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以前是小屁孩贴的纹身纸也变得高大上了

Courtney Rubin2015-08-10 21:52:25

连很多名流都趋之若鹜,因为有人把它提升到了可穿戴艺术品的高度。

今年初某个周五晚上,在佳士得拍卖鸡尾酒会上,约 400 名三、四十岁的准买家在仔细查看拍卖的名家名作,其中包括卡拉瓦乔、卡纳莱托的作品,还有鲁宾斯的素描。然而,现场吸引了最多藏家关注的却是免费的艺术——仿效艺术品制作的临时纹身贴。纹身贴的内容各异,有 Hieronymus Bosch 作品中的魔鬼形象,还有阿尔布雷特·丢勒(Albrecht Dürer)的花押字签名图案。

这些身着 Phillip Lim 和 Thom Browne 名牌的来宾们一拥而上,一次要贴 2 到 4 个这样的纹身贴,(然后每个图案都要拍照发一条 Instagram)。纹身贴太受欢迎了,最终拍卖方不得不出面,要求 Tattly 这家纹身贴制作公司的代表们停止发放。酒会结束后,连酒水吧台都关闭了,客人们依然毫无去意,争论着到底是选陶瓷贝壳的图案呢,还是选 Balthasar van der Ast 的鲜花样式。

“这种情况在大师画作的拍卖会上比较少见,” 佳士得的 Emma Kronman 冷淡地说,“你不知道多少人后来还写信问我们,‘你们还有多余的纹身贴吗?’”

佳士得派对的客人贴着绘画内容的 Tattly 临时纹身贴。佳士得派对的客人贴着绘画内容的 Tattly 临时纹身贴

关于纹身,金·卡戴珊曾经评论:“别往宾利上贴车贴”。这类见解已经过时了。近年,纹身贴纸已经从儿童生日会的文具,变成了各个年龄段人的时髦配饰,纷纷出现在 Vogue 和 Christian Louboutin 这些主办方的高大上活动中,还有碧昂斯、Sarah Jessica Parker 这样的名流身上。(模特 Cara Delevingne 在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上,展示了手臂、颈部和前胸的定制款中式花鸟纹身。)

模特 Cara Delevingne 着临时纹身出现在今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模特 Cara Delevingne 着临时纹身出现在今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

现在,这类让你 2、3 天都挽起袖子秀个性的纹身贴公司有十几家,但还没有像 Tattly 这样把纹身贴提升到了可穿戴艺术品的水准。这家布鲁克林的公司成立已有 4 年,与之合作的知名艺术家包括:创造了“I ♥ NY”标识的艺术家 Milton Glaser、给音乐家 David Byrne 和滚石乐队设计唱片封面的 Stefan Sagmeister,还有时尚摄影师 Garance Doré 等。Tattly 的纹身目前在 30 个国家的 1000 家店铺里销售,包括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 Conran Shop、巴黎潮店 Colette。

“我还没见过这样有品位的纹身贴,”John Maeda 说,他是硅谷投资公司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 的设计合伙人,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前任院长,“临时纹身贴从前属于低端市场,但 Tattly 找到了途经,通过高品质内容把它变成时尚产品。”(Maeda 只用过一次 Tattly 纹身,他说“我那次感觉还挺酷的”,不过通常建议把它作为礼物送人。)

Tattly 是创始人 Tina Roth Eisenberg 从一个附属小项目做起来的。Eisenberg 是知名设计类博客 Swissmiss 的作者(她成长在瑞士 Speicher)。她是那种邮件总自动回复“不在办公室”的大忙人,曾经做过其他成功的小项目包括 CreativeMornings,一个已经遍及世界各地的设计类系列论坛,还有 TeuxDeux,被《快公司》杂志称为“最美待办清单”的手机应用。

2011 年春天,Eisenberg 6 岁的女儿从朋友的生日聚会回来,身上又贴了一张“蝴蝶和难看的笑脸”的贴纸,Eisenberg 说,“我确实有点尖刻,可是这种贴纸图案是对我瑞士式审美的侮辱。”

Eisenberg 有个原则,只能抱怨那些可以改变的事情。她对女儿的纹身贴纸不爽,于是立刻在网上找自己做纹身贴的方法,还给插画师的朋友们写信咨询。一位交互设计专家为她做了 Tattly 的网站。Tattly 这个名字是 Eisenberg 对瑞士家乡的致敬,她说:“在瑞士德语里,如果想让一个词听起来可爱,就在结尾加上-ly。”Tattly 网站 7 月上线,首批推出了 16 个古怪别致的纹身图案,贴纸使用植物性油墨制作。其中有一只 80 年代风格的糖果色卡西欧手表,上面写着“晚了”(late),设计采用了彩铅笔的笔触。这个纹身图案至今还是 Tattly 的畅销款。

