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这个叫方励的制片人,总是肯为文艺电影付钱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娱乐

这个叫方励的制片人,总是肯为文艺电影付钱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王珊珊 2015-10-28 00:00:32

他有科技公司、有劳雷影业,是七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他还要跟各种朋友们开 Party。但是你最后之所以会认识他,还是因为他那一堆文艺片。

2011 年,导演李睿珺头一回见到了制片人方励。那是在法国多维尔电影节上,方励此行带着李玉导演的《观音山》。他觉得李睿珺“挺噶”,“有那种倔劲”,就丢了句话,“以后合作”。

在遇到方励之前,这位 1983 年出生的导演自己找钱拍了两部电影《夏至》和《老驴头》。也不是没有和制片人换过名片,但光有一句“再合作”不可当真——李睿珺发现,那是行业内常有的客套。

像方励这样的,是不常有的。头一回见面后,李睿珺逢年过节便收到方励的问候短信。“说了合作就是认真的,从来不应酬,没这个习惯。”方励说。过去他和李玉、蔡尚君和韩寒的合作都是如此。人们也从中发现,方励偏爱文艺片。

2012 年和李睿珺再见时,方励有些志在必得。方励认真表示要看李睿珺的新电影《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这部电影改编自苏童小说,讲述一位拒绝火葬的乡下老人的故事。电影里有一句台词:“他们要把我变成一股烟,我想让白鹤带我到天上去。”

方励给出了不错的评价,他没看睡着 不闷,只是几个农村老头儿在那儿聊天,节奏有点慢。

老头儿霸占着大屏幕,看起来不漂亮也不刺激,但这是文艺片的传统之一。制片人方励则提出了相反的建议——把农村老头儿聊天的镜头剪短点。这样信息量更大,“更不闷”。

李睿珺李睿珺

不过在李睿珺的新片《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里,方励承认自己出了“两个馊主意”。

这是李睿珺家乡的故事。李睿珺是甘肃人,他小时候家这边是种田的汉族人,邻居是游牧的裕固族,回鹘人的后裔。他们在 9 世纪中叶漫长的迁徙,投奔河西走廊。李睿珺成长过程中,草原逐渐沙化,邻居们不再骑马、放牧。他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写成两个小兄弟回家,然而家园不再。

方励学地球科学出身,对环境破坏、文明传承的议题有感触。他喜欢,说“我们来一起把电影拍出来”。方励的劳雷影业在前期签署了赞助协议。到了后期,另一家出品公司天画画天留的钱太少,劳雷影业又追加了 200 多万的预算。

方励仍旧提了几个意见:加入历史的回忆,放千军万马的镜头,或者加入一个逃犯,在逃亡过程中偶遇两个孩子。有戏,好看,还有显而易见的好处——能用明星,能有大场面。

意见最终没有被全部采纳。李睿珺认真思考了两个月。电影大部分场景都很“原生态”,演员全程用的裕固族语言。戈壁、草原上突然出现明星?这太跳戏。但李睿珺决定在片头加入一段特效画面,让观众知道裕固族的历史。

“李睿珺一直说电影不是一个人拍出来的。我非常同意。”方励说。

制片人还得为电影找到最合适的发行公司。方励称,自己这把“老骨头”跑了十家城市做路演。这无法打消大公司的顾虑,他们向方励解释说,票房不好会影响股价。最终,试水发行的电影购票网站格瓦拉加入了,他们试图找到有放映文艺片传统的影院。10 月 23 日,《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上映,看过的人在夸赞,豆瓣 7.7 分。然而排片不到百分之一,首日票房不到百万。

方励本来的期望应该更大,他在预告片里将这部影片定义为“一部前所未有的公路片”(和《后会无期》一样)。“童年回忆,勇敢上路,对未来的追求,在路上。经典的公路片的模式,非常大众,只是没有明星。”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这是方励担任制片的第 10 部电影。

2000 年,方励在美国从事科技领域的工作。那期间,他认识了导演陈凯歌的妹妹,因为喜欢影像和故事,方励合计着要做电影。小说家王超拿着处女作剧本《安阳婴儿》去找方励。方励觉得好,直接问王超,你要多少钱。王超说大概 40 万。

方励成了一名制片人,他需要参与电影的总体策划,从剧本、前期开发到后期制作、宣传发行,陆续为王超的《日日夜夜》,娄烨的《颐和园》,李杨的《盲山》,李玉的《红颜》、《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和韩寒的《后会无期》担任制片人。

起初,方励把制片人的故事演出了江湖片的感觉。他做《安阳婴儿》的时候,“第一次做电影根本都不知道中国还有电影局这样的单位,也不知道拍电影需要先申请许可证”,就这么“被地下”了。2004年,《颐和园》因为导演违规遭禁。2005 年,他和李玉合作的第一部作品《红颜》,没有明星,票房不佳。

