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1.25 亿美元,基地组织的人质生意

RUKMINI CALLIMACHI2014-08-01 19:27:32

“绑架并索要赎金已经成了今天恐怖组织最重要的财源,”美国财政部负责恐怖主义及财经情报的副政务司大卫·S·科恩(David S. Cohen)说,“每一笔交易都会催生下一笔交易。”而政府通常是以“人道主义援助”的名义支出的。

被囚禁之后的纪念品:哈罗德·伊克勒(Harald Ickler)是一位在德国生活的瑞典人,这是 2003 年他被劫为人质 54 天获救之后保留下来的物品。他当时是去阿尔及利亚沙漠探险,预计时间为 周,被后来成为基地组织正式分支的圣战者绑架。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马里首都巴马科电 – 3 只手提箱里装满了现金:共计 500 万欧元。

负责押送它们的德国官员乘坐一架几乎空载的军用飞机到达这里,并被匆匆带去会见马里总统。正是这位总统为德国提出了一个可以体面解决烦人问题的方案。

从官方的口径上说,德国原本计划把这笔钱花在为马里这个内陆国家的穷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上。

实际上所有各方都明白,这笔钱就是付给一个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据直接参与这次互换的 6 位外交官说,该组织挟持了 32 名欧洲人质。

手提箱被装到了皮卡上,一路朝北开了数百英里,进入了撒哈拉沙漠。在那里,后来成为基地组织正式分支的大胡子圣战者组织接过了手提箱,在沙地上铺了块毯子,把钱清点了一遍。2003 年的那次事件对双方都有借鉴意义。11 年之后,巴马科的这种移交方式已经成为了一套精心安排的仪式,全世界每年都会有数十次这样的移交。

6 月,哈罗德·伊克勒在他巴伐利亚米斯巴赫(Miesbach)的家中。在沙漠里当俘虏的时候,他常常想起郁郁葱葱的德国。

绑架欧洲人并索要赎金,已经成为了基地组织的一项全球生意,它为其在世界范围内的行动提供了资金支持。

尽管欧洲国家否认支付了赎金,但《纽约时报》调查发现,自 2008 年以来,基地组织及其下属组织总共拿到了 1.25 亿美元的绑架赎金,仅在 2013 年就收到赎金6600万美元。

在发布的新闻和声明中,美国财政部列举了赎金的数额,认为在上述时间段内,基地组织拿到的赎金总额达到了约 1.65 亿美元。

通过采访来自欧洲、非洲和中东十个国家曾经的人质、调停人、外交官和政府官员得知,这些赎金几乎全部是由欧洲政府支付的,它们通过代理人网络把钱送过去,有时还把它伪装着是发展援助资金。这位记者去年在马里完成美联社布置的任务时,发现了基地组织的内部文件,揭示了绑架生意的内部操作情况。

在它的早期,基地组织大多数的资金来自有钱的捐赠者,但反恐官员现在认为,基地组织用来招募、训练人员和购买武器的钱,现在都来自于为解救欧洲人支付的赎金。

说得再直接点儿就是,欧洲无意间成为了基地组织的担保人。

在邮件或电话采访中,奥地利、法国、德国、意大利和瑞士的外交部否认了它们付钱给恐怖分子的事。“法国当局反复重申,法国没有支付赎金,”法国外交部公关副总监文森特·弗罗赫阿尼(Vincent Floreani)说。过去参与过谈判的资深外交官则把为解救本国公民而支付赎金一事说成是痛苦的抉择:是答应恐怖分子的要求?还是让无辜的人被残忍地公然杀害?

