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终于有人研发出了一款有效的高科技蚊虫终结者

Jennifer Jolly2015-08-13 20:58:55

所以在人类和蚊虫数千年的斗争中,人类终于要胜出了?

在我长大的地方阿拉斯加,蚊子的数量远大于在那里生活的人数,比例差不多是 24000000:1。正因为这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阿拉斯加成了测试防蚊产品的最佳地点。

最近一次回家时,我尝试了市面上最新推出的各类产品:儿童适用的植物油手环、内置驱蚊剂的风扇、化学处理过的衣服以及老牌喷雾杀虫剂。我还用上了高科技蚊香片,不过这得到明年才会上市。

试验结论如下:所有当今市面上的产品都在不同程度上起到了保护作用,但是没有任何一种功效超过传统化学喷雾。在我试用新型驱蚊片之前,没有任何一款产品能够彻底将人类从蚊子的食物链中移除。

蚊子的杀伤力依旧强劲。至今美国已有 40 个州出现西尼罗河病毒。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蚊子仍然位列地球最具杀伤力的物种,其所能携带的病毒——西尼罗河病毒(West Nile)、基孔肯雅热(chikungunya)以及疟疾(Malaria)——每年都会导致超过一百万人因此丧命。能够有效、持久对抗蚊虫的新技术产品不仅能带给人们舒适的夏日时光,还能救命。

我尝试的第一款产品是一种儿童适用手环,该产品通过吸收天然植物油发挥作用,例如香茅油、天竺葵油、迷迭香、柠檬草以及薄荷油等。我所尝试的是一款名为 Buglet 的啪啪弹力手环(slap-on bracelet),有各种颜色且有可爱的动物图形。此外我还尝试了几款看起来较为低调的同类产品,包括 Bugband 的塑胶手环以及 Parakitochu 推出的尼龙搭扣手环。这些产品气味宜人,外形设计也很不错,就是驱蚊效果不持久。毕竟蚊子君犯不着专门往手环上撞,从哪儿下口不一样呢。

我在阿拉斯加的亲人最钟爱的产品是 Off Clip On——一款手机大小的风扇,可以挂在裤腰或是口袋边上。打开开关,风扇转动的同时释放出甲氧苄氟菊酯(metofluthrin)制成的无味驱蚊剂。这款产品造价低廉不足 10 美元,且包括电池在内。据包装说明,该产品所含计量可驱蚊达 12 小时。

这款产品要比上述纯天然驱蚊剂来得好用,尤其适合长时间坐在院内,比如看球或是在花园里工作时。不过该产品对于登山者以及高尔夫玩家而言并没有太大功效。一则促销广告如是说:“静如处子方得保护。”

该产品所运用的蒸汽形态的甲氧苄氟菊酯的安全性已经得到环保局的认可,但并不适合吸入体内或用于皮肤。说到化学驱蚊剂,用户需要根据个人身体情况决定是否使用。

接下来,我尝试了经苄氯菊酯( permethrin)加工的服装——一款合成化学成分,其功效类似菊花中萃取的天然成分,用以杀死蚊虫。我测试所穿的是 Exofficio 出品的连帽衫以及长裤。衣服效果不错,当然比不穿强得多。诚然蚊子无法刺穿衣服,可当我在家时它们总是围绕在我身边,找准机会就登陆裸露在外的皮肤上。

唯一真正有效的产品早在 40 年前就发明出来了,彼时在苔原溜达的我对于蚊子而言无外乎小鲜肉一枚——救命的产品就是避蚊胺(DEET)蚊虫喷雾。喷得越多越有效。避蚊胺的确可以溶解塑料制品,几分钟时间就能把我的指甲油吃个精光,但是在我和蚊子决一死战的当下,什么有用用什么。我有没有提过阿拉斯加的蚊群之凶残可使北美驯鹿窒息?!

好消息来了——一款新型驱蚊片,随身携带可以营造有如无蚊之境的效果——最快明年夏天上市。为了了解更多讯息,我造访了该产品的制造商 Kite 位于加州河滨市的大规模实验室。

Kite 的实验室有如佛罗里达南部沼泽地带,一点不像人类攻克蚊虫以及蚊媒疾病的军工厂。实验室的房间炎热、潮湿,黏黏的、湿湿的,还有超过 10 万只不同生命阶段的蚊子。

Grey Frandsen 就像这里服役的士兵,带着我穿过 Kite 大工厂,“你闻到的就是蚊子出生的气息。”

如今科学家联手企业家正在研制可粘贴的驱蚊帖,以适用于衣物,这对于人类而言,无异于在蚊虫面前多了一件隐性衣。为了测试功效,我做出来终极牺牲——将自己未经防护的手臂伸进了装满蚊虫的盒子里。后果可想而知。他们来了,他们看见了,他们吸血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即留下来大约 35 个包。真是太惨了。

接下来,我尝试各种上文所述在阿拉斯加使用过的保护产品(手环、衣服以及避蚊胺喷雾等),实验结果与现实环境类似:喜忧参半,无法根除。

接下来测试 Kite 产品。驱蚊贴闻起来像丁香,当我把手臂再次深入盒子时,没有一只蚊子靠近。

在 Kite 实验室没有人告诉我这款产品的构成原理,因为最终版本将在 2016 年问世,届时其所使用的香剂和成分将无需环保局的许可。第二版的产品则需等到 2017 年进行检测。

新款产品通过混淆蚊虫的知觉系统,打乱其工作机制——无法依据人类呼出的二氧化碳锁定目标,其他复合定位机制亦受到破坏。Kite 产品在实验室的表现颇为有效,不过最终的检测还得在蚊虫遍布的现实世界进行。

如果终极测试成功,这就意味着人、蚊之间旷日持久的战役终将以人类的胜利终结。


翻译   国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