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未来的脑科学将会彻底改变我们生活和工作的方式

智能

未来的脑科学将会彻底改变我们生活和工作的方式

David Pescovitz2015-08-04 01:00:00

这可能是“以人为本”的最高境界

本文由 Medium 和 David Pescovitz 权《好奇心日报》发布。David Pescovitz是一位科技领域的资深记者

1960 年代,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校园两侧有两个实验室正在创造个人计算机技术的未来——不过,它们对个人计算机技术未来的设想大不相同。

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创造了“人工智能”这一术语,并希望在十年内制造出能够运行的计算机大脑。而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Douglas Engelbart)所带领的增智研究中心(Augmentation Research Center)团队对于用电脑代替人类却并不感兴趣,他们想要找到的是用电脑增进人类智力的方法。1968 年,恩格尔巴特和他的团队根据核心研究得出的成果,向人们进行了一场激荡人心的演说,展示了如今的我们相当熟悉的个人计算机的基本组成部分:窗口、超文本、视频会议、协同编辑,以及最著名的——鼠标。Backchannel 频道的主编史蒂文·莱维(Steven Levy)给这场演示起了一个著名的称号——“演示之母”。

虽然麦卡锡对计算技术的影响非常深远,譬如他开创性地研究了如何分享计算资源,还初步研究了自动驾驶汽车,不过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却总是时进时退。

但是如今,每当我们移动鼠标、打开新窗口、打 Skype 电话或者使用 Slack 和同事互动的时候,我们就是在直接享受恩格尔巴特所留下的遗产。

所有这些增进电脑作用的工具都用激动人心的方式改变了我们工作的方式。而且说句实话,在科技可以如何强化大脑这方面,我们还只接触到了一些皮毛。在神经科学、生物技术和计算机科学的交叉领域,研究人员正缓慢而又坚定地努力着,想要逆向仿制人类大脑。当然,任何关于破解大脑奥秘的论调都会激起人们心中的科幻梦(或者噩梦),让人们想起有感知能力的机器。不过,当我们对于大脑运作的方式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有可能开发出能够更进一步刺激我们脑中科幻梦的工具。

我曾在硅谷一家叫做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即 IFTF)的非盈利预测机构做过好些年研究人员。在那里,我和我的同事探究了在神经科学、生物技术和计算机科学的交叉领域,也就是大量新技术和新系统是如何使我们在工作上逐渐变成“能力更强的个人”的。这项研究中有一个环节是要挑选出一些相关信号,诸如科学上的创新突破、技术趋势、专家意见等。这些信息本身可能会让你吃惊地抬起眉毛,不过把它们综合起来当做一种复杂的生态环境来观察的话,你就能观察到一些有趣的现象或者趋势。信号是一种指向未来的标识。根据那次研究,这里有三大关于未来神经科学技术将会如何改变我们工作方式的预言:

未来我们的显示器将会根据我们的精神状态做出反应。

文字信息过载已经成为了一种陈词滥调,但其实好戏还在后面。

未来几十年里,我们将会时时被数据的云雾所笼罩。为了解决这点,我们需要更加合适信息观看者的新型显示器。强化认知学这一交叉学科将会为我们带来能够被动衡量我们精神状态、并根据我们的状态做出反应的电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的 CogPit 平台就展示了一种能够感知周围情境的飞机仪表盘,这种仪表盘可以随时利用装在飞行员头盔中的脑电波传感器改变显示器上显示的信息。譬如飞行员处于高度紧张的情境之下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飞行员面前的平视显示器上大部分的数据都会逐渐消失,只留下最关键的信息。

据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 AugCog 项目负责人、CogPit 平台创建者狄伦·施莫罗(Dylan Schmorrow)所言,技术将会“改变人们的工作环境,让人们更容易编码、存储、检索呈现在眼前的信息,从而打破人自身的一些基本局限”。

未来我们会把和 Fitbit 类似的设备戴在头上来锻炼我们的大脑。

从Fitbit 到苹果手表,可穿戴设备已经无所不在。这些可穿戴设备让我们得以透过数据,通过我们走了多少路、睡了多少时间等信息来审视我们的生活。

许多人常常会打着“友好竞争”的旗号和其他人分享他们这些跟踪记录他们自身情况的数据,想要找到方法帮助他们“重新安排”他们的日常生活,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比如让身体更加健康)。在传感器技术进步的推动下,一些公司推出了能够测量脑电活动的脑电图(EEG)头带,并且将这些设备和移动生理反馈系统相结合。IneraXon 推出的 Muse 头带就会把设备记录到的 EEG 数据传送到游戏化的应用上,指导你进行冥想,并实时反馈你的表现,帮助你平息自己散乱的意识。该公司已经募集到了 1720 万美金来开发这个系统。

在实验室里,我们还能从大脑灰质中收集到更多高分辨率资料。近来,斯坦福大学的精神病学家在人们绘制简单图像时,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对他们的大脑进行了扫描,以此了解人们的创作状态。在另一项研究中,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研究人员在爵士乐手们一起进行即兴创作时扫描了他们的脑活动。像这样的研究让我们得以一窥是什么打开了我们创作灵感的源泉,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去追踪、改善我们的创造力、流动意识和注意力。确实,你可以想象上班时有一个“精神状态排行榜”,你瞅一眼排行榜,就能知道哪些同事正在紧张地进行头脑风暴、哪些同事更加专注于具体某些任务——这并不完全是痴人说梦。

“你可以把它当做是一个检查员工意识状态的方法。”斯坦福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神经学家梅丽娜·恩卡福尔(Melina Uncapher)说。她是我在未来研究所的一位同事,研究认知过载、工作场所和教育问题。

未来我们的办公室也将能够根据我们的脑电波做出反应。

恩卡福尔目前正和一个大型技术公司合作进行一项初步研究。这项研究利用移动 EEG 技术进行数据跟踪,内容包括了办公环境里从照明到自然景观再到噪音水平的各项参数,再以此了解它们会如何影响员工的大脑、认知、效率和健康。正在准备在房间里进行一次大型头脑风暴吗?或许你应该换掉房间的浅色调。

“如果你想要鼓励人们进行抽象思维,提出有创意的想法,那你应该(往房间里)注入更多的氧气还是抽出一些氧气?” 恩卡福尔说道,“你要不要抬高房间的天花板?你是否能够肯定自己是有一个自然的环境、一个能够刺激员工的环境,还是一个真实的环境?如果你希望人们更加专注于工作,那是不是让他们呆在一个天花板位置较低的环境会比较好?”

她解释说,这项研究的目标是要创造一个“量化的工作环境”,让你可以准确地根据不同的工作模式调整工作环境。

当然,恩卡福尔很快又补充道,几乎所有运用于办公场所的神经科学技术都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重要问题。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对未来进行更加系统的设想,更加正当的理由是……为了让我们现在做出更好的决定。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