但欧洲及其中间人继续支付赎金的行动,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循环。

“绑架并索要赎金已经成了今天恐怖组织最重要的财源,”美国财政部负责恐怖主义及财经情报的副政务司大卫·S·科恩(David S. Cohen)在 2012 年的一次讲话中说。“每一笔交易都会催生下一笔交易。”

而且此类交易的金额正在猛增:2003 年,绑架者可以从每个人质身上赚到约 20 万美元,现在已经涨到了 1000 万美元。据基地组织核心领导层二号人物最近的描述,赎金收入占到了整个组织全部收入的一半。

 “绑架人质是条捷径,”基地组织在阿拉伯半岛的领导人纳赛尔·乌海什(Nasser al-Wuhayshi)写道。“我把它看作是有利可图的生意和一个珍贵的宝藏。”

源源不断产生的收入规模巨大,以至于内部文件显示,5年前,当时还在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核心领导层就在监督着远达非洲的人质谈判。而且这些相隔数千英里的幸存者还划出了基地组织最主要的三个分支组织——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位于也门的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Al Qaeda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以及索马里青年党(the Shabab)——而且这三个组织也在协调彼此的行动,并遵守共同的绑架规则。(视频:剖析绑架2003 年绑架了 32 名欧洲人的武装人员拍过一个视频,里面显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为了最大限度降低给圣战者带来的风险,这些恐怖组织的下属组织都把绑架人质的活外包给赚取佣金的犯罪团伙。据曾经的人质和资深反恐官员称,谈判者能拿到赎金的 10%,这让处于地中海两岸的双方都很有动力,把整体的赎金金额推得更高了。

他们的生意经包括了逐步深入的谈判策略,先是长时间的沉默,在人质的后方制造恐慌,然后人质会在视频里央求政府加入谈判。

尽管绑架者威胁要杀掉人质,但通过回顾已有案例可以发现,过去 5 年里,在基地组织下属的组织绑架的人质中,只有很小一部分被杀害。这和 10 年前可不一样,当年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会定期把斩首视频上传到网上。现在它们意识到,让人质活下来,拿他们交换俘虏和现金,会更有助于推进圣战。

只有少数国家拒绝支付赎金,主要是美国和英国。虽然这两国都和激进组织进行过谈判——比如最近美国就用塔利班俘虏换回了鲍威·伯达尔(Bowe Bergdahl)中士——但当涉及到赎金时,两国的底线很明确。

这种态度会带来很可怕的后果。一边是数十位欧洲人被毫发无损地释放,一边是只有极少数美国人和英国人活着回来。还有几个特别幸运的人是自己逃出来,或者被特种部队救出来的。剩下的人要么被杀害,要么被无限期俘虏。

 “欧洲人必须把这事说清楚,”美国负责非洲事务的前助理国防部长维基·哈德尔斯通(Vicki Huddleston)说。2003 年德国第一次支付赎金时,她正担任驻马里大使。“这完全是两面派的政策。他们付了赎金,然后又说一分钱没付。这样做的危险性不只是助长了恐怖行动,而且让所有其他国家的公民处在了容易受伤害的地位上。”

石头下的信

2003 年 2 月 4 名瑞士游客,包括两位 19 岁的女性到阿尔及利亚南部旅行。23 日,在武装人员的吼叫声中,他们从自己的睡袋中醒来。拿枪的人让两个年轻姑娘用毛巾把头发裹起来,然后开着他们的旅行车,带着他们离开了。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另外 7 名在同一片地区旅游的旅行团也消失了。欧洲各国政府争相寻找本国失踪公民。

几周过去了,一架被派去扫描整片沙漠的德国侦察机返回时,带回了被遗弃汽车的图像。又过了几周,一位地面侦察员在望远镜里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

那是一封压在石头下面的信。

信上的字迹很潦草,在信里,一个少为人知的叫作“萨拉菲斯特布道战斗团(Salafist Group for Preaching and Combat)”的圣战组织列出了它的诉求。

拿着几把猎枪和老旧 AK-47 的绑架者又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抓了数十们游客,游客大部分来自德国,但也有来自奥地利、荷兰、瑞典和瑞士的人。尽管绑架者策划了最初的几次伏击,但似乎剩下的都是碰运气抓到的,比如一对来自奥地利茵斯布鲁克(Innsbruck)的 26 岁夫妇之所以被抓,是因为绑匪看到了他们煮意面时点起的篝火。

