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詹姆斯·拉夫洛克:他给地球取了个新名字“盖亚” | 这个人有好奇心

石玉 2015-10-07 21:00:00

他想重新解释一下世界,虽然可能真的不是这样。

他是谁:詹姆斯·拉夫洛克( James Ephraim Lovelock, 1919 -  ),发现了大气中的氟利昂,还提出了一个有关地球生态的“盖亚假说”。基于这个理论,他曾预言人类灭绝,但之后又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好奇心:“盖亚假说”改变了人们讨论和理解地球的方式,也让科学界对詹姆斯·拉夫洛克的研究方法指指点点。但不管怎么说,拉夫洛克都清楚“盖亚还只是个假说”,光是这一点就好过那些“环保主义者”一大截。

               

自从提出了“盖亚假说”,詹姆斯·拉夫洛克就开始不停地树敌。

2012 年,93 岁的拉夫洛克表示要和环保主义者分道扬镳,拉夫洛克指责他们对地球气候的担忧是“危言耸听”。“预言看起来旗帜鲜明,可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发生。”拉夫洛克说。
可就在 6 年前,拉夫洛克自己还郑重地发出警告:人类对地球的破坏,使得地球上大部分地区在本世纪中叶都会不宜居住。
三年后,拉夫洛克又写了本《盖亚消失的脸》,预言人类文明将很难续存。这是他第八本关于“盖亚”的著作。
“盖亚”就是我们居住的地球。拉夫洛克发现,这个星球展现出了单独有机体的行为特征,它可以通过内部生物体的多样反应来自我调节,达到整体的稳定状态。
在 1975 年发表于《新科学人》的一篇文章中,拉夫洛克建议人们去比较几百万年来的地球大气层,它有过剧烈的变动,但总能恢复。这和他在 NASA 工作时观测到的火星静态大气截然不同。

“一个东西,拥有如此让人敬畏的力量,需要有一个相称的名字来匹配。”拉夫洛克在这篇文章里用一种文学化的笔触写道,最终他采取了小说家威廉·戈尔丁的建议——不妨取名叫“盖亚”,古希腊人的大地女神就叫盖亚。

詹姆斯·拉夫洛克的另一部作品                         詹姆斯·拉夫洛克最早发表“盖亚假说”的《新科学人》

在 1977 年之前,学界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个新奇的假说。一个原因是,“盖亚”首次亮相的《新科学人》也并不是一本由同行评审的严肃科学期刊,这本周刊更多地是为了展现非专业领域的新奇发现,即使是门外汉,读起来也毫无障碍。
拉夫洛克说,假说在普通人中间引起了不小的影响,但因为这种影响力,再加上选用了希腊神话中的女神来命名一种“科学假说”,“盖亚”被认为是“新的异教信仰”。
等到学界在 1970 年代后期开始留意这件事,他们发现,拉夫洛克确实是个异端——他完全地站在了达尔文的对立面。传统的达尔文进化论认为,生命不断适应地球环境,同时,生命和地球的演变是独立进行的。拉夫洛克却说,这是个整体。
人们很容易接受这样的观点。特别是在悲观的 1970 年代,人类刚刚经历过石油危机,冷战还看不到绝期,罗马俱乐部的世界末日理论是全球主流。“盖亚假说”则包含着一种全球同此凉热、世界本来大同的隐喻。它实在是太适合拿来悲天悯人了。
拉夫洛克悲观吗?这很难说,一方面,这些年来(8 本著作里)他一直纠结伴随假说而来的一个问题:“盖亚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承受人类的造作?”这其中包括人口压力,以及人类生存对生态系统的破坏。

《盖亚的复仇》                                                        《盖亚的复仇》

按照拉夫洛克的理论,生物多样性一旦遭到破坏,盖亚的自我调节力也会受到伤害。这个逻辑延伸的结果就是拉夫洛克在本世纪初宣告的“人类灭绝”。

但另一方面,拉夫洛克又善于提供一些“田园牧歌式”的解决方案。他说,我们得理解人类和其他生物是共生的关系,人类并不是上帝选中的最优子民,因此最简单的应对方法就是抛弃 19 世纪技术统治一切的思维方式。
科学界并不相信事情可以如此简单。他们在拉夫洛克的著作中发现了一大堆不严密的论述,这就让“盖亚”看起来更像一个颠覆性的隐喻,它可能具有社会学的意义,但并不适用于科学讨论。

