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亚马逊的老板如何拯救了《华盛顿邮报》的网站访问量?

唐云路 2015-12-22 14:30:58

要谈成功转型,还为时尚早。

2013 年因亏损严重,被母公司卖给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华盛顿邮报》,最近有了些起色。

互联网分析公司 ComScore 的数据显示,每月去《华盛顿邮报》看新闻的读者从 2013 年 8 月的 2600 万人,增长至今年 11 月的 7200 万——已经超过了《纽约时报》。

不过这数据不能说明《华盛顿邮报》已经超越竞争对手——《纽约时报》的在线阅读是收费的,一个人每月只能免费读 10 篇文章。而邮报则是免费阅读。

此外这个统计还没有包括移动应用带来的应用。《纽约时报》目前在 iPhone 的下载量排新闻应用第 6 名、《华盛顿邮报》在 100 名。在移动阅读越来越重要的今天,这不是好的趋势。

不过这总比继续下滑好。

“我对报纸这门生意一无所知。”在去年的一个媒体大会上,贝索斯曾表示,“但是我了解互联网,将它和我能提供的资金结合在一起,就是我买下《华盛顿邮报》的原因。”

在过去两年中,贝索斯每两周就会和邮报的管理层开一次电话会议,而这些高管一年中有两次要飞到西雅图,参加为期一整天的策略会议。

有时,他们还会收到从贝索斯邮箱转来的读者投诉邮件,里面没有任何批注,只是转发。在亚马逊,员工收到贝索斯转发的投诉邮件意味着得停下手中所有事解决问题并提供解释。

贝索斯几乎没去过几次邮报的新闻编辑室,但他的目标很明确——让《华盛顿邮报》从专注华盛顿政策的区域报纸走向更广阔的平台。为此,在几乎所有美国传统媒体都在裁员的今天,《华盛顿邮报》为已经 700 人的编辑团队增加了 50 名记者、编辑报道美国全国范围以及全球的新闻报道。

此外,贝索斯对《华盛顿邮报》的转型建议更多是在技术上。

“他参与了很多事情,”《华盛顿邮报》的首席信息官 Shailesh Prakash 表示,“我把链接发给他,他会提一些问题。”

在贝索斯客串“产品经理”的最初几个月里,《华盛顿邮报》改革了电子版本的排版方式,以瀑布流的形式直接呈现内容、把操作做得尽量简单。比你在亚马逊的应用里刷商品还要简单地多。

改版前(左)vs 改版后(右)改版前(左)vs 改版后(右)

去年年底,《华盛顿邮报》在亚马逊自己的 Kindle  Fire 平板上预装了应用,贝索斯本人也深度参与了产品的开发。甚至,这报纸还试图把自己的内容系统的后台(CMS)出租给别人使用——技术也要成为《华盛顿邮报》的盈利来源,就像卖商品的亚马逊做云计算一样。

在诸多调整中,也有一些不那么好的。在邮报本月新投入使用的编辑部办公室里,有一块大屏幕实时显示着每篇报道的实时访问量。这不是新做法,亚马逊的仓库就实时显示商品物流的完成进度,而类似的做法在 Gawker 这样的互联网媒体中也不鲜见。

只不过,Gawker 热衷的是吸引眼球的花边和丑闻,为了流量它们可以做很多越界报道。而《华盛顿邮报》以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的严肃调查报道闻名——比如让它成名的水门事件,也包括更早的五角大楼文件。

在编辑部直接强调点击量对于这样的生产并没有积极的促进作用。《纽约时报》也会根据点击量调整文章标题——但这由专人负责,并不干预基本的文章采写。

互联网巨头改造媒体的案例有那么几个。AOL 副总裁 Jim Bankoff 投资数字媒体 Vox Media 便是当中的成功案例。但失败的也有,比如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 Chris Hughes 弄砸老派政治、文化报道杂志《新共和》。

《华盛顿邮报》的变化,还只是开始。

题图来自 Fast Compan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