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很久没演爱情片的刘青云说,他在《三城记》里找到一点香港的味道

晏文静 2015-09-03 01:00:00

“我希望拍的爱情电影就是很简单,就是你爱一个人,你就是爱一个人。你的选择是怎么样,你的选择和命运是怎么样。”

刘青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演过一部爱情片了。

回想一下,他这几年的电影是《窃听风云》、《夺命金》、《扫毒》、《暴疯语》,都是警匪片。这些影片里可能也会有一些爱情的元素。但是按刘青云的话说,这些类型的影片都是为了包装,或是加入一些爱情,或是加入一些搞笑元素。但是纯讲爱情的话,商业考量下还是困难。

所以,刚刚上映的《三城记》倒是给了他一个出演纯爱情片的机会。刘青云在《三城记》中饰演的人物叫房道龙,其实就是成龙的父亲。电影是以成龙父母为原型创作,虽然其中细节多是靠导演自己想象,但主要故事没变。

战乱年代,刘青云饰演的房道龙与汤唯饰演的陈月荣相爱,辗转三城,历经波折以后两人才终于相守。

《三城记》剧照《三城记》剧照

刘青云说,这些年不是他不想拍爱情片,而是因为“爱情片变少了”。

一方面香港电影市场变小了以后,投资爱情片的和拍爱情片的都变少了。而刘青云可能受此影响会更明显一些。他基本上呆在香港,接下一部戏的场景多半就是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别人说起有一个什么戏,你要不要来演。听一听合适的话,他就接了。

另一方面是拍爱情片的“导演都愿意找更年轻的男演员来演”。而且对于他来说还要看这个爱情电影的剧本是怎么写的。一个女孩,既爱他,又爱他,这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希望拍的爱情电影就是很简单的,你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

《三城记》就是这样的电影,正好情侣搭档张婉婷和罗启锐找到了刘青云来演这个角色。2013 年找到刘青云的时候,他的档期其实不是那么合适,但是导演张婉婷和监制罗启锐觉得刘青云和角色很符合。罗启锐说他们和电影里,道龙等着月荣一样跟刘青云说,我等你。后来总算达成了合作。

两位香港导演拍了一部战乱年代的纯爱情故事。对于刘青云来说,这让他有了继多年前的《新不了情》和《忘不了》等电影之后又有了参演一部爱情电影的机会。

《三城记》剧照《三城记》剧照

但是对于电影出品方来说,这还是一次冒险。

在演员要价很低的情况下,因为涉及战乱年代的场景重现,《三城记》的成本依然达到了七、八千万。截至 9 月 1 日,上映 6 天后,《三城记》的票房 1100 多万。出品方华谊兄弟的王中磊在微博怒斥《三城记》遭遇了偷票房。怒斥背后,对这部电影的票房担忧很明显。

今年,刘青云在金像奖上凭借《窃听风云 3》获得影帝,获奖发言时,刘青云在现场有一段对妻子郭蔼明的告白在宣传的时候也常常在《三城记》宣传期被采访者问起。没办法,对于一部像《三城记》这样的电影,卖点除了爱情就是刘青云、汤唯、秦海璐、井柏然演的爱情,或者是成龙父母原型的爱情。

很多看过电影的人对这部电影评价并不太高,觉得这部电影会让人想到《太平轮》和《黄金时代》。看起来,刘青云隔了很多年来演的这部纯爱情片最后的票房不会太理想。

Q:好奇心日报

L:刘青云

Q:这个戏当时是怎么找到你的?

L:好像是 13 年的 6 月份的时候。制片人施南生给我的剧本。

Q:看了剧本就决定接下这个电影吗?

L:其实也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我看剧本的时候,我是喜欢。可是当时我已经接了戏,要拍《扫毒》和《窃听风云》,因为要拍这些电影,我怕自己没有时间去练习很多东西。担心时间不够去准备这个戏。我一直很担心这个,我想了很久,拍还是不拍。如果我说拍的话,我要有时间来做好所有的准备。

Q:为什么会这么谨慎?

L:因为真的很希望和张婉婷工作,因为我看过她电影,很多电影。同一个电影圈,在香港,都没有机会合作。我很少有机会拍女导演的戏。女导演本来也不多,我很希望刘青云放在张婉婷手里会变成什么样?

Q:那最后变成什么样?和你想象得一样吗?

L:我最后配音的时候看,发现有点不像我。有点不像我以前演过的戏的感觉。很难说哪种不像。就是跟男导演拍的不一样。他对我的看法,跟一个女孩对我的看法有很大的区别。一般男导演拍我,不会把我拍成这个样子。比如说有一场戏,我的围巾。导演就会说围巾这样不行,衣服这样拉得不好。

我觉得这个角色其实导演跟那个真实的房道龙,她的剧本,还有刘青云三者混在一起。这个爱情的电影,爱情不是我跟汤唯的。爱情是张婉婷的。爱情是她的,全都是她的,这个世界爱情是怎样的。那个男主演要怎样。汤唯要怎样,全都是她想象的。戏里面所有的浪漫的东西都是她的。

Q:所以听上去,这个角色演起来似乎还是挺有挑战的?

