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恶作剧、求职、骚扰电话?诺贝尔奖得主们回忆那个来自瑞典的电话

Claudia Dreifus2015-10-06 18:02:31

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群人和属于他们的那个夜晚。

从周一开始一直到这周末,遴选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委员会会在瑞典时间的中午某个时候宣布获奖者。以下是 8 位科学家得知他们获得诺贝尔奖的经过。

马丁·查尔费(Martin Chalfie),哥伦比亚大学

2008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奖者之一

1

因为把某种水母身上可以发绿光的能力提取出来、并将其转化成一种独特的分子生物学工具,以观察活体细胞以及它们的蛋白质的跳动,查尔费和他的团队获得了诺贝尔奖。

如果你有幸做出了好的成果,别人就会对你做这件可怕的事——他们会开始说:“嘿,你可能会得诺贝尔奖哦。”然后当 10 月的第一周到来的时候,你就会有点儿小失眠。去年 10 月,我在他们宣布医学奖的前一个晚上就没怎么睡好。但没有电话打来。他们是在两天之后宣布的化学奖的结果。

好吧,那天晚上,我听到电话在远处响,但却以为是邻居家的电话在响。所以我第二天早上 6 10 分起床,以为化学奖已经被颁给了别人。然后我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到 Nobelprize.org 上瞧瞧是哪个笨蛋得了奖。然后我就看到了我的名字和下村修(Osamu Shimomura)以及钱永健的名字列在那里。

我就是那个笨蛋!

卡罗尔·格雷德(Carol Greider),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

200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1

2009 年,格雷德和一烧瓶的老鼠肿瘤。由于发现了端粒酶(一种对于所有活体细胞生存非常关键的酶),她获得了诺贝尔奖。

我一般不在早上那么早的时候洗衣服,但我已经起床了,发现有这么多衣服要洗。我晚些时候本来应该去见两位女性朋友,和她们一起去上晨间脚踏车课。人们之前曾猜测在未来 5 年内的某个时间点,就会发生像这样的事情(指获得诺贝尔奖,译注)。去年人们就说“可能就是今年了吧”,但是没有。路透社预测说,这次我们可能会得奖,但我之前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觉得可能这事儿永远不可能发生。之前也曾经有重要的基础性发现没得诺贝尔奖的。

接到电话之后,我给朋友发了一封邮件,说:“不好意思,我现在不能去骑车了,我得了诺贝尔奖。”

彼得·阿格雷(Peter Agre),约翰霍普金斯疟疾研究所

2003 年诺贝尔化学奖

1由于发现了水通道蛋白(即细胞的排水系统),阿格雷获得了诺贝尔奖。

有一些迹象表明我可能会得奖,比如我被邀请去瑞典做讲座。但 10 月某一天的早上 5 点半,电话响了。“您好,阿格雷教授,这里是斯德哥尔摩。您刚刚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大约 10 分钟之后,我们会举办一个新闻发布会,全世界都会听到这个消息——所以您最好起床迎接属于您的一天。”

于是我跳起来去冲澡,我妻子 Mary 给我妈妈打了电话,我妈妈说:“太棒了,但也别让他被这事儿冲昏了头。” 

保罗·格林加德,洛克菲勒大学

2000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 

12010 年,格林加德和他的狗 Alpha。由于发现了神经细胞彼此间沟通的方式,他的团队得到了嘉奖。

我当时正在睡觉,早上 5 点一刻,电话响了。过去他们从来不会直接通知获奖者,人们都是从新闻报道或者其他人那里听说自己获奖的消息。朱利·阿塞罗德(Julie Axelrod)曾经跟我说,他是坐在牙医的椅子上得知自己获奖的消息的!就在我获奖前不久,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他们会在向世界宣布结果前大约 45 分钟给获奖者打电话,让他们知道这个消息。过去就有人偶尔会跟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人玩恶作剧,给他们打电话说:“你好,你刚刚得了诺贝尔奖。”

所以在美国时间 5 点一刻,他们给我打电话。我听到了电话在响,是我女儿接的。从电话分机里我听到她说:“他还睡得很沉,你真的要我叫醒他吗?”

