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艾滋病日,一个叫(RED)的公司将你熟悉的那些东西都变红了

许冰清 2015-12-02 20:36:50

让品牌在捐钱的同时赚到更多钱,(RED)红了

12 月 1 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不过这几年,这个日子变“红”了——字面意义上的红。

如果当天你打开苹果官方的页面,你会看到一批用了鲜红色配饰的 iPhone、iPad、Beats 耳机 和 Apple Watch 从眼前闪过;

一年前的今天,苹果不仅让自家商店中最受欢迎的 25 个应用换了红装、并添加了特殊功能,还在全球范围内挑了一批门店,把纯白的公司 Logo 都涂红了。

今年加入变红大军的,还包括估值一路膨胀的创业公司 Snapchat 和 Uber。

Snapchat 在应用内新上线了三款抗击艾滋病主题的照片滤镜,和“阅后即焚”的模式类似,这些滤镜只能在全球各地的 12 月 1 日当天能够使用。

Uber 的模式则是(有点)简单粗暴的捐钱:12 月 1 日在全球超过 150 个城市使用 Uber 服务时,都可以选择在正常的车费之外,额外捐个 5 美元给抗击艾滋病的专业组织 Global Fund。至于红的部分,就是已经被玩过很多次的小车图标啦。

变“红”的还不止这些——去年我们报道过笔记本品牌 Moleskine 限量推出的红色文具组合,比常规商品贵,但照样有人买;Nike 将一款经典外套做了改良,变成了红色呢料+黑色皮袖的组合;Converse 的 Red 系列很容易辨识:第一对鞋孔是红色,其他的是白色(这鞋还挺好看的)。

这些东西背后,都是那个名叫(RED)的公司(是的它们与生俱来地带着括号),其创始人一位是 U2 乐队的主唱Bono,一位是慈善团体 DATA 的主席 Bobby Shriver。自 2006 年建立起,(RED)的运营模式就没有变过:在全球的众多品牌中寻找合作伙伴,将一些经典产品加入(RED)系列。

这些被选中的商品,会在设计中加入漂亮的红色元素,同时保证与原先一样的产品品质和价值。每年 12 月 1 日前后,各大品牌自行推荐这些商品,销售额中的一部分(10 美元,或是销售利润的 40%~50%)将通过(RED)转捐给专业慈善机构 Global Fund,用于改善非洲地区的艾滋病状况。

(RED)一直对外强调,自己既不是一个慈善机构,也不是一个商业机构,更好的说法应该是“商业模式”、或者“品牌增值服务”:对大公司的产品进行改造,让其同时具有品质、设计和社会责任等多种价值,这可比单纯的捐钱、或是借机搞促销酷多了。

而且,(RED)这个品牌不属于任何一个企业或团体,只授权其他品牌生产和销售印有(RED)标识的产品。这意味着,销售商品得来的绝大部分利润,依然是公司自己的;如果设计大受欢迎,还可能从中获得更高的收入——这就是品牌与(RED)合作的动力。

因为这一想法太过新奇,两位创始人在计划公布前,花了 3 年时间,才成功地游说了 GAP、阿玛尼、匡威和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四大品牌加入到(RED)品牌的合作中。2006 年,包括运动鞋、墨镜、T 恤和红色信用卡在内的第一批试水商品在英国上市,2 个月内就筹集到了 1 亿美元的资金。

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Bobby Shriver 就曾谈到他们与 GAP 的第一年合作:“Gap 曾经想把销售(RED)T 恤所得的利润全捐给我们。但我们希望 GAP 能通过(RED)赚钱……如果人们因为(RED)销售产品大赚一笔,慈善捐赠的经济来源才会变成可持续的。”

根据 Devex 公司的统计,(RED) 本身就是目前一个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都拥有超过 100 万关注者的知名项目。如果加上星巴克、可口可乐、苹果、Uber、Youtube、Twitter、Google、Facebook 这些合作伙伴潜在的媒体力量,这个数目将是 7000 万。

 GAP 甚至开始认真地将(RED)项目作为一个商业化产品,进行长线运作。目前,在 GAP 全球的 200 多家旗舰店中,都设有(RED)店中店。而最早的那款(RED)品牌 T 恤,已经成为 GAP 经营 35 年来销量最好的产品。

从实际的捐赠效果来看,(RED)的模式无疑十分成功。在(RED)出现前,整个全球商界在 4 年时间里仅仅为 Global Fund 捐出了 500 万美元。而根据(RED)在其网站上公布的数据,他们在 10 年时间内的总募资额已经达到 3.25 亿美元,并帮助了 6000 万名非洲艾滋病患者。

其中最大的捐助者,还是苹果公司。在 2014 年的那一场红色推广活动中,苹果就筹集到了近 2000 万美元资金;如果加上之前数年的合作,总捐款额已经接近 1 亿美元。

事实上,不管是新增感染人数还是死亡数,艾滋病近年在全球的扩张趋势都明显放缓,甚至还出现了“功能性治愈”艾滋病的案例。但这距离 2030 年基本消灭艾滋病的目标,其实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意味着,(RED)还得说服更多人去买买买。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