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这里有你想知道的关于圣罗兰高定的一切

张金晶 2015-08-13 23:28:11

艾迪·斯理曼终于决定打破沉默,愿意谈一谈他的品牌复兴计划。

上个月底,圣罗兰对外宣布回归高级定制业务,并发布了一组拍摄于巴黎左岸新工作室的黑白广告大片。作为创意总监,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自 2012 年 3 月加入圣罗兰后就甚少接受专访,即便是在去掉“Yves”,将品牌名称改成 Saint Laurent Paris,引起业界广泛不满的当口,也并未出面表明态度。

如今,高级定制已经复出,曾经的 Yves Saint Laurent 标签也重新回归,艾迪·斯理曼终于决定打破沉默,愿意谈一谈他的品牌复兴计划。

艾迪·斯理曼

以下是来自 Yahoo style 的邮件专访,我们摘选了一部分和近期品牌复兴相关的问答,原文涵盖了更多私人生活的内容,想看全文请戳这里

Q: 你决定在上个月底宣布圣罗兰高级定制回归,你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时机?

A:我只是在等待新工作室的花园一切就绪,实际上,这个项目在一年前就已经准备完毕了,但在最后一个男装秀结束后我只来得及给高定拍摄一组广告大片。

回归高级定制这件事情,在我刚刚加入圣罗兰时就已经初步形成了想法,但这些年来我需要让所有的元素都准确到位,比如团队,工作室,当然还有成衣系列。

Q:皮埃尔·贝格曾经说过,真正的高级时装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当下流行盛大的社交场合。你如何看待 21 世纪的高级定制这个命题?

A:皮埃尔谈论的是社会环境,他认为“生活的艺术”这个概念已经不复存在。我理解他的意思,我们曾经就此有过讨论。但我认为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而就圣罗兰而言,私人化这个概念被延续下去。

Q:据称你会亲自核定高定的客户要求,这是真的吗?对象会是音乐家、演员还是更广泛的客户群体?

A:定义上来说,这个要求针对不同的人会变得非常具体。但大体上来说应该会是艺术家,或者是我们本身就认识的人。

Q:那个坐落在巴黎左岸的新工作室,为什么在你的复兴计划中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A:它具有一个显著而必要的象征意义。事实上,早在 2011 年,圣罗兰找到我的时候,我就确信圣罗兰需要一个新的家,一个具有历史感的时装工作室。而其原先的地址,Marceau 大道 5 号,已经变成了皮埃尔基金会,这对圣罗兰品牌而言,已经失去了其最宝贵的资产。

在这个项目开始半年后,我去了 rue de l'Universite 街 24 号,当时 Harticulier 酒店的状况非常差,但我一眼爱上了它,我认为这就是圣罗兰真正应该在的地方,它是如此优雅,甚至还有一个美好的庭院。

很快我们就开始了长达三年的修复工作。我很高兴能够找到这个旧巴黎别墅,能够成为圣罗兰工作室,相比对这个被抛弃两个世纪的历史建筑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至少让它恢复了其应有的优雅的一面。

Q:可以谈一谈这个品牌复兴计划具体操作起来是怎样的吗?

A:在每次开始什么设计计划之前,我都会以直觉来规划出一个大致的纲要。比如 2000 年时我在 Dior,我将原本的“Christian Dior Monsieur”改成了“Dior Homme”,也是一样的流程在操作。

当时我在为圣罗兰制定复兴计划时,我将自己的大致方案写下来并告诉我的团队,令他们都能明白我大脑中的圣罗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比如第一步就是寻找新的裁缝,我需要找到一家新的,能够提供纯粹、传统,没有任何工业手段在里面的裁缝团队,来为圣罗兰高级定制提供独有的工艺。而目前的皮革配饰都显得过于笨重,也亟需被改变以获得法式优雅的感觉。所有的产品都需要重新核查,制定新的标准和审美,强调什么是圣罗兰这个品牌名字下应该展现的产品。

在视觉上,则会将品牌标志、产品包装,乃至整个网站都进行重新设计。我加入圣罗兰的第一周,我就对一家新开的商店设计了一个全新的概念,这个概念也随着时间的推进和品牌的演变进行慢慢调整。最后,我的摄影概念也是其极为显著的一部分,相对于常见的摄影方式,我更倾向于多重叙事的概念。

因此,整个品牌复兴计划需要上述所有的工作都能一同推进,并获得品牌定位上的精准统一。

Q:这个项目囊括了从设计、广告、网站等各方面的事情,你觉得哪个部分是最重要的呢?

A:我觉得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它关于一致性,需要确保品牌各个方面传达出来的声音和信号都是指向一个方向的。

Q:你当时将“Yves”从品牌名字中去掉,很多人认为这是对品牌的不尊重。如今被证明,“Yves”是被用于高级定制的,这个更名背后的意图是什么?

A:从历史上来看,1966 年,Yves 和皮埃尔就决定将成衣线名字定为“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不过 Yves 希望将高定线与成衣线能够明确地区分开来,所以使用了 Helvetica 字体来作为新的标签。这里就能看出来,Yves 的原意就是希望将成衣和高定区隔开来的。

这样概念是正确的,而 2012 年的时装环境已经被形式主义完全包围了。当时我相信改名为“Saint Laurent” 是我唯一能做的正确的事情,当然,这引发了那些讽刺的声音,但也恰好为我的项目进行了宣传。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想到,回归 Yves 最初的想法会造成这样的论战。改名更大程度上只是为了保护“Yves Saint Laurent”这个名字为高定线所用。 

Q:能否谈一谈皮埃尔·贝格对你的人生有怎样的影响?

A:我很难表述我有多么爱他尊敬他,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我会回来(艾迪在 1997 曾是 YSL 左岸的艺术总监)为圣罗兰做设计,只是因为他和 Yves。对我而言,皮埃尔是一个慈父一样的角色,而他和 Yves 最美好的地方在于,他们对时装的创造力和其商业头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