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这个人只带来一组灯,安静而简洁丨2015上海国际家具展

谢舒敏 2015-09-10 16:00:02

我们跟这个自己一个人来参展的独立设计师聊了聊。

随着本土设计品牌势力崛起,今年上海家具展中专供中国设计师展示与交流作品的DOD设计展(Design of Designers)成了热门展区。举办 DOD 展的 E8 馆人气高涨,知名原创品牌展位大、展品丰富,吸引到许多前去询价或探讨设计的参观者。

在它们对比下,E8 馆一角的一个小展位看起来有些低调。不过,与其说是因为那里只站一个人、只摆放一组产品而显得安静,不如说那里所陈列的展品营造了某种氛围。设计师 Leeno 展出了他个人工作室的第一个作品,灯饰“兀”。他希望给使用者带来平和、安静、不浮躁的体验。

这个展位里只摆设三盏灯(吊灯、台灯、落地灯),基于同一个原型。以台灯为例,它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造型简洁,似倾斜的烛台或高脚杯;在灯座和灯架上反扣着不对称的“灯罩”,一个光滑的圆形平面封住其开口,光只从灯的侧面微微透出。

“兀”系列台灯“兀”系列台灯

做成这个造型、表达“兀”的概念都离不开一种材质:弹性布料。台灯中类似于高脚杯杯身的部分由弹性布制成,因此才可以实现一侧线条弯曲流畅、另一侧笔直整齐的效果。这组灯饰之所以被命名为“兀”,是因为它呈现出黑与白、硬与软的碰撞,从金属制成的坚固的平面或灯架中,延伸出灯柔软、如流线的一面。

在解释弹性布的作用时,设计师 Leeno 随手摆弄起这盏灯来。原来,这盏灯倾斜的角度,平面的朝向都可以随意扭转调整。Leeno 告诉《好奇心日报》,这样设计不只是为了外观好看,同时也能做到满足使用者对光亮度的不同要求。“如果是作为床头灯,睡觉时不想要太多光,但又需要一点,就把它打到另一边去;或者用作落地灯,自己坐在沙发上或者扶手椅,很优雅地看书,可能光线要稍微转过来一点,就可以把灯转过来。这是光和人巧妙的互动。”他说道。

台灯

吊顶灯吊顶灯

落地灯

尽管对自己的作品很自信,但 Leeno 也稍显遗憾地表示这没有达到自己想呈现的最终版本。他为了让金属平面和弹性布料平整地贴合,让衔接部分更薄,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这才做成现在的效果——达到目标的 80%。这次展会之后,他暂时不打算对外销售,而要继续打磨,把线条做得更流畅,把灯的整体做精致。“所有细节,都是为了让它更简单,简单到只有一个面,只有一个弧线。” 

台灯细部近看台灯

Leeno 喜欢设计作品有简洁的风格和安静的气质,因此很向往丹麦品牌,希望有一天能和丹麦一些知名设计品牌、大平台(如 Menu)合作。说到这里时,他露出了有些腼腆的笑容。

作为独立设计师的 Leeno  现在一边在自己刚成立的工作室开发个人作品,一边和其他品牌合作,帮助他们打造品牌、规划商业空间。在他自己的作品旁还有一个小展位,展出他为家具品牌 Ray 设计的一组沙发,同样线条简练,构成不对称的造型。这组沙发的设计受到西服剪裁的启发。

沙发

沙发

我们和这个一人参展的设计师聊了聊他对设计以及自己这两组作品的想法。

QQdaily 

L:Leeno

Q:做这样的灯,设计灵感来自哪里?

L:你知道 Pinterest 吗,我大概看了三四年的时间,几乎每天都看,我要在里面看多元多样的服装的东西。会在上面抓一些(想法)。忽然有感觉了就开始画了,没有刻意在想(灵感什么的)。

Q:是因为服装用了你想要的材质?

A:不,服装的某个动作。或者我看到某个人做出了某个动作。并不是,比如说,我忽然看到一朵莲花(就可以做出一盏灯),不是这样子的。不是说要抓到某一点很奇特。我只是看到一块布,很平整,它有“顶”出来的动作。

其实我还有很多小产品,包括还在酝酿的产品,都是(关于)这种物与物之间的关系,碰撞的关系。互相冲击。这盏灯其实就像是白色跟黑色之间碰撞的关系衍生出来的非常简单的概念。

Q:你的目标里,这盏灯要实现的最干净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A:你问到了重点。我最终要讲的事情是,它只是一个面。翻转过来过后我们看见的,弹性的软的那一面。我之后还会再研究布的织法,布的工艺不同,出来的线条就不一样。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团队力量,只能一步步来。衔接的部分解决之后,我们再去让线条、包括这根杆子更漂亮。我要的就是,简单的一个面,一根弧线,一个杆子。

Q:你现在的工作是全部 focus 在这个灯上吗?

A:不是的,我很惭愧我在它身上花的时间很少。因为打样那边的时间我没办法控制,然后其他方面……设计师要生存。中国设计师比较惨,我很多时间在做其他品牌的事情。这个灯是我前天才拍好照,大前天刚拿到样品,不然我就没法展了。这些都不是我能控制的。设计师是很被动很被动的。

Q:(关于为 Ray 设计的沙发)你说这组沙发的剪裁方式是西服的剪裁方式,能否解释得具体些?

A:西服的剪裁,也就是它(线条)收合的方式,普通的沙发工厂听到这个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但我追求的是它的独特线条、角度、气质,我要求它的气质最后出来是 gentleman 的,而线条是笔挺的。

沙发的名字叫做 unreasonable,“不合理的”。它的组合方式就是这样。按理说沙发扶手应该对称,但我要求不对称。对称很好做,但我不卖对称,就是卖歪的,让它有点不合理。有自己的特点,而不是一味地去山寨或者模仿。

Q:服装剪裁应用在家居上的话,有什么特别之处?

A:我很喜欢服装设计师 MMM,他完全打破普通服装的思路,重构线条和整个设计方式。我抓到很多他们的想法。我就想,沙发上是不是也可以做这些事情,做灯的话,也是一样的,我也打破原来的方式。结构和完成度,你找谁家都能做成,但细节,你就要一点点凹,把线条凹出来。没有设计师,他们(注:制造商)做不出来这样,他们抓不到我的点的。这就是设计师存在的价值。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