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在一个科技爱好者都用手机阅读的时代,给他们做一本纸质杂志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王杰夫 2015-08-19 04:48:04

其实,她想得最多的还是怎么为读者提供好的内容。

李婷选择了一件挺矛盾的事作为自己的创业项目。

她为电子阅读的主要受众,也就是科技爱好者们做了一个名叫《离线》的杂志书系列

《离线》的厚度近 200 页、掂起来约有半斤重。它的纸质载体与科技倒也有关系——长宽与 iPad Air 完全相同。

不过《离线》依然是一本纸书,它的信息还是以植物纤维和油墨分子牢牢纠缠的形态存在,而不是一群可以在不同浮闸晶体管间流动的电子。这与科技爱好者们的志愿相反,他们喜欢电子以及电子设备,用李婷原话说,就是“他们恨不得什么事都在移动设备上解决”。

但这本杂志书还是办了下来,自 2014 年 8 月《离线》成立以来,已经出到了第三期,主题分别是游戏、黑客与科幻,每本销量大约在 7000 册左右,但还没能够覆盖出版成本。

在李婷的计算中,这本书得卖到两万册才能收回成本。虽然直到第三期,《离线》每期的销量还没有明显的增长,但她表示一切已经渐渐有起色,至少找上门谈合作的公司多了起来。

在《离线》那位于东五环边上的办公室里,你依然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创业气息。说是办公室或许不够精确,这里是一个联合办公空间。至今他们还没有独立的办公空间,十来个人租了两排工位,用隔板围了起来,算算也就十多平米的样子。

同样,会议室也是公用的,就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两波记错时间的闯入者。不过,曾就职于湛庐文化和东西文库的李婷似乎很适应这种工作环境。

一本离线是怎么做出来的

《离线》是一本杂志书,杂志书是一种介于图书与杂志之间刊物,它的英文 mook 就是 magazine(杂志)与 book(书)的合成词。它要求像杂志那样定期出版,但同时也要有书那样的阅读深度,目前中文杂志书中比较出名的有《读库》和《知日》,它们的出版周期都在一个月左右。

《离线》封面《离线》内页

然而,《离线》理想的出版周期大约在两个月左右,这已经算是比较乐观的估计,至少现在还没有哪一期能够按照预定时间上线。当然,这或许是因为它不像大部分中文杂志书那样更偏向杂志,每本《离线》都像是一本书。

每一期《离线》都有一个确定的主题,而每一个主题都是整个团队商讨的结果。最初可能会有好几个主题同时出现,例如尽管《离线·科幻》这一期在今年 5 月份才正式出版,但制作它的想法在去年就已经诞生。

选择某一个主题开工并不取决于对这一主题的兴趣超过对其它主题的,而是因为对这一主题的想法更加成熟,实际操作性更强。每本《离线》都是有所节制后的产物,毕竟一本书就那么厚,字数也就那么多,对某一主题过多的投入甚至可能起到相反地效果。

在李婷团队制作《离线》的前身《1024》时,就出现了所谓“用力过猛”的情况。这本杂志书从 2013 年 6 月开始准备,直到当年年底才正式出版,本来预计字数为 12 万左右,但完成后足足有 17 万字,对读者造成了很大的阅读压力。这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前期投入太多精力,导致难以理智的对每篇文章进行取舍。

确定主题后,就是去思考如何展现该主题。以最新一期人工智能主题的《离线》为例,这是一个被科技公司炒烂了但进展又十分有限的领域。李婷想找一个不一样的切入点。

最终,他们决定把雷·库兹韦尔与吴恩达这两位有观点冲突的人放在一本书里,将他们对立的观点作为人工智能主题的主线。前者是《奇点临近》的作者,在 Google 掌管一个目的不明的工程团队;后者则是前 Google Brain 创始人,后加入百度负责百度大脑的研发。

敲定好核心采访对象、备选对象,以及其它相关文章后,紧接着就是采访、约稿和购买海外作者的文章。每个采访都有专人负责,如果不能够及时完成采访就需要考虑备选对象。

为了减少中间渠道,节省成本,《离线》在购买内容时优先联系作者,如果不成功再联系文章发布的机构。由于挑选的大部分文章都是英文稿件,如果还是联系不上相应的外国出版社,就尝试联系持有中文版权的代理机构。

取得文章授权后就是翻译,至此每本杂志书的内容方面已经处理完毕。在印刷前就只剩下版面设计这一环节了。担任《离线》封面、版面设计的是知名平面设计师杨林青。出于对他的充分信任,每本《离线》的设计从头到尾都出自他手。

