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反极客的 Apple TV

智能

反极客的 Apple TV

不鸟万如一 2015-09-12 16:00:00

除了看视频用的 app 和游戏,新版 Apple TV 的 App Store 里究竟还能出现什么样的杀手级应用?

「给我看有 Edward Norton 的那集《现代家庭》,」对 Siri 下完这句指令后,Jen Folse 带着夏日海滩般的笑容盯着屏幕,等待着 Apple TV 为她找出第一季的第八集。

这是 2015 年 9 月 9 日的苹果发布会上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环节。Folse 是谁?设计师?工程师?从她的舞台表现中无从推断。她亲切自然的魅力与活力可与总是解开衬衣两颗扣子的「男神」Craig Federighi 一较高下,而她对于自己推销的产品那种天真的欣喜之情甚至让人联想到乔布斯。快进到 1:03:43 处看她欣赏电影《帕丁顿熊》(Paddington)时的反应,你会明白我的意思。

Folse 是苹果的「高级设计制作人」,也是本次发布会上被 Eddy Cue 请出来演示 Apple TV 上的 Siri 的人。演示一个智能机器人助理并非易事。我们在生活中对着 Siri 说话有时都会感到尴尬,遑论站到舞台上对着数千人表演?苹果发布会的制作质量是业界标杆,但平心而论,其大部分高层管理人员的演讲仍然有一种接受过培训的痕迹。Folse 的演技则完全隐形。

对于科技爱好者而言,苹果发布会从十年前开始就是一种节日。但在过去几年里,这场科技大戏已经演变成全民关注的大事。发布会当天我在香港。在海关排队时,听到身边的人用 iPhone 和别人讨论着「玫瑰金」;在投资银行工作的朋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怎样?不打算买 MacBook Pro 了,要买 iPad Pro 了吧?」在开往中环的渡轮入口处,一个洋人正在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谆谆善诱。他的修辞已经苹果化了:「Isn’t it cool? They say it’s the future of TV. You can watch any channel you want. And it’s free.」(爽不爽?他们说这是电视的未来呢。想看哪个频道都有,而且全部免费。)

「电视的未来是 apps,」Tim Cook 在舞台上说。观察者们很乐于接受这套逻辑。既然一个对全世界开放的 App Store 能够颠覆手机行业,把同样的产品形态应用到电视上自然也应该能让这个几十年不变的产业开始松动。过去几年在苹果爱好者的圈子里,Apple TV 会增加 App Store 几乎是一种必然。不过,当 Cook 描述着电视作为多人共享的客厅娱乐设备可以有怎样的革新时,我在心里默默地数着知名独立 Mac / iOS 开发者们的名字。我的问题是:曾经在 iPhone,iPad 和 Mac 上取得过成功的开发者,真的会为 tvOS 而兴奋吗?

「我没有计划或兴趣为 Apple Watch 或 Apple TV 开发,」独立 Mac / iOS 开发老将 Brent Simmons 说。「像一个正常人那样使用它们,而不需要去了解它们各自的 SDK,这样挺好的。」这个样本当然有偏差。Simmons 是开发生产力工具的人,而客厅刚好是生产车间的对立面;它是休闲空间,不是工作空间。不过,如果很多资深的 Mac / iOS 开发者对 tvOS 冷感,我并不会感到奇怪。无论是 Mac,iPhone 还是 iPad,和用户基本都是「一人一机」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说,开发者可以心安理得地回避他们最不喜欢的事情——和活人打交道——而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屏幕上。很多时候,独立开发者写一款软件的初衷都源于自己那颗理性大脑的需求。Apple TV 则不然。在为它设计软件时,你必须假定在任一时间点都可能有超过一位很可能是非理性的用户在使用它,而其中很可能有不只一位对 UI、用户体验、崭新的交互方式无感的人。你开发 to-do list、知识管理工具、RSS 阅读器、Twitter 客户端和 Launcher 软件所积累的经验、设计原则,以及目标用户定位,恐怕大多都要推翻重来。

我们有必要问这样一个问题:除了看视频用的 app 和游戏,新版 Apple TV 的 App Store 里究竟还能出现什么样的杀手级应用?苹果在 Apple TV 的人机介面则例中大致把它的 app 分为游戏、媒体流播软件和「家用工具」(utilities for the home)三类。媒体流播类 app 的成败更多取决于有什么媒体可播,而不是软件本身的工艺水准。工具类 app 出现在电视盒子上的可行性则是一个疑问。客厅这个空间对于用途有着明确的暗示,一旦坐上了电视机对面的沙发,基本就只有玩乐的心。有什么样的任务是更适合在这样一个语境里通过工具软件的辅助去执行,而不是能更好地在 iPhone 上完成的呢?

