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从安藤忠雄到 Prada 秀场,水成为钟情元素

胡莹2014-08-15 17:21:49

传统意义上的水元素表达已经跟不上现代建筑发展的节奏,大师们拼了命地找出各种新玩法,库哈斯的建筑事务所甚至把水元素搬上了Prada的秀场。

今年 10 月,巴黎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 )艺术基金会大楼将揭幕,巧的是,这又是一座建在水上的建筑。

在建筑空间的设计营造中,水元素如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不管是从心理层面还是审美层面来考量,被大范围水域装饰的建筑看上去都显得更为壮观与动感,亦显出空灵的味道,这也使得建筑设计师们愈发喜欢用“水”这一元素大做文章。

就像植物的功能一样,由于水的自然特性与可塑性,水景已成为现代城市建筑内不可缺少的衬托元素,同时也能够为繁忙重压下的都市人带来舒缓压力的感觉。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如果建筑师们都喜欢将水景看作是建筑景观的一种补充,认为这种阳刚与阴柔有机融合共同形成的美学应该被广泛使用的话,水元素的设计恐怕只会流于庸常。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 Barbican Art Centre )选址在一片湖泊旁,孟加拉国议会大厦( Bangladesh parliament building )也坐落在人工湖畔,知名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 Santiago Calatrava )设计的艺术科学城( City of Arts and Sciences )就建在流经瓦伦西亚市的杜利亚( Turia )河床上。

如何才能创新水元素的使用呢?建筑师们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

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很早就注意到了建筑与自然环境融合的议题。美国得克萨斯州的沃斯堡现代艺术博物馆算得上令安藤忠雄名声大噪的一部作品,同时也是他将水元素运用地最为淋漓尽致的一座建筑。

沃斯堡现代艺术博物馆由五座长长的平顶展馆组成,站立在一大片铺满碎石子的水池中。整个建筑采用混凝土与玻璃的双重表层构造,周围的水池刚好能倒映出其优美的外形。安藤忠雄巧妙地利用了玻璃与水的视觉相似性,两者恰到好处地互相呼应,平静的池水影映出空间,恰如玻璃反射着水面。在巨大窗户的映衬下,艺术品与展览空间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地。

沃斯堡现代艺术博物馆体现了安藤忠雄对于建筑边界最细致的关注,他这样解释自己的设计理念:“将玻璃当作墙壁,就有了实际存在的屏障,它可以作为一种保护罩,与外部分隔开来,但从视觉上却并没有明确地划分室内室外,从水面反射出来的光线透过玻璃照到内部的墙上,就模糊了建筑与周围环境之间的边界。”

安藤忠雄对水元素的偏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的另一个作品——为伦敦康诺特( Connaught )酒店设计的水景“ Silence ”。环绕两棵大树而建的圆形水塘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内藏玄机。两棵树根部的底座每隔 15 分钟就会喷发出缭绕的水雾,布满水塘的圆形玻璃镜片内含光纤,一到夜晚就会照亮整个水池。

另一个典型的水元素使用案例是位于重庆北部高新园区的棕榈岛项目。这是重庆棕榈泉地产携手澳大利亚设计公司 HASSELL 打造的作品,由 HASSELL 负责设计棕榈岛的建筑及周边景观。

棕榈岛其实是 6 个独立的餐厅,分布在独立的 5 个建筑体里,全部沿两个湖泊而建。HASSELL 正是想利用重庆两江交汇的城市特色,在建筑景观的设计上注入了水元素。6 个餐厅既可以一面享有自然的江景,另一面又享有人造水景打造的私人庭院空间,HASSELL 通过打造无边界的水池,将人造水景与自然江面在视线上连成一体,给人以建筑漂浮在水面的视觉印象。

重庆是中国最热的城市之一,因此为顾客创造一个舒适的环境同样也是设计的要点,整个建筑周围水面上的微风极大地帮助了建筑内部实现通风冷却,降低室温的同时,亦能减少能源使用。

建筑设计师对水元素的妙用,同样体现在2015年的Prada春夏男装发布秀场上。库哈斯创立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 OMA )为 Prada 的秀场设计了一个大型的水池,秀场中,水面周围以棕色地毯环绕,模特的走秀台则伸展到了整个蓝色水面。

与大多数建筑师擅用水的自然浮动特性来做文章不同,OMA 反其道而行之,将秀场的整个水面处理为一个冷色调的蓝宝石静态水面,重新定义了 T 台的风格,打造出意想不到的梦幻氛围,为整场秀增色不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