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听说有一种新的自助验光法,家里电脑就能完成

Jennifer Jolly2015-10-30 21:01:04

关于它到底靠谱吗,这位作者体验了一下。

我刚做完一次眼科检查——不是在窗明几净的医生办公室,也没有用到什么贵到离谱的新鲜玩意儿。就在我家客厅,也只用到我的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

以往眼科医生通过屈光检查来告知患者配镜(普通或隐形眼镜)度数。而一个名叫 Opternative 的新网站承诺,他们提供无需动手的高科技手段,可以在自己家中舒适地完成类似的验光测试。

要做这项检测,你需要准备一部智能手机、一台电脑和长 12 英尺(约合 3.7 米)以上的空间。你的年龄还应在 18 岁至 40 岁之间。很遗憾,我年纪不够格儿,但为了亲身体验这项服务,我把实际年龄刨去了整整十岁,起码达到了做检测的标准。要是能为科学献身,撒点善意的小谎没什么大碍吧?

实际的检测过程很简单。首先,你要走到距离电脑 10 英尺(约合 3 米)的地方——Opternative 会利用一张信用卡和你的鞋码来引导你走到准确的位置。就位后,你就可以轻松开始 DIY 自测了。检测项目包括一系列视力测试,有些要求你挡住一只眼睛,屏幕上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形状、图案、数字和字母。你可以借助音频和视频提示的全程指导,把智能手机当成自测遥控器,单击多项选择题选项来回答问题。

检测结束后,它会要求你填写病历和眼科病史,在普通眼镜和隐形眼镜两者之间选一个(40 美元)或者两者皆选(60 美元)。接下来,你只要等所在州的执业眼科医生复核检测结果,然后给你开处方就行了。是不是很容易?一天不到,数字化眼科处方就出炉了。

只可惜,我碰到的事儿没这么容易。

完成检测后不久,我收到 Opternative 支持部门发来的一堆电子邮件,建议我亲自去看看眼科医生。这家公司迅速把 40 美元退了给我,并表示愿意帮我在附近找一位值得信赖的医生。他们还贴心地建议我配副度数是+1.50 的老花镜。

等等。不对。这是怎么回事?

经过我的同意,Opternative 联合创始人阿龙·达莱克联系了这位常驻加州的眼科医生,询问对方为什么看过我的检测结果以后选择不开处方。原来是我的病史亮了几盏红灯,因此没能糊弄过这套系统。

首先,除了家庭医生为我做定期眼部检查外,我还从来没有亲自去看过眼科医生。其次,我提到在晚上开车时感觉灯光周围有些模糊,而且在眼睛疲倦时看书也不大顺畅。虽然对一个 44 岁的人(我的真实年龄)来说,这些症状相当普遍,但发生在一个 34 岁的人(我的谎报年龄)身上,难免要引起医生担忧了。

虽然我在体验 Opternative 时并没有蒙混过关,但还是觉得检测步骤简单明了,相对不麻烦。如果你刚好没有计划做眼科检查,只不过想配副新眼镜,或是试戴一下某款新品牌的隐形眼镜,那么 Opternative 无疑是最佳选择。该公司称,Opternative 计划明年将受试对象扩大到 40 岁以上人群。

现在我们来听听坏消息。这项检测需要连续进行 25 分钟。很不幸,医疗保险并不提供报销,目前也只有 30 个州可以享受该服务。最重要的是,它不是全面的眼科检查,因此对于出现异常症状、或者担心自己患有青光眼、白内障、糖尿病等疾病的人群,Opternative 并非明智之选。

即便如此,该公司表示,对于这项服务的适宜人群,其检测结果在统计学上与传统现场检测不相上下。该公司还表示,临床试验数据显示,参与者利用 Opternative 自助检测生成处方后,视力矫正程度至少可达 20/25。这些结果在统计学上与传统现场检测也是旗鼓相当的。

Opternative 在其主页底部写了如下免责声明:“Opternative 的服务不包括任何类型的眼科健康检查。我们仅为患者提供屈光检查服务,据此检出配镜(普通眼镜或隐形眼镜)度数。”

即便如此,美国眼科协会并不支持线上的眼科检查。眼科协会会长史蒂文·卢米斯(Steven Loomis)博士称,他担心眼症患者若是尝到数字化检测的便捷之处,可能会完全放弃预约眼科医生当面看诊。

“Opternative 明知自己提供不了任何眼科检查,却声称自己能提供,”卢米斯博士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们竭力反对低劣透顶的病患医护,反对以偏盖全地滥用技术,误导、误报、迷惑患者,使人弄不清自己的健康状况。”

除了来自验光学界的抨击之外,更有人向之提起诉讼,控告 Opternative 联合创始人之一在另一项网站业务中使用了美国全国视力测定术考核委员会的专有信息。这项控诉虽然跟 Opternative 的在线眼科检测看似无关,并且已经得到解决,但确实给公司带来了公关方面的挑战。

相比方便获取眼镜或隐形眼镜处方,上述各种究竟算得了什么呢?在我看来没什么大不了。我听从 Opternative 的建议,预约眼科医生,在他办公室花了两小时,还花了 500 多美元,结果还是转回了原点:配一副老花镜,外加得知自己的视力已经大不如前。

我个人并不觉得这次在线眼科检测给我造成了误导,不过眼科医生对在线服务持谨慎态度也不会让我惊讶。其他医学界专业人士也对远程医疗表示类似的保留意见,但不管怎样,如今已有大量数字化服务提供在线咨询。眼科检查顺此大势,恐怕是迟早的事。

题图来自 wikimedia         

翻译  is译社 姜奕晖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