《离线》内页《离线》内页

每本书的设计从敲定主题的那一刻就开始了,《离线》与杨林青之前会反复沟通,在文章敲定后,每篇文章的负责人都会与杨林青单独沟通,向他解释每篇文章的选择与具体内容,以帮助他把握整个书的格调。

《离线》与杨林青间的有效沟通确保了每一本书的设计都独具特色,前后一致的设计也将使每篇文章具有了奇妙的共性,强化了它作为一本书而不是一本杂志的特质。

一个社会学博士怎么去做了这种事

对于李婷来说,最初与科技结缘或许是一种偶然,但最终选择做一本与科技有关的杂志书却是一种必然。

在国内读完本科后,李婷选择在英国兰卡斯特大学攻读社会学研究生。但在博士的第二年,李婷自认为不是一个适合做精深研究的人,决定辍学回国工作、希望自己的兴趣更多样化,当初选择社会学也是以为这会是一个交叉点比较多的学科。

2007 年回国后,李婷来到了湛庐文化。湛庐当时还在创业期,作为图书编辑,她可以自行选择有出版价值的外文图书。曾经红极一时的《牛奶可乐经济学》便由她引入中国,该书甚至引领了一批通俗经济学的出版热潮。

之后随着湛庐文化的规模扩大,这家公司像每一家传统出版公司那样找到了自己的出版领域。为了增加成功率,图书编辑的选择权也被逐渐收紧。

于是,李婷再次加入了另一个创业出版公司——译言旗下的东西文库。在此期间,她策划出版了一系列与科技相关的书籍,其中又以主导翻译《乔布斯传》,发起译言古登堡计划最有代表性。

然而在策划出版这些英文书籍时,她总会遇到相似的阻碍。她的团队常常能够抢在其它出版社前发现有潜力,值得引进的书籍,但是想要获得该书的出版资格还是需要经过版权代理商。

而版权代理商的目的只是为了将一本书卖出一个好价钱,最终的结果总是他们发现的值得引进的书,但版权却被其它更有实力的出版社买走。而且,其它这些出版社有自己固定的出版计划,并没有空闲立即安排该书的出版,有些经典好书就因此被束之高阁。

这也成为了促使她终于决定做一本杂志书的原因。杂志书内的文章以一个主题聚合在一起,获取单篇文章的难度要远远小于获取整本书的难度。而且,以单篇文章作为阅读的计量单位也更符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和偏好。

大概是因为李婷长期的出版经历,早先在东西文库的《1024》,以及今天的《离线》看起来都更像是一本书,而非杂志。

从一个图书编辑到公司创始人


李婷在极客公园大会上的演讲李婷在极客公园大会上的演讲

脱离东西文库自立门户的李婷,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图书编辑。整个团队的情况也成了她的责任。

“每出版一本《离线》会有 5000 册的预付版税,之后每 1000 册都会再单独结算。每卖出一本书,出版社大概会跟给我们十个点(10%),也就是卖 45 块钱,我们能赚 4 块 5 毛钱”,李婷对他们能挣多少钱算得仔仔细细,“20000 册刚好够本的数字是我们自己算过的”。

花出去的钱同样非常仔细,每篇文章的版权费多少、如何找到相对便宜但质量更好的翻译,都是李婷每天需要想的问题。交谈中,讲到省钱的诀窍时她尤其开心,但说到做广告时她又有些不好意思。

由于聚集了一批热衷科技话题的读者,《离线》已经能通过线下活动获得一些收入。用李婷的话说,“至少活动是不亏的”。

同时她还谈到计划中的另一个盈利方案——卖周边。《离线》第一批上线的周边将是海报,当中一部分将是《离线》自己配合每一期制作的海报,更多则将是从海外设计师处取得的海报版权。

“谈海报版权限制很多,有些作者会限制你在别的平台卖”李婷对《好奇心日报》谈到这个拖了很久的项目,“有时候真觉得吃力不讨好,很多海报淘宝上已经有了盗版。”

但谈判还是会继续下去,盗版并不是李婷想做的事。接下来一个新的产品可能是《离线》的主题最接近的产品——电子书。

曾参与《乔布斯传》电子版项目的李婷并不是电子书的狂热拥护者。相反,她依然相信纸张作为一种载体,能够传递电子所不能传递的信息:“除了对纸本身的迷恋之外,书作为一个纸的东西,本身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演变,它有它独特的合理性”。

但《离线》从一开始便在为电子书做准备,所有购买内容的版权均包含了数字版权。目前你在亚马逊已经可以看到前三期部分长文的数字版,每本 2.99 元。

未来如果《离线》变成电子版,将会从头设计,因为不是所有版式都适合主流的阅读屏幕——智能手机。

但无论是电子书,还是纸书,好的内容还是最重要的。李婷说,《离线》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把内容做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