自 2008 年起,根据有报道的绑架案统计,至少有 1.25 亿美元的赎金被付给了基地组织。

付给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的赎金总额也达到了 9150 万美元。


注:赎金金额已被转换成了美元,使用的欧元兑美元的汇率是支付当年的汇率。赎金金额已根据通货膨胀进行了调整,因此为 2014 年的美元金额。

来源:赎金金额是通过采访来自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 10 个国家曾经的人质、调停人、外交官和政府官员得出的。2009 年-2010 年支付的绑架赎金金额依据的是西班牙最大的报纸《世界报》(El Mundo)上的报道


除了最初的几次绑架以外,绑架者似乎并没有一个计划。他们仅有的食物就是游客们自带的罐头。油箱里的油就是他们仅有的油料,当汽油用光以后,他们就把车一辆接一辆丢掉,逼着人质步行跟着。

47 岁的瑞典人哈罗德·伊克勒回忆说,当时他实在饿极了,当他发现了一些剩下的丹麦黄油曲奇碎屑时,就小心地把它们收在手心里,然后慢慢在嘴里把它们含化了。

来自瑞士下锡根塔尔(Untersiggenthal)的莱托·沃尔特(Reto Walther)是第一批被抓的人之一,他说:“他们抓住我们的时候,似乎并不知道该把我们怎么办,一切都是他们随机应变的。”

尽管绑架行动很业余,但圣战者还是击中了最软弱的地方。几乎没有人质反抗,当他们看到拿枪的人时,只是把手举了起来。虽然欧洲人的人数比绑架者多,但在有些人长达半年被囚禁的过程中,人质们从来没有试图逃跑,他们把这片有不祥之气的沙漠描述成“露天监狱”。

关键是,尽管欧洲各国的火力比杂七杂八的圣战者高出不少,但他们还是认为营救的任务太危险了。

圣战者想要武器,随后提出了无法被满足的政治诉求,比如撤掉阿尔及利亚政府。当一名 45 岁的德国女性因脱水而死时,受惊的欧洲官员才开始考虑把赎金包装成一笔援助款,以此作为损失最小的选择。

 “美国人一再告诉我们不要付赎金,而我们和他们说:‘我们也不想付,但我们不能置我们的国民于不顾。’”当时在阿尔及利亚担任大使的欧洲某国外交官说。他是 6 位直接经历了 2003 年绑架案的高级西方国家官员之一,他为本文确认了很多细节。由于相关信息仍在保密期,这 6 位官员均要求匿名。

“当时情况非常困难,”他说。“但最后我们还是在乎人的生命。”

“不只是一般罪犯”

这股圣战者在撒哈拉沙漠里的“事迹”并非没有被人察觉。

一年之后的 2004 年,一个叫Abdelaziz al-Muqrin的基地组织成员发布了一本绑架指南,里面盛赞了“我们阿尔及利亚的弟兄”成功进行赎金谈判的事。但与此同时,他也称赞了对《华尔街日报》记者丹尼尔·珀尔(Daniel Pearl)的处决。他于 2002 年在巴基斯坦被抓,9 天后被基地组织资深成员哈利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aikh Mohammed)斩首。穆罕默德被认为是 911 袭击的策划者之一。

数年后,基地组织发生了分裂,其在伊拉克的分支专门抓外国人,就是为了杀死他们。

在阿尔及利亚,绑架欧洲人的人走的是另一条路。

 

对于基地组织的人质来说,当时囚禁中的一些物品现在仍然有意义

他们留了 500 万欧元作为他们行动和招募、训练开展毁灭性打击的圣战者的种子基金。他们成长为了一支地区武装力量,后来被承认为基地组织网络中的正式分支,并被命名为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随着绑架赎金成为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他们调整和完善了绑架的流程。

2011 2 1 日,他们在阿尔及利亚南部的前哨发现了 53 岁的意大利游客Mariasandra Mariani。当时她正在用望远镜欣赏起伏的山丘。这次,绑架者打了一次“漂亮仗”。

