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你认识Tom Dixon吗?一个像文艺复兴时艺术家那样做设计的人

Cajsa Carlson2015-09-28 16:05:34

在多感官设计的临时商场里,我们与这位设计师聊了聊,他告诉我们,作为设计师不仅是塑造形态,更多是参与。

由 Coolhunting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Tom Dixon 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很有可能这就是他为自己设计的生活。这位英国设计师算是个文艺复兴式的人物:他的公司不仅有自营的餐厅,现在还设计文具和香薰蜡烛,另外还与 Pierre Marcolini 团队合作了一个奢华巧克力礼盒,还发行了一本纸质杂志,叫做《Tomorrow》;更不必说 Dixon  Rough 乐队里的贝斯手,最近刚在法国 Maison & Objet  设计展的“Brew”新品发布会上对着数量惊人的观众表演。现在,他又全心为伦敦设计周设计了一家临时百货商店。店内会集合共 30 个品牌,Dixon 形容这是“Selfridges 百货商场背后的寄生虫,一个集合了太空站的冒险游乐场。”

这家店取名为“Multiplex”,因为商场空间内的层面板,室内设计有着“粗犷的伦敦风格”,另外也得益于安迪·沃霍尔的作品《Factory》,部分墙面以银箔覆盖。一众品牌包括瑞典的口袋游戏机品牌 Teenage Engineering、倡导白木炭益处的品牌 Sort of Coal,还有展示了 DBX Concept 概念车的 Aston Martin。无论从百货商店还是临时店的概念来说,这都是种激动人心的新尝试,而且看起来也精彩纷呈。这次,Cool Hunting  Tom Dixon 一起坐下来,吃了点开心果冰淇淋,在他全力以赴的 Multiplex 开幕上,他终于放松下来。1

CH:你在去年伦敦设计周上有个零售空间,今年你做了几乎相反的事情,开了家百货商场,为什么呢?

Tom Dixon:对啊,我让人挺难搞懂的,是吧?我想,现代社会里你能做的最糟糕的事就是止步不前。我们到了这个阶段,做许多事情都变得更有可能了——我是说,有了延伸性,不过我一直都比同龄人对商业多一点兴趣。对其他一些设计师而言,商业可能是别人该做的事,但我不会把设计和销售真正分开。对我来说,设计人们不喜欢的产品就没意义了。我愿意以许多不同的方式出现。我注意到了人们对销售有很大的热情,也很喜欢那种能量,销售引发的购买热情。但是你不想每年设计周都卖东西;一次就够了,对吗?所以这一回是个不太一样的出发点。当今的技术与传播允许我们面对顾客时有更多弹性和灵活性,这让我很着迷。我认为每个品牌都应该稍微别那么僵化。

1

Multiplex 这个项目你做了多久?

8 周,地狱般的日子。我们曾经尝试说服 Selfridges 做这个内容,说了 2 年,他们都说不行。直到 8 周前,他们承诺我们说可以用停车站做,所以我其实想在停车场做个能开车进来的商场——然后 Anya Hindmarch 采纳了这个点子……有些今天出席的人其实几个星期前刚来过(在 Anya Hindmarch 的时装秀上),这让人印象很深,我非常开心。

3

你是怎么选择其他那些品牌的?

一部分是基于实用的考虑:在过去这一年,谁能理解我们的想法?然后是策略性的考虑:我想要做一个百货,其实想突破自己的网络,找到一些在时尚和美妆行业的人,那才更有意思。我们认为,一些比较男性化的品牌,比如我们自己,其实柔软一点也有好处。整个思路就是,并不宣扬转变:我不想有明确的竞争对象,而且喜欢把自己放到稍微不太舒服的位置,比如像这一次。这种不舒服就是,“我的天,这件事我们根本不可能搞定”,然后是从健康、安全,到安保的所有问题……(都要一一去搞定)所以我觉得,能和你坐在这儿吃个冰淇淋,不去担心那些事可真好啊。

1

Multiplex 有很多数字化的体现——你对“互联网改变设计”这样的观点怎么看?

我认为,设计界的所处阶段与制造业的巨变相比更平静一些。从设计的角度,你想做的所有形态都是可能的,小物品的形态。现在我们只是要等更现代化的制造方式,把这些产品实现。我们采用的很多制造过程都已经数字化了——现在有意思的是,设计师们可能会变成制造商,或是分销商,这种前景是可能的。这对设计师意味着,你最终会比从前更能掌控你的命运;无论是在传递想法、出售想法、制造或者设计方面,这些都会在 5 年、10 年、或 20 年后更可能实现。向全世界发布一件新产品的想法,你从前是实现不了的。很显然,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有更多竞争。如果你有这种能力,每个人都有,所以无论如何你要更努力一些,才能成就独特性。

1

有没有这种风险,即互联网会导致更多同质化的设计?因为现在人们在 Pinterest 上分享的东西最终会影响每个人?

是的,我觉得这是个巨大的风险——所以说超越产品设计的领域总是很有趣的。看到人们在其他贸易中怎样处理砂糖、木炭和各种材料是很激动人心的。任何设计中都有一种蔬菜汤式的融合,每种东西都开始变得相似,然后以相同的方式加工。不过,聪明的设计师、有创新能力的设计师总能做出独特的新东西。很多领域都是如此,尤其在产品设计领域。VitraCapelliniMoroso 等这些大品牌都在雇一大批有独特想法的设计师,但是等到所有人都到一把伞下,他们就要根据特定的美学风格来混合在一起。

跟我们说说你对那些易消耗物品的设计兴趣,比如蜡烛、巧克力什么的。

我不想变得太专业、太明确。比如,关于气味:我花了很多时间考虑空间的色彩,或者某些家具的舒适度,然后这变成了很久以来我的观察方式。你可能会走进一家看起来很棒的餐厅,然后又出来了,因为里面气味不太好,然后你记住的就是这个。所以说,气味就像是设计师调色盘里的一种工具,你作为一个做室内装饰的人,气味突然就变得很迷人,变成了需要很多专业经验的事。用鼻子设计,而不用眼睛,这个想法让我的思路放开了。气味是我认为值得打的一仗,下一个对象可能是声音。在大多数空间里都有很可怕的声响,那就需要用耳朵设计。我喜欢这么想,作为设计师不仅是塑造形态,更多是参与。你越是参与其中,你与设计对象之间的差别就越小。人为地把这些行业分开或许是挺老套的做法。

通过《Tomorrow》杂志,你现在还涉足了出版界?

算是同一类事情的另一种反映——有许多人们需要谈论的事,我想,我们可以有与他人不同的观点。如果能通过广告,我们可以资助和鼓励一些新写作、新摄影、新插画,能针对室内设计、城市规划发起更广泛的探讨,那对我们是有好处的。并且,我们会看看杂志作为一种观点是否能够生存,人们是否会买账。当你说起这件事,就是,天哪,我们都在干嘛——不但尝试做食品设计师、气味设计师、还要做出版物设计师……这都是相当专业的领域,但我认为,一种强大的观点总有生存空间的。至于说,在其他杂志都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一本纸质期刊到底能不能生存,这就是另一件事了,不过我喜欢这个实验。

图片提供 Peer Lindgreen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