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日本語」2015年的这些流行词,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日本

陈思吟 2015-12-08 01:00:42

2015 年日本流行词评选的候选词汇出炉。从几个词看出一个国家的变化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1.爆买(爆買い)

作为日本最有影响力的流行语榜单,《现代用语的基础知识》选出的年度“新语·流行语”是“爆买”,日本电通选出的年度话题第一位同样是“爆买”,跨国买买买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别人家流行语的第一位。根据日本观光厅的调查,70% 赴日的中国游客会在药妆店购买化妆品与药品。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莫过于松本清,松本清早在2007 年就开业界先河率先支持银联卡支付,现在免税商品销量占总销量的 10%,达到了 265 亿日元。为了进一步推进免税商品的销量,松本清在游客众多的银座·有乐町、幕张奥特莱斯、羽田机场开设了更加面向外国游客的药妆店,甚至还参加了中国人本土的“爆买”节日双十一。

中国游客带来的“爆买”热潮还印发了一些有趣的现象。今年 9 月,小林制药秘密生产了 1 万箱金色包装的退烧贴,并专门在大阪心斋桥商圈的 19 家药妆店销售,小林制药还在包装上用中文写着宣传语“限量销售”。其实小林制药只是想测试一下中国消费者是不是真的如传闻所言喜欢金色,结果确实如此,金色包装的退烧贴比蓝色、粉色包装的同款卖得更好,现在小林制药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把金色包装加入产品线里。

又比如,中国游客“药妆店必买清单”上一定少不了马油,看了新闻的日本人不禁纳闷“马油真的那么好用吗?”一些人用了之后确实觉得马油保湿效果不错,敏感肌用了也不致敏,但还有些人等了几个月还是买不到马油。以马油品牌里最有名的“尊马油”为例,从马身上提取到制成一罐马油大约需要一年的生产周期,现在厂家的产能已经跟不上消费者们的“爆买”热情,再次受到日本消费者关注的马油也算是经历了一次“出口转内销”。

2.刀剑女子(刀剣女子)

2015 年日本最红的女性向网页游戏毫无疑问是“刀剑乱舞”,按照日本人“xx女子”的造词习惯,热衷“刀剑乱舞”的女玩家自然就是“刀剑女子”了。

我们曾在 3 月时介绍过该游戏,这个把历史上的名刀剑拟人成帅哥的页游到了年底人气依旧居高不下。由于“刀剑乱舞”的游戏模式与同一运营出品的“舰队 Collection”(把军舰拟人成妹子,国内爱称“舰娘”)相类似,难免有“舰娘”粉丝调侃“刀剑乱舞”创意不足,但不改变游戏模式只是修改了背景设定的“刀剑乱舞”能红到这个份上恰恰证明了一件事:在此之前的女性向页游市场是多么的贫瘠。

萌上了刀剑的“刀剑女子”也只能用“拼”来形容。游戏中有个名为“三条”的刀派,这个刀派留存至今,众多“刀剑女子”千里迢迢跑去位于奈良县只为一睹三条后人的刀铺,还有人去体验三条家的冶炼道场打造属于自己的刀……8 月,周边厂商寿屋发售刀剑乱舞限定周边,6000 名“刀剑女子”组成的长队从秋叶原站排到了御茶水站最后更是惊动了警察驱散排队人群。

“刀剑女子”的热情足够高,各地的博物馆、美术馆、神社也同样会玩。东京国立博物馆应“刀剑女子”的要求展出了“三日月宗近”、“狮子王”等出现在游戏里的刀,更效仿 AKB48 总选举玩起了“刀剑总选举”。京都国立博物馆不甘落后,邀请“刀剑乱舞”中的声优为名刀展担当语音导览器的解说配音工作。

“刀剑乱舞”的走红还促成了一件“大事”,德川与丰臣跨越历史鸿沟实现了不可能的合作,德川美术馆与京都丰国神社为各自所藏的刀推出了合作周边,在德川美术馆 Facebook 上还出现了德川家与丰臣家家徽握手的海报……我们也曾介绍过当下日本动漫产业链十分流行的 2.5 次元舞台剧热潮,是的,作为一个只需要点击鼠标的页游,“刀剑乱舞”也要上演舞台剧与音乐剧了。

3.Love Liver(ラブライバー)

日本现在最红的女子组合非 AKB48 莫属,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最红的女子组合必须是“μ’s”。“μ’s”是手机音乐游戏“Love Live!”中的一个组合,今年为“μ’s”成员配音的声优们要登上 NHK 红白歌会的舞台唱歌了。

