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一个创意人的梦想,也就这样了

吴亭蓉2014-07-23 18:16:34

《好奇心日报》将在未来数月的时间内,持续报道 8 家本土生活方式公司,我们认为它们同时贯彻了对生活方式和商业的洞察。

在各种各样的创意人里,吴永红肯定算不得非常知名的那种。他在杭州有一家家居买手店,会临时做一些展览。如果要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应该是同时还经营着一个咖啡馆、一个餐馆和一家旅社。和所有带有文艺梦想的人一样,所有这些店都是一脉相承的风味。就好像一个人要装修自己的家,把角角落落都拾掇得风格一致。

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广告公司职员。我们报道吴永红和他的 SoLife 店铺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故事里隐含了很多人对生活的设想。如果你也想做类似的事情,不如先来听听他的故事。未来,我们会推出更多关于SoLife的报道。

这都要从 7 年前说起。

7 年前,我在服装品牌公司做广告推广的工作,工作也是和设计相关,但是是平面设计。这种朝九晚五的形式进行了将近 7 年,我开始厌倦。公司严苛的制度对于我们做设计的人来说觉得特别的不适应,那时经常迟到,也会睡眠不够,出去玩的时间也没有,慢慢发现这和自己想要的生活背离。在广告公司做是很磨练意志力,而且能接触到不同的客户和不同行业的人对我很有帮助。

决定出来自己创业也不是一个计划很久的事情,感觉很自然地就发生了。

 SoLife 店铺

虽然我做的是平面设计,但反而对建筑和空间这类设计有强烈地兴趣。可能就是你做哪一行就对哪一行比较厌恶的原因吧。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我接触蛮多时尚和设计类的信息,看了蛮多新的杂志。

我去国外的时候,发现我想开的某种形态的店,他们已经开了十几年、二十几年。我当时觉得当时中国的生活蛮单一,不多元化,但也觉得会发生一些变化,国内在这方面一定会做起来的。所以我开始从这些前辈身上找参考,决定进入这个行业。

做家具并不容易,它需要相对比较大的空间,每件东西的成本不小,前期投入蛮大,对刚刚进入的新手来讲还是有风险,不太有把握的。

 SoLife 店铺

我从书上了解了很多,发现前辈们都是去印尼找到这些家具,因为那里有很好的柚木。于是我也坐飞机去了印尼,第一次去的时候其实一无所获。我从来没有去过印尼,去的时候打印了厚厚地一沓资料,里面有我想要的家具类型,就依照着它找类似的东西,但是没有找到。印尼有很多工艺品和东南亚的家具,但都是很大众的。印尼的人手很巧,天然的材料也很富裕,它们其实有一个这样的产业,但是我想要的东西太小众了。

但是很偶然的一个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当地人,他是个帮我开车的年轻人,他也懂得木材和家具,也很好沟通。后来在我第二次去之前,我和他做了很多的沟通,我发了很多图片给他,让他去找类似的东西,后来他有些眉目之后我才过去的。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当时在奥运会之前,这个人需要一个笔记本电脑,我就给他带了一个奥运纪念版的电脑。他收到的时候特别高兴,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在我第二次去到印尼的时候,他就带我骑着摩托车,拿着图片在爪洼岛开始找家具。我记得,我们两个人骑摩托车,但因为岛上很少有中国人,我带了头盔也看不出来哪里人,所以基本都不拿下来,就一直带着很大的头盔。我们绕了一个多礼拜,特别偶然的机会找到了一个突破口。遇到了现在在当地和我特别好的一个朋友 Lindo ,他是做 SoLife 这种风格的手艺人。现在回顾看来,这个过程也挺顺利的,因为找到了特别合适的人。

当天晚上我和 Lindo 一直聊了通宵,我把电脑打开给他看图片,他很激动,因为这都是他想要的,他想表达的。我给她看很多我收集的欧洲建筑、40 和 50 年代重要的欧洲设计师、建筑师,还有日本的室内设计、中国的古代建筑,看了他都特别的着迷。因为条件有限,他们没有电脑。后来我把苹果的手机给他放音乐的时候,他拿着这个东西感到非常震撼和吃惊,我给他用苹果的电脑,图像的清晰程度都是他第一次见到的。

我带给他非常新的信息,给了他很多系统的内容、资料。他非常有才华,自己的家都是他设计的,他也做雕塑和家具。他在纽约办过展览,后来在杭州我也替他办过展览。连杉本贵志都去过他家。

