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联合国还在吵,但 400 万人流亡的问题终于开始有了些进展 | 难民危机是怎么回事 一

Gardiner Harris, Somini Sengupta and Anne Barnard2015-09-30 21:09:09

过去一个月,你可能每天都会看到欧洲难民问题的消息,但看似一夜间出现的危机究竟是如何爆发的?我们希望这组报道能告诉你,这数百万人为何不得不踏上充满死亡威胁的迁移之路,以及他们最终会走向哪里。

9 月初,一张溺水幼童的照片将世界的目光又一次吸引到叙利亚战乱,以及它所引发的难民危机。

经过 4 年半,叙利亚内战对于大多数观众已经是新闻时段的背景声。但 3 岁叙利亚孩子 Aylan Kurdi 被冲上土耳其海滩的画面让战争的残酷不再抽象,20 万人死亡和 400 万人背井离乡(暂时)由统计数字变成了观众可以想象的悲剧。

之后一个月里,关于是否应该开放边境接纳难民、如何安排这些人的生活、如何最终解决难民问题的争执便没有停过。

不过这 4 年半的战争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数百万人为什么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离开这个国家以及周边邻国的收容区域?他们在这漫长迁移过程中又经历了什么?

我们选取时报的一系列文章,在未来 8 天时间回答这些问题。今天是难民问题的最新进展,以及它为什么会难以控制。

联合国,还在吵,但难民问题的根源终于有了解决的希望

来自 Gardiner Harris, Somini Sengupta

周一,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联合国就叙利亚战争以及由战争引发的难民危机展开了激烈交锋。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联合国大会上相继发表讲话,两个人的发言成为了联合国大会开幕的重头戏。

奥巴马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做了有力的辩护,同时也对俄罗斯维护叙利亚政府、吞并克里米亚以及支持乌克兰反政府武装进行了严厉的谴责。

 “目前形势危急,很有可能让我们重回一个更为黑暗混乱的世界,”奥巴马说道。

1

他说,目前的主要形势包括:一些大国忽视国际公约,直接通过军事力量维持秩序。

 “按照这种逻辑,我们就应该支持巴沙尔·阿萨德的独裁政权,他曾声称为了阻止更大灾难的发生而投下无数炸弹、屠杀了无数无辜的百姓,”奥巴马在评论中如此说,似乎是在直指普京。

作为对奥巴马的反驳,普京高度赞扬了叙利亚的领袖,称其代表着国家的稳定,并表示应该给予支持,以对抗危害地区安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不过阿萨德的军队目前大部分力量是在对抗反政府军,而非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1

 “我们认为,不与叙利亚政府以及其武装力量进行合作,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叙利亚政府与其武装队伍正在英勇地与恐怖主义做面对面的斗争,”普京说道。

普京总统在叙利亚问题上似乎比奥巴马总统技高一筹,他也表示,应该创造“广泛的国际合作”来对抗伊斯兰国,其中也包括联合国安理会“配合”军事行动的决议。

美国以及其盟国会如何对普京总统的提议进行回应,目前还尚不明确。但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进行广泛合作”这一提议表示了肯定,并且认为只要能停止轰炸,并且“通过阿萨德的下台实现政治过渡”,安理会就能够通过此决议,但奥朗德并没有明确指出阿萨德下台的具体时间。

在谈及企图在欧洲引起恐慌的伊斯兰恐怖分子的问题时,普京说:“我们绝不允许这些已经闻风而动的不法分子再次回到叙利亚、继续他们残忍的屠杀。难道还会有人期望看到这种悲剧再次上演吗?”