Mariani 的导游最先看到了绑架者,于是喊她快跑。当绑架者的车加速朝他们开来时,她冲进了附近的一座沙漠平房,把自己锁在了里面。她什么都没法做,只能呆坐在垫子上,等着他们破门而入。他们把她扔进了一辆等候的汽车里,把她拷在了仪表盘上。在他们加速离开之前,他们还特地在她身边放了一块卷起来的毯子,这样靠近她坐的圣战者就不会意外与女性产生接触。

“你们是谁?”她问他们。

“我们是基地组织,”他们回答说。

如果说之前的绑架似乎没有成型的方案,那这次抓到 Mariani 的人花了几天时间绕了一个很明显的圈儿。每到汽油快用完的时候,他们就把车开到某个地方加油,在 Mariani 看来,这些地方都没什么差别,看起来像在月球表面。

在一株荆棘下,他们能找到满满一桶汽油,或者一叠用来替换被扎了的轮胎的备胎,而且他们从来没有缺过食品。

后来 Mariani 才知道,他们在沙地里暗藏了一条用 GPS 定位标记的供应线。

一天下午,他们在一个沙丘边上停了下来,圣战者下车,拿了一只铁锹。然后她就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突然,一辆皮卡冲了出来——他们在沙山里藏了一辆车。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们可不是一般罪犯,”Mariani 说。

沉默之声

几周过去了,抓 Mariani 的人告诉她,他们会让她打一个电话。他们开了几个小时车,到了一个白色的高原上。

几年前,他们公布诉求的办法还是在石头下面留一封信。现在他们有了卫星电话和许多个号码。他们给了她一段话,然后拨通了半岛电视台的电话。

意大利游客 Mariasandra Mariani 在她位于瓦尔的圣卡西亚诺(San Casciano in Val di Pesa)的家里。2011 年,她在阿尔及利亚被绑架,并被囚禁了 14 个月。她周围是她早先去撒哈拉沙漠的照片。

“我叫 Mariasandra Mariani,是那个被绑架的意大利人,”她说。“我现在仍然被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扣押着。”

意大利政府很快成立了危机应对小组,并开通了与绑架者的 24 小时热线。

在她被囚禁的 14 个月里,只要绑架者觉得自己没有被关注,就会在沙漠里支个帐篷,逼 Mariani 录一段视频,视频里,她被手拿武器的绑架者团团围住。

我们采访了 11 位曾经被基地组织在阿尔及利亚、马里、尼日尔、叙利亚和也门的分支组织绑架过的人质,他们叙述了类似的谈判情形,都会保持刻意的沉默。视频消息和电话沟通都不很频繁,往往一个月有一次。这种沉默是有意为之的,旨在吓住被俘者的家人,然后他们就会向政府施压。

在瓦尔的圣西亚诺的家里,Mariani  80 岁的母亲夜不能寐,不停地在沙发和电视之间走来走去。她年长的父亲也会突然间无缘由地哭起来。在法国,一位被在叙利亚囚禁了一年的人质的哥哥身体还发生了溃疡。

在欧洲的几个国家里,人质的家属都聚在一起给政府施压,让政府支付赎金。Mariani 最终和 2 位西班牙人质一起被释放,负责他们的谈判的调停人说,他们的赎金接近 800 万欧元。

来自基地组织的监督

大量打着基地组织的旗号、以索要赎金为目的的绑架发生在非洲,最近在叙利亚和也门也有发生。这些地区距离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的核心都有数千英里远。

但由基地组织发布的音频消息及其指挥官之间的秘密信息都表明,基地组织的高级头目直接参与了赎金谈判。

早在 2008 年,因为独自进行赎金谈判,一个劫持了两位加拿大外交官的基地组织头领就惹恼了他的上司。

去年记者在马里一座被圣战者遗弃的建筑里,发现了一封信,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在信里指责这位名叫穆赫塔尔·贝尔穆赫塔尔(Mokhtar Belmokhtar)的头领,说他只要到了“区区”70 万欧元(约 100 万美元)的赎金。信里说,之所以赎金金额低,是因为他没有听从在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领导层的指示。