L:应该说,开始的时候是有点困难。一开始我还不了解导演张婉婷电影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她是怎么去想这个故事、这个人物是怎么样的一个关系。后来慢慢拍的时候就比较好一点了。

Q:在看剧本和演出来以后,觉得和想象中的人物有什么偏差么?

L:有一点的。这个人物真正演出来是比我想象的房道龙更加温和一点。我想象的他是比较强一点,比较……没有那么温柔的吧。

Q:您觉得这种变得温和一点,是因为由您去演所以角色导致的吗?

L:是我觉得导演也喜欢这个角色比较有温和的一面。导演跟我说这个男人就是有点粗犷,也比较直接。但他对月荣又是很好的。她比较喜欢这个男人比较温柔的一方面。

Q:您在演这部戏的时候,有没有对剧本贡献出一些修改意见?

L:不是特别多。只是在一两场戏里,会有一些意见。比如,有一场戏是月荣来我们家吃饭,一起喝酒那场戏。导演希望我们能多点交流,看着对方。我跟导演说不如我们来喝酒,看谁喝得快。那样拍起来就会比较有感觉一点。不然要求我不断地看着她,她不断地看着我,这样很奇怪。然后我就用这个方法。然后我父亲看着以后,(觉得)你们两个真是天生一对。

Q:这个角色之前想过找姜文和巩俐演,从您的角度想,您觉得您演和姜文演这个角色会有什么不一样?

L:哦!这个很难说。因为不同的演员演出很不一样。现在我很难想象姜文怎么去(演)。但是姜文导演是非常好的演员。就是姜文来演,可能票房会好一点。(笑)

Q:最近几年,您很少去拍这种纯爱情的电影。

L:因为(这类电影)很少。因为纯爱情的一般(商业上)来说比较困难。导演一般不会拍纯爱情,他会加一些搞笑啊,不搞笑就是警匪啊,作为一个包装在里面。你的包装里面有爱情,只是作为一个部分。故事主要的不是说爱情。只是戏里面有爱情的发生,让整个事情变得更复杂。《三城记》这样比较单纯地说爱情的比较少。谁来看?(笑)

Q:爱情片变少了,是单纯地说香港市场吧,大陆这边爱情电影还是挺多的呢。

L:对,大陆反而不同。你发现我们这部电影跟你们一般看的不同。但是大部分地方的爱情电影的改编还是很大。现在很多电影都是一个女孩,她爱他也爱他。一个男生呢,他爱你,也爱她。都是这种。还有就是比较幽默的对白啊,节奏比较快啊。还有就是把台词说出来啊,演戏的部分都比较少。爱情反而不太重要。都是台词让观众笑。都是这个方法比较多。

单纯像《三城记》就很少了。《三城记》基本上没什么幽默的台词。也没有说很多我爱你,没有说爱情的道理,没有说爱情应该是什么样。我跟汤唯在一起的戏份不是很多。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未来有希望的时候,就分开了。

Q:您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L:可能香港的电影还是很喜欢拍警匪和动作。

Q:这几年您拍的都是偏向那种警匪、硬汉,很男性的电影。

L :其实我没有特别去选,我一般是看了剧本还有跟导演。就像《扫毒》,我跟那个导演陈木胜很长时间都没有一块儿拍电影了。然后他跟我说,有一个戏跟古天乐一块儿拍的。想拍一个这个类型的戏,中间要唱一首歌,这样。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很多时候,电影的开头就是这样的。我们见面,我们说一起拍一部电影吧,很久没有一起合作了。尤其是《窃听风云》系列,《窃听风云》不是警匪,其实它也是很戏剧化的电影。中间的爱情部分也是很多。

《窃听风云》剧照                                                   《窃听风云》剧照

Q:现在大家都说,香港的演员出现了一个断代。之前香港的男演员可能是通过无线班这样的地方出来,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吧?

L:现在大部分也是来自于电视台。可是我们那个年代是有训练班,要上课一年。现在这个训练班好像没有了。现在变成为在香港当演员就要考演艺学校,不然是通过其他渠道。可能就是从电视台演那些没那么重要的角色开始,一个像我们这样的训练班好像已经没有了。

Q: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还是因为市场走下坡路导致断代了?

