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做设计师不是比谁聪明,有时候,这是个笨活|100 个有想法的人

设计

做设计师不是比谁聪明,有时候,这是个笨活|100 个有想法的人

马梦涵 2015-07-17 20:30:00

建筑师周维说,做设计就像做寿司一样,当你的手对片鱼这件事情有了感觉,把简纯的事情做到极致,自然会发现你的寿司已经和别人的不一样。

建筑师周维的工作室米凹,开在永嘉路弄堂的一幢老房子内,一个小院加几个建筑师,外带两只猫,就是他们的全部资产。之所以叫“米凹”,一是因为他们爱猫,米凹是“喵”的谐音;二是因为这两个字的字形——“米”是发散的,而“凹”像一个小房子。

周维的两只小猫

当建筑师有个很“电视剧”般的情节,周维上高中的时候学美术,碰巧路上看到一个房地产公司的广告,一句“我们提供的不是一个房子而是一个家”,让他挺受触动,觉得当建筑师可以画画,同时创造别人的生活,把自己对生活的理想放进去。“所以梦想就是当建筑师,不一定要多么功成名就,就是想设计几个有爱的小房子,现在已经实现了”。

大学期间他在一对日本夫妇开的建筑事务所实习,先生给周维的第一项任务是叫他用铅笔把所有的路涂成灰色,草涂成绿色。碰巧他喜欢铅笔和素描,就慢慢涂完了这些看起来有些枯燥的工序。接下来可能就是切几个小方块之类。

总之都是些再基础不过的事情,先生常说要慢一点,不要那么快看到结果。

“这让我非常吃惊,因为和之前受的教育还有媒体报道的建筑师都不一样。好比寿司店里的学徒,没学会拧热毛巾,就不可能碰鱼,然后要学会用刀,可能十年后才可以开始料理鱼。实习持续了两年多,这段经历使我对建筑一直有渴望。”他说,这是设计路上对他影响最大的人,改变了他做设计的心态。

“他跟我说设计师不是比谁聪明,而是一个很笨的职业。不是说你灵感乍现就能建成的,就像做寿司一样,当你的手对片鱼这件事情有了感觉,日复一日相同的工作,对简单的食材有了感情,把简纯的事情做到极致,自然会发现你的寿司已经和别人的不一样。”

2012 年有了做工作室的想法,有个朋友借了自己公司一块地方给他办公,在摩天大楼里的一角。2013 年底,这个弄堂里的老房子开始装修,直到现在,“我问自己想要一个公司吗?不是很想。五六个人,有两只猫,一个舒服的环境就好。”

工作室的上班时间是 10 点半,每天早上周维来到工作室会给院子里的花浇浇水,给两只猫喂喂吃的,倒一杯咖啡,开始工作,直到很晚下班。每周一和周四是“米凹食堂”日,阿姨会给大家做些家常菜,附近上班的一些好朋友们也会来搭伙。

在一般人看来,30 多岁的年纪也不算很年轻了,但建筑这个很考资历经验的行业,40 多岁才挑大梁的人比比皆是,年轻的周维和他的工作室在面对大建筑公司时候并不占优势。

而当我问他这样的状态困难吗,他又眉开眼笑地说其实还好,“如果你想着开公司,你会觉得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时代,但反过来想我就是开了一家做寿司的小店,这样就很好。”

来找周维的客户,多是一些公司,喜欢尝试些新概念,通过空间氛围来塑造品牌形象,再是一些私人业主,有很个性化的定制需求;偶尔也有点开发商。对周维来说最在意的,是能不能够做些自己喜欢的设计。

为一家公司设计的绿色办公空间(田野办公)

帮朋友量身改造的室内(镜子的家)

谈到自己的设计理念,周维有着很清晰的表述,一是挖掘行为与空间的深层联系,将其转化为创作源点;一个是坚持用本土的建造方式,比如研究传统的方法,运用一些简单但巧妙的小构造,在他们的建筑实践中充分表达这两点。

例如三亚自行车遮阳棚的案例,做这个设计的时候,周维和他的同事们首先考虑的是,到底人们在等红灯时会做点什么?于是就跑去街头看,发现人们的行为比他们想象的要丰富得多,一分钟内会干很多事。

“有些人会吃东西,丢垃圾,有些人会照镜子,整理整理东西,那有没有可能做一个遮阳棚解决这些人的行为需求?此外,三亚雨水很多,怎么能同时解决一边遮阳一边排水的问题?第三是成本,我们不愿意因为有这样一个设计,就使成本变得特别高,就用了不锈钢,然后做一些优化的设计,节约材料。”