2011 年被击毙前的最后一次广播中,本·拉登就基地组织在马里绑架 4 个法国人一事说了很多,明确说他正在密切监控着这些绑架事件。

去年在也门被劫持的人质说,谈判很明显在被远方的领导层控制着。

珍贵的商品

在基地组织实施的数十起绑架中,被处决的威胁一直悬在每个人质的头上,在视频里看到人质旁边站着的凶狠的拿枪的圣战者之后,这种感觉会更加强烈。

实际上,自 2008 年以来,只有少数人质——据《纽约时报》一位分析师统计只有 15% 的人质——被杀害或者死亡,有几个还是因为营救失误而死的。

人质代表的潜在收入,让他们变得十分金贵,闪失不得。在 2012 年写给自己非洲的圣战者朋友的信里,本·拉登曾经的个人秘书、现在基地组织二号人物写道,他在也门进行活动的预算中,至少一半来自人质的赎金。

“感谢安拉,至少大部分战斗的成本是由之前的战利品支付的,” 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头目纳赛尔·乌海什写道。“而战利品中的一半来自人质。”

以上为自 2008 年以来被报道过的绑架中,由基地组织及其分支机构索要的赎金总额,已换算为 2014 年的美元金额。


阿特发现,当他生病感染贾弟虫时,绑架他的人并不想杀掉他,而是有些担心,并马上给他拿来了药。

当 Mariani 在马里酷热的沙漠里得了严重的痢疾时,一名圣战者医生给她进行了静脉注射,并照顾她到康复。

在撒哈拉沙漠的另一个地方,圣战者用卡车运来了专用药物,为患乳腺癌的 62 岁法国女人治病。

“很明显,”阿特说。“对他们来说,我们活着比死去更值钱。”

但那些来自没有支付赎金的国家的人质就面临着严酷的命运。

2009 年,4 个游客从马里的音乐节开车返回尼日尔,绑架者超过他们的车,射中了他们的轮胎。人质中有一个德国女人、一对瑞士夫妇和 61 岁的英国人艾德温·戴尔(Edwin Dyer)。

从谈判一开始,英国政府就明确表示不会因为释放戴尔付钱。基地组织的北非分支限定了最后期限,后来又延长了 15 天。

“英国人让我最后一次传递一个信息,就是他们不会付钱,”布基纳法索一位参加了谈判的调停人说。“我警告他们说‘不要这么做’,但他们还是要我那么说。”

一段时间之后,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的公众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公报:“本地时间 2009 年 5 月 31 日晚上7 点半,英国俘虏艾德温·戴尔被处决。看起来英国政府根本不在乎它的国民。”

据一位出力参与营救的瑞士调停人说,在支付了据称达 800 万欧元的赎金之后,和戴尔一起被抓的瑞士人和德国人被释放了。该专家还说,同年,瑞士首都伯尔尼的政策制定者投票建立了一项国家预算,称是“为马里的人道主义援助而拨付的应急资金”。

戴尔是英国公民,但他人生的后 40 年都在奥地利度过,而奥地利是付了赎金的。在他 20 岁出头的时候,在山间小镇安特南-布海姆(Attnang-Puchheim)安了家。在戴尔被杀前数月,一对奥地利夫妇在马里被释放,他们的家离戴尔的家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据参与调停这次人质释放的马里议员 Ibrahim Ag Assaleh 说,奥地利向绑架那对夫妇的人支付了 200 万欧元。

在英国,伤心的戴尔的弟弟汉斯说,他哥哥的公民身份要了他的命。

“英国护照就是死亡证明啊,”他说。

欧洲的角色

调停人认为,基地组织的分支知道哪国政府会付钱。

在过去 5 年里由基地组织的正式分支绑架的 53 名人质里,三分之一是法国人。而像奥地利、西班牙和瑞士这样的小国在绑架发生地并没有大规模的侨民,所以都只占到总人质数的 20% 多一点。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已知只有 3 个美国人被基地组织或者它的直系分支绑架,占到总人质数的 5%。

