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用猎杀本·拉登的工具来管理投资

Quentin Hardy2014-08-07 16:27:03

一些新公司开始以类似间谍图解通讯关系网络的方式,渗透、掂量资产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控股公司之间的关系,判断投资组合会不会砸。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加利福尼亚,山景城

一些曾帮助中央情报局解决过问题的工程师正在迎接新的挑战:判断世界上你能想象到的每项投资的价值。

五年前,他们开创了一家名为 Addepar 的公司,目的是提供清晰可靠的投资资产信息,主要是养老金、投资基金和家庭财富之类内部情况日益复杂的资产。Addepar 以类似分析间谍通讯网络的方式,来掂量那些资产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控股公司之间的关系,判断投资组合会不会砸。

职业财富经理将会接触到越来越多的大数据公司。去年春天,Addepar 募得一大笔资金来加入这一大潮。它并非唯一将大数据引入投资组合报告的公司,但它的腕儿让它脱颖而出。

“最根本的财务问题当中有一条是‘我拥有什么,这一切值多少钱?’”Addepar 首席执行官 Eric Poirier 说,“‘我的风险是什么?’变成最棘手的难题。”

Addepar 的财富经理用户名单是机密,但 Poirier 先生说名单已经囊括从 Joe Lonsdale(创办该公司的高科技亿万富翁)、Iconiq Capital 公司(打理着 Facebook 联合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的部分财务)到家庭办公、银行、养老基金的投资经理们。

“在这个州,有些人会越来越富有,”Joseph J. Piazza 说,他是 Robertson Stephens 有限责任公司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这位旧金山投资顾问通过 Addepar 的软件管理着约 5 亿美元资产。他说十年前,“或许会出一个拥有五千万美元的年轻创业家。现在这个数字可能有 10 倍之多,而且他们都是深思熟虑又肯冒大风险的人。”

投资行为曾经是一个关于股票、债券、现金的相对简单的世界,或许再加上些不动产。但放松管制、全球化、计算机意味着有更多选择。对于富有的人而言,这可能意味着金融衍生产品、私募股权、风险产品、海外市场以及其它许许多多选择,例如收藏品和比特币。

对于华尔街交易大厅的所有计算机而言,许多金钱管理方式老派得令人惊讶。风险投资者们或许会投资尖端技术,但他们有时候依然要按季度传送纸质报告。金融托管们,这些帮助人们操盘证券的人,往往使用定制的计算机系统。这样就很难将这项系统里的交易与另一项系统里的交易相比较。

“市场变得比过去复杂得多,”David G. Tittsworth 说,他是投资顾问协会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这一贸易组织有 550 家企业注册。“有钱人对于财富、商品、可选择的投资项目胃口变大了。要帮助他们让公司保持在既定的路线上,他们在这方面的需求很强。”

Poirier 先生今年 32 岁,这位土生土长的新罕布什尔人 14 岁就开始了编码业务,那是在他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之前。Poirier 2003 年到 2006 年在雷曼兄弟公司工作,分析固定收益产品。后来这家华尔街公司因为对自身风险管理不善而败落。“为了弄明白一个行业,我得在一打不同的计算机系统下工作,涉足人们不太了解的多项不同人机交互。”他说。

之后他接受了在 Palantir Technologies 的工作,这家公司的创立宗旨是帮助军队和情报机构理解迥然不同且不完整的数据。他加入公司后为 Palantir 建立了商业业务,比如为 JPMorgan Chase 公司的次级抵押贷款投资这样的事情控制风险。

这两个世界之间具有很高的相似度,金融业没有特工、间谍和窃听卫星,却有市场、投资顾问和投资组合。这两个世界都充满定制软件,令每一项对数据库的分析独一无二。很难总结出真相。

甚至连“我拥有苹果公司多少股份?”这样的简单问题,也可能很复杂,比如说有些股份是公开持有,有些包含在创业基金里,要是这位富有的人是投资者的话,还有些被锁在被苹果收购的某家公司手上。

金融“与我进入情报体系所面对的曲线相同,”Poirier 先生说。“如果说答案取决于是谁在提问,那么你如何从由不同资源得出的不同信息里发掘出意义来?”

对于 Lonsdale 先生,Palantir 的创办人之一,这种相似性也是显而易见的。通过早前在 PayPal 公司的工作任期,他拥有数百万现金。Palantir 帮他成为帐面上的亿万富翁。他也认识很多高科技行业的年轻人,这些人对于该拿自己的钱怎么办毫无头绪。“财富管理是为 1950 年代设计的,而非这个世纪。”他说。

Lonsdale 先生 2009 年离开 Palantir,与 Jason Mirra 一起开创 Addepar,此人在 2009 年也是 Palantir 的雇员。“Palantir 没道理在这样一个领域雇佣二三十个人,”Lonsdale 先生说。Mirra 先生是 Addepar 的首席技术主管。Poirier 先生于 2013 年初加入,并在那年下半年成为首席执行官。

除了 Lonsdale 先生之外,Addepar 的早期投资者还有 Peter Thiel——PayPal 和 Palantir 都是他创立的。更多的钱来自Palantir 所关联的资金投资者。今年五月期间,Addepar 的一笔 5000 万美元资金的牵头人,是 David O. Sacks——这又是一员PayPal 老兵,他在 2012 年以 12 亿美元的价格将 Yammer 卖给了微软。其它投资者还包括 Valor Equity Partners,这家芝加哥企业也曾投资过 PayPal、SpaceX 和 Tesla Motors 及其他公司。

尽管公司出身名门,但 Mr. Lonsdale 表示拥有 109 位雇员的 Addepar 并不只是为富有的技术高管或家族财富服务的工具。他说,他们“只是早期采用者。”

Addepar 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Karen White 说,典型的客户至少在银行、股票经纪人或其他投资监管机构进行 5 到 15 项投资。

Addepar 的收费取决于要审阅多少数据。White 女士说 Addepar 的服务典型收费是 5 万美元起价,但基于涉及到的资金和投资变量,也可能高达百万美元以上。

Lonsdale 先生力图把财务资讯减少到一打数量的各自独立的部分,譬如价格变动,某个人持有某项目的百分比,这很像Palantir 追寻普通间谍活动项目的那种方式,比如查社会关系、炸弹制作技术等数据资源。

由于计算机系统会研究特定某项资产的表现行为,它就要从围绕可能产生的关系建立数据库开始,例如,债券市场危机对欧洲股市意味着什么。“大量计算机科学、机械研究,会被运用起来,”Lonsdale 先生说。“Palantir 给我们提供了经验。”

不少其他公司也在试图判定好多元化投资组合中的每一项价值如何。其中最大的一家,Advent Software,在 2011 年付了 7300 万美元给 Black Diamond,后面这家公司跟 Addepar 一样,采用云技术来提高其计算能力,并且更容易一次性对多个数据库进行分析。

“我们对这个难题敲敲打打 30 年了,”Advent 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Peter Hess 说,“现在变得复杂太多,科技资本也改变了大家对事物运作的期望。因为有苹果和 Google 存在,甚至连我父母都对科技能让事情变得有多容易抱有期望。”

翻译 张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