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带着桌椅和床,这俩人在纽约百老汇大街上露营了一个月

Natasha Tauber2015-10-21 20:10:00

专访纽约人行道上搬床和椅子的法国二人组。

由 Coolhunting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艺术家 Laurent Boijeot Sebastien Renauld 两人组成了 boijeot.renauld,他们以行动进行创作,最新的作品是沿着百老汇大街在曼哈顿迁徙一个月。

这两个法国人从哈莱姆区开始,不慌不忙地沿着路线走,带着他们自己设计的木制桌椅和床,住到了纽约的大街上。

两位艺术家与合作搭档 Mélanie Heresbach 一起卖家具,但更欢迎你从网上免费下载图纸自己做。自己做家具吧,这是很简单的构造,社会学家 Boijeot 建议说。他和建筑师 Renauld 两人在这趟旅程中彼此相伴,同时由摄影师 Clément Martin 记录他们在户外居住的情况。

在他们安营扎寨的过程中,三个人还能卷个烟,用 Renauld 母亲做的咖啡杯喝点咖啡,然后与行人聊个天。Cool Hunting boijeot.renauld 坐下共进了晚餐,那天晚上他们要睡到时代广场来探讨公共空间中的居住、表演与对话。

你们本来在法国南锡(Nancy),然后随着行为艺术跨越欧洲大陆,经过了日内瓦、威尼斯、德累斯顿(Dresden)、布鲁塞尔和巴塞尔。美国人利用公共空间的方式和其他地方人有什么不同?

Sebastien Renauld:你在欧洲街上放一张床,十分钟以后就有人过来,拖了鞋睡上一觉。床简直是种难以抗拒的东西。在美国,我们今天被人问,“这是免费的吗?”我想,是因为这里没那么多免费的东西,所以人们会问,“如果我坐这儿,会被收费吗?”

Clément Martin:这里友善的人和欧洲人的友善方式不同。他们的可接近性与亲密感都不一样。很矛盾的是,欧洲人需要保持一定距离来沟通。

Laurent Boijeot:我们也说西班牙语;在美国如果不会西班牙语,你真的会错过很多东西。

Renauld:很奇怪,在欧洲有很多公共设施、公共广场、咖啡馆、餐厅;美国就没有那么多的公共空间。

在公共空间里自由/免费居住有什么意义?

Renauld: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分享街道。街道是人类聚集的首要场所。如果你只是路过,你会错过了一些关于文明基石的东西。可以与人对话的开放空间,有最消极的政治意义。

Boijeot:公共空间就像是市场。我们有个规矩,就是不主动向人要任何东西。在美国,人们会专门过来说“谢谢”。我们得到了很多礼物,有人请我们吃过非常丰盛的早餐。我们在法国“行动”了 10 天,当地人只请我们洗了 2 次澡;在美国,几乎每天都有人提供条件让我们洗澡。

Renauld:他们理解我们的需求,或者知道我们要什么……

Boijeot:也可能,他们觉得我们该洗澡了?

人们会带着些猜想接近你们,想知道你在占领什么,这是不是个电影布景……无论这些行为被归类为街头艺术、社会行为、政治行为、剧场艺术,或是表演艺术,我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呢?

Renauld:坐在这里不是个契约,也没有人邀请。

Boijeot:这应该是种提议,而不是对抗。

Renauld:这应该毁灭一切社会等级制度。我们有把椅子;而每个人都知道怎么用椅子。我们与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总监有过很好的交流,5 分钟后,我们和打扫街道的一位女士也进行了同样深入的对话。

Boijeot:在自由对话中,我们不在乎你是谁。我们与任何人都有同样深度的交流。

不断暴露在公共生活中,这对你们的感知有什么影响?

Renauld:我们有最好的兴奋剂——全天候纯粹的现实。现实成了一种舞蹈;什么都可能发生。

Boijeot:场景自身会发展出一种逻辑。比如,我们听到一个歌剧演员在唱歌,5 分钟后就有一个小提琴手开始表演。

这种行为会消解表演者与观察者的区分吗?

Renauld:我们拒绝观众这个概念;我们所探讨的是居住者。这个过程就像是城市芭蕾:密集的舞蹈动作、真实的意图、没有化妆。我们也不知道旁观者是谁。

Boijeot:好多次有人问,“表演在哪儿,什么时候开始?”然后我们对他们说,你现在就在表演啊。我们把行人看做是这部作品的联合创作者。如果他们不和我们演,这作品就不成立了。

多数时候,你与剧院或公共机构签约合作,同时你也自己赞助些感觉无可避免的行为作品,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Renauld:大多数时候我们在用公众的钱来工作。这是你纳的税。你要努力工作,所以我们必须为你做点什么,让你也参与其中。

Boijeot:法国政府的文化部门说过好几次:“我们认为你们的工作很有意义,我们想帮助你们。”

Renauld:我们都会拒绝。通常当政府给你钱的时候,他们就要绑住你的双手。我们总是说,“如果我们拿你的钱,那就没意思了——我们想要与你合作。”

Boijeot:从概念层面,我们想要与他们一起思考问题。

Renauld:于是乎,赠款的人就会说,“我们只是想支持你们。你们在法国做了很多事情。这是我们表达感谢的方式。”

旅行、住在嘈杂的人群里,被许多人包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这些怎样改变了你对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定义?

Renauld:这是 30 天里每时每刻的内容。不仅有公共和私人两种空间;还有交谈的亲密空间。交谈能制造一个更少刺激的空间。

Martin:这里有太多信息、声音和噪音。你必须有时把自己的空间关闭,读读书、听听音乐,就像睡了一觉。

Boijeot:对脑子来说很累,但是我们从来不拒绝交谈。我会说,这就是我们家。私人空间并不依赖于地点、时间或者其他因素。我现在就在家呢。

boijeot.renauld 目前正在曼哈顿,以每天 5 个街区的速度沿百老汇大街移动,一直会进行到 2015 10 25 日。他们在 10 12 日早晨穿越了时代广场。2015 年 11 21 日,类似的行为会在东京开始。

图片版权 Clement Martin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