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有人说,新闻媒体不需要网站,他叫迈克尔·布隆伯格

智能

有人说,新闻媒体不需要网站,他叫迈克尔·布隆伯格

赵长存 2015-07-16 16:43:00

布隆伯格并不是想用手机应用取代网站

靠为专业投资者提供财经资讯起家的彭博社在过去几年花了不少力气增强自己面对大众的媒体业务,但它最直接面对普通用户的产品,新闻网站最近却碰壁了。

据 Politico 报道,这家公司最近炒了一位负责网站规划的首席数字编辑 Joshua Topolsky,动手的正是彭博社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 (Michael Bloomberg) 本人。

Topolsky 在彭博做了什么

从 1981 年彭博社创办以来,它旗下的业务已不断地拓展。现已包括用于金融数据分析的终端机业务,从纸媒到互联网的新闻和出版业务,电视和广播业务,以及投资业务等。

但是其中最为赚钱的还是它的终端机业务,仅这一项就占了它 85% 的收入比例。而它的媒体业务却每年都要让公司损失数亿美元。

就在这个背景下 Topolsky 加入了彭博社。今年年初,在他的主导下,全新的彭博社网站上线了。

在科技媒体圈,Topolsky 是个重量级人物。他不仅当过 Engadget 的主编,而且还是创办了科技媒体 The Verge 的核心人物。

虽然 2011 年启动的 The Verge 在科技圈建立起了广泛的声誉,但去年 8 月,Topolsky 突然宣布离职加入彭博社,为之向数字化媒体进行改革,其中就包括对整个网站的重新设计。

不规整的版式和艳丽的配色,已成为这个网站的重要标识。大胆和疯狂是许多人对新网站的评价。

当标题配上丰富的色彩,其实更容易吸引人们的目光,再加上大图的效果愈加如此。粗体的分栏线加上更宽的留白,也让每个部分更清晰地区分开来。

此前五年,彭博社的网站也经常改版,但都改不了密集堆砌新闻标题的无聊版面:

2010 年:

2011 年:

2012 年:

2013 年:

2014 年:

新彭博网的设计理念

彭博的新网站上线后,说好说坏的都有。Topolsky 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称自己非常期待公众的惊讶,他说:“我看到一些人感到这种设计有些古怪,但是最棒的新闻和网站设计总会在你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有些略微的不适。” 

Topolsky 加入彭博社以后的照片

新版网站的信息密度已被减小了不少。这意味着,原本在首页可能要显示 20 个甚至更多的文章标题,而在新版中你却只能看到 10 个都不到。加上大图和大字体的标题,重要的信息得以被更好地突出强调出来。读者也不会因为信息过多,而感到烦躁。

文章页的评论区也被砍掉,Topolsky 给出的理由则是如今大部分的用户都已经在社交网络转发和评论了,而他们将会在那些平台上收获更多的用户。在此之前,路透社和科技媒体 Recode 已经先后关闭评论区。

视频也是 Topolsky 改版的重要部分,每一篇文章右上角的小窗口里,彭博电视的视频都在无声自动播放,点一下就能跳过去观看。

在细节上,网站对还加入了瀑布流的展示形式,并可以对内容智能推荐。而且在它的手机版上也采用了一致性的设计。

Topolsky 的改版并不只停留于设计层面。新网站将彭博新闻、《彭博商业周刊》、彭博市场(服务于终端机用户)、Bloomberg Pursuites 以及彭博的广播电视业务整合到了一个入口。原有 Businessweek.com 和 Bloombergbusiness.com 两个域名也都跳转到了 Bloomberg.com 主页。

这么做,也间接导致了彭博的两支新闻团队——原本没有多少交集的彭博商业周刊与彭博新闻渐渐走到了一起。其实他们原本就该归属于一个媒体品牌。

四散的彭博媒体业务第一次变成一个整体呈现在读者面前。

外界褒贬不一,但数字证明还不错

尽管新的网站设计风格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风格,但对于一些用户而言还是显得有些怪异。因此,各界对它的评价褒贬不一。

商业媒体 Venturebeat 的编辑 Harrison Weber 就称它,“设计的很漂亮,但又讨人厌。”

而 Business Insider 的记者 Steven Perlberg 在 Twitter 上说:“我感觉新的彭博网站在向我尖叫,但我并不在意。”

华盛顿邮报的记者 Adam Taylor 评论道:“新网站看上去简直是疯了,不过我喜欢它。”

尼曼新闻实验室的创办者 Joshua Benton 则认为,“其实彭博社一直都有着比其他网站更疯狂的设计基因。”

但数字很明显站在 Topolsky 这一边,彭博社引用第三方数据称:“彭博社创造了它新流量记录,并首次超越《华尔街日报》。它的商业视频业务也已成为业内第一,其观众数量增长了 3.5 倍。社交网络的流量也近乎翻倍,其显著的表现还在 Facebook 上显示了 358% 的流量增长。最终还在数字领域的营收上,彭博获得了两位数的增长。”

但布隆伯格本人不觉得彭博需要一个网站

虽然 Topolsky 对网站改版的影响看上去还不错,但他的老板布隆伯格可不认为如此。在彭博到底要做什么的问题上,双方有着本质的分歧。

今年早些时候,重掌公司大权的布隆伯格就已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网站。在他眼中,专注于针对交易员的服务才是这家公司价值所在,而媒体只是用来获取更多的流量,吸引更多的企业高管来购买它的终端业务的一个手段而已。

当时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布隆伯格称彭博这家主要靠金融终端机赚钱的公司可能根本不要什么网站。Topolsky 当场讽刺了自己的大老板。

彭博的终端机至今还是那种黑底黄字的样子——1990 年代的计算机软件都已经摆脱了这样的设计。这个大量依靠键盘和快捷键的终端机需要 86 页的操作手册。

但这家公司不愿意改变的理由却很简单:无用的复杂性体现了用户经验丰富,让其标榜其专业的身份。于是,这种界面反倒成了彭博机的卖点。

但 Topolsky 及邀其加入彭博的 CEO Justin Smith 的想法则不然。他们更期望打造的是一个覆盖大众的财经、商业信息平台。Topolsky 就曾表达过这样的看法:“好的故事会引起大部分人的共鸣,而不是只是商业新闻的读者。互联网上有更多的读者,而我们认为我们一定能抓到他们的眼球”。

这种恐怕也是导致了双方关系一直恶化,最后至此的原因。内部一些人看来,Topolsky 的离开,可能也是件好事。

此外,布隆伯格极强的控制欲或许也是走到这一步的重要因素。一些彭博社的员工就有表示过,这个用自己名字来命名公司的老板,经常会问下属一些挑衅性的问题,并习惯于他们的顺从。

其实去年九月回归这家他早年创立的公司前,布隆伯格已担任了三届的纽约市长,在此期间也远离了公司管理业务。回归后,布隆伯格很快就在公司展开了一系列的人事变革,也激起了公司高层的一些矛盾。有前员工更是评论说:“这真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也因此,Topolsky 离开后,如果彭博的网站又要做什么大的调整,也不奇怪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关了网站,把所有东西塞进终端机是个好选择。这样一来下一代交易员也能重温 1980 年代的“精妙”设计了。


封面图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