 Lindo 在做手工

 Lindo 的家

其实是这就是 SoLife 最重要的基础,我找到了合适的人。

后来我就经常去印尼,也慢慢学会怎么淘货。现在有固定的人会给我拍些照片给我挑选,久了以后现在只需要两三个月去一次印尼。挑选好的这些货会在印尼进行简单地修复,之后运回中国。

我们也会进口一些当地的柚木,但都是再生材料,一些废弃的桥梁、木结构的建筑,因为印尼对柚木出口也有限制。不过再生材料是个方向的问题,我们想做 Recycle 的方向,我们会用这些再生材料再做一些复刻,但数量不是很多。我在这边有 4 个工匠,专门负责复刻的。比起帮人装修房子,SoLife 的工作好像重燃了他们对木匠工艺的热情。

SoLife 二楼会有定期的展览,2-3 个月做一个展览。比如铁器、陶瓷,丹麦艺术的绘画,和现在生活相关的有趣的东西,通过展览我想给大家一些提示,告诉大家 SoLife 一直在做的是什么。

刚开始 SoLife 可能一年能销售 1 千多件家具,到现在一年可能有 3 到 4 千件。不过 SoLife 的东西都是限量的,所以也不会有太大的销量。

其实做 SoLife 对我来说转变蛮大的,它和我个人的喜好,生活状态的向往有关,除了 SoLife 我这 7 年里还有开蜜桃咖啡,蜜桃小院和青桃餐厅。

蜜桃咖啡是和 SoLife 同一年开业的。2007 年的 SoLife 在杭丝联,以前亚洲最大的丝绸厂,那里有一片老厂房,当时流行去改造老的空间。我基本上好的朋友,还有蜜桃的原始股东都在这个创意园里创业,当时我和他们一起合伙办了蜜桃咖啡。

蜜桃咖啡最初只是想创造一个空间,一个公共客厅,是大家的朋友喜欢待的地方。后来发展得很好,但是我们都没有做餐饮的经验,其实只是抓住了一个特别重要的点,就是用自己的体会去判断,这样的服务舒不舒服,合不合适。刚开始我负责一些蜜桃咖啡的前期组建工作,当然家具和装饰这些也是我负责的。后来我们找到了可以负责日常运营的股东。

在杭丝联 3 年以后,我们搬到了滨江。当时杭丝联只有 300 多平方,而如今滨江有 1200 多平方米,一半是 SoLife,一半是蜜桃咖啡。选择搬到滨江的原因也是这里是新的文艺青年的聚集地,有很多艺术家工作室,像阿里巴巴、网易都在这附近。

之后我们还在阜阳办了青桃餐厅,在山里面办了小型农场。原因是咖啡厅里面的东西都是西式的,我们天天吃得有些厌倦了。而外面的东西 又有农药,有激素,食用也不太放心。所以我们特别想做个有责任心的良心餐厅。一开始特别的理想化,我们去做农场,自己种菜、养鱼、养鸡,我到了农村去,找了农民帮我们做这些事情。我们连菜油都是油菜花炸出来的,也会自己种不同的蔬菜、水果。

不过这个真的需要很强大的资本去支持,整个运营成本太高了,原材料成本超过了 50%,而且又需要房租、人工和税收,其实赚不到很多钱。因为当时青桃有 1000 多平方,有 50 个员工,而我们的农场支撑不了这么大的餐厅。虽然很多人都很认同,很多艺术家和比较有意思的人都是我们的客户,他们觉得不放味精和原生态都是特别健康的。但还是因为压力经营 2 年以后,就决定关掉了。

现在青桃搬到了龙井山,在茶叶博物馆旁边,缩小为 300 多平方,是个很小的餐厅,但是规模小就能保证食材都是从山里买过来的。

这两年我们还在灵隐寺附近开了民宿蜜桃小院,我们希望用餐厅、住宿、还有未来可能有的面包房和花店把周围有意思的人都集合在一起。

 蜜桃小院

可能投入相同的钱和精力去做别的事情能赚的更多,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总的来说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基本上工作上的事情,店铺的运营都正常,同事都能解决。

我的任务是去发现。例如在朋友圈听说有人有好的瓷器,他在哪里,就去拜访。可能每天去找新鲜的东西和人。还比如听说谁收藏唱片,去看新鲜的事情。有朋友来,聊聊天也能了解到变化,有趣的东西。可能一天,中午才会出门,下午去看看哪里有什么东西。

不会重复太多的工作,基本上还是在找一些东西,关注点会增加很多,现在开始自己变得更多关注锡器,银器,铜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