俄罗斯总统普京没有听奥巴马总统的演讲——当时普京刚刚从俄罗斯抵达纽约。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势不言自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邀请各国领导人用餐时,非常巧妙地坐在了普京和奥巴马的中间。

潘基文在敬酒时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意思是要敦促他所邀请的各国领导人协助联合国达成一个到 2030 年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1

在此之后奥巴马与普京也碰了酒杯。

奥巴马在敬酒时称赞了潘基文,并说:“今天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一挑战将要考验我们共同合作的能力。”

下午晚些时候,奥巴马和普京在两人久违的会面之前拍照合影,两人的谈话持续了 95 分钟。他们的交流以握手的方式开始,但双方都没有做出任何评论,两人谈话的具体内容也没有立即公布。

奥巴马此前的演讲中也斥责了中国在南海的扩张、伊朗对阿萨德政府的支持,以及伊朗普遍的反美态度。

“高喊‘美国去死’无法创造就业,也无法让伊朗成为一个安定的国度,”奥巴马说道。

奥巴马总统表示,自己的出发点很现实。但他还说,从现实主义的角度出发,就应该考虑到阿萨德政府在叙利亚的残暴统治,而那里的战争也已经持续了四年多。

“让我们记住事件的起因吧,”奥巴马在提及叙利亚冲突时说道,“阿萨德通过加大镇压和屠杀的力度来应对和平抗议,他的这种做法为当前的冲突埋下了伏笔。”

奥巴马说,这种暴力行为,使叙利亚的大部分民众都无法接受阿萨德作为他们的领袖。

奥巴马还说,与此相同,要严格遵守国际公约,就需要美国对俄罗斯干预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进行有力的反击。

“当一个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受到严重威胁之时,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他还说:“这也是美国与盟国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根本所在。回到冷战状态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结局。”

奥巴马向国际团体表示,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但他说,无论美国的武装力量如何强大,也无法通过一己之力与敌人进行对抗。

奥巴马所指的是伊拉克战争,虽然美国向伊拉克派遣了 10 万多人的部队,并且为伊拉克战争投入了数千亿美元,但仍然没有让伊拉克恢复稳定。

美国与其他几个大国成功与伊朗达成了核武器协定,奥巴马对此表示了高度赞扬。奥巴马的讲话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在讲话最初提到,美国承认对古巴采取措施是失当的,在他的监督下,两国又恢复了外交往来。

“这种往来也有一定的成效,我相信我们的国会最终也将取消并不合理的通商限令,”他的这一演讲获得了大家一致的欢呼,“与古巴的关系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改变,但我相信,以开放取代压制来支持改革,更有利于古巴人民争取他们值得拥有的更美好的生活。”

奥巴马强调了民主的重要性,并且指出“独裁政权是不稳定的”。

“你可以将你的反对者投进监狱,但你无法囚禁思想,”奥巴马说道。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之后发表了演讲,再次强调中国目前面临的当务之急,是为经济发展提供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习近平宣布为联合国投入 10 亿美元的资金,显示了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并表示中国将会创立一个由 8000 名警察及部队构成的永久维和特遣队,响应联合国的行动。

1据报道,本月在政府武装对反对派控制地区杜马进行空袭之后,一个叙利亚男孩在一家临时医院接受治疗。

尽管俄罗斯的经济呈现疲态,西方国家也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对乌克兰问题的干涉进行强烈谴责,但让奥巴马感到惊讶的是,普京提出了“情报共享联盟”的想法,就是要与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进行合作,共享关于伊斯兰国军事组织的情报。目前,极端分子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部分地区。

俄罗斯与美国民众在近日就两国总统是谁先提出邀请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普京认为阿萨德是对抗伊斯兰国的有力保障,奥巴马则表示,阿萨德下台是叙利亚冲突得以解决的前提条件。

即使伊朗总统罗哈尼在演讲中示意支持俄罗斯对联合国安理会做出的提议,但他也表示愿意为冲突频发的叙利亚和伊朗的民主进程做出贡献。

“我们提倡反恐斗争要遵循国际公约,更不允许任何国家用恐怖主义的手段干涉他国事务,”罗哈尼总统说道。

在第 70 届联合国大会上,奥巴马在几个大国领导人中首先进行发言,叙利亚冲突及其后果、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扩张,以及欧洲难民的暴增等问题,都是奥巴马讲话中的重点内容。

