案,这让阿布德当场震怒。

他和反叛军领导层渐行渐远。“失去支持后,他所获资金也变少了。他有了麻烦,” 杜格埃姆说。

就是在那个时候,ISIS 采取了行动。和现在相比,当时的 ISIS 还只是暗影般的存在。它试图引诱阿布德加入其行列。

据一些认识阿布德的人描述,他和阿布·阿里·安巴里(Abu Ali al-Anbari)等来自伊拉克的伊斯兰国领导者们进行了一系列会谈。阿布·阿里是一名前伊拉克军官,为招徕各地指挥官,他带着一支保安队伍离开了原驻地阿勒颇市。

阿布·阿米恩描述了 ISIS 在 2013 年的一个“秘密运行阶段”,当时它针对的就是反叛军和激进分子网络。当时又正好在阿布德与猎鹰旅发生争执之际,他说:“达乌德旅是被其渗入最深的组织之一。”

激进分子们说,在某个时刻,阿布·阿里在在伊德利卜省召开了和反叛军领导们的会议,讨论他们和 ISIS 的关系。他还派出 ISIS 特工前往沙敏镇去拉拢阿布德,而后者已经开始明显受到了伊斯兰国的这种影响。

杜格埃姆说,当时是他在阿布·伊萨和阿布德中间进行的调解。而 ISIS 则在用关心和礼物讨好达乌德旅。

“当阿布德差不多弹尽粮绝的时候,ISIS 给了他一大笔钱,有200 万美金,” 杜格埃姆说。“他们还给他武器、钱和食物。”

但这一数目无法由单方面证实。

阿布·阿米恩表示,阿布·阿里精心策划的战略为其赢得了很多战士。“一些人公开加入了 ISIS,还有一些则加入了 ISIS ,但同时也还留在自己原先的组织中,”他说。“利用金钱和承诺,ISIS 控制了这些人的心和思想。”

而即便是在公开倒戈之前,极端主义势力的苗头也已经在该旅中出现。

同伴们说,在 2013 年,该旅都还没有和自杀式炸弹扯上关系。他们说,阿布德不用这种方式对待他的战士,特别是本地男子。

但在 2013 年 10 月发布在网上的一则该旅的训练视频中,一名剃着极短的寸头、胡子很长的中年男子正在给新兵讲授自杀式战术。达乌德旅的标志叠加出现在了屏幕上。

美军中一名研究 ISIS 的军官表示,他们的征召和变节是有模式的。“那是一场成功的谍报行动,”她说。“他们有能力进入(其他组织),找出那些脆弱的、可以被策反的人。策反他们,并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他们心目中的国家。”

杜格埃姆说,在那时阿布德已经成了伊斯兰国的应声虫,有时表现得像个塔克菲里(takfiri)一样,也就是说,会指责其他穆斯林的信仰不够深、不是纯正的穆斯林。

杜格埃姆说,这种性格上的变化表示一个人力有未逮。“人性有一个问题,就是会出现愚蠢的英雄,”他说。“而哈桑·阿布德就是一个愚蠢的英雄。”

“他看错了形势,”他补充道。

发表于 YouTube 上的一段视频中的阿布德。他曾经的邻居和同伴表示,他是冲着加入伊斯兰国所能获得的金钱和权力才放弃了自己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事业。发表于 YouTube 上的一段视频中的阿布德。他曾经的邻居和同伴表示,他是冲着加入伊斯兰国所能获得的金钱和权力才放弃了自己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事业。

背叛与杀戮

在达乌德旅驶出沙敏之前,杀戮便开始了。阿布德一个人叛变了。

第一批受害者中,就有 2012 年加入达乌德旅的达拉吉·阿布杜拉扎克和巴西姆·阿布杜拉扎克兄弟。

他们二人此前曾召集了一个稍小的反叛组织,但也会偶尔和他们以前的头目合作。据他们二人的一位表弟莫耶丁·阿布杜拉扎克(Mohyeddin Abdulrazzaq)说, 2013 年 12 月,他们加入了达乌德旅对一个叙利亚检查站的攻击。

这个检查站被摧毁了,但兄弟中有一人受了伤、死了几个战士,他们所依靠的一挺重机枪也坏掉了。在这次受挫之后,他们向阿布德索要一挺 14.5 毫米口径的机关枪,以弥补他们的损失。阿布德拒绝了。

莫耶丁·阿布杜拉扎克说,2014 年 1 月,二兄弟又要了一次。他们去见了阿布德,当他同意给枪之后,他们高兴地用车拉着新武器走了。但他俩没能走太远。

“几个小时以后有消息传到了镇上,说有一辆车在路上燃烧,”他说。“车里面是达拉吉和他弟弟。阿布德先是给了他们机关枪,然后又杀死了他们。”

之所以会这样,并不是因为阿布德不喜欢被人索要两次。秋天时,ISIS 在沙敏附近绑架了来自国际红十字会的工人,当时达拉吉曾公开说过反对 ISIS 的话。

阿布德出现在了两兄弟的葬礼上,并向他们的遗体告别。

不久之后,阿布德宣布他加入了一个新的组织——叙利亚军(Jaish al-Sham)。整个 2014 年初的那段时间里,该组织似乎一直都是明争暗斗和内部失衡的象征,不断和其他反叛军发生着冲突。阿布德的同伙说,有时候他会表示效忠伊斯兰国,而其他时候则会宣布退出伊斯兰国。

阿布·阿米恩事后说,阿布德当时已经跟随了新主子。“他在听从 ISIS 的指挥,”他说。

附近的居民说,他们怀疑阿布德在组织袭击,包括对一位人称“鬣狗”的达乌德旅指挥官和该旅的教法指导阿布·阿巴斯(Abu Abbas)的袭击。但他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阴森森的达乌德旅也没有让人深究的氛围。