“在我看来,很明显基地组织是瞄准了他们的国籍来的,”让-保罗·胡利耶(Jean-Paul Rouiller)说。他是日内瓦恐怖主义训练分析中心的负责人,还帮助瑞士建立了反恐计划。“人质是一种投资,除非你非常确定会有回报,否则不会投资的。”

美国财政部负责恐怖主义及财经情报的副政务司科恩说,美国财政部收集到的信息显示,在十年来数量逐渐减少的情况下,基地组织可能不再会绑架美国人了。

“我们知道绑架者要的是钱,他们会对支付赎金的政府和不支付赎金的政府区别对待,从而不再绑架不付钱的国家的人质,”2012 年,他在伦敦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智库论坛发表演讲时这样说。“最近为了索要赎金而绑架的趋势似乎表明,绑架者不愿意绑架美国和英国的人质,几乎可以说,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明白不会收到赎金。”

西方国家已经签署了大量的协议,呼吁停止支付赎金。在去年的 G8 峰会上,欧洲几个最大的赎金支付国签署声明,同意停止这种做法。但据今年获释的人质和资深调停人说,去年秋天,欧洲的政府——特别是法国、西班牙和瑞士——继续付出了几笔大钱,其中有一笔就达 3000 万欧元(约 4000 万美元)——这笔钱是为了解救在马里被劫持的 4 个法国人。

一位曾帮助营救过几位在撒哈拉被劫西方人的布基纳法索的总统顾问说,他总要面对强势的西方国家外交官,对方为了营救本国人质,经常要求释放关押在本地监狱的基地组织成员——这也是绑架者常常提出的附加要求。

“你难以想象西方国家让非洲国家承受的压力,”他说。“你们西方国家才是他们的命脉,是你们资助了他们。”

他说,现在装钱的箱子都不会在绑架国首都落地了。

出于安全考虑要求匿名的这位官员继续描述了赎金转移的情况。欧洲政府派人护送现金,通常从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或者尼日尔首都尼亚美(Niamey)出发,穿越数百英里到达沙漠里最后一个前哨基地。调停人和他的司机再开一个白天的车,有时要开一晚上的车,穿过起伏的沙丘。

等调停人到达会合点,他就会等着卫星电话收到一条短信,里面会写明一个 GPS 坐标。

他再开五六个小时车,直到到达沙漠中新的地址,再等另一条写有新坐标的短信。这个过程要至少重复三次,然后圣战者才会出现。

该官员说,圣战战士会盘腿坐在一块毯子上,把枪放在身边数钱。几百万的钱会被分成几堆,用塑料布包起来,分别埋在相隔数百英里的洞里。这个细节是他在和恐怖分子数次会面之后搜集到的。他们在 GPS 上标记好位置,就像他们标记车和油桶一样。

欧洲各国政府都会把这笔钱记作资金援助,或者通过中间人传递。法国国有核电巨头阿海珐(Areva)就是这样一个中间人,一位资深调停人说,这家国有公司在 2011 年支付了 1250 万欧元、在 2013 年支付了 3000 万欧元来解救 5 位法国公民。(阿海珐一位发言人在邮件里否认支付过赎金。)

也门的中间人是阿曼和卡塔尔,它们代表欧洲各国政府支付赎金,其中包括欧洲和也门官员承认过的一笔 2000 多万美元,这笔钱是为了解救去年被释放的两批人质。

2012 年,在将近被囚禁了一年之后, Mariasandra Mariani 觉得她再也受不了了。绑架她的人把她关在马里北部一片满是黑色花岗岩的地方,这让本已窒息的热浪显得更热了。当有风吹来时,感觉好像有人把吹风机放在离皮肤几寸的地方在吹。她整天都坐在一桶水旁边,不停地往身上浇水以保持凉爽。

她告诉看守她的人说,她家条件一般,在佛罗伦萨附近的山上种橄榄,没有钱,政府也拒绝支付赎金。绑架她的人说了一句话让她安心。

“你们政府总说不会付赎金。等你回去以后,我想让你告诉大家,意大利政府会付钱的,他们一直都会付钱。”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