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未成年女孩穿成年女性的衣服走上T台,这样真的好吗?

Vanessa Friedman2015-07-27 15:18:54

年轻模特们面临的状况是“被当做成年人看待,却不知道如何应对成人的环境,”

这是个“灰姑娘的故事”。一个“童话”。“真正的灰姑娘时刻”。

真的是这样吗?

“这才不是童话,这是炒冷饭,”Model Alliance 的创始人 Sara Ziff 说道。她所谈论的是时尚界日前最喜欢讲的故事,一个 14 岁的以色列女孩如何去巴黎找模特的工作,在 Dior 的门店偶遇设计师 Raf Simons,然后就成了这个月 Dior 高级定制大秀的开场模特。“这又是在利用小女孩向女人卖衣服,” Sara Ziff 说。

上一季,时尚品牌还纷纷在广告中启用更年长的女性代言,比如 Céline 的 Joan Didion, Saint Laurent 的 Joni Mitchell, 媒体们(《纽约时报》也不例外)也竞相发文,认为这是个能接纳银发淑媛的时尚界,而这一季时尚的钟摆又猛然摆向了反方向。

除了 Dior 的新模 Sofia Mechetner,Chanel 也宣布了眼镜广告的形象代言人将是 Lily-Rose Depp,也就是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和 Vanessa Paradis 的女儿。辛迪·克劳馥(Cindy Crawford)的女儿 Kaia Gerber 也将出现在 Carine Roitfeld 主办的杂志《CR Fashion Book》的九月刊大片里。她在一张照片里踩着 Versace 高帮皮革平台靴,另一张里,她化着猫眼妆,撅着嘴,身着 Prada 裙装。今年她年仅 13 岁。

1Sofia Mechetner ,14 岁,本月 Dior 高级定制秀的开场模特

我们就像回到了 80 年代,15 岁的波姬·小丝(Brook Shields)在 CK 广告片里性感地宣称:“我和 Calvin 之间什么也容不下。”还有 90 年代的摄影师 Corinne Day、青少年时期的 Kate Moss,还有瘦骨嶙峋的时尚潮流。快 20 年过去了,我们不能玩点别的吗?

如果说,对秀场多样性日益高涨的呼吁教给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消费者越发想看到长得和他们一样的模特——各式各样的模特。还有就是,说出来或许令人吃惊,其实大多数成年时尚的消费者是真正的成年人。

公平地说,此时较彼时已经有了些进步。时尚行业的道德法律意识有所提高,保护在成年世界里工作的未成年女孩的法律自不必说。(业内的成年模特还是一直被称作“女孩”,而不是“女人”。)

三年前,全球 21 家《Vogue》杂志签署了协议,许诺不会与 16 岁以下的模特进行拍摄(虽然只是个临时的规避做法,因为 Kaia Gerber 就在最近出现在意大利版《Vogue》上,照片用在一个“年龄问题”的专题里。) 2007 年,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和英国时装理事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分别发布了健康指南,美国方面强烈推荐设计师启用 16 岁以上的模特,而英国方面强制要求设计师只能雇佣 16 岁以上的模特走秀。

2013 年,纽约州议会在与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和 Model Alliance 游说之后,通过了一条法令,声明凡是 18 周岁以下的模特必须被视为儿童演员,遵循工时限制、信托账户等相关法规,并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检查(品牌公司与模特都需获得来自州劳动部的批准)。

Kaia Gerber 所在的模特经纪公司 IMG models 主席 Ivan Bart 表示,他们并没有允许 16 岁以下的模特走秀。Dior 的发言人说,Sofia Mechetner 一直有监护人在身边,目前已经回到以色列上学,她与品牌未来的合作关系已经确定。

在模特群体中,也有越来越多人想帮助未成年模特摆脱做无名玩偶的命运,成为更具个性的人。《Seventeen》杂志的编辑 Michelle Tan 在电话里说,Mechetner “被卖了”, 作为一个“大胆的青少年的楷模”。Tan 说,Kaia Gerber 则是个“好莱坞星二代”的故事;Lily-Rose Depp 呢,就是个“卡尔叔叔介绍她进时尚圈”的故事。“卡尔叔叔”指的是卡尔·拉格斐 (Karl Lagerfeld),他还曾经一度把 Lily-Rose Depp 的妈妈当做缪斯。

1Kaia Gerber,13 岁,登上《CR Fashion Book》的内页大片;Lily-Rose Depp,16 岁,即将担任 Chanel 眼镜代言人。

然而,无论有多少父母监护人和传奇故事,也不管这些年轻女孩的例子有多极端,公众对此的认知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Sara Ziff 说:“当你给小孩化好妆,穿上高跟鞋,这就是暗示她们是性感尤物,通常,这就是公众对图像的解读。”

Chanel 在杂志里的平面广告不会引读者思考模特的背景故事。看网络在线的走秀视频也不是看模特的名字和简历。这是在看一个女孩,比如 Mechetner,她穿着一条长长的、有点透明的、维多利亚式睡袍一样的裙子。欣赏杂志的时尚大片也不是观察现实,而是观看一个由造型师、摄影师缔造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问题多的是。

“暂时来讲,时尚界能够做出努力,”Tan 说 ,“不让这样引发争议的照片出现。”争议恐怕也只能围绕照片展开了。因为当模特们在照片以外的舞台出现,她们的年龄还不及种族的特征明显。 我看了十多年的时装秀,连我也很难分得清一个做完造型的模特到底是 14 岁、16 岁,还是 18 岁。

时尚从本质上是个基于欺骗的行业:承诺你如果穿上这件衣服,就能显得比实际更好看、更酷、更瘦、更高、更有气场。毕竟做衣服是为了制造一个完美身材的幻觉。这是时尚好的一面,我们都能从中受益。

不过,当看到这些女孩打扮得比年龄更成熟,更懂事,更充满诱惑,相信买了她们展示的衣服就能看起来像他们一样迷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消费者不是青春期的小孩,也没有处在拧巴的成长期,带着小孩的身体和成年人的身高——这种欺骗,是时尚坏的一面。

这些小孩与那些白发苍苍的模特不同,后者因为在自己的年龄展现出了美丽风尚而被推崇;这些小孩被吹捧,却是因为没有自己年纪应有的模样。无论你如何看待和处理,这种现实与图像的脱节都是令人触动的。

模特本身,包括最成功的模特们在内,都对此公开发表了看法。年轻模特们面临的状况是“被当做成年人看待,却不知道如何应对成人的环境。” 模特 Coco Rocha 在 2011 年对电视主持人 Anderson Cooper 说,“她们只是在想,‘我怎么才能取悦你?’”她认为 15 岁对时尚行业来说“太过年轻了”。

Kate Moss 在 2012 年与《名利场》杂志的采访中谈起自己的工作,她说:“我现在如果看到一个 16 岁的女孩,让她脱掉衣服,我会感觉很怪。但曾经拍摄的人就对我说,‘如果你不脱,我们以后就不找你拍了。’于是我就把自己关在厕所大哭一场,然后出来脱了衣服。直到现在我也从来不觉得很自在。”

那么小女孩入行的诱惑是什么?大概是成为新人的紧迫,尽管你 21 岁还是可以做新人。压力很可能来自女孩们自己。“现在的青少年都很有野心,” Tan 说,“你不能因为这个怪 Sofia Mechetner,虽然我可能希望她再等几年入行。这是时机的问题。”

时尚喜欢反映时代,也热衷于逆势而为;鉴于现在“小孩穿着成年女性的衣服”这种事情人们司空见惯了,也就没有什么叛逆可言了。

或许“灰姑娘”终于有了个新颖的美好结局。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