在联合国大会的开幕仪式上,潘基文以低沉的语调说道:“世界上的不平等在增加,信任在减少,对于政权的耐心也在消褪。”

潘基文迎来了联合国秘书长任期中的最后一年,他在这次讲话中表现出了罕见的尖锐。

他呼吁各国领导人不要忽视宪法来保持强权,也敦促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间消除争议,明确表示应该“停止对也门的轰炸”,并指出了对叙利亚稳定“至关重要”的五个国家分别是:俄罗斯、美国、沙特阿拉伯、伊朗和土耳其。

潘基文表示,目前有 1 亿民众需要救助,联合国为此申请了 200 亿美元的救助资金。他对于不够慷慨的富裕国家进行了驳斥,举例来说:叙利亚和伊拉克所需要的救助资金只筹集了三分之一,而儿童饥饿问题最严重国家之一的冈比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任何资助。

他还对那些拒绝接受难民的国家表示了谴责,“我要敦促欧洲更进一步”,他还对欧洲各国领导人称,“二战之后欧洲也曾处于相似的境地”。

潘基文还宣布了两个好消息。他对几个大国与伊朗达成核武器协定给予了高度赞扬,并称让人们感到安慰的是,世界各国共同努力制止了埃博拉病毒的扩散。

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是第一个发表演讲的国家领导人,她对拒绝中东难民的国家表示了谴责,并且指出,正如巴西在一百年之前对欧洲与亚洲难民敞开国门一样,目前巴西对叙利亚和海地的难民实行开放政策。她说:“在一个商品、资本、数据和思想自由流动的世界里,阻挡人的流动是荒谬的。”

难民问题走到今天,是政治失败的结果

来自 Anne Barnard

一张张展现了西方世界门前种种绝望之景的照片让叙利亚暂时重新获得了全世界的关注:这些照片拍摄了争相涌入火车站、攀爬边境围栏的难民,还拍摄了被冲上海滩的叙利亚溺水幼童的尸体(其中一名是身穿圆点花样服饰的女童,一名是穿着小鞋子的男童)。

叙利亚的难民越来越多,这些难民早晚会突破中东各国边境,前往欧洲。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然而,在这场降临在叙利亚居民身上的灾难缓慢发展的过程中,西方各国政府却并未采取多少行动来阻止或缓和调解它。

1周日,叙利亚难民沿着塞尔维亚和匈牙利边境地区霍尔戈什(Horgos)的铁路前进,准备进入匈牙利境内。

“从根本上来说,欧洲的移民危机其实就是欧洲自己一手造成的,莉娜·哈提卜(Lina Khatib)说道,要是先前欧洲各国认真想办法解决叙利亚发生的这种政治冲突,在海外人道主义救援上投入足够的时间和资源,如今欧洲就不会走到这般田地。哈提卜是伦敦大学的助理研究员,不久前她还曾在贝鲁特的卡内基中东中心(Carnegie Middle East Center)担任负责人。

现如今这一危机的起因相当清楚明了。黎巴嫩约旦等叙利亚周边国家接收的叙利亚难民过多,这些国家逐渐不堪重负,因而向许多地区封锁了它们的边境,(禁止难民入境)。与此同时,国际人道主义资金短缺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此外,叙利亚政府(在战争中遭受的)损失和其他战线的转变,又引发了新一轮逃离叙利亚的难民潮。

在这些新近逃离叙利亚的民众中,有一些人原本认为自己会坚持留在叙利亚。他们不同于前几批难民——前几批难民大多不是贫穷脆弱,就是遭到了政府的通缉,再不然就是来自那些内战初期遭到严重打击的地区——而现在离开叙利亚的这些人中,更多是中产阶级人士、富人和政府支持者,以及来自原本安全的地区的居民。

