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当时装秀趣味不再,我们就更加怀念当年那些疯狂和掌声

Guy Trebay2015-09-10 22:28:00

曾几何时,时尚有趣如是。当然,如今的时尚还是件乐事,不过含义大相径庭

超模 Naomi Campbell 穿过露臀裤。这事够吸引你眼球吗?!

事情发生在 1992 年,Anna Sui(安娜·苏)第三个系列展。苏女士和摄影师 Steven Meisel 是老朋友,多亏了他,当天的秀场请来了几乎所有当时活跃的超模。要知道这些人一天不收个 1 万美元是不会干活儿的,而那天大伙儿几乎分文不取。

话说那天的秀究竟如何?我还真没有照片。

1

Isaac Mizrahi 与模特们在他的 1997 春季秀场。 

回忆里众人挤在一间房内,犹如舞池。从各路时尚编辑、摄影师、当地名流、变装达人到相关工作人员,只要能搞到一张票就可以盛装出席(其实是想怎么打扮都行)。每一次的演出都会产生强烈而炙热的能量,腾腾升起环绕着一个个走上 T 台的超模:Linda、Tyra、Shalom Harlow,当然还有 Naomi

当这位所向披靡的超模杀出 T 台——她有着其他模特所无法企及的傲然霸气,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性感气息如同磁场——她身体一斜,摆出了震撼的 pose,她裸露的臀部就这样完美地呈现在众人眼前。全场难道没有瞬间混乱?当然啦,一时间掌声雷动。

苏回忆,“人们全疯了,真是太有趣了。”

曾几何时,时尚有趣如是。当然,如今的时尚还是件乐事,不过含义大相径庭。这并非因为当年的主角,包括你我、苏女士以及 Naomi ,都不再年轻。

如今的时尚圈已然高度产业化,这个领域在世界范围内扩张形同娱乐产业的分支。相比而言,90 年代还是个小圈子,好比一个部族。在部族内部有霸主有名伶有另类——时至今日依然有——也有导师,有联系人,有助手。一方面人们本着挖掘人才、打造美人的兴致投入这个行业,同时也要遵从其基本法则:不断打造个人品牌。

“那时的圈子还是更单纯些。” Kelly Cutrone 是一位资深时尚广告人,时装秀制作人。那时的表演总带有几分随意和古怪,更多的是单纯的疯狂。

她回忆起曾经的一批设计师,“记得以前在 Gotham Hall 办秀,到谢幕的时候,后台一个孩子告诉我,‘Kelly,设计师们正大打出手,一起在地板上翻滚。’”

那天 Cutrone 女士没能劝架成功,她派出一只染得粉粉的斗牛犬谢幕救场。

Todd Oldham 回忆,人们在 90 年代参加时装秀的兴奋劲儿类似更早以前去听滚石的演唱会,“我们是幸运的。”

1从左到右,Kara Young,Christian Slater, Jaye Davidson 以及 Kate Moss,一同出席 Todd Oldham 春季时装秀。

其中原委难以三言两语道明。在当时,秀场配乐和服装展示同等重要。世人第一次听到 RuPaul(美国变装皇后)的“Supermodel of the World”就是在 Todd Oldham 的秀场。时光如梭。当时名流亮相秀场前排可不是因为收了钱,而是真的是怀着兴奋和好奇一探设计师的新作。Oldham 不禁问道,“还记得当人们看到喜欢的设计都会忍不住鼓掌吗?还有人记得吗?”

当年刚凭借影片“哭泣的游戏”(The Crying Game)大获成功的 Jaye Davidson 现身 Oldham 的秀场。在摩肩接踵的秀场头排,Davidson 挤在男星 Christian Slater 的身旁,以至于 Kate Moss 不得不坐在 Davidson 的腿上。还记得当时还是个幼齿变装皇后的 Lady Bunny(美国女演员 )现身设计师的发布会,高耸入云的发型把秀场后面几排座位的视线都挡光?还记得 Anna Sui 的一个秀场上摆了一尊麦当劳叔叔(Ronald McDonald)的雕像, Linda Ramone(传奇朋克乐队 The Ramones 主唱 Joey Ramone 的遗孀) 上场时还顶了一顶同样火红颜色的假发?

在那时的人们看来,时装设计师是一伙儿想法另类的人,正因如此还催生出一个新的行当:时尚评论。《纽约客》杂志老牌时尚评论人 Holly Brubach 说道,“大家以为我们肯定读得懂设计师的意图。我们的工作是要解开谜语,告诉大家,‘虽然看起来很怪,其实是有想法的。’”

1Anna Sui 2013 秋季服装秀

想法总是有的,而且不少,上个月世界四大城市轮番上演的数百场秀就能说明问题。少的是那份震慑人心、光怪陆离、惊世骇俗,不畏政治、不顾钱途,正如开篇回忆的那场演出,海藻不仅激发了设计师的灵感,直接登场成为服装材料。

设计师 Isaac Mizrahi  坦言,“社交媒体已然摧毁了时装秀原本自带的疯狂。想想时尚编辑大呼小叫,‘天呐,我可没空等新秀发布。’我钟情棒球运动的原因在于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想今天的人们无法体会到秀场内那份未知和渴望所带来的刺激感了。现在最刺激的事儿就是盯着手机屏幕。”

Instagram 谋杀了发布会。

跨界模特经纪人 Bethann Hardison 认为,纵然智能手机也无法捕捉 Naomi Campbell  走过 T 台所造就的那份狂热。“现在的模特形如机器人,再也无法撼动人心。你知道她们会中规中矩地走完那条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Hardison 的观点未必全然公允,虽说如今不少姑娘的确犹如活动衣架。Karlie Kloss 这样的模特不可多得,更多的只是完成任务的机器人。时尚公关 Cristiano Magni 坦言,“女神才会激荡人心。如今总有一种对于 90 年代秀场的怀念,那时设计师们总会奉上实打实的秀,而不是走什么贴近生活的亲民路线。”

观察家们肯定已经注意到,如今的人们对彼时那种疯狂的创意有着迫切的渴求。Frédéric Fekkai 创意总监 Fabrice Gili 坦言,“时装秀有必要保持新鲜与神秘。”回顾曾经的秀场,当 Gili 要求模特的发型务必看起来“非常非常电子”,整个团队会疯了一样在后台吹气球,然后不停的摩擦模特的长发直到大家看起来如同用了格拉夫的发电机。“敢于冒险才有可能收获惊喜。”

不过在这个数百亿美元的行业里,创意探险面对财政压力还是要退居次席,这可是纽约最烧钱的行业之一。Marc Jacobs 算是个例外,大多数设计师很难在这个行业尽情展示自己的古怪与疯狂。

名模 Dovanna Pagowski 回忆,曾经的时装秀大胆且愚蠢,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被打扮成男人的模样,有时候则像刚被救世军解救出来,或是骑在毛驴上正要去耶路撒冷的基督。

Pagowski 说,如今的行业如同军事化生产线,相比之下曾经“更像是家庭小作坊。但那时的秀场不仅仅为了娱乐大众。想想一场秀能带给世界什么?许以开怀大笑如何?”

 

翻译 国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