游戏当然是新 Apple TV 的重要标的。但如果我们把 Apple TV 视为一台游戏机,至少目前看来,它在游戏主机的光谱上显然更接近 Wii,而非重度玩家心仪的 PlayStation 4 或 Xbox One。在让一群不玩游戏的人掏钱购买了主机之后,Wii 的故事成了一出悲剧:它开拓了硬派玩家以外的市场,但随后这一市场又被横空杀出的智能手机抢走——如同某种奇妙的命运轮回,一手点燃了智能手机革命的公司,如今又推出了一款面向休闲玩家的游戏主机。

在这次的新版 Apple TV 推出之前,苹果喜欢说电视盒子只是自己的一个「小嗜好」;新版 Apple TV 推出之后,苹果称之为电视的未来。但这个未来很可能仍旧属于电视业的传统大鳄。在《电视的未来还是电视》Television Is the New Television)一书中,作者 Michael Wolff 指出电视行业的传统力量之强大令它多年来一直在抗拒互联网的颠覆,同时也让电视节目的内容方在面对摧枯拉朽的互联网公司时有着其它媒介所无法享有的议价权。这对于互联网公司或许是坏事,但对于电视节目本身却可能正好相反。在包括好莱坞王牌制片人 Brian Grazer 在内的不少人看来,美剧的整体水准已经超过了美国电影。这点十分重要。无论再怎么讨厌作为一个整体概念的电视或是高昂的有线电视费,事实是我们都在如饥似渴地追看《冰与火之歌》和《绝命毒师》(Breaking Bad)。电视业过得挺好——无论苹果能否再次「改变世界」。

苹果试图用同样的 App Store 机制在电视盒子上重现智能手机的辉煌,可以确定的是拥有媒体内容的公司和已经拥有超热门产品的第三方开发者会全力支持,但无论从 UI 还是商业模式上,Apple TV 里的 App Store 看上去都不像是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天才少年能够一炮而红,甚至造就范式转换的场所。简而言之,新 Apple TV 不是一款为 geek 准备的 hardcore 设备,它在气质上是老少咸宜的、大家庭式的、亲子同乐的。能用 Siri 全局搜索某部美剧是极好的体验,而你不需要学习什么操作步骤就能直觉地享受它的好处。在这里,苹果再次展现了它标志性的天赋:把人性带入科技。

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回归。在今天,iPad 和 iPhone 正在逐渐变得复杂与专门。iPhone 6s 与 6s Plus 的主要新功能 3D Touch 所能带来的便捷需要用户调整多年的触屏使用习惯并付出学习成本,考虑到至今依然有人在带指纹解锁功能的 iPhone 上习惯性地输入解锁密码,这种学习并不一定那么顺理成章。十二寸的 iPad Pro 更是直接为(准)专业用户所设计。但另一方面,Apple TV 则似乎让人回想起了头几年的 iPhone: 一切追求简单、易懂、傻瓜也要会用。(发布会上演示的那个棒球音乐节奏游戏有没有让你想起 2008 年的《Super Monkey Ball》?)演示 Apple TV 上的 Siri 功能的 Jen Folse 不像一位深度参与了产品研发的设计师,而像一个被告知了关于这款产品的关键信息点后把它们优雅自然地传递出来的市场营销人员,而她恰恰又是一位设计师!正是由于这种产品设计师的存在,用户体验、直觉和人性化才不会沦为无意义的空话。热爱苹果产品的 geek 数之不尽,但苹果恰恰是一家反极客的公司。良好的产品感觉,其实就意味着拥有高度发达头脑的程序员和设计师放弃了对 geekiness 的那种青春少男式的执迷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