现年 25 岁的拉瓦德(Rawad)是一名拥护政府的大学毕业生。他和自己 13 岁的弟弟伊亚德(Iyad)一起离开了叙利亚前往德国——伊亚德未成年人的身份能够帮助他的家人获得前往德国避难的许可。拉瓦德在短信中说道,为了省钱,他们一路从希腊步行前往德国,沿途和其他来自叙利亚北部反对巴沙尔·阿萨德总统(President Bashar al-Assad)的家庭一起睡在森林和火车站里。

越来越多一度在叙利亚周边国家找到容身之所的难民也加入了拉瓦德和伊亚德们的队伍。如今,黎巴嫩境内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叙利亚难民,而约旦则禁止叙利亚民众进入或在本国境内停留。即使是领土更大、更加愿意,也更有能力容纳难民的土耳其,其国内政治情况也出现了新的紧张态势,难民的命运前途未卜。

2011 年,无家可归的叙利亚民众还不多,而如今,难民的数量已经达到了 1100 万。但各国却没有多少动力商讨达成通过政治途径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叙利亚政府战斗机持续不断地进行着无差别轰炸,伊斯兰国组织(Islamic State)占领了新的地区,其他叛乱组织一边与政府军战斗,一边彼此斗争,叙利亚的经济更是行将崩溃——与此同时,美国和俄罗斯却还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争论不休。

多年来,位于叙利亚的联合国最高人道主义官员雅各布·埃尔希洛(Yacoub El Hillo)一直都在警告人们,叙利亚危机这一当今时代最糟糕的事情会让国际人道救援系统濒临崩溃

三月份他在贝鲁特说:这就是政治失败的代价。

埃尔希洛说,美国派出与伊斯兰国组织(即 ISIS 组织ISIL 组织)战斗的军用飞机每小时要花费 68000 美元,而联合国收到的资金,还不到照料数量占到叙利亚战前一半人口的无家可归者所需资金的一半。

2015 年,叙利亚周边国家需要 45 亿美元的资金(来安置叙利亚难民),但目前为止它们一共只收到 16.7 亿美元。照料还在叙利亚的无家可归者共需要资金 28.9 亿美元,但目前发出的资金只有 9.08 亿美元。本周,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更是取消了向约旦 22.9 万名叙利亚难民提供的福利救援。

该地区和全世界支持叙利亚内战中某一方的国家只接收了少量难民。海湾阿拉伯国家和美国(美国的投入相对要少一些)则一直在训练叛乱组织,并为他们提供武器;俄罗斯和伊朗也一直在向阿萨德政府提供武器和资金——但这些国家在人道主义救援上的投入却远远不及在战争上的投入。

埃尔希洛周三表示,他在科威特最近的一场捐助会议上强调说,“在老牌的捐赠国以及新的捐赠国——我主要是指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的帮助下,(人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来支持叙利亚境内的人道主义工作。 

1周五,一名难民儿童穿过埃多门尼(Idomeni)村庄附近希腊与马其顿的边境。

政府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Damascus)进行的会谈让民众萌生了前往海外——尤其是前往欧洲——的想法。从有钱但不一定总能用钱买到签证的富人,到常常卖掉自己所有的东西筹钱上路的穷人,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选择了出国。虽然冒险非法从土耳其坐船偷渡到希腊的既有富人也有穷人,但是那些有钱的人还可以选择坐飞机或其他交通工具离开,而穷人除了坐船就只能靠双腿步行数日才能到达目的地。

到处都有证据显示,坐船前往希腊的难民并非都在经济上有困难。贝鲁特前往土耳其亚达那市的机票作价数百美金,在飞机上,空中乘务人员通过对讲机请求乘客不要拿走救生衣。从希腊各岛屿前往雅典、船票 100 美金的旅游渡轮上则坐满了叙利亚人。

目前,黎巴嫩向从边界搭车前往的黎波里港口(Port of Tripoli)和搭乘商业渡轮前往土耳其的叙利亚民众发放了过境签证。贾马尔(Jamal)正是近来踏上这一旅途的一名政府支持者。他原先在帕尔米拉(Palmyra)开有一家咖啡馆,帕尔米拉被伊斯兰国组织士兵占领后,他便逃离了该地区。为了避免失去买来的避难权,贾马尔也和其他接受采访的叙利亚民众一样,要求报道中只能出现他的姓氏。

