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谷大白话”说,大众娱乐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俗的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韩方航 2015-12-10 01:30:38

“虽然看上去很俗,但是里面也有一些深刻的东西。”

生活中的“谷大白话”一点儿不像那个在微博上讲着三俗段子的网红。
他看起来就是个憨厚耿直的东北大汉,个儿高,微胖,总是微笑。与此同时,他嗓音低沉,随口同他聊上几句,并不会生出什么乐趣。
难以置信,他在微博上成功地扮演了“谷大白话”。这个微博账号拥有超过 640 万的粉丝,同名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也时常超过十万。
2011 年 2 月,“谷大白话”第一次在微博上发布了《囧司徒每日秀》,《每日秀》主持人 Jon Stewart 的别名“囧司徒”就是从他那儿传开的。之后,“谷大白话”在中国几乎成了美式脱口秀的代言人。
“谷大白话”最初好奇的是,这档叫《囧司徒每日秀》为何在美国无人能敌,从 2004 年开始,“谷大白话”注意到,每年,它总能拿到美国艾美奖的“最佳脱口秀类综艺节目”奖,而和电视剧相关这些奖项的得主却总是风水轮流转。

“谷大白话”那时候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看起美剧来得心应手,他找到了《每日秀》的原版视频。“但是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崩溃了,完全看不懂。”

看不懂的原因有很多。语速快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在美国,温文尔雅的拉里· 金脱口秀时代也过去了,新一代美国人用来晚间娱乐的节目充斥了大量的俚语俗语,它辛辣却又隐晦地调侃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主持人每讲一个笑话就包含至少一个梗。

节目里的人哈哈大笑,“谷大白话”却感到一头雾水。

得想个法子。“谷大白话”首先想到的是靠 Google 翻译,但很快这种简易的跨文化翻译工具被证明并不可行。“谷大白话”开始花时间去琢磨美国的新闻节目,脱口秀调侃的东西时常是当下热点,某地的一位官员要是无意间在接受采访时说了蠢话,囧司徒八成不会放过它。

看明白了所有的梗,“谷大白话”打算给别人“安利”了。他也开始着手翻译这些脱口秀。一个神气活现的“谷大白话”正在诞生 ,但在此之前,他得在翻译的过程中尽量保留脱口秀的段子的笑点,在这件事上,任其发挥的空间自然比美剧字幕组的更大。

“谷大白话”常说的一个例子就是,2012 美国总统大选时,共和党候选人 Rick Perry 在电视辩论时突然忘词,被各大脱口秀称为“brain fart”。这个词的原义是指“大脑突然梗住,想不起要说的事情”。谷大白话做了自己的解读:“如果翻成‘大脑梗塞’,太生硬直白,而翻成‘大脑秀逗’,虽然口语化但没能表达出 fart 的搞笑含义——我的译法是:大脑嗝屁。”

不太文雅,却大受欢迎,这段视频的转发次数超过 300 次,当时还是 2011 年谷大白话没有那么火的时候。后来,谷大白话给自己的翻译总结了一些原则,他称之为“归化”,用接地气的中文词汇来表达英文的意思。除了利用谐音翻译的“囧司徒”,他还把 Taco 这样一种墨西哥玉米卷的食物被翻译成了肉夹馍;而华盛顿则变成了“花生屯”。这个词取自“华盛顿”的谐音,但听上去却像一个中国农村的小村庄的名字,土得掉渣了。

谷大白话让“囧叔”“扣扣熊”这些在美国知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在中国也拥有了众多粉丝谷大白话让“囧叔”“扣扣熊”这些在美国知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在中国也拥有了众多粉丝

一种针对“谷大白话”的批评是,他太三俗了。

“谷大白话”火起来的过程正好赶上了新浪微博最好的时代。从 2009 年正式上线开始,微博渐渐吸引了一大批明星和“公知”,这些人又带动了大众用户的参与。整个 2010 年,新浪微博每个月新增的用户在 500 万到 1000 万之间。那时候,微博就像个小社会,自带社会热点。

“段子手”是其中一群颇受欢迎的人。他们意识到在这个新兴的社交平台上,人们更想找点乐子,而不只是看新闻。基于这种判断,“回忆专用小马甲”成天显摆他那条萌翻了的萨摩耶,“同道大叔”钻研星座,“使徒子”画漫画,还有“留几手”,他乐于发表那些几乎可以算作是人身攻击的点评。

“谷大白话”一开始还不是这样一个三俗脱口秀译者。2010 年刚开设微博时,谷大白话的微博看起来很杂。有类似于身高 255 厘米的男子娶了身高 76 厘米的姑娘这样的猎奇新闻,有介绍英语中的俚语这样的“长知识贴”,也有一些欧美娱乐新闻和美剧剧情梗概。

但在他推出大量美式脱口秀翻译之后,人们人快就把他也归到了“段子手”的行列中。在微博上,他还和包括马伯庸和使徒子在内的大 V 打得火热。他们结伴去逛纽约漫展,碰巧撞衫,使徒子还特地拍照上传到了微博。

这毕竟是个不那么讨人喜欢的标签,它是高级趣味的反义词。但“谷大白话”却大大方方地在微博简称上写道“There is no 俗 without 谷。”没有谷(大白话),就没有俗。试着用“谷大白话”的口吻来翻译这句话:老子就是俗。

谷大白话的微博;Justin Bieber、囧雪诺都是常客谷大白话的微博;Justin Bieber、囧雪诺都是常客

“大众娱乐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俗的。”谷大白话说,但他随即又补充说,“三俗是什么取决于你从什么角度来看。其实,三俗不是色情暴力,不是爱情工业小短片。就像美式脱口秀里的很多段子,虽然看上去很俗,但是里面也有一些深刻的东西。”只不过,这些东西囿于各种原因,不好明说。
广告商看到了其中的价值。和大多数段子手一样,“谷大白话”会在微博中植入广告,或者索性直推广告。这部分收回了在翻译脱口秀上耗费的时间成本。尽管“谷大白话”乐在其中,“看脱口秀,翻译压制,上传视频就是属于我的解压方式。”他说。
还有一些公司则更看重“谷大白话”对于美国流行文化的介绍。迪士尼就是其中一家。今年 8 月,迪士尼邀请”谷大白话“前往美国参加活动。他们希望“谷大白话”的粉丝——那些多少对美国文化有点儿兴趣的人——关注到更顶尖的美国文化:电影和音乐剧。后来,迪士尼又邀请“谷大白话”参加一个活动,在那里,《狮子王》音乐剧的导演 Julie Taymor 讲解了《狮子王》音乐剧的成功秘诀。
“谷大白话”呢,他看起来就像一个优等生,做笔记,积极提问。因为脱口秀的翻译,更大的世界正在向谷大白话打开。过去,他生活在深圳,是一位英语老师,现在他已经搬到了北京,甚至开始自己创业。当被问及创业究竟会做些什么的时候,谷大白话又变回了那个憨厚耿直的东北大汉:
“现在还不方便透露,等到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告诉你。”他微笑,声音低沉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