然后我就听到有人说:“我叫汉斯·乔恩沃尔(Hans Jornvall),我是诺贝尔奖委员会的秘书。”

然后我说:“别挂。”

琳达·巴克,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

2004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

1

由于她在解码嗅觉方面的努力,巴克受到了嘉奖。

当他们试图联系我的时候,是西雅图凌晨两点不到。诺贝尔奖委员会并没有我的电话号码,因为没有对外公布过,但他们想办法拿到了我们部门主管(也是系主任)家里的号码。诺贝尔奖委员会的人打电话给他,说是瑞典来的电话,想要我的号码。

由于我是教员招聘委员会委员,所以主任猜这可能是瑞典的谁打电话来说教职的事,只是没有注意到时差问题。

所以他告诉打电话的人,说如果他有兴趣咨询在这里工作的事,直接给我打电话很可能并不是最好的方式。

然后打电话的人就告诉了主任他为什么打电话,主任说:“因为这个都得让你来这儿工作啊!”

埃里克·坎德尔,哥伦比亚大学

2000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

1由于他在理解记忆形成过程中大脑细胞发生的变化方面的成果,坎德尔获得了诺贝尔奖。

我是在 2000 年的犹太人赎罪日,也就是 10 月 9 号早上听说自己得了诺贝尔奖的消息的,那是犹太人每年最盛大的节日。电话在床的另一边,在 Denise 那头。早上 5 点它响了,她推了推我的腰说:“这个电话是斯德哥尔摩打来的,肯定是找你的,不是找我。”

我接起电话,听到诺贝尔基金会秘书长汉斯·乔恩沃尔说,我被授予了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一起获奖的还有阿尔维德·卡尔森(Arvid Carlsson)和保罗·格林加德。

这个电话听起来有点儿不真实,我当时还有点儿不敢相信。

乔恩沃尔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当我告诉 Denise 获奖的消息时,她说“我们接着睡吧”。但那时的我已经超级激动了,怎么都睡不着,所以一个小时之后,我开始打电话叫醒了两个孩子 Paul Minouche,然后我还给保罗·格林加德和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朋友们打了电话。

卡尔·韦曼(Carl Wieman),斯坦福大学

2001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1

由于创造了一种物态,从而让多个原子可以合并成一个很像一束激光的波状实体,韦曼和他的团队获得了嘉奖。

我当时当然是在床上睡觉啦!实际上,叫醒我的并不是来自斯德哥尔摩的电话,而是我弟弟的一个电话。瑞典人弄不到我的电话,但我极度乐观的弟弟半夜起床到网上去看物理学奖的发布会,所以是他的祝贺电话叫醒的我。

由于是我弟弟,所以我的第一反应是到网上去查查,确定他不是在跟我玩恶作剧。

注:虽然韦曼现在在斯坦福大学,但他获奖时还在科罗拉多大学工作。

埃里克·贝茨格(Eric Betzig),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

2014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1

贝茨格获奖,是因为他设计出了一类新型显微镜,这种显微镜可能会改变生物学研究,因为它可以让研究人员实时观察细胞变化的过程。

当诺贝尔奖委员会打电话告诉我获奖消息时,我正在慕尼黑,要在一个大会上做讲座。

我压根儿就没想过得诺贝尔奖。当我的手机响起的时候,我还想到底是谁会在美国东部时间的早上 5 点半给我打电话啊,然后我当即就担心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实际上他们是先给我前妻打的电话,是我 16 岁的孩子告诉他们怎么找到我的。

在身体发抖抖了 20 秒钟、又花了 20 秒钟对电话那头说了“好的”以后,我在震惊中挂了电话。最能说明我当时的情况的类比,大概就是那种被公交车给撞了的感觉,我明白自己刚刚经历了一件完全意料之外、改变我人生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它会如何影响我和我对未来的规划。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