他说,一开始他辗转于叙利亚境内各地,“过着像流浪汉一样的生活,但因为“没有工作、没有钱,也没有家,他最终决定去土耳其一家咖啡馆工作。

近来,由希腊前往土耳其的船只还运送了大量大学毕业的活动家和叛乱分子。这些活动家和叛乱分子原本既反对政府,也反对伊斯兰组织,但现在他们都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主张,转而前往海外寻找新的生活。

现年 36 岁的艾哈迈德(Ahmed)是一位农艺学家,他说,青壮年离开这个国家后,他在大马士革就职的政府办公室员工数量从 23 名锐减到了 7 名,而这些离开的青壮年大多都去了欧洲。

就连大马士革富裕的逊尼派店主也在制定计划,包括那些并非阿萨德总统忠实支持者的商人——正是那些在革命期间始终坚持营业的商人,让阿萨德总统坚持到了现在。

现年 45 岁的阿布·莫阿兹(Abu Moaz)和他的两个兄弟在大马士革市外拥有一座饼干工厂。在政府军占领了工厂周边地区、要求的贿赂越来越多的时候,莫阿兹兄弟还是坚持经营着。他们把业务搬到了大马士革的迈丹地区(Midan),但政府民兵还是不断地拦下他们的运货卡车,向他们索贿。

“现在我们就(相当于)在为检察关卡工作,阿布·莫阿兹在离开前说道,这样还不如在德国开始新生活。

他为他自己、妻子和两个儿子每人花费了3500美金,定下了这场豪华之旅——他们选择了搭乘轮船由黎巴嫩前往土耳其伊兹密尔(Izmir),然后乘坐一艘走私者的充气橡皮艇前往希腊,最后再坐冷藏货车前往德国——这样好过步行走上一个月。

到达德国后,莫阿兹报喜称,他的一些朋友已经在那里开了一些相当兴旺的新企业。我的一个朋友开了间大马士革饭店,他说道,还有一个朋友则开了间糖果店。

但并非所有的家庭都有莫阿兹一家那样的好运气。三岁的艾兰·库尔迪(Aylan Kurdi)被发现在海浪中脸朝下出现在土耳其一处海滩上——人们至少已经在这附近发现了 12 名淹死的叙利亚人。

这名男孩的父亲阿卜杜拉·库尔迪(Abdullah Kurdi)在一场采访中说,他们一家人一开始是从大马士革逃出来的,后来他们又逃离了自己的老家——他们的老家在库尔德小镇科巴尼(Kobani),伊斯兰国组织一直以来都在反复袭击该地区。库尔迪一家曾想移民到加拿大去,但是却没能得到合法前往加拿大的许可。他五岁的儿子加利卜(Ghalib)和他的妻子里恩(Rehan)也都淹死了。

艾兰·库尔迪的照片开始在网上病毒式传播时,叙利亚阿勒波市(Aleppo)一位活动家阿德南·哈达德(Adnan Hadad)Twitter 上写道如果这些世界领袖不能一起努力救助这些孩子,那他们最好还是另外去找个别的星球统治吧。

难民危机系列报道:

难民问题的最新进展,以及它为什么会难以控制?

通过夜里的灯光和卫星图来看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的大问题,伊斯兰国是怎么运作的?

难民们为什么不留在邻国而非得冒险逃向欧洲?

3 岁孩子的照片改变了欧洲的态度,但它们能收留多少人?

随难民迁徙:从希腊出发,路上兴起了围绕难民的生意

随难民迁徙:在贝尔格莱德,住酒店需要 5 个小时

随难民迁徙:翻过铁丝网涌进匈牙利之后,难民们不得不转向德国

翻译 is译社 孙一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