2010 年的世博会挪威王国馆是周维最喜欢的一种尝试,从建筑本身,内部空间和周边的环境,都一起设计,连贯和谐。挪威馆是世界上少有的用大型胶合木和膜结构做的室内建筑,世博会结束后可以从节点处拆分开,运送不同地方再利用。

最近完成的项目是杭州的一个发型店,周维说灵感来自一部电影——《逆世界》,“这部电影构造了一个平行的双生世界。而理发店试图塑造一个流动、均质、可无限延展的单纯空间。设计中使用的材料本身并不花哨,仅用来表达抽象的形体及其内外关系。连续变化的吊顶、安装其中的射灯及整片的光膜暗示大空间内含有的多个功能分区。”

人在其中体验比较充分,通过顶和底的结合来达到这个效果。剪发时灯光很亮,而洗头区因为顶部的设计阻挡了灯光,光线柔和下来。几步之间光线的变化会让人感受到空间的丰富。

理发店外部是环形且全透明的,希望展示出人在里面的活动,所以镜子等物体的存在感就很弱。45 度角放置的剪发镜挺特别,两侧外延多出来长方形空边框,像一些二维的分割,对视线不是一种阻隔而是更通透。顶部均匀的光膜减弱了所有物体的影子存在,人更成为焦点。

除了做设计,周维还定期举办沙龙,两个月一期的米凹沙龙已经有一年,选择在工作室附近的一个咖啡馆,每次都请一个与设计领域相关的人过来和大家聊一聊。这些被邀请过来分享的人,要够特别,有想法。讲的人不一定资历那么高,可能是很有潜质的年轻人,现场有很多听众会质疑他们的观点或是表示欣赏。“你来了就知道,很容易起争执冲突,完了还能一起喝杯酒。”

他希望借助这样的讨论能够带来一些真的交流,很多被邀请过来演讲的人都与周维观点不同,讲的过程中大家就会互相碰撞,挑战对方的想法,“起了冲突其实对自己才有帮助,会看到别人在想什么,同时反思自己的想法对不对,能更新自己。”

Q = 好奇心日报 

Z = 周维

Q:有没有偏好的设计风格?

Z有一些原则吧。首先是对环境保持谦虚的态度。二是关注人与环境的关系。三是我更喜欢“弱”的东西,一个好设计最后要花很多时间把设计的痕迹抹掉。生活在设计感很强的地方,常常会对人有一些压迫。我更喜欢看起来不那么有风格的东西,淡淡的融入你的生活。

Q : 设计时喜欢使用的材质?

Z:真实的材质,木头就是呈现木头的颜色,石材就是石材自己的纹理,重要的是真实,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我不会去把墙刷成绿色,如果我真的需要我会去选择使用本身就是绿色的材质。

Q: 米凹最擅长的领域?

Z:我们最擅长也是最感兴趣的是,一个小房子我们可以设计建筑本身,同时做做室内,还可以弄弄花园成为它的景观,最好添上几个自己搞的家具。对我们来说这几者统一起来才能给到别人一种生活。

Q:有没有客户提的要求,和你们的想法有很大出入的情况?

Z:其实会有。但像我们的客户,更多的是使用者,比如发型店是老板要经营要用的,比如这家是他要住的,我和这样的客户之间是没有任何矛盾的,我会尊重你每一点想法,同时给你更多惊喜。真正的困难是面对一些开发类的项目,可能他们更看重建筑的商业价值。我们会努力理解他的需求,但也会坚持一些原则。毕竟我们是一家不会做红烧肉的寿司店。(笑)。

Q:目前这个阶段,哪方面算工作室的困境?

Z:有人觉得我们室内设计的好,但觉得要花很多时间和费用,不如去找装潢公司,别人会不理解。但我想会慢慢变好的,就像十年前大家都觉得 MUJI 莫名其妙,现在人人都能发现它其中的设计价值。

Q: 你的两只猫叫什么名字?

Z:这个很搞笑,朋友捡到的两只猫送给我,告诉我是两个男生,我发现它们一个乖一个皮,就叫它们哥哥弟弟。后来有次体检发现其实是姐姐妹妹。

Q:如果不做设计师,会做什么?

Z:这么说吧,我现在有这样一个工作室,几个建筑师,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这已经是很好的状态,已经完成了我小时候的梦想了。当然能开下去或是不能,就像那家寿司店能经营下去还是关门,不完全是我说了算。我把我觉得最好的设计做出来,如果这个东西是社会暂时不需要的,那我不如做个体力活吧,送个快递做个寿司切个菜,没有什么伤害。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