L:也不是断代,我觉得现在可能比较少一点。因为现在香港好像没有太多人来拍电影、拍戏,电影很少。其实有一个原因,现在这个市场是内地好。只是他们很多演员不一定要拍电影,还有拍电视剧。电影很少,(但是)因为每年中国也拍很多电视剧,这样机会多了很多。可能演员都去选择拍电视剧了。其实那个断层就是拍电影的少了。

Q:最近几年,好像很少看到有纯粹的香港味道的电影了。

L:可以这样说的。香港以前都是有卖(片子)给像东南亚,但是现在市场就掉下来了。香港还没有主流电影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拍什么。那个时候就是我跟杜琪峰啊,韦家辉啊,就是拍。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主流,大家反而有机会去做一些不同的东西。后来市场改变了,OK ,现在听说有一部电影都 20 个亿了,都在这里。很多香港的导演拍电影就会想内地的市场,就会放到这儿。

很多人都担心,香港本土的电影没了。因为现在导演拍的电影不是让香港的观众看。其实我觉得不一样,就像你刚才说香港的电影香港的味道,80 年代,90 年代有那个时候的香港的味道,现在香港电影改变了,市场改变了。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味道还留在现在吧。

那些都是过去的东西。现在的香港电影就是现在香港电影应该有的味道。我们需要改变。这个世界在改变,我们不变,所有事情都没了。我们还在以前 80 年代,90 年代的电影。反而观众不会去看的。因为现在看电影的年轻人不会去看你以前的东西的。所以你说没有以前的香港的味道是对的。因为以前是过去。《三城记》这个戏,我反而觉得是保留了一些以前的味道。

Q:哪一部分是香港的味道呢?

L:节奏,以及对事情的看法。张婉婷的世界很特别的,她的世界是没有坏人的。她的坏人也只是蔡英华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坏人的。她的世界是童话的世界,美好的世界。所以她的电影,以前张婉婷导演的电影在香港拍的电影,也不是那么有香港的味道。以前香港的电影就是那种 action film 。动作,哐哐哐那种。你回去看《秋天的童话》,我为什么喜欢她的戏就是因为那个年代,它完全是一种另外的电影。爱情,真的很有意思的。

《秋天的童话》剧照《秋天的童话》剧照

Q:说到香港味道的电影,我觉得像《临时同居》,不是警匪、动作,不和以前的类型一样,但是也有香港味道。

L:这个电影我也看过,我也觉得它已经不是以前的类型了,它比较跳得出来一点。它比较接近于内地电影的那种方法。整部电影比较像我们在内地看到的爱情的喜剧。反正我觉得看的时候不觉得它像我们以前看过的香港电影的类型。跟张婉婷拍的《秋天的童话》,其实她的《秋天的童话》就是在那个时候跳出来了,完全跳出来了。不一样了。

Q:感觉您现在还是很喜欢跟香港的导演合作。

L:我跟他们住得比较近。其实我没有去想应该跟什么导演的。内地导演有好的剧本,我也可以跟他们合作。只是在香港我跟他们住得比较近。附近导演一块儿吃饭,说两句话很多时候拍戏就是这样子。因为在香港我不用工作,我也不会跟很多人一块儿吃饭,我喜欢简单一点。跟朋友啊,还是待在家里。

Q:之后想接什么样的戏?

L:我已经接了。我回去 10 月份会演一个,也是一个真人真事的故事。70 年代、80 年代的时候,一个黑帮的人,他打劫,也贩毒,自己也吸毒。他坐过牢以后,改变了他自己,变成了一个好人。用自己的经验能力去帮那些吸毒的人,黑帮的人。可是他改过以后,还是一个黑帮的人的性格,性格没改变。真人真事。

Q:您有一个偏好说要接什么样的角色么?

L:我现在希望拍一些电影,其实我一直是这样觉得,希望一个电影不完全是一个商业电影,就好像我回去去拍的那个。我希望让人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但是你给他机会,他是可以改过来的。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我觉得现在的人已经没有这个体谅了。可能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竞争很大,就是你死我活。没有一个同情,给他一个机会让他重新站起来做人。

Q:还有像《三城记》这种纯爱情的电影,您还想接么?

L:这个有点困难。因为爱情电影通常会找一些比较年轻的演员去演。 30 多岁的演员去拍爱情电影,我这个(年纪)去拍爱情电影的机会比较小了。还有看那个剧本怎么写。这个很重要。他说是爱情,很多人都说是爱情,但是你要看自己想拍的爱情是什么类型的?

Q:什么样的爱情片会打动你?

L:我希望拍的爱情电影就是很简单,就是你爱一个人,你就是爱一个人。就是他一个。这个对她很重要,不单是一个尊重,你要让她知道我是世界上唯一的。我觉得这种类型的电影我会喜欢很多。不是你像她,两个人差不多。(笑)这没什么意思吧,对不对?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