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上海电影节」当电影人在聊互联网时,他们都在聊什么

娱乐

「上海电影节」当电影人在聊互联网时,他们都在聊什么

韩方航 2015-06-16 16:00:00

互联网公司负责建立生态系统,而传统影视公司则专注拍好电影。

每年上海电影节的第一场官方论坛总是最热闹的。请到这个行业里最有权势的嘉宾,讨论时下最热门的话题,透露一些重要的消息,要是谁抖机灵说了类似“以后的电影公司都要给 BAT 打工”这样耸动的话,很可能就成为第二天的头条。

今年第一个论坛的主题是“电影新常态:互联网+与产业升级”。过去一年中,像百度、阿里巴巴以及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加速在影视行业布局,“大数据”迅速 out,“互联网+电影”成了电影人眼中最新潮的概念。互联网和电影行业应该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也很现实地摆在电影人面前。

和大众普遍的认识相反的是,似乎这些电影人并不害怕互联网公司进入影视行业。用保利博纳的总裁于冬的话来说,过去的一年是互联网大举进入电影产业的一年,博纳在积极地观望,一开始可能有点恐慌,但是到最后发现其实互联网也没有怎么样。
除了于冬以外,参加论坛的其他几名电影人,包括阿里巴巴数字娱乐群总裁刘春宁、光线传媒的董事长王长田,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以及儒意影业执行董事柯利明,也都认为互联网公司进入影视行业是一件好事,可以让影视公司获得更多的优势。即使影视公司无法获得足够多的优势,那么成为互联网公司建设的影视行业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电影人从互联网公司那里拿来什么

对于这些电影人来说,互联网公司能够提供的东西还不少。其中网络视频,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就是多出来的一个新的发行销售渠道。光线董事长王长田就认为,未来的电视剧播出的主流形式一定是现在美剧的这种形式,并且收费观看这种模式会成为未来的主要模式。
除了收费观看之外,互联网还能帮助建立起一条完全不同于影院院线的互联网院线。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而不是传统的影视公司的阿里巴巴,就会在未来两个月推出天猫影院。刘春宁表示,这个产品的核心就是打造中国最大的家庭影院,在上面播出的内容是需要收费的。这样一个家庭影院产品就可以被看作是电视端上的收费院线的。
互联网给带电影人的另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投资融资方面的创新。这种创新在阿里巴巴的娱乐宝上面体现得尤为明显。娱乐宝可以使得大量的用户和粉丝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去投资不同的影视项目,成为了一个新的影视资金来源。
刘春宁认为,娱乐宝将是未来十年内容制作产业一个重要的转折。未来电影的主要融资渠道可能就会来自于粉丝,而专业的影视公司要做的只是用这样一个资金去使用最好的技术、最好的团队、和最好的导演,把它变成真正的艺术作品。

电影人觉得自己手中的牌有什么

面对着互联网公司纷纷进入影视行业的现状,电影人并不慌张。这主要还是因为在过去一年中,互联网公司对于影视行业的整合并没有特别成功。就像阿里巴巴虽然在产业链各个环节花了很多钱,完成了布局,但是影视行业的话语权仍然牢牢握在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这样的影视制作公司手中。
于冬说,过去的一年是互联网大举进入电影产业的一年,博纳在积极地观望,一开始可能有点恐慌,但是到最后发现其实互联网也没有怎么样。“因为内容是整个互联网生态系统的一环,是不可缺少的一环,是关键的一环。”
换句话说,能够拍出好电影的能力就变成了这些影视公司面对互联网企业的最好的底牌。就拿光线和 360 合作建立的视频网站来说吧。如果没有光线提供的这些电影电视节目,那么 360 把这个视频网站做得再好也没有用,因为谁会去浏览一个没有视频的视频网站呢?
当然,互联网公司对与内容制作业并不是没有贡献。刘春宁就觉得互联网能够提升“好内容”的效率。他说:“每个(影视制作的)环节当中,互联网都会给它带来创新的动力,带来新的驱使这个行业更高的效率,给用户更好用户体验的产品。”

电影人觉得互联网公司如何改变生态

在影视制作环节以外,互联网公司能够改变整个影视产业的能力就变得更强了。对于从“卖东西”起家的阿里巴巴来说,他们能够帮助传统的影视制作公司卖更多的电影衍生品。这个衍生品的意义非常广泛,不仅仅是指那些玩具衣服等传统意义上的衍生品。事实上,如果一部电影非常成功,那么还可以根据这些电影做一些游戏的开发,这些都属于电影衍生品。
除此之外,由于视频网站越来越繁荣,以及知识产权的保护的加强,电影的互联网版权费也会成为一个影视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王长田认为,现在的很多电影不一定要在大银幕上放映,因为大银幕的市场空间还是比较有限。但是因为现在有了互联网,这些电影可以在互联网上播出,从而可以帮助影视公司通过互联网版权费用收回成本。他预言三年之内,电影公司来自票房收入和版权的收入会持平。
由于衍生品销售以及互联网版权收入,传统影视公司将摆脱对于票房收入的依赖。刘春宁认为,像光线、博纳这样的影视制作公司的收入结构很快就会发生变化。真正的收入不再是票房了,而可能是版权收入,互联网新的商业模式收入,基于内容衍生品带来的生态的收入,游戏的收入等等。
互联网除了能够改变影视制作公司的收入模式,也改变了他们投资融资的模式。就像之前提到过的娱乐宝那样,未来这些影视公司能够从粉丝手中获得拍摄一部电影所需要的资金。这会让这些影视公司拍摄电影的方式发生一些变化。
最后互联网公司也会改变用户在观看电影时的体验。这种改变已经发生了。在没有手机和互联网之前,人们观看电影只能前往电影院,而现在手机、平板电脑都成了用户收看电影的一种方式。未来能够发生的变化还会有很多,也许 3D 或者是 4D 的电影能够直接进入影迷们的家中,从而彻底改变用户们的观影习惯和体验。

电影人眼中的技术创新

互联网之所以能够改变电影行业还是因为互联网能够带来许多的技术创新。互联网公司开发的智能手机进入了影视行业之后,改变了用户们的观影习惯。而 3D 或者虚拟现实这样的技术和电影结合在一起之后,能够提供与过去完全不同的电影产品。
对于于冬来说,网络剧也是一种创新。他说博纳将首先打造鬼吹灯系列的网络剧,先拍摄一季。同时博纳还买了《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天下霸唱的下一部小说《鬼不语》,先拍网络剧,再拍摄大电影。
除了这些以外,互联网还能够提供的一些创新则并不那么明显,但仍然同样重要。儒意影业在制作《致青春》这部电影的时候,就是从北京飞到广西去和小说的原作者辛夷坞谈的合作。儒意影业的执行董事柯利明说:“互联网给了很多各种各样人的机会,彼此之间通过互联网把原来的想法和文字呈现在大屏幕上面,让更多的人能够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距离做同一件事情。”
互联网还能够为电影创作提供更多的灵感。由于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每一个人都在上面表达自己的想法、观点以及生命体验,在这些观点的互相碰撞之后,就能够成为电影的素材。“每一个人未来可能都是电影人,因为你的思想通过交流、讨论,给了另外一个电影人一个启发。”柯利明说。
最后,互联网还能提供更多更充分的关于电影行业的信息,从而让更多的人能够加入电影行业。柯利明以前是金融行业的白领,只是热爱电影而已。不过在互联网时代里,他每天都能接触到电影行业的信息,比如每一个电影发布会的流程,包括这些人怎么选题,做到电影上映,怎么做的这个决策等等。有了这些信息做铺垫,柯利明才能够进入电影行业,创立儒意影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