Tattly 创始人 Tina Roth EisenbergTattly 创始人 Tina Roth Eisenberg

得益于 Eisenberg 的设计博客的人气,还有她超过 43 万的 Twitter 粉丝,Tattly 上线的第一天就接到 140 个订单。第二天,泰特现代艺术馆的一位女士直接找到 Eisenberg 的电话号码,向她要一份完整的产品目录。Tattly 约 3 成的订单都是来自国外。

Tattly 的业务一发不可收拾,六个月后,布鲁克林啤酒厂要求做一套定制纹身贴,在品牌活动上发放(图案由知名设计师 Milton Glaser 设计)。很快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想要为最受欢迎的广播节目制作纹身贴,采用复古的视觉元素:“This American Life”节目是美人鱼,“On the Media”节目的图案是代表主持人的两只互相纠缠的眼镜蛇。(后来这还用在了募捐的手提袋上。)

最近的客户包括:自行车品牌 SoulCycle,他们在汉普顿的工作室分发金、银色轮子的纹身;新闻博客 Mashable,为 SXSW 音乐节的展台专门预定 6 种专有表情的纹身贴;还有奢侈品牌 Maiyet,他们在瑞士格斯塔德的 VIP 晚宴桌上摆着象形文字式的黑羽毛纹身(公司标志之一)。今年,Wilhelmina 模特经纪公司还预定了金色的字母“W”还有“XOWilhelmina”(公司创始人的签名),专门用于巴塞尔艺术节、Coachella 音乐节和和纽约时装周等场合。

“纹身一定要酷,因为我们的服务对象是模特群体、时尚人士,这次合作很成功,” Wilhelmina 模特经纪公司的市场总监 Tatiana Acosta 说。这群客户看似高冷,其实不然,她说:“模特总是来我的办公室,想要更多纹身。”

Tattly 现在有大约 600 种纹身图案,包括复古色彩的相机、水果蔬菜(今年白宫在复活节彩蛋活动中使用过)、Christoph Niemann 设计的低电量电池图案,还有黑体的“到布鲁克林之前不睡觉” (No sleep till Brooklyn),格温妮丝·帕特洛把这个纹身发到了 Instagram 上。合作艺术家能从出售的纹身图案中抽取版税,去年 Tattly 支付了超过 25 万美元的版税。去年,他们还与前苏富比的专家 Yng-Ru Chen 合作,扩大客户资源(比如,购物网站 Athleta,最近预定了 45 万个纹身),邀请更多艺术家合作。

Paola Antonelli 是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建筑与设计部的高级策展人,她形容这些纹身“很方便使用”,还列出了几个她用过的样式:“旋转迷宫、胡萝卜、箭头。我还用过金色的手表图案。Antonelli 评价 Eisenberg 说:“她是个女超人。一筐好点子只值一美元,但真正厉害的是把想法实现。”

Eisenberg 实现想法的方式,是坚守自己的严苛标准。她曾在新泽西的一家包装中心参观了 3 个小时,正准备签约,突然发现这家公司发货时“把难看的 UPS 标签随便贴在包装盒上”,而且对此固执己见。于是 Eisenberg 用自己形容“异常清楚直接的方式”告诉他们,“我不会从你们这里发货,因为我的包装必须要看起来漂亮。”

于是产品就在公司里手工包装发货。到今年春季为止,办公地点还是一个 1600 平方英尺(149 平方米)的空间,曾经是个破旧的 Dumbo 区工厂。Eisenberg 说:“我不带点吃的就不会进电梯,以防我困在里面几个小时出不来。”最近,公司将办公空间扩大到 2 倍,地点搬到了 Cobble Hill 一座 19 世纪 60 年代的马车工厂,相邻有 3 家艺术家的工作室。

Eisenberg 会买一些古怪的设计作品,即便她觉得可能不会好卖。她用“难过的流浪者”这个作品举例,说绝对不会把它从网站上撤掉,哪怕 5000 个库存还剩余 4996 个。与她合作的艺术家们说,对一些设计可能会说“现在不合适”,而不说“不行”。她的评论向来都是直击要害的。

“我设计了一片匹萨,然后他们说:要做得油腻点,多放香肠和芝士,要更多汁,”插画师 Julia Rothman 说,她的设计作品包括“晚了”的手表纹身。“等我回去再看设计的初稿,就觉得确实该这么改。”

设计了 81个 Tattly 纹身的 Rothman 说,她对公司目前取得的成功感到非常惊喜。“我知道只要是 Tina 做的事就会成功,”她说,“但我原以为这只会风靡一时呢。”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