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机器人门童,硅谷正式上岗

John Markoff2014-08-15 17:12:25

它是一种带轮子的服务车,设计用来从酒店大堂服务台往客房送东西。无论是宣传的噱头,还是它代表了未来发展的趋势,Botlr 都是这类新一代机器人的最新版本。

本月,由创业公司 Savioke 制造的机器人 Botlr 将开始在加州库比蒂诺的Aloft酒店为客房递送一些小东西。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加州库比蒂诺电 - 你可以把这个机器人想象成和蔼版的终结者。

苹果公司园区对面有家酒店,大堂服务台的人员把一只剃须刀放进一个 3 英尺高的机器人顶上的桶里,然后在机器人顶上的屏幕上敲进房号。这个名叫“Botlr”的机器人会发出一阵像《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 R2-D2 一样的嘀嘀声,表示它接到了指令,然后就开到电梯前,往它的目的地去了。

8 20 日,这里的 Aloft 酒店将开始测试这种机器门童。它是一种带轮子的服务车,设计用来从酒店大堂服务台往客房送东西。无论是宣传的噱头,还是它代表了未来发展的趋势,Botlr 都是这类新一代机器人的最新版本——就像 Google 的自动驾驶汽车、Aetheon Tug 医用服务机器人和 Caddytrek 的电动高尔夫球童一样——它们已经开始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不出所料,这些进入了生活主流的机器宝贝引起了人们的担心:比我们还聪明的人工智能(比如像电影《她(Her)》和《超验骇客(Transcendence)》里那样)会带来什么后果?机械自动化接下来会让更多的人失业吗?

Aloft 酒店和设计了 Botlr 的硅谷初创企业 Savioke (读作“savvy-oak”)坚持认为,他们并没有把自动化看作是节省人工的工具。他们说,他们只是帮助这家小型连锁酒店打造了一下技术品牌,同时希望提高一些效率。

“我把这个看作是对我们客户服务的一种提升,”喜达屋酒店集团(Starwood Hotels高级副总裁布莱恩·麦吉尼斯(Brian McGuinness)说。他负责管理集团的特选品牌(Specialty Select brands),其中就包括了 100 Aloft 酒店,到明年,Aloft 酒店将在 14 个国家开设分店。“机器人不会替代我们的人才。”

实际上,在所有关于机器人闯入日常生活的讨论里,凡是说机器人能完成高级任务的例子,绝大部分都还只停留在实验室里。事实上,大部分机器人还是像 iRobot 等公司生产的简易自动吸尘机器人,或者几种割草机和修剪机那样的。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称,2012 年,全球一共售出 16067 台专业服务机器人,只比 2011 年的 15776 台多出 2%

“无论在工厂、医院还是餐厅,这种合作型机器人的应用都大有前景,”机器人工业协会(Robotic Industries Association)主席杰夫·伯恩斯坦(Jeff Burnstein)说。“但非工厂用机器人应用的兴起一直非常慢,它的普及仍然需要时间。”

喜达屋集团拿苹果园区附近的 Aloft 酒店作为一个测试点,用来在这家主打科技牌的连锁酒店里测试最新的小玩意儿和服务。他们还进行了好多试验,比如让客人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里的数字内容,通过简单的方式投到酒店房间的电视屏幕上。当然,你也可以用智能手机里的一个应用打开酒店房门上的锁。

因此,在今年早些时候,位于加州圣克拉拉(Santa Clara)的机器人初创企业 Savioke 给喜达屋打营销电话,提议为 Aloft 连锁酒店增加一种服务机器人,以充实其“技术领先”的设施和服务的时候,集团高层很自然地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

除了在胸前印有一个管家衣领的图案之外,Botlr 在外观上一点儿也不像人,也不分男女。实际上,它看起来有点儿像瘦版的 R2-D2,或者也许像一个缩小版的核电站冷却塔。

把它放在酒店大堂里不动时,没有人会看它第二眼。但当它动起来的时候,时速能达到最高 4 英里,和快步走的速度相仿,这个速度足够在 2 3 分钟的时间里,把剃须刀、牙刷、智能手机充电器、零食,甚至是早上的报纸送到酒店 150 个客房里的任何一间。

当它走到客房门口时,系统会给房间打电话,告诉客人去取东西。

这个机器人有一个摄像头和数个传感器,可以识别打开的房门,然后它会打开装有物品的储物桶的盖子。机器人顶部的平板显示器可以让客人为它的服务打分,而不用给小费。作为对积极评分的回报,机器人会当场跳一小支舞,然后才会离开。

也许这个新机器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是它可以独立上楼。当它走到电梯时,会发送无线指令让电梯开门,然后进入电梯轿厢,它还会主动避让,以免挡了其他乘电梯的人的路。

当返回大堂后,Botlr 会到充电站去充电,同时等待下一次服务。

Savioke 由斯蒂夫·卡森斯(Steve Cousins)在去年创立,他曾在 IBM 和施乐帕克研究中心(Xerox Parc)担任研究经理,后来在硅谷一家机器人实验室 Willow Garage 担任总裁和首席执行官。Willow Garage 由斯科特·哈桑(Scott Hassan)创立于 2006 年,他编写了 Google 的第一代搜索引擎。

卡森斯说,在和喜达屋达成协议,为其部署传送机器人之前,Savioke 对许多服务产业的应用感兴趣,比如辅助生活设施和酒店设施。公司不愿透露该款机器人的成本有多高。

和麦吉尼斯一样,卡森斯绕过了机器人替代人的问题,他指出,公司一直秉承“造有人性的机器人(Robots for humanity)”的理念。

“假以时日,我们希望能帮到所有人,特别是那些行动不便的人,”他说。他还说,他和许多经济学家一样,相信虽然技术会让特定的岗位消失,但总体来说,经济会继续增长,高科技会创造新的岗位。

他认为,自从社会开始采用自动化以来,世界上的工作岗位是有所增加的。

“如果真的想创造许多个工作岗位,可以禁止使用拖拉机,”他说。“这样,劳动力就会重返农场,但没人愿意这么做。”

但是,作为机器人在酒店的一种应用,他认为,自己制造的第一版传送机器人解放了酒店服务台的服务员,他们不用再跑上房间去,这样就能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为客人服务上。

Botlr 还会有自己的 Twitter 标签(#MeetBotlr),但卡森斯说,他不希望机器人技术的进展让机器人进化到像人类门童那样,想尽一切办法来得到高额的小费,或者一个肯定的评价。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