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伍迪·艾伦:他居然说自己不好奇?| 这个人有好奇心

石燕2015-09-28 21:00:00

他说自己没有好奇心,但我们不这么看。

他是谁:伍迪·艾伦(Woody Allen,1935- ),美国导演,编剧,演员和剧作家。他是美国当代最多产的导演之一,平均每年就有一部新电影上映。

好奇心:对他来说,电影是表现理想、思想和情感的甬道,也是抗拒现实生活的方式。他是以电影为工具的哲学家。

    

这么说有点拗口,真相是:伍迪·艾伦电影里的主角,全都操着伍迪·艾伦自己的世界观。自恋到这种程度,这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小老头还是不知满足——要他停下来不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做不到。

美国一个影评网站做过一个分析,伍迪·艾伦电影的平均单镜头时长在当代好莱坞电影里名列前茅。单镜头时长,就是一个连贯、未剪辑镜头的时间长度。它越长,观众就越容易丧失注意力;它越短,长对话就越难以展开。“话痨电影”《安妮霍尔》的平均单镜头时长是 14.5 秒,而同年其他主流电影则在 4 - 7 秒之间。换句话说,伍迪·艾伦的电影在差不多的时长里,比别的电影多说了 2 - 3 倍的话。

这些时间,他用来谈政治、艺术、爱、性和死亡。对他来说,电影是表现理想、思想和情感的甬道,也是抗拒现实生活的方式。

“我一年拍一部电影,因为这样便能在电影中度日。”他说,“故事可能发生在上世纪 40 年代的夜总会,也可能是在现代。无论怎么样,我能在自己构造的世界中过上 10 个月。如此便是我反抗现实的方式。”

而事实上,不管他拍了什么,观众们都是会买账的。他的电影基本不赔钱。在他拍摄的所有电影里,卖得最好的是《午夜巴黎》,这部电影在全球的票房超过一亿美金。成本呢?

还不到两千万。

Annie Hall 剧照,来源:the GuardianAnnie Hall 剧照

老头子今年年底就要 80 岁了。1935 年,他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家庭,出生时的名字叫做艾伦·斯图尔特·康尼斯堡。他的事业起步于给电视台的喜剧节目写段子。那时候,他每天差不多能写出 40 到 50 个短笑话。到了 1960 年代,他干脆自己当起了脱口秀演员(从此开始了他的话痨之路)。

1965 年 Woody Allen 脱口秀1965 年 Woody Allen 脱口秀

“很多人都觉得每天写 50 个笑话而且是在地铁上,这简直难以置信。相信我,这真没什么。”伍迪·艾伦在一次采访中说。“幽默和喜剧跟我是共同存在的,所以我完全不会遇到思维枯竭写不出来的情况。”

如果不是因为想得多,他怎么可能从未经历过才思枯竭呢?从这一点上看,他更像是个思考过度的哲学家。

他不厌其烦地调侃男女关系,借此暗喻一个政治家和一个国家的关系。他喜欢把爱和死亡相互比较,用来表达没有一个过程是不痛苦的,人生本就充满折磨。他研究存在主义,在索伦·奥贝·克尔凯郭尔的观点里,激动地差点落泪。

奇妙的是,他却拒绝承认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说自己读书少,是全靠自学的外行。这么说,也不全是自谦。高中毕业,伍迪·艾伦曾进入纽约大学修读传播学和电影,因为在“电影制作”这门课上挂了科,他退学了。当然,他不承认自己是知识分子的另一个可能的理由是,他不想和那些号称“知识分子”的人站在一起。所谓的精英、上流社会和好莱坞,全是他嘲弄的对象。

他的第一个电影剧本叫《风流绅士》,是一部好莱坞作品。看到被别人改得面目全非的剧情,他发誓除非亲自导演,否则不再写剧本。之后,他用一系列富于想象的滑稽闹剧尖锐地讥讽了当时的各类影视作品,例如嘲讽扭捏情色片《一切你想知道又不敢问的性问题》,还有讥讽政治片《香蕉》。

《一切你想知道又不敢问的性问题》剧照,来源:the Atlantic《一切你想知道又不敢问的性问题》剧照

被提名 24 次、获奖五次,他却拒绝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唯一破例的一次是在 2002 年作为颁奖嘉宾去的,目的是希望在 9·11 事件后,向纽约这座城市致敬。

“评奖什么的最傻了。我没法忍受别人评价我。如果他们说你配得到这个奖你就接受了,那么下次他们说你不配的时候,你也得接受。”他说。

不去领奖,他却躲在了一个叫 Michael’s Pub 的酒吧里吹单簧管,一演就是 25 年,每周一次。

Woody Allen 表演爵士乐,来源:Miami.comWoody Allen 表演爵士乐

伍迪·艾伦说,他不是个有好奇心的人。他不爱旅行,不爱尝试新鲜事物,在曼哈顿的时候,他曾经连续十多年,一周七天都去同一家餐厅吃晚饭。

其实他不是没有好奇心,他只是不喜欢研究新事物罢了。你看,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爱情、政治和死亡的讨论——那才是让他好奇的东西。但这些又把他变成了一个逃避的悲观主义者。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悲观主义者,我觉得真正的幸福是不可能得到的,对于这一切你惟一能做的只是让自己尽量不去想它。”

图片来源:Citizen Couplethe GuardianAPthe Atlantic Miami.com

         

这是 “50 个有好奇心的人” 系列,我们将介绍:约翰·拉塞特道格拉斯·亚当斯艾萨克·阿西莫夫詹姆斯·卡梅隆 ,亨利·卢斯泰德·特纳约翰·亨德里克斯,斯图尔特·布兰德亨利·福特约翰·马龙盛田昭夫迈克尔·米尔肯诺兰·布什内尔安藤百福乔治·伊士曼托马斯·米奇利史蒂芬·沃尔夫勒姆冯·诺依曼拉里·佩奇艾伦·图灵高登·摩尔安迪·沃霍尔伍迪·艾伦“中本聪”“班克斯”唐纳德·诺曼大卫·格芬保罗·史密斯大卫·奥格威萨奇兄弟查理·芒格查尔斯·郎佛迅拉里·金林纳斯·托瓦兹道格·恩格尔巴特马克·安德里森埃德温·兰德乔治·巴帕尼古拉杰夫·贝索斯保罗·格雷厄姆哈利·厄尔蒂姆·伯纳斯·李埃德温·阿姆斯特朗雷蒙德·达马迪安尼古拉·特斯拉詹姆斯·拉夫洛克威廉·杜兰特吉姆·克拉克霍华德·休斯肖恩·帕克。名单可能会继续扩充,如果我们发现了足够了不起的好奇心。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