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诺兰:决不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数字技术上

邓若虚2014-07-10 16:25:00

拒绝 3D,极少运用 CG 技术,并且还在拍着最后一部 70mm 胶片 IMAX 大片——“顽固派”克里斯托弗·诺兰最近发表了他的“独立宣言”,让我们认识到一个将品质和体验列为首位的导演眼中的世界。

克里斯托弗·诺兰,这个电影导演中的异类,拒绝使用 3D,极少运用 CG 技术,却能拍出重新定义超级英雄电影的《黑暗骑士》,以及为科幻和动作题材树立标杆的成功商业片《盗梦空间》的快满 44 岁的英国电影人,受《华尔街日报》之邀,在准备下一部令人瞩目的大片《星际穿越》的间隙,写了一篇文章,探讨了他对电影未来的看法――

其实是对电影院未来的看法。虽然严肃,但你时不时能感受到这位“顽固派”和传统主义者的焦急心情:决不能把电影院跟一般的播放媒体等同起来,决不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数字技术上,决不能仗着“内容不错”,忽视了更重要的事情。

你现在看到的《变形金刚 4》是第一部用 IMAX 3D 数字摄像机拍摄的电影,而《星际穿越》将会是最后一部用 70mm 胶片版 IMAX 商业片――这也是派拉蒙公司宣布不再发行胶片电影之后对这个导演的特许,他是会将胶片电影力挺到底的。不然他也不肯……

无论这个时代是强调用户体验,还是技术革命,以克里斯托弗·诺兰对这两方面的认知,他都能称得上是这个时代的天才。此次发表的观点或许只能说明他作为电影人的理想和计划中的一小部分,但也足够让我们认识到一个将品质和体验列为首位的导演眼中的世界。

内容很重要,但内容这个词只是用来“假装鼓励创新”

在这样一个时代,人人都在谈“内容”的重要性,喜欢把一切问题都简化为这两个字――这是一个如今很少人会担心,但诺兰却视为很严重的问题:内容这个用语看似在鼓励创新,实际上却在缩小观影的形式之间的距离。“‘内容’可以通过手机、手表或者任何大小的屏幕输送,这导致影院会认为自己只不过是这些内容平台的其中之一而已。”区别就在于多了个大银幕,以及一个放可乐的地方。

影院就是电视机搬到了外面,因为“遥控器”的作用很关键

内容的控制权会发生变化。比较生动的说法是诺兰援引昆汀·塔伦蒂诺的比喻,影院就是“television in public”(公共电视机),电视机搬到了公开场合,关键点是谁掌握着遥控器。诺兰认为未来很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发行商或者影院拥有者可以即时更改“内容”,也就是说“周五白天的某部电影上映情况决定着晚上这部电影是应该继续放映,还是安排上周五那部大卖之作上映。”这样的一个过程,甚至会根据电影票的销售情况而形成自动化。

胶片情结,依然是胶片情结

关于胶片和数字更替,诺兰表现出了一些遗憾。他继续援引昆汀·塔伦蒂诺的观察,后者认为数字放映等同于“影院之死”,这多多少少也体现了如今关于电影的较大争议:一个世纪以来,电影媒体都是一个实体的概念。在视频技术兴起的 90 年代,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也发起了名为道格玛 95 的十条规则,主张让电影回归纯粹,而不被技术肤浅化,其中一条是坚持 35mm 的胶片格式。诺兰对如今电影的数字化是抱有遗憾和无奈的,不过他也比较并分析了电影公司的选择,“省钱并不是重要的,灵活性是被他们看重的东西。”

电影的未来绝对在影院里,但不仅仅是为了更大的银幕

诺兰在文中第三次提到了昆汀·塔伦蒂诺,并称“当我们对新东西还没能被发现而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些新的声音就会出现”。回到 90 年代,当电影面临同样境况的时候,“一个叫做昆汀·塔伦蒂诺的年轻导演用他的作品找回了电影院的位置”。所以令人惊叹、大开眼界的艺术形式也非常必要。如今的电影人也面临着更大的挑战,“电影院的未来不仅仅是更大的银幕,电影人需要有足够的创新能力,这样才能吸引住坐在影院几个小时的观众的注意力。”不过他还是充满信心:“电影院的未来会比任何时候都要更美好一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