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技术帮你察言观色,这样真的好么?

马宁忆2014-06-11 00:36:12

FACS 是 1970 年代研发的一项脸部表情识别技术。最近,这项实验室技术开启了民用的大门,将会安装至 Google Glass。用它看一眼你就能知道你有没有在说慌,这个技术真的好么?

关于人与机器关系的探讨,我们并不陌生。

从 1930 年代查理·卓别林的 《摩登时代》到 Nike 刚刚为 2014 年巴西世界杯而制作的动画短片。冰冷的机械和起伏的人性之间的冲突,一直也是我们试图探讨的问题。一般来说,人类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或者是误差,而计算机、机械一定程度上能够清除这种错误、克服这种误差。

现在,这个问题伴随着一个名为 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 (FACS)的系统,正式进入了人脸表情识别界。它适用的场景大概就是,一个人对你笑了起来。而你有兴趣知道这个笑是不是真心的。那除了掐指一算或者学学《Lie to me》里面的桥段, FACS 系统给你提供了第三种方法,而且还更科学。

FACS 研发于 1970 年代,由专注于面部微观表情研究的 Paul Elkman 主导完成。早前,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人的肉眼可以识别除 6 种基本情绪(快乐、悲伤、害怕、生气、惊喜和厌恶)之外,超过 20 种潜在的复合型情绪(如:高兴的兴奋、又害怕又生气)。而通过检测,FACS 系统通过对面部肌肉和下嘴唇浮动等数据的测算,对 6 种基本情绪和复合型情绪分别达到96.9% 和 76.9 % 的识别率。

最近,这项通过了调试的实验室技术就要走进人们的生活了。一群来自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员创立了Emotient,一家使用机器算法来科学实现面部表情识别的公司。目前,他们正在为 Google Glass 开发适配应用。根据 Emotient 公司首席科学家 Marian Bartlett 发表在学术期刊《Current Biology》上的报告,这个根据 FACS 系统进行升级的技术拥有55% 至 85% 的正确率。如此一来,这项应用将帮助那些使用 Google Glass 的用户进行相对科学的察言观色。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1.     不太友好。

关于将科技和人情绪连接的设备其实不在少数,日本 Neurowear 公司就曾运用 NeuroSky (神念科技)的脑电波技术开发过一款能够靠变换意念来控制的“猫耳朵”头饰,你过你的心“萌动”了,猫耳朵也会跟着抖动。 Google Glass 上的这个应用看上去和它有点像,不过玩别人和玩自己毕竟还是两回事,而识别面部表情的话只能是别人的。

2. 倒是可以粉碎他们虚伪的嘴脸。

你大概已经见过了很多种笑,什么皮笑肉不笑的,什么含笑半步癫的。有一次,你去七大姑家串门,她开了门笑脸相迎,一边说着:啊呀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啊。然后你的眼镜就会悠悠的告诉你:“其实七大姑是在笑你丑!” 当然了,这恐怕是爱恨交加的复杂情绪。

3. 生存法则的转变

在科技时代,隐私被侵犯是件很被动的事,因为主动侵犯方可能拥有着一项比你高级的技术。你天真的去骂街道:“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似乎是顶不了太大的用处,那你怎么办?如果你主动出击,要不也购买一副装有脸部识别系统的 Google Glass,比他看的还凶猛;要不就是退攻为守,墨镜、口罩把自己打扮的像个明星,就是不给你看我脸部肌肉的抖动,哼。总之,生存法则要变嘞。

4. 抹杀了人类的多样性

所谓人类的多样性,不太严谨的说,大概人和人不一样,有些人没一句真话,有些人就太实诚。站在上帝视角,人人都有一张不同的脸,怀揣着不同的、好坏的心思,这才构成了人和人的不同。否则,如果这个世界只有唯一的真相,一有假象就会被识破,可能就会像电影《成为马尔科维奇》那样,人和人没什么差了。

5. 剥夺了撒所有类型谎的权利

对于一个三观基本稳固的成年人来说,匹诺曹的故事并非完全值得借鉴。在现实中,人们并不排斥善意的谎言,而有时后者甚至能在关键时刻起作用。再转念一想,如果没有了所有类型的谎言,连“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个蠢萌的故事也会没有呢。所以,世间再无说谎的人这个好处也是相对的。

伴随着争议而生的新技术,总会一路伴着争议成长和变化,进化甚至是消亡。假如有一天,人类社会真的普及了 FACS 技术,保不准那些曾经热衷于查出真相、破除谎话的人会发出“求求你,lie to me”的叹息。

题图来自 infographiclist lis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