2007 年,方励和李玉制作电影《苹果》,方励打算进行商业化操作。他找来了范冰冰、梁家辉、佟大为,希望口碑票房双丰收。但电影最终和《色戒》撞了档期,所谓的“裸露”戏份也遇到了麻烦。但这个时候,方励、李玉、范冰冰的组合已经逐渐展现了它的商业潜力。同样有范冰冰加盟的《观音山》由李玉导演,票房 8000 万元,三人再度合作的《二次曝光》最终票房过亿。

在韩寒的《后会无期》之后,方励的名字开始被更多地提及。

方励喜欢韩寒。2011 年,他找韩寒给《观音山》填词。他像过去那样,碰到喜欢的人就满口答应:“你要拍电影的话,我免费给你当制片人”。但韩寒要玩的事太多了,写书、赛车、陪小野。2013 年 5月,韩寒的出版人路金波给方励打电话,说:“老方你赶紧来趟上海,韩寒下决心了。”当天三个人聊到了凌晨 5 点。三人达成协议,韩寒不拿片酬,他们投资。

《后会无期》上了。韩寒把故事、台词都玩出了他的花样。“最终票房 6.5 亿,豆瓣评分 7.2 分。

方励猜中了这个结局:“《观音山》我没有估计到(票房)八千万,但我说三千万。《后会无期》只有我一个敢说(票房会) 6 亿往上。”路金波在当时设了个一万块的赌局,让大家预测票房,方励赢了。

电影结束后,韩寒写了一本书《告白与告别》,书里面形容方励:“老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一直在思考问题,好点子和馊主意都不少,且精力充沛。”

而出主意的方励形容自己的导演:“韩寒对人很礼貌,他永远不会轻易接受你的建议,但他总是有 18 个理由来反驳你,我也会一遍又一遍地试图说服他。”

做了十五年电影的方励意识到制片人和导演的关系大有学问。他把合作过的导演分了个类,李睿珺并不是职业导演,韩寒是个体,贪玩的家伙,而合作最多次的李玉呢?“她在走向职业导演。未来你能看到她拍更多种。”

他也把制片人分了个类。一类是执行型的,跟从导演。一类是创造型的,从开头判断拍什么,什么是好的电影,到电影的每个环节都出主意。

方励喜欢出主意,但他不准备当导演。“我不是一根筋的人,我的兴趣发散得太大了,我不可能沉下心来去琢磨一个电影的所有细节和镜头。我最喜欢的是找到一个又一个的优秀导演,在有限的生命里讲很多有趣的故事。”方励说。

1953 年出生的方励还有一个理由:“我还有多少年啊,自己拍又能拍几部?”

2《后会无期》剧照

韩寒和方励方励和韩寒

不过,方励自己也做编剧,他享受聊剧本。《红颜》和《二次曝光》都是方励和李玉一起写的。两人都喜欢黑色幽默、喜欢人性中的拧巴,写剧本的方式也“拧巴”,4、5个剧本丢在那里,一旦有一点不满意,就不用了。

最早,他们打算写都市故事,想写《生死三里屯》,酒吧街的变化来讲时代的变化。后来写的越来越大,改成《生死北京》。“2005 年 12 月 31 日过新年,我们俩坐在上岛咖啡,总觉得不够高级,不够巧,还是偏商业,有枪战杀人,有酒吧老板,也有强奸。骨头里拧的深度不够。不要了。7 个小时想了一个新故事,就是《苹果》。”

李玉是个急脾气。他们沟通的过程也是吵。“我跟你吵,我给你提建议,提我所有不同意的地方,但是我提了我的责任做到了,我所有的责任负到了,然后你再做自己导演的决定,我觉得这是合作的一个最好的度,你没有跨过那个去。”

2

方励和李玉

方励说话飞快,他打趣说,自己就是聊天机器。这位 60 岁的制片人身边已经没有同龄人。他有太多的事情要操心,永远有人在等他,从一拨人群到另一拨人群。他有科技公司、有劳雷影业,是七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他还要跟各种朋友们开 Party。

他说喜欢人,所以总爱跟人一起搭台子做事儿,把事儿给做出来。

电影行业,还有很多第一次可以做。方励想做。他和他的劳雷影业正在规划两个系列的电影,新兴电影和院线电影。除了他长期以来“扶持”的文艺片,还有原创性不错的商业片。

不过,下一部面世的电影《寄往昙华林78号的明信片》仍然来自一位新兴导演董松岩。据说这将是一个“混合了《海角七号》和《转山》”的电影。和往常一样,方励一看剧本就喜欢了。

是否还要改本子,是否适合明星,是否会有观众缘。这些都不得而知。唯一肯定的是,制片人方励仍然将有无数“好点子和馊主意”要跟导演说。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