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她给北京宋庄的艺术家们盖房子|100 个有想法的人

设计

她给北京宋庄的艺术家们盖房子|100 个有想法的人

石玉 2015-07-14 22:30:00

“宋庄平日表面上看起来很冷清,可当你真正走进每家的门,就会发现平静的外表下,每个群体都过着很丰盛的生活。”

北京宋庄距离市中心 30 公里,聚集着 万以画画、写字、拍电影为生的人。他们当中一些混得不错的在这买地盖了房子,彭乐乐是一个给许多艺术家盖过房子的女建筑师。

年前,彭乐乐第一次来宋庄的时候,这里还很荒凉,没有任何规划配套的房子由着主人的性子各处散落,高压线从村子水塘的上空穿过。

和很多科班出身的建筑师差不多,南京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她先是进入了一家国营设计院,后来又加入了张永和的非常建筑工作室,干了几年后,索性自己出来开业,创办了“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北京百万庄大街甲字一号,百子甲壹这四个字最初就得名于她的办公所在地。而与许多大院建筑师不同的是,彭乐乐喜欢做“好玩”的设计,“一个项目不到好玩的那一步都不会落实”。

2006 年,当装置艺术家陈庆庆提出宋庄有块地,想找人盖个工作室时,彭乐乐毫不犹豫就接下了这活儿。后来栗宪庭说你也在这盖个房子吧,她索性把工作室搬了过来。

在圈中,栗宪庭被称作老栗,也有人冠以“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称呼。作为最早一波入驻宋庄的人,他靠自己的声望、人脉、社会组织和活动能力,让这里搞艺术的人越聚越多,渐渐成为一个自发的松散的艺术聚落。

2004 年,宋庄镇政府拿出 400 亩地交给他,规划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在这陆续建起了画廊、工作室、艺术加工生产基地、艺术品展示交易中心,和世界上第一个村级美术馆——宋庄美术馆。

彭乐乐连同许多艺术家的房子,就是拜这个“创意文化产业园”所赐,虽然他们的存在跟这个产业本身并无多少关系。但一贯按别人要求做设计,凭空而来有这么一大块地可以自由施展,还是让她很高兴。

她勘察了场地,决定把华北农村常见的自然景观——一个一百亩的水塘发挥利用到极致,建成的房子坐西朝东,面水临风,彭乐乐将所有功能空间平铺开来,将朝东一侧全部透明开敞,朝南、朝北两侧也都开窗。

“当初设计四面开窗,只是出于空间感受的考虑,没想到进来之后发现,开窗形成了对流,原来给空调预留的眼都不需要了,通风特别好,结果这些眼全被小麻雀做了窝堵住了,我每天早上都被它们的宝宝吵醒。”彭乐乐说。

沿着村内的小土路从背水的另一面进入,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大菜园,菜园后是依次排开的工作居住空间,彭乐乐和同事们的办公室在最外面一层,客房、茶室、书房、卧室紧随其后,每一个功能空间都尽可能地独立出来,目的是最大化地与自然环境相互融合。“当初我问过老栗为什么我在这儿?与这块有水的地挨着,大概因为他知道我是建筑师吧,所以建在公共湖边的房子一定会对公共环境有帮助作用。”彭乐乐对《好奇心日报》说。

作为“回报”,他也给栗宪庭造了堵曲直相交的 “围墙”。因为社会活动频繁的关系,栗宪庭在宋庄的居所更像一个公共议事厅,由于房子紧邻村里一块公共绿地,这堵墙在起到分割公共与私人空间的同时,也要对人群有一些引导作用。

做这个设计的时候,彭乐乐完全是以一种玩的心态,她给老栗盖了一道灰色的直墙,一道红色的弯墙,两堵墙交接的部分是一些功能空间,包括户外厕所、工具间、狗舍、鸡舍,每个空间都一半是院子,另一半划作室内使用。从外面看,这堵墙是完全封闭的,但有一个公共入口。

有意思的是,当她把施工图发给栗宪庭时,对方却没通过,“他说图中那条曲线不是我画的,那条线不对,我一看,果然不是我画的,于是连夜修改图纸。说明艺术家对形态、体积是很敏感,尺度一点错不得。”

给这么多艺术家盖过房子,彭乐乐最满意的还是向京广慈的工作室。这对雕塑艺术家夫妻在 2011 年把创作基地整体搬迁到宋庄来,对房子除了居住、生活的基本需求,还要有创作、展示、交流,以及 10 个助手各自独立生活的空间。如何在这种高密度混合的居住形态下依然保持完好的生活品质,是彭乐乐想要用设计解决的问题。

3000 平米的面积要容纳这么多功能,彭乐乐只能在纵深上做文章,她说服向京和瞿广慈不要“白盒子”(传统美术馆四面白墙的封闭空间形态),将展厅的墙壁打通,延伸到室外,做成面向自然开放的,室内外相互渗透的空间,并通过不同路径的设置,将公共平台、室外空间和楼梯连接起来,来实现不同功能之间相互独立,又彼此联系的效果。

彭乐乐觉得这些空间如同一部小说的结构一样,起、承、转、合,将节奏控制的恰到好处,舒张有度,是她整个设计过程中最在意的。

工作室盖好后,经常有人过来参观,有天她看到向京的助手走在室外平台,跟这些雕塑融为一体,趁着山水树木的背景,有动的有静的,觉得特别有穿越的感觉,忍不住抬手就拍了段录像。在这样一个复合空间中,建筑、自然与艺术三者的关系是,建筑与艺术彼此互为映像,展开充分亲密的对话,自然作为作品的天然背景,已成为作品的一部分。而建筑为自然所做的最大的让步,则是艺术家南溪工作室的一个加建项目。

南溪院子里有几棵海棠树,这些树是在工作室竣工之际,南溪亲手种下的。到现在,已经有六七个年头了。我们在测量加建场地时,发现其中有一棵海棠树,在靠近地块内南侧的位置,就觉得这棵树应当保留下来,所以最后的设计方案,空间里的生活都全部围绕着这棵海棠树展开。”

为了让海棠树得到良好的生长,建筑的一二层都做了足够的退让,以保证充足的阳光和尺度,再往上的三楼画室,是一个长方形空间,走到天窗下,低头朝下看,树冠的顶部就会完整呈现。这里是海棠树最强烈的观看角度,而随着季节光线的变化,与海棠树为邻也让空间里的人时刻感知着生活的变化。

冬天里,室外的树枝和室内的树影;夏天里,室外的树叶和室内的树荫;春天里,粉红的花朵;秋天里,大红的果实;这些都会影响到室内外气氛和光线的变化,为生活涂抹上不同的层次和质感,这让彭乐乐觉得直接用建筑的语言参与到艺术家创作与生活的对话中。

宋庄平日表面上看起来很冷清,可当你真正走进每家的门,就会发现平静的外表下,每个群体都过着很丰盛的生活。”春天的时候,她看鸟在后院的树上做窝,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第一根枝往往是最难搭的,总会掉下来,不一会儿,地上就落了一地的树枝。“如同我们工作室院子里移过来的大树,一年看着它缓过来,一年看它枝繁叶茂,之后就深深扎根在这片土壤里,我只希望它们生长得长久,不再被迁移。”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