阿布德的归属最终在 7 月明确了下来,当时他让自己的部队组成了一个车队,这个车队表面上是开往阿勒颇,但实际上却是前往参加另一场战斗。“只有他的亲随才知道真正的计划是什么,”阿布德的亲戚说。

在还没有到阿勒颇的时候,阿布德停了下来,宣布他是伊斯兰国领袖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仆从,而他们正在开往伊斯兰国的首都拉卡(Raqqa),去加入伊斯兰国这个哈里发国。

“哈桑对他们说,他已经把巴亚特给了阿布·巴克尔,而那些想要留在他身边的人可以留下,想走的人也可以自由离开,”一位曾经和阿布德共事过的激进分子说。

至于当时有多少人在场,人们之间有了分歧。几位阿布德曾经的同伙说有几百人。(新闻记者称有多达 1000 人,而沙敏的居民则说这个数字有夸张的成分。)

大约有一百名战斗拒绝前往拉卡,他们带着阿布德归属伊斯兰国的消息回到了家乡。

阿布德的部队的离开,让这个处于困境之中的城镇陷入了更深的麻烦。沙敏的居民们说,它的防御被削弱了,因为阿布德带走了这里很大一部分的武器,他抛弃了自己曾发誓保护的人们。

黑旗的背后

阿布德的同伙说,在抵达拉卡之后,他们就只能偶尔了解到阿布德的军事生活。他们强调说, ISIS 是一个如此封闭的体系,以至于都几乎没有关于巴格达迪和他的权力属性的信息。在叛变之后,阿布德和他的部队就减少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活动,并很少接受采访。阿布德的同伙说,有关他活动的消息都是一点一点凑起来的。

杜格埃姆是阿布德叛变前和他有过最后对话的人之一。 ISIS 当时刚刚扫荡了伊拉克的一部分,占领了摩苏尔和提克里特。阿布德似乎突然喜欢上了 ISIS ,就好像又回到了 2004 年。

“我对他说:‘你为什么会喜欢 ISIS ?’”杜格埃姆说。阿布德的回答却和叙利亚的革命没什么关系:“‘因为 ISIS 正在被美国揍。’”

美国的军事分析师今天说,阿布德似乎是“中等身材”,而“伊斯兰国的核心人物则会利用他所谓的‘才能’”,并把他看作是一个“可以卸磨杀驴、可以牺牲掉的人”。

这和阿布德老家的人说的一样——达乌德旅在伊斯兰国控制下的叙利亚一带的活动,其实是一系列没什么目的的行动。他们说,根据阿布德手下的战士阵亡的地点,阿布德曾在科巴尼、阿勒颇、拉卡附近、霍姆斯附近打过仗,还参加过争夺沙伊尔油田(Shaer gas field)和占领帕尔米拉的战斗。

这支部队还被指暗杀了叙利亚自由军的领导层,而且被绑架的记者詹姆斯·弗雷(James Foley)在被交给 ISIS 之前,也由这支部队关押——但这些指控都没有公开的证据。(ISIS 在 2014 年将弗雷斩首,说是达乌德旅负责了对他的监禁,这一消息经新闻报道传播之后,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反响,但其实这和事实并不相符。)

阿布德和他的部队据称曾参加过伊斯兰国占领叙利亚中部城市帕尔米拉的战斗。图片由 Sergey Ponomarev 为《纽约时报》拍摄阿布德和他的部队据称曾参加过伊斯兰国占领叙利亚中部城市帕尔米拉的战斗。图片由 Sergey Ponomarev 为《纽约时报》拍摄

有人曾在 6 月时在帕尔米拉见到过阿布德。激进分子哈立德·霍姆希(Khaled al-Homsi)说,他曾被短暂监禁在帕尔米拉,而阿布德曾拄着拐杖去过监狱。“他在一个房间里单独见了我,”他说。“想说服我宣誓效忠。”

他还说,当伊斯兰国巩固了在帕尔米拉的控制之后,法院里一些来自达乌德旅的人说,阿布德正在试图当上帕尔米拉的管理者。

今年秋天试图联系到阿布德的努力没有成功。但他以前的同伙说,他们认为他的这一愿望将无法达成。

阿西说,阿布德的角色是很明显的——他就是一个执行者,一个帮助 ISIS 占领疆土、实施恐怖统治的、带有目的性的暴力工具。“ISIS 做事是没有底线的,你可以绑架并杀害任何一个你想绑架或者杀害的人,”他说。“哈桑·阿布德杀起人来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他喜欢杀人。”

他说,反叛力量以前的盟友“脑子有病”。

牧师杜格埃姆说,阿布德离开了叙利亚猎鹰旅,参加了一场更为复杂的游戏,并达到了人生的顶点。他说,“无论他的头衔是什么,都无法做什么决策”,因为 ISIS 对其叙利亚指挥官的权力进行了限制。

另一位分析 ISIS 的美国军方官员说,在突袭和内部争斗的压力下,被尊为埃米尔和监护人(wali)的成员现在要通过内耗而不是制度设计来赢得官衔。“我们看着各种头领在不停地换呀换,他们都在努力决定谁最适合坐上那个空出来的位子,”这位官员说。“空出来”是“身亡”的一种隐讳说法。

阿布德的亲戚说,无论他最终的命运如何,他所能留下的遗产也已经很明白了。阿布德唱歌的录音(那冷酷的音调和人们口中他杀害老朋友时的音调一模一样),就是一个迷失在犯罪中的男人、一场恶化了的革命以及一个被背叛的民族的标志。

“他的暴力、他的暗杀、他对人们的屠杀——他就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他说。“现在是一片混乱。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就是一片混乱。”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Ariel Yang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