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一本小杂志怎么就挖到了迪奥前创意总监的离职内幕?

Vanessa Friedman2015-11-12 14:44:32

它的编辑说,要时间和人脉。还有,不写公关稿,这是声誉建立的基础。

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约两周前离开了 Christian Dior,踏上了作为了一个设计师探索世界的旅程,用一场平淡无奇的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个消息。在这场发布会上,他和 Dior 的管理层表达了他们对彼此的祝愿和尊敬。他们说,事情就是这样了,参与其中的人再没有一个做过更多访谈。

然而事实却是,西蒙斯在那之前已经接受过采访了。

就在这周,一本总部位于纽约,创刊才差不多两年的独立服饰杂志《系统》(System)(没错,就是关于时尚系统的杂志)平地一声雷,在精品杂志摊上掀起了一阵波澜(悄悄告诉你,它在巴黎东京宫书店和纽约买手店 Dover Street Market 的书架上可以找到哦)。封面故事就是对西蒙斯的采访,足足有 8 页纸那么多,同时还附有 100 多页于尔根·特勒(Juergen Teller)拍摄的西蒙斯在凡尔赛宫大厅的最后两场 Dior 时装秀的照片。

尽管这篇采访报道在西蒙斯离开 Dior 的新闻爆出前就已经写好了(Dior 不让媒体改写编辑的信和加结尾语),但是却已经十分接近你能够想象到的内容——关于西蒙斯离开 Dior 的内幕。而记者凯西·霍林(Cathy Horyn)曾是《纽约时报》的时尚评论员,现在也是《The Cut》杂志的王牌评论家。

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在2016年巴黎春季最后一场Dior发布会上。图片来源:Francois Mori/美联社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在2016年巴黎春季最后一场Dior发布会上。图片来源:Francois Mori/美联社

试想一下,西蒙斯一直在思考如何表达一些想法:“当你每年举办 6 个秀时,你的时间就不够用了”、“灵感没有潜伏期”,还有“技术上讲可以这么做,但是在感情上也可以吗?不行,因为我不是那种做事图快的人”。说到底,这段采访从 3 月持续到 8 月,历经了两个季节。正是在这个夏天,西蒙斯一直和 Dior 协商合同的事宜,最终他决定不和 Dior 续约。

事实上,这已经是《系统》杂志报道的第二个和东家解约的知名设计师。此前,该杂志的第一期封面报道就是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离开巴黎世家——而这篇报道还引来了巴黎世家的所有者开云集团(Kering)对盖斯奇埃尔的控告。

继那之后,第二个值得收藏的则是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和侃爷(Kanye West)的独立作品集那期。在这个作品集里,真人秀明星卡戴珊穿着裸色紧身衣裤、黑色长袜和棕色胸罩,她的丈夫则站在她的旁边衬托她。随后,摄影师特勒还用同样的姿势给自己拍了张照片。

这个杂志一共只发行了 6 期,每期只有 15000 份(目前最近的印刷量已经扩展到了50000 份),编辑部只有 4 个编辑(乔纳桑·温菲尔德、伊丽莎白·范·古特曼、艾丽西亚·涅捷尔斯基和托马斯·伦索尔),对于他们过去的业绩来说,这个情况的确是十分令人瞩目的。

所以它是如何做到其他时尚杂志做不到的事情的呢?

关键在于两件事。温菲尔德告诉了我们第一件事:“时间”。正如西蒙斯所说的,时间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奢侈品设计师都欠缺的东西。采访西蒙斯花了将近 6 个月,而且经历了无数次的会议才得出了采访主题,那就是做一个“聊天对话式”的访问,而不只是订一个酒店房间做采访。这是个让西蒙斯“倾吐心事”的好机会。

第二件事是范古特曼告诉我们的:私人人脉。在时尚界,凯文·培根主演的《六度空间》(Six Degrees)应该被称为《系统》杂志的《六度空间》才更恰当。

范古特曼说,当初编辑拜托霍林去采访西蒙斯,是因为他知道他们俩关系很好。霍林自己在杂志的第五期中就接受了采访(她同样出现在了最新一期的发行人栏中,不过她发电邮澄清这不是正式的安排)。在特勒的作品集中,有一张照片是古特曼在拥抱西蒙斯。2014 年,特勒就出现在了杂志的封面上。第一期杂志担任客座设计师的是造型师玛丽-艾美莉·索维(Marie-Amélie Sauvé),而她是盖斯奇埃尔多年的朋友。

作为杂志的的两个代言人,范古特曼和涅捷尔斯基同样代表了自己杂志主题在时尚界的标签:街拍摄影师的最爱。她们还常出现在各个活动的邀请函上。而杂志的艺术总监伦索尔还是 Dior 珠宝创意总监维多利亚·德·卡斯特兰(Victoire de Castellane)的老公。诸如此类的事儿还有很多。

出现在这本杂志中就像出现在最时髦的圈子中当中一样,或者正如《系统》还未出世时,菲欧娜·杜坎(Fiona Duncan)在时尚出版物《Bullett》里写的一样:“F.U.B.U.(For us, by us,我们是看客,我们也是作者)”。(古特曼说,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侃爷一直要求上杂志的原因,最后编辑们才想出了一个拍卡戴珊的计划。)你能感受到你身处一群朋友之间,而他们可能会带给你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古特曼表示:“这的确让人感到安全。”而她如今感觉到,杂志的出名可能会伤害到它的受访者,“但是我们依然不会写任何公关稿似的内容。”

如今这本杂志已经势不可挡,扩印已经提上了日程。范古特曼说,中国版的《系统》也已经开始动工了,他还计划在 2016 年将网站全面完善。

那下一个大的采访是谁呢?“我不知道,不过我打赌是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 Elbaz)”古特曼说。他最近被 Lanvin 解雇的消息震惊了时尚界,“这一定可能挖掘出很多故事!”

题图来自 kingofcouture.tumblr.com

翻译   is译社 蓝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