“Love Live!”讲述高坂穗乃果等 9 名女生为了阻止学校被废校的命运,组成偶像组合“μ’s”来提神学校知名度,期间女孩们跨越了种种困难的故事。“Love Live!”从手游起家,后被改编成动画,2015 年 6 月剧场版动画上映,上映 150 天票房达到 28 亿日元,这是深夜动画迄今为止创下最好的票房纪录。因为人气实在太高,NHK 还罕见地决定重播“Love Live!”动画。不难发现,“Love Live!”的故事情节简直一点儿也没有新意,单凭女孩子们人物设定可爱、歌好听已经无法解释为什么“Love Live!”会这么红。一般来说动漫宅对于喜欢的作品无非买书买碟买周边,“Love Live!”能有现在的人气很大一部分原因可以归结到二次元与三次元的无缝衔接。声优们会“μ’s”的名义在三次元里举办演唱会,“Love Liver”可以像在游戏里为她们打歌一样支持她们,脑内的喜欢从幻想变为了现实。

“μ’s”要上红白的新闻一出,Twitter 上立刻炸开了锅,“Love Liver”独特的 live 礼仪或需要被全日本人民所知晓了。“Love Liver”在看 live 时统一挥舞荧光棒做一样的手势,当声优们在唱歌时抛出结合作品梗的口号,台下的“Love Liver”会一齐高喊出回应。对一般人来说这样的行为着实有些费解,但对“Love Liver”而言这是最能表达他们喜爱之情的方式。

4.职业女友(プロ彼女)

早先艺人国分太一、高岛政伸在宣布婚讯时都提到自己的另一半是“一般女性”(即圈外人),不少粉丝不禁开始脑补说不定自己能够成为偶像结婚时提到的“一般女性”,随笔作家能町 mineko 直言“人家那是职业女友”。

“职业女友”需要具备这样几个条件:

  1. 只与艺人或者运动员交往
  2. 本人没有名气,哪怕曾经当过模特也绝不留下能被人肉到的痕迹
  3. 搜不到本人的博客
  4. 在媒体报道中被定义为“一般女性”
  5. 作为女友也是职业级的
  6. 与职业女友结婚后艺人的人气会上升

首先“一般女性”自然不完全是远离演艺圈的女性,其中不少人曾经当过艺人或者模特(再不济当过杂志的读者模特),电视台职员、大公司的宣传、在艺人出没的高级料理店工作的女性也很容易成为“一般女性”。

从“一般女性”成为“职业女友”则需要能忍,人气男演员西岛秀俊在与“一般女性”女友结婚后透露了自己非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择偶要求:允许自己专注于工作、不能一起去看电影、会为了自己的目标拼尽全力、做不到一直在一起、不会试图去理解女性的心理、一个月不发短信联系也不会在意、一个半月不说话也能够忍耐,简单来说就是要接受自己被隐形的事实。对日本演艺圈感兴趣的人或许都知道像杰尼斯事务所这样的男性偶像经纪公司不会轻易允许艺人结婚,日本演艺圈有一条潜规则就是:当男艺人女粉丝较多时,公司更赞成艺人与具有“职业精神”的“一般女性”交往,艺人与粉丝间存在着模拟恋爱的成份,一旦艺人与某位女艺人恋爱,粉丝难免将自己与这位女艺人进行对比产生抵触情绪,而“一般女性”则能规避掉这个风险。

5.火花(火花)

2015 年搞笑组合“Peace”成员又吉直树获得了芥川赏震动日本文坛,得奖作《火花》也是他的处女作。或者这么打个比方来增进理解,于谦老师第一次写小说就拿了茅盾文学奖。

又吉直树平时的爱好就是读书与音乐,个人收藏了 2000 本书与 2000 张专辑。或许优秀喜剧演员的内心都住着一个更为压抑的自己,又吉直树最喜欢的作家是在自虐颓废的文笔中寻求自由与解放的太宰治,就连手机桌面都是太宰治。芥川赏评委会委员山田咏美如此评价又吉直树的《火花》:“我们并没有去谈论他的艺人职业。形形色色的人生体验、焦躁感,这些人生价值都体现在又吉君作品的一字一行中。”不能否认搞笑艺人拿文学奖还是能激起人们的好奇心的,日本出版物代理机构“日本出版销售”于 12 月 1 日公布了日本年度十大畅销书,又吉直树的《火花》发行量达到239 万册,成为日本 2015 年最畅销的书。在日本亚马逊《火花》的评论下,有人称赞“这是本完成度极高的纯文学作品”,也有人表示“没有到可以拿芥川赏的程度,实在是被过誉了,从文笔来看还太过稚嫩。”不过这不影响影视剧界改编《火花》的热情,日本 Netflix 就宣布要制作独家播放的电视剧版《火花》。

