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Uber 应该从 Airbnb 的全球扩张中学什么?

Mark Scott2015-07-11 16:10:00

大概是需要学习如何“在理解分享经济的政府里寻找合作伙伴”

上周,空房出租服务 Airbnb 在巴黎上线的房间数超过了 4 万间,这让巴黎成为了 Airbnb 上最受欢迎的目的地,旅行者们可以在上面租到一间房或者整个一套公寓。巴黎的官员们都为此向 Airbnb 表示了祝贺,说它给这座城市的酒店业带来了创新。

而叫车服务公司 Uber 则度过了艰难的一周。

数千名巴黎出租车司机走上街头,抗议 Uber 公司的廉价拼车服务 UberPop(类似于在美国的 UberX)。法国政府官员谴责 Uber 在挑战法国的交通法规。而 Uber 在法国的两位高管则被警方拘押,并被指控运营非法的出租业务。上周五,Uber 已经在法国全境暂停了 UberPop 服务

1上周,法国巴黎的出租车司机抗议 Uber 公司的廉价拼车服务 UberPop(也就是国内的人民优步)。UberPop 现在已经在整个法国暂停运营。

Uber Airbnb 在许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它们都诞生于旧金山,现在也都是所谓的按需经济的巨头,获取它们的服务只需要在智能手机应用里按一个按钮就行。它们手里都有充足的投资,估值也都达到了数百亿美元,并且都在用现金在全世界范围内快速扩张。

1

上个月,Uber 司机和它的支持者在纽约市政厅的门前。

但这两家公司在法国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显示出它们在遭遇来自全世界的监管者时,所采取的策略是大相径庭的。自 2009 年创立以来,Uber 已经在欧洲以及其他地方的一个又一个城市开展了业务,用的基本上是一种“有本事你来抓我啊”的态度。而 Airbnb 提供了比传统酒店集团更多的房间,但在大多数它最受欢迎的市场中,Airbnb 却在努力争取当地政府的支持。

到目前为止,Uber 的策略还没有显著减缓它的发展。它在将近 60 个国家的 300 多个城市开展了业务,投资者对它的估值也超过了 400 亿美元,但它好斗的态度已经让它和许多城市的监管者产生了争执,而这些城市在 Uber 的全球战略上都占有至关重要的位置。

很多这些创业公司一开始的时候,都不会过多去思考监管的问题,加州科技研究公司 Gartner 负责汽车业的主管蒂洛·科斯洛斯基(Thilo Koslowski)说。“这是一种过于得意的策略,它们是先做事,然后再问问题。当它们成熟起来以后,就会开始改变。”

Airbnb 也并非没有受到过监管。在纽约等美国城市,它也遇到过严厉的打压,一些当地的政策制定者说,Airbnb 的租金会减少城市里可以长期居住的房屋数量。就在去年,Airbnb 还在欧洲第一次被罚了款,因为它违反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禁止以旅游的目的出租单间的法律。Airbnb 正在就约 3.3 万美元的罚金提起上诉。

但总体上来说,Airbnb 的做法一直是和监管者合作,而不是对立。

在法国,公司 2008 年创立几个月之后,当地的 Airbnb 租金就开始上涨。最初,Airbnb 和监管者没什么接触,而且它发现几乎没人理解公司的经营模式。但到 2012 年时,就在巴黎的挂牌房间数快速增加后不久,Airbnb 在巴黎设立了办公室,开始定期和当地监管部门对话。它们在 2013 年继续做这件事情,而在那年,新的住房立法正在引起争论。

1防暴警察介入了上个月巴黎出租车司机针对 UberPop 的示威,法国政府官员说,Uber 正在违反法国的交通法。

现在,为了严厉打击非法度假出租,巴黎的一队调查员会定期进行检查,对于违反法律的人会处以 2.8 万美元的罚款——而 Airbnb 的做法是支持这条法律。另外,到 2016 年初,Airbnb 将会开始代表巴黎当局向用户收取一项游客税,这让巴黎继阿姆斯特丹之后,成为了欧洲第二个提供这项服务的城市。

Airbnb 欧洲分公司的公共政策主管帕特里克·罗宾逊(Patrick Robinson)说,这种对待监管者的办法就是要“在理解分享经济的政府里寻找合作伙伴”,他说:“我们之所以想解释外面的世界发生的事情,是因为到了一定时候,他们会想来对此进行监管的。”

Uber 是在 2011 年末开始在法国运营的,它说,它一开始发现很难和法国官员会面。两年后,监管者正在努力给它的服务套上各种限制,政府提出的新规定提出,像 Uber 这样的叫车服务在接到下一位乘客之前必须空驶 15 分钟,以便让传统的出租车司机有机会拉客人。

去年,Uber 的高管开始和法国的政策制定者更加频繁的定期会面,而这也是公司更好地处理和监管者关系的努力的一部分。但那个时候,和政府关系良好的出租车组织施加的压力已经基本上在法国起到了效果。

今年生效的新交通法要求,所有受雇的司机都要有职业许可证,并且它还限制司机使用定位软件显示汽车的位置,从根本上讲,这个法律就是阻止 UberPop 司机合法工作的。德国、西班牙和荷兰政府也已经禁止了 Uber 的廉价叫车服务,说它在传统出租车行业挑起了不公平竞争。

Uber 继续在法国开展 UberPop 业务,并在当地法院上辩解说交通法违宪。但是法国警察已经开始向一些 UberPop 司机开出了罚单,3 月,在对此案的调查仍在进行时,Uber 的办公室也遭到了突击检查。为了应对最近的抗议,Uber 在周五暂停了它的廉价叫车服务。

1Uber 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最近显示出了和监管者进行更多接触的意愿。

我们只是为城市内的通行提供了一个额外的选项,”Uber 负责公共政策的董事安东尼·欧伯特(Antoine Aubert)上周对欧洲官员说,“在法国、西班牙和德国,我们正在面对过时的监管的限制。”

公司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 Uber 和监管者的交往进一步置评。

上周,Uber 遇到的问题升级了,出租车司机封锁了道路、焚烧了轮胎,并袭击了他们认为在为 Uber 工作的司机。公司在法国的两位高管也被拘押,并会在 9 月面临“欺诈性商业行为”和通过 Uber 的廉价叫车服务非法组织出租车运营的指控

现代性是要创新,要追求服务的质量,也要搞分享经济,法国内政部部长贝尔纳·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在反对 Uber 的抗议席卷全法国之后说,“但它不是黑市工作,也不是像 Uber 所做的那样,偷偷摸摸地做违法的事情。”

最近几个月,Uber 显示出了更多和监管者展开接触的意愿。1 月时,在慕尼黑召开了一个有很多欧洲官员出席的会议,在会上,Uber 的首席执行官司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说,Uber 希望找到办法,在欧盟 28 国法律的框架下开展业务。他说,如果让 Uber 开展业务,它将创造多达 5 万个新的司机就业岗位。

但正如最近在法国发生的事件所显示的那样,Uber 有时候依然还是在埋头向前推进,而没有在乎监管者的意见。

任何政府都可以把你封杀,所以你必须打心眼里愿意去玩儿这个监管的游戏,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和公共政策方面的荣誉教授杰拉德·福尔哈伯(Gerald R. Faulhaber)说,“你必须和监管者合作,这是逃不掉的。”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