乔治·蒙博是个科学作家,他在《卫报》设有专栏。在 2014 年的一篇文章中,蒙博称赞盖亚假说“改变了我们讨论和理解地球的方式”,但同时,蒙博也指出拉夫洛克在 2014 年出版的新书《艰难未来》 (A Rough Ride to the Future)里犯了不少低级错误。
“这可能是因为拉夫洛克总是想着从其他科学家的工作中超脱出来,并引以为傲;也有可能是因为拉夫洛克过于自信了,这常常会让拉夫洛克不由分说地把敌人的敌人当做朋友。”蒙博说。
比不上学院派的严谨,拉夫洛克是个独立科学家,这没错。但归根结底,这可能关乎另一个更关键的问题。人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理论来完善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拉夫洛克过去也贡献过一些其他理论。1950 年代,他通过自己发明的“电子捕捉器”首次发现了大气中氟利昂。不过,他错误地认为氟利昂是无害的。
好在洛兰德和莫林那从拉夫洛克那里受到了启发,他们开始研究氟利昂,并发现氟利昂破坏了臭氧层。1995 年,二人站在他的肩膀上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过去几十年里,拉夫洛克也在不停地修正他的观点。
在 1988 年一次“盖亚假说”的会议上,拉夫洛克小心地阐述了这一假说的新版本,在这个新版本里,盖亚不再表现得像个有意识的主体,而更像刘易斯·托马斯口中的“共生生命体”。在那次会后,对盖亚理论的“目的论”批评也基本止息了。
至于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气候问题,人类究竟会不会灭绝呢?拉夫洛克变得较过去宽容了许多。
“我们不知道气候正在发生什么变化。20 年前,我们以为我们知道。”拉夫洛克说,“做科学家教会我一件事,你永远不可能对任何事有把握。你迭代改进所谓的真相。但你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永远欢迎新的假说。在 1970 年代,“盖亚”的出现为地球的生态环境提出了新的问题,提醒人们不要总想着战胜自然。不过,拉夫洛克在《新科学人》的第 305 页清楚地写明:盖亚还只是个假说。

遗憾的是,旗帜鲜明的定论似乎更受欢迎,人们对地球的态度走向了另一个不由分说的极端。“环保主义变成了新的信仰!”这是拉夫洛克眼下感觉最糟糕的事。

图片来自:Guardian GaiatheoryAmazon

                  

这是 “50 个有好奇心的人” 系列,我们将介绍:约翰·拉塞特道格拉斯·亚当斯艾萨克·阿西莫夫詹姆斯·卡梅隆 ,亨利·卢斯泰德·特纳约翰·亨德里克斯,斯图尔特·布兰德亨利·福特约翰·马龙盛田昭夫迈克尔·米尔肯诺兰·布什内尔安藤百福乔治·伊士曼托马斯·米奇利史蒂芬·沃尔夫勒姆冯·诺依曼拉里·佩奇艾伦·图灵高登·摩尔安迪·沃霍尔伍迪·艾伦“中本聪”“班克斯”唐纳德·诺曼大卫·格芬保罗·史密斯大卫·奥格威萨奇兄弟查理·芒格查尔斯·郎佛迅拉里·金林纳斯·托瓦兹道格·恩格尔巴特马克·安德里森埃德温·兰德乔治·巴帕尼古拉杰夫·贝索斯保罗·格雷厄姆哈利·厄尔蒂姆·伯纳斯·李埃德温·阿姆斯特朗雷蒙德·达马迪安尼古拉·特斯拉詹姆斯·拉夫洛克威廉·杜兰特吉姆·克拉克霍华德·休斯肖恩·帕克。名单可能会继续扩充,如果我们发现了足够了不起的好奇心。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