6.奥运会会徽事件(エンブレム)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应该不会是一届平凡的奥运会,主体育馆因为预算问题陷入了多方踢皮球大赛,会徽也因为涉嫌抄袭聚焦了众多目光。

2015 年 7 月 24 日,在这个距离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举办还有整整 5 年的日子,主办方在东京都厅公开了由佐野研二郎设计的奥运会会徽。看到奥运会会徽的那一刻相信大部分人的感想是这样的:日本的设计水平不该如此……日本网友们也忍不住在 Twitter 上吐槽“这会徽也太普通了吧,还是 1964 年东京奥运会时的会徽好看。”如果只是普通得令人过目就忘,事情还不至于发酵到现在的地步,7 月 27 日比利时设计工作室 Studio Debie 宣称东京奥运会会徽设计涉嫌抄袭他们为比利时列日剧场设计的 logo。过了几天热心网友又发现奥运会会徽的黑、红、金的配色 idea 与一家西班牙设计工作室的作品有些类似,两家欧洲设计工作室的作品一合体那就是东京奥运会的会徽了。

7 月 31 日佐野研二郎通过奥组委表示“自己在设计时根本不知道媒体所报道的海外工作室的作品,所以不存在参考的问题。”8 月 3 日,比利时列日剧场致函东京奥组委要求停用涉嫌抄袭的奥运会会徽。有些着急的设计者佐野研二郎在 8 月 5 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拿出了原始设计图与衍生英语字体设计力证自己的清白,谁知这一举动更加激化了网友的不满,日本网友开始一一审查佐野研二郎设计团队以往的设计作品,结果发现其为三得利夏季促销活动设计的 30 种托特包里有 8 种涉嫌抄袭,三得利在几天后宣布暂停这 8 款托特包的增速。

8 月 14 日、8 月 28 日东京奥组会两次发表声明表示“相信原创性”,期间日本网友开始自发为东京奥运会设计会徽,“扒皮”行动也从未停止过,佐野研二郎团队越来越多的设计被认为涉嫌抄袭。终于在 9 月 1 日,东京奥组会宣布撤下佐野研二郎的设计。早前商标登陆加上撤下张贴在东京都内的海报用去了 5700 万日元,而 7 月那场发布会花掉的 6900 万日元也打了水漂,更让日本网友觉得无语的是当被记者问及会徽抄袭事件责任该由谁负时,踢皮球大赛 2.0 版再次上演了……东京奥运会会徽的新一轮选拔结果将在明年春天公布,重新走一次流程意味着钱还得再花一次。

7.北陆新干线(北陸新幹線)

2015 年 3 月 14 日,北陆新干线开通至石川县金泽段,日本北陆地区的居民等这条新干线开通等了 40 年,北陆新干线也被日本媒体认为是最后一条可以改变日本经济的新干线。

根据 JR 西日本的统计,开通半年后共有约 484 万人乘坐了北陆新干线,这比去年同期乘坐普通列车的人数多了 3 倍。其他各方的数据也都证明了新干线经济的力量,位于石川县金泽市的日本三大园之一的兼六园在北陆新干线开通后的半年里入园游客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40%。2015 年前半期晨间剧《小希》的背景地同样在石川县,剧中出现的轮岛市早市的游客数量也增长了 40%。根据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北陆支店的预测,北陆新干线每年约能为石川县、富山线分别带来 124 亿日元、88 亿日元的经济利益。

北陆地区是日本著名的暴雪地带,更以新鲜肥美的海鲜闻名,这让人不禁联想起北海道,巧合的是北海道新干线将于 2016 年 3 月 26 日贯通至北海道函馆市,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日本人对北海道新干线的兴趣远不及北陆新干线。小松机场远离金泽市市中心,从东京搭乘飞机前往金泽费时费力,而乘坐北陆新干线只需 2 小时 10分,便利性不言而喻。乘坐北海道新干线前往函馆要花上 4 小时 10 分,乘飞机只要一个半小时,更重要的是函馆机场距离函馆市中心仅有半小时车程,北海道新干线要想再现北陆新干线的成功难度不小。

8.不用捏的饭团(おにぎらず)

日本最大的食谱网站 Cookpad 于 11 月 30 日公布了年度料理――“不用捏的饭团”。传统日式饭团讲究力量的恰到好处,太过用力的话饭团就会因为饭粒过于紧实而不好吃,而且捏完饭团两手粘粘的也挺麻烦,“不用捏的饭团”就解决了这两个问题。

“不用捏的饭团”最初出现在美食漫画《妙厨老爹》中,漫画里的爸爸因为早上不够时间给儿子做便当急中生智想出了这样的快手料理。“不用捏的饭团”的做法很简单,在海苔上放适量米饭与馅料(玉子烧、午餐肉、蟹肉棒等等一切你想得到的食材都可以放),再用勺子将食材向四周铺开,接着把海苔的四个角包起来,最后将包成方形的饭团切开即可。“不用捏的饭团”不需要用手接触饭团更加卫生,露出来的切面看起来十分漂亮,把这样的饭团放进便当盒里小朋友们也更乐意吃。而对不太做菜的人来说,这道料理实在是不需要什么做菜手艺,不用开油锅就能轻轻松松做出好看好吃的料理有助于提升做菜的自信。

当然了,有追求的吃货们也在追求怎么做出更高级的“不用捏的饭团”,Cookpad 就评选出了第二届“当地不用捏的饭团”,吃货们发挥智慧把当地美食与时令蔬菜放进饭团里,感觉更加好吃了!

9.同性婚姻(同性婚)

2015 年 3 月,东京都涩谷区与世田谷区宣布允许年满 20 岁的同性伴侣获得能够证明双方关系的伴侣证明书,这也是亚洲的第一例承认同性伴侣的地区法规。尽管日本并不允许同性婚姻,但居住在涩谷区与世田谷区并持有伴侣证明书的同性伴侣在租房、探病时可享受家族待遇,并可以申请面向家庭的区营住宅。涩谷区相关人士表示:“如果营业机构违反该法规,区政府将会公开业者的名称。证明书不具有法律效力,是与宪法下的婚姻截然不同的制度。”

11 月 7 日,居住在涩谷区的东小雪与増原裕子在成为了涩谷区第一对拿到伴侣证明书的同性伴侣,两人还在挂着彩虹旗标带的涩谷八公犬像前合影留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増原表示“感谢所居住的地方能够认同我与伴侣的家族关系。因为这只是地方自治团体的行为,还有很多证明书无法解决的问题存在。希望能以自治体的举动为契机引发国民间的讨论,并希望日本能早日允许同性婚姻。”

日本文部科学省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在 3 月针对 2600 名 20-79 岁的受访者进行了同性婚姻的调查,其中 51%的受访者表示赞同同性婚姻,调查显示男性年龄越高对 LGBT 群体抵触情绪越大。无独有偶,路透社的调查也显示日本年轻人对LGBT 群体宽容度较高。日本并不存在宗教压力,但由于长期的认识缺失导致日本 LGBT 群体无法走在阳光之下,要想提升全社会对 LGBT 群体的关注应当从年轻群体入手。

10.大阪都构想(大阪都構想)

今年日本流行语的一大特色就是政治色彩颇为浓厚,除了修宪问题之外最受瞩目的莫过于“大阪都构想”,2015 年 5 月,闹得沸沸扬扬的“大阪都构想”最终以失败告终。日本现行的是“一都一道二府四十三县”行政制度,大阪市属于政令指定市(类似于直辖市)在很多问题上具有自主权,但矛盾的是大阪市又隶属于大阪府,“府政”与“市政”的纠葛时而会产生浪费行政资源的“双重行政现象”。“大阪都构想”的最终目的就是将大阪市从大阪府独立出来,形成与东京都类似的“都―区”管理体制。

除了减少不必要的行政浪费,“大阪都构想”还有个目的就是提升大阪的竞争力。日本有档名叫“月曜夜未央”的综艺节目专注拉各地仇恨,节目组跑去问大阪问大阪市民“日本三大城市是哪三个?”,不少人脱口而出“东京、大阪、横滨”,跑去横滨又问了横滨市民同样的问题,横滨市民给出的答案是“东京、横滨、大阪”,最后的结果是大阪市民被“打脸”了,日本现在的第二大城市确实是横滨市。

横滨能成为日本第二大城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离东京特别特别近。阪神大地震重创关西地区经济,加之近年来日本各地都面临着资金、人才全往东京集中的问题,东京一极化严重削弱了地方经济的活力。 自古以来是日本商业之都的大阪希望能借“大阪都构想”重振大阪经济。与大阪同为政令指定市的横滨也在推动特别自治市制度,横滨市希望能够独立于神奈川县以增加税收(目前的情况是横滨市民需要交一份神奈川县民税与一份横滨市市民税)。虽然“大阪都构想”轰轰烈烈地失败了,但大阪维新会已经开始计划发起第二次投票,日前《朝日新闻》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 41%的